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好專業,大間設計風格
設計之家!關注你我身邊的專修設計信息!共建你我的美好家園!
designhk
暱稱: saleisha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南區
« December 2017 »
SMTWTF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最新文章
男人最怕地中海,食療...
橙富含維他命C,四招教...
冷氣機有冇輻射?開冷...
靜鎖人去花落兩不歸的...
咕都咕都冒著泡
文章分類
全部 (148)
藝術展覽 (1)
繁華的時光 (2)
日落 (4)
十字路口 (1)
牛欄牌 (1)
什麼會快樂 (1)
可愛的模樣 (2)
如何相處 (1)
英語 (1)
健康生活 (7)
無法自拔 (1)
飲食生活 (2)
裝修設計 (1)
對面的秋千 (3)
未分類 (120)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關注香港百態資訊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48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29
累積人氣: 55808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2 年 5 月 15 日  星期二   晴天


在雪中裡度過新年 分類: 未分類

盼望著,盼望著,州城迎來了它的第一場瑞雪。狔腄涼轵對於這場雪我有些欣喜卻又是意料之中。

7.請新娘除腋毛,手毛在舉手投足之間,無肩或無袖的禮服手臂將是表現重點.去除腋毛是一種禮節也具美感.8.新娘穿絲襪出外景時可預防蚊叮咬,冬天則有保暖功能.9.新郎的個人清潔請新郎刮鬍子,修剪鼻毛、指甲婚紗相

雪不是很大,只是絲絲點點夾雜在細雨的柔情裡。佇立著透過窗遠望那不斷蔓延的山體,一層銀白的雪鋪灑於山緣。遠遠望去,似妙齡女子嘴邊的一抹唇彩。雖罩上了薄薄的霧,卻顯得倍加神秘和迷人。整座山的春色被冬雪“霸占”得滿滿的,放遠望去只有星點綠斑在樹叢的旮旯裡顯身。

對於我這樣大山里的孩子,雪並不陌生。在武陵山和齊嶽山的懷抱,有我幸福的小家。兒時,少不更事的我總想著登上每座高大險峻的山峰去放眼山外的世界,一覽山內的風景寫字樓清潔

由於自然的眷戀,所以家裡每年都會下很大的雪。雪點綴了整個鄉村世界。每年我都會跟隨雙親去看望年邁的姥爺,一則加深祖孫之間的親情。二則是重溫那久別的快樂。這種快樂每年只逢一次,卻讓我數年記憶猶存。隨著年齡的長大了、生活的壓迫,種種原因我已經數年沒有歸家探望我那孤苦的姥爺,但是那份闊別了很久的快樂記憶卻只有姥爺家才擁有。

記得,兒時喜歡挑戰的我總會在逢年過節探親時,爬上姥姥家那最高的山。鬼斧神工的山,在山腳延伸著三米長、兩米寬的棱角。每次登上那至高的頂峰,雙腳總會抖擻一會。我只好坐在石頭上望著眼前的一道道風景線。

雲端飄灑著皚皚的雪花,融進了咚咚的泉水里。 “哇!”一路探親的姐姐驚嘆道。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頓然興奮衝上頭頂。在險峰處一根粗壯的銀白色冰柱,高高地矗立在我們的眼前。泉水順勢而下,滴滴水珠透過光線看得一清二楚。水滴滑過水柱,滲透到了那翠綠的竹叢間。通過整夜地“錘煉”,冰已經把竹葉凝固的嚴嚴實實。銀白色的冰皮里一片片鮮嫩的竹葉異常奪目。望著那似珍珠綴連著的冰竹葉,內心為它不畏酷寒,敢於和生命挑戰的精神折服運動創傷

我和姐姐拾起石頭向那迷人的風景線奔去,我們幾下強攻冰卻絲毫未動,依然挺立於眼前。一行的雙親和伯父伯母也耐不住,放下拜年貨加入我們的“強攻”中。我望著石頭畫出一道道弧線,在冰塊上反复激烈碰撞。冰上泛著一絲絲細縫,一條,兩條,相連,交融,覆蓋。不一會兒,冰柱“嘩啦”一下瞬間崩塌,墜入那脆弱的竹叢,塊塊拇指大的冰如空中煙花隨意迸濺。冰在竹冰葉上翻滾、碰撞滑入谷底。我們愈加“強攻”,山谷激蕩的聲響愈加強烈。我站在一旁手拿冰棍在嘴裡偷偷吮吸。望著他們一次次地“強攻”,我一激動不小心踩到冰塊摔了個跟斗。我被突如其來的慌亂嚇得快哭起來,一行的雙親幾人看著我狼狽的樣子捧腹大笑。我抵擋不住他們地嘲笑,情不自禁也摻雜著淚笑起來。

沉澱於靜穆中的萬物就這樣被我們這群不“安分”的人兒打破。我和姐姐走在最前面,哼著小曲,順著殘缺的石梯。繼續攀著樹枝向上走。膽怯的我,不敢回頭一覽腳下眾山的魅力。

冰屬於大自然的快樂,而最開心的當屬姥爺家天然的“溜冰場”了。每每去拜年,我都會在舅舅和表妹的陪同下去“溜冰場”玩玩。收穫了的稻田一彎一彎地整齊排列在姥爺家的門前,而稻稈在路旁被打扮成藝術品鑲嵌在稻田裡。稻草人在風中歪歪斜斜的挺立著,一塊塊破碎的布碎被風捲得胡亂飄曳。望著它們我若有所思,卻無言以對。現在想來,我終算明白。

舅舅把板凳倒置於冰上,使勁踩踏著稻田裡的冰。然後揮手示意讓我和表妹過去。我和表妹在板凳上早已平靜不了激動地心。舅舅雙手緊抓著板凳腳,弓形半蹲,然後淘氣地問道:

“兩位去哪?”

“去上海看明珠塔。”

“不!去北京吃北京烤鴨,爸爸說北京的烤鴨可香了。”

我們兩兄妹爭吵不下,舅舅見狀忙說:“我們先去上海看明珠塔,看餓了再去吃北京烤鴨。站穩了,我們出發了。”

我和妹妹在板凳上釋放著童年的笑容,舅舅在後面發出“嘟嘟,嘟嘟”的齊鳴聲。板凳在冰上留下一個個橢圓,舅舅額頭上的汗珠順著臉頰,悄然滑落在自己的腳印裡。我凝視著舅舅認真的樣子,讓我想到姥姥家那頭勤懇的老牛。我看到他的額頭佈滿一道道深深的凹陷的線。在我們的吵鬧聲中,我和表妹到了“明珠塔”和“北京”,只是沒有吃上那可口的烤鴨帛事花籃

玩了許久,好奇的我端詳著舅舅的額頭許久問道:“舅舅,您的'皚國'(土家語,意思額頭)上一條一條縫,跟嘎嘎(土家語,意思外公??)家那頭老牛牛角上的線是一樣的嗎?”

他思索了片刻。

“是的,我們都是一樣的。以後等你長大了,你也會有。”

“我不要!我才不跟老牛一樣勒,如果'皚國'(土家語,意思額頭)上有了這樣的線,我長大後就娶不到媳婦了。”

嘟囔著嘴的我望著滿頭大汗的舅舅,而擦著汗的他卻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雪花越過窗頭,灑落在鼻尖,我被那突襲的涼意嚇了一驚。望著窗外的飛雪,泛著發黃的相冊。回想藏在姥爺家的雪,帶給了我快樂的記憶,思索著我回答舅舅那的句天真話語,我不禁暗自含淚而笑。






訪客留言 (返回 designhk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