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深思
我們深思
eyhru
暱稱: eyhru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葵青區
« May 2018 »
SMTWTF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最新文章
  兼顧教育規劃及財...
看到前面更美麗的風光
在消逝的日子
我身處草野,心翔於天...
掬一瓣花雨品一抹馨香
文章分類
全部 (56)
art (4)
cooling towel (1)
DR-Max (4)
Picture (2)
方力申 (3)
牛欄牌問題奶粉 (1)
余近卿中學 好唔好 (1)
余近卿中學band (1)
瑪花纖體 (8)
樂善堂余近卿中學 (1)
未分類 (30)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尚無任何連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56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2
累積人氣: 6786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3 年 11 月 14 日  星期四   晴天


那扇門 分類: 未分類





執筆揮墨,煙柳斜陽,秀山溪水都曾有過,最近回polo男裝批發溯,總覺該落點墨的還是那扇讓人黯然神傷的門。

時晃多年,孩提時代的記憶已斷章零碎,所幸的是其情形依還清晰地留存腦中。

每每走過老院子,甚或看到圖片中的老屋舊巷,總不由自主地要品牌女裝網想起那扇門,想起那悠然的“吱吖”門聲。

最貼近腦門的,還是數十幾年前爺爺還在世時候的那扇門了,那是一扇厚重而斑駁的松質木門。它雖沒有現代都市的漆色,沒有合金堅固,沒有玻璃與鐵藝裝飾的氣派典雅,它是一扇純天然木質的門。卻它無意間成了我人生的一個轉捩點。

每天清晨,我聽到一陣“吱吖”的聲音響起,知道是爺爺在新的一天正打開那扇木門,隨之舒服的光芒總會跑進來很快樂地填滿整個屋子。傍晚,又是一陣“吱吖”的門聲響裝修工程起,那是爺爺在隔離田間與山野的暮藹。而後,玉月的暉光便會從門縫間溜進來,有如水一般的柔和,也有如霜的淒涼。

我還在呀呀學語時就有了這扇木門的,從得意洋洋地背起那癟癟的書包,再由書包日漸沉重,直到我挎起那鼓鼓的行囊,每一步走過來的歷程中,總是都離不開那扇門。

在父輩手堙A將屋子翻了新,那扇門和爺爺住的那間屋子,才孤居一隅。

其實人也一樣,到了老年時,也總會和門一樣孤獨。爺爺八十多歲時,仍然一人獨居這間小屋,父親叫爺爺搬到前院來一起住,他總是說不習慣。好在父親新修的屋子與他僅距兩米之遙,照料他老人家也還方便。爺爺身子硬朗,就在他人生之旅的第八十四年,還能不用拐杖的自已打柴,其實那時已有藕煤竄戶了。可他還是燒柴,說:“這樣子習慣了,又不花錢。”

其實那扇門呀,還系有我一份深深的愧疚之情。在家塈痡あ璁悀\,也是讀書最沒用的一個。哥哥姐姐上大學不用複讀,說出來不怕出醜,我的高中卻讀了五年。讀得我家那屋角的柳樹都老了,那扇門的閂都磨得更亮了,才勉強讀了個能跳出農門的大學(那時能走出農門還是種驕傲)。我本是不想再複讀了的。我說還是讓我來守著這扇門吧。爺爺很是生氣地訓斥了我,他說:“沒用的東西,這一點志氣都沒有。”爺爺將那扇厚實的木門關上了。就在他猛重地關上這扇門後,我就再也沒看見爺爺開過這扇門了,而後來打開這扇門的人呀,卻是爸爸哥哥和我。第二年八月,在一個不是祭日的日子,我帶著我寐求已久的通知書特地給爺爺上了一柱香,才離那扇門遠去。自此,我便踏上了新的人生旅程。那扇門成了我新的起點。

而今我都近四十了。年齡還在增長,卻歲月依舊保留著那扇純木質門的平和,看不出流逝的時光改變了它什麼。只是每每回老家探望父母時開啟那扇門,都有種黯然地感傷:以前開這扇門的人,已化做了一堆墳土,現在來打開這扇門的人,卻只有懷念。

那扇門再沒人守著它了,唯有母親在內面堆放的那些把把柴,和她們為自已準備的棺木伴著。我重開啟那扇塵封已久的門,父母對我說:這扇門在他們手堥S有毀掉,在我和哥的手堣]最好不要拆除它。其實我和哥遠在四五十公里外的縣城,早已各住上商品房都十多年了。誰還會去達理那間老屋子,那扇老門呢。不知哥有何想法和安排,我不太清楚。最至少我是會遵循父母親的話去做的。

其實世上門有千萬種,百萬扇,卻我記憶中始終淡忘不了的還是“那扇門”,那扇關上後永遠也無法再開啟的門。或許是歲月的沉重,註定我在步履艱難的漫漫人生旅途中,要承受我生命中的那份厚重,要我永遠記住那扇使我默然神傷的門呢。






訪客留言 (返回 eyhru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