春光漫爛季節
情感綠洲
daiqianwen
暱稱: qianqian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屯門區
« October 2020 »
SMTWTFS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最新文章
床上用品都有什么?怎...
未來三年地產形勢十個...
養老護理員在照護長者...
狗狗保健品種類繁多,...
選擇活動場地的實用貼...
文章分類
全部 (115)
金融 (9)
美容 (17)
家居 (1)
健康 (4)
未分類 (84)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時尚最前端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15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32
累積人氣: 23012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1 年 5 月 13 日  星期五   晴天


一個門外人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要遇見一個真正的道士其實並不容易,平日裡他們都在道觀裡潛心修行,要出來也不容易,除非是雲遊四海那種。在錯誤的地方做對一件事很難,而在正確的的地方做對一件事卻不是偶然的。
其實“送仙橋”這個名字和道教確實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因為附近就有青羊宮,成都道教的總部。不過近年來已經發展為古玩藝術城了,要是在將近一個世紀以前,這裡還是成都的郊區呢(餘達父的“邃雅堂詩集”中就提到在民國年間這裡是一片荒野,甚至武侯祠附近也屬於偏僻地區)。或許是廣告效益的緣故吧,很多遠處的人都慕名來尋寶。
我去的時候還是早上八點過點,今天是趕集的日子,所以沿河的那條路上都擺滿了地攤。我慢慢看著他們從箱子裡拿出來的貨,也許正如某些收藏愛好者所言,地攤裡有那麼一些不起眼的東西是價值連城的寶物。可是我認為,在這造假氾濫的年代,真貨已經鳳毛麟角了。
等我慢慢度到一個小書畫行時,一個貌似七八十歲的老者在和老闆娘討價還價,我一看,原來是買一個黃銅瓶。老闆娘開口就要價九百,我端倪了好一陣,那個黃銅瓶多半是現代仿製工藝品,雖然金石音響亮,但是外表實在太“光鮮”了。最後老者出了三百元,老闆娘爽快地答應了,我估計她賺個百把元不成問題。
見旁邊放著很多裱好的字畫,我隨便抽了一張打開看,山水畫的筆法還算老練,從運筆的跡象可以看出作者是從“芥子園畫譜”裡亦步亦趨的走過來的。正當我陶醉在畫裡時,身旁一個鬍子身影湊了過來,我並未在意,以為是剛才買黃銅瓶的那個老者來看熱鬧。可是等我準備收起畫時,他卻把手抓住地桿,我轉臉一看,竟然是個道士,頭上別著簪子,頭髮全部綰到簪子上,穿著樸素的道衣,不過並為帶上太極圖形,身後還拖著個密碼箱,我想是從外地來的吧。我不禁有些詫異,繼而笑著說,你也看看吧。
他連忙擺擺手,說,我不懂,我是外行。他拖著外地的口音說,不過我覺得這筆法好熟悉。
我笑著說,這是按“芥子園畫譜”的筆法來的,所以你看了當然就覺得熟悉了。其實我還想說的是永遠遵循畫譜是沒有創新的,就算畫得再好也是中規中矩,完全湮沒了個人的風格,大家都按畫譜裡畫,怎麼能彰顯個人風味呢。
道士盯著畫看了半天,似乎對這幅畫感興趣了,焦急的問,你喜歡這幅畫嗎?
我說,喜歡。不過喜歡不一定得買,我只是路過順便看看而已。
道士一聽到這話,輕輕嘆了口氣,看來有些悵惘。別人說喜歡了的貨,他就不好再開口了。
他從畫堆裡抽出一張,打開看了,臉上露出歡喜的表情,還沒來得及把畫卷全部展開就放在身後的凳子上。老闆娘見勢立即把畫卷全部堆到他面前說,你喜歡儘管挑。
道士一件一件地打開看,生怕我去看了他手上的畫,看完就急急忙忙地放在身後。我探過身子過去故意瞟了一眼,他說,不能看的。這是規矩。
我說,我懂。只是你沒把畫卷翻到底怎麼就要下了呢?
他一言不發,只顧著翻看畫卷。老闆娘噓著聲唬我,意思是不要亂談她的生意。等道士把十一幅畫全部收起放到口袋裡這才和老闆娘討價還價。旁邊一個四十幾歲的禿頂男子在一旁操著標準的川普笑呵呵地問道士,都選好了嗦?
道士說,選好了,就這些。
看你拖著個箱子,是從外地來的吧?
是,我買了畫就要趕往青城山去。
那個男子一聽,便催促老闆娘,給他開個價碼。
老闆娘要價一千一,道士反而不慌不忙,說,只給兩百,你這些破爛玩意兒值幾個錢?
確實也是,這畫裱得也不咋樣,硬傷到處都可以找出來。而且有一半的畫是故意做了仿古處理的,甚至連仿綾紙都沒有。不過道士在外人面前確實是裝作一無所知。在砍價方面比任何人都還狠。老闆娘聽他這麼一說,幾乎徹底洩氣了。說,你這點錢,連材料費都不夠,怎麼賣給你?
旁邊那個男子立即打斷老闆娘的話,搖著胸前的胸牌說,你看我這是什麼,你又不是不曉得。我是他上級你懂嗎?
老闆娘哭喪著臉,沒好氣的說,就你在這裡沒好事幹,每次來都壞我生意!
那男子似乎心裡有莫大的冤屈,說,這是我管轄的事情,他是道士,我是他上級 ... ...
我仔細看了他胸前的牌子,原來是青城山道教的管理人,也許是派駐送仙橋的吧,聽到道士說要趕往青城山去,他才這麼說。
老闆娘知道今天的生意是賺不了錢的了,就耷拉著臉說,無論如何也要多添點才行。
那男子說,你就當做善事懂不董?你不要認為每個人都很有錢,繼而又對道士說,你這價位確實連進價都不到,這樣吧,你再添一百上去,儘管拿走便是,有事我負責。
道士便付了錢,老闆娘乘機從口袋裡拿出一幅畫藏起來,道士只顧找錢沒發覺。那男子喝到,放下!你賣給人家的東西怎麼可以拿回去!
道士一聽,一下從老闆娘手裡搶過畫來,說,就是,你不能幹這種不講信用的事。
老闆娘徹底沒折了,沮喪著對那男子說,你看看,你替人家做的買賣,一分錢不能賺 ... ...
我說了,叫你這次是做善事的,你想賺出家人的錢?
老闆娘再也不說話了,我趁機拿著挑好了的兩幅畫,說,就按道士的價位,我買了。
她無可奈何地擺擺手,拿走拿走。
看著道士拖著鼓鼓的一口袋畫卷瀟灑的遠去,坐在椅子上幫腔的那個男子還在微笑,不知道這其中是不是有某種不可猜破的蹊蹺,作為一個門外人,我始終看不穿。
 

銅鑼灣gel nail店大優惠 想去銅鑼灣gel nail 則心自恆 情到切兮





訪客留言 (返回 daiqianwen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