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聯發科,華亞科,科見,餐飲科
科見美語,科頭,科洛弗檔案,中科,聯發科,華亞科,科見,餐飲科,資料處理科,新陳代謝科更多...
.
ffyymqxl
暱稱: 美女
性別: 女
國家: 台灣
地區: 其他地區
« August 2019 »
SMTWTFS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最新文章
百年全國成棒甲組春天...
baidump3免費音樂下載
百貨專櫃 奼女服飾 Be...
皂誌| Nana滴。切皂時...
監獄兔 動畫 影片 40
文章分類
全部 (410)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尚無任何連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410
留言總數: 614
今日人氣: 7
累積人氣: 21487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我的最愛bb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軟體補給站

xyz軟體王

xyz軟體補給站

xyz

2011 年 5 月 12 日  星期四   酷熱


黃泉委託人Ⅰ 分類: 未分類


黃泉委託人.png  

 

楔子
果真的夜裡,遠處搖曳著細微的燈火。
四周是一片死寂,隻有從遠處興隆森林中傳過來的濃重蟲鳴。
一個小攤子就擺在路邊,在這條鮮有過路人的路上。
遠處,一個男子的腳步聲,單調且規律地敲響了寂靜的夜。
攤子上面掛著一張簾子,上面用紙貼著『鐵口直斷』四個大字。
攤子的主人,已經習慣這樣無人的夜晚,所以坐在攤子邊,用手架著頭打著盹。
整條街上沒有什麼照明的路燈,隻有這間算命攤的小燈泡搖曳著光亮。
男子越來越靠近,腳步聲也越來越大。
算命師點了個頭,醒了過來,眼光立刻被這腳步聲給吸收過去。他看明晰背地而來的人是個男子,原本睡眼惺忪的雙眼立刻大大地張了開來。他凹凸端詳了男子一會之後,嘴角緩緩浮出笑意。
生意來了!
「老師……」算準了男子經過算命攤的時機,算命師對著男子幽幽地說道,「請停步。」
男子聽到算命師的話,停下了腳步,四周又回到了一片死寂。
「老師……請不要怪小的多嘴,不過……你的身後……」算命師?起頭來,與男子四目相對,「跟著一個女人啊……」
聽到算命仙這麼說,男子暗地回過頭去,看了看身後。
可是整條街上除了男子與算命師以外,基礎]底細就沒有任何人。
「當然,你大概沒有辦法看到,畢竟……陰陽兩隔嘛……」
聽算命師這麼一說,男子側著頭,看著算命仙。
「老師,」算命師用手比了比攤子對側的椅子。「假定你不趕時間,還是坐下來,讓小的幫你算算,看看能不能幫你化解化解……」
男子猶豫了一會,然後在攤子的?的一邊坐了下來。
「在開始夙昔,可不大約先請問一下老師您的姓名?」
「我叫……」男子看著算命師,嘴角浮現了一抹淺笑,「謝任凡。」
算命師再度端詳了一下任凡……
任凡不算高,身體適中,五官耿直。聲音沉穩,眼光堅毅。這些都有助於算命師推斷並選擇接下來所要說的話。
是的,這個算命師並沒有什麼天生的靈眼,也沒有什麼法力,他有的隻是多年生存經驗所累積出來的看人眼光,與口若懸河的才略。
惋惜,算命師這麼一點皮毛的本領並沒有讓任凡感覺欽佩,因為假定他夠有經驗的話,他會先想想任凡終究為什麼會在無人的深夜裡,走上這鳥不生蛋、通往深山無人的途程。
可是他不光沒有想到這個層面,還不斷搬出壓箱寶,對著任凡口沫橫飛的說著他背好的台詞。
「老師啊,這個可不好解決喔──」算命師臉上五官幾乎都擠在一起,「看樣子這女人大概跟你上輩子的恩怨有關……。」
冷冷地看著算命師猶如在演舞台劇般,從聲音到神彩彼此應和的模樣,任凡卻麻痹大意,隻是偶爾回應個幾聲。
知道任凡沒有上鉤,算命師越發賣力的吹噓並恐嚇著任凡。
「唉──」
無視於算命師講到嘴角都冒出水泡,任凡嘆了口氣。
這是什麼反應?
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家丁,會在各人說到一半時嘆氣的,算命師停下來看著任凡。
「你這也太糊塗了……」任凡輕聲地說。
「什麼?」
「不是我在說你……」任凡低著頭,緩緩搖了搖頭,「這傢夥的說詞閃爍,許多地方邏輯都不通,你怎麼會真的置信這樣的人呢?」
「老師,」算命師臉色鐵青,「你在說什麼?」
眼看著任凡猶如是來砸攤的,算命師整個背都拱了起來,猶如一隻被抓傷的野獸般,雙眼瞪著任凡。
「抱歉,」任凡笑著對算命師說,「我不是在跟你說話。」
「什麼?」
「雖然你滿嘴胡言亂語,不過有件事件你說對了一半……」
算命師臉色鐵青,瞪著任凡。
「我的背後的確跟著女人,」任凡暗暗一笑,「不過不是一個,而是一對。」
任凡說著說著,還回頭看了一下,仿佛猶如真的有兩個女人站在他的身後一樣。
「你想唬誰啊?」算命師臉露不屑,「你以為這樣嚇失掉我嗎?」
「我可不認為大約唬你,因為你基礎]底細就沒有什麼陰陽眼。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假定你真的看失掉的話……」任凡將眼光轉向算命師的身後,「應該會先被各人背後『那群』給嚇死。」
算命師一聽,震了一下,差點就真的回過頭去看,不過才轉了一下,整顆頭就這樣定在半路,又不好心理轉回來,斜眼看著任凡。
差點就上了這小子的當。算命師在心中暗自竊喜。
就在算命師還得意洋洋著各人保住了那薄弱到吹彈可破的面子時,任凡已經從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張照片。
任凡將照片放在桌上,冷冷地對算命師說:「你應該認識這個人吧?」
算命師看了一眼,然後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怒氣沖沖。
「你……!」
算命師跳了起來,從攤子上面掏出了一把寶劍。他手上握著這把平時做法用的寶劍,雖然劍鋒並不銳利,可是隻有使力揮動,也是相當不錯的火器。
「說!」算命師氣急敗壞,「你是老王的什麼人!」
「我是他的委託人。」任凡依舊神氣人造地回答。
「什麼委託人?你是他的律師嗎?」
「不是,我沒那麼高級,就隻是委託人罷了。」
「你……」算命師用劍指著任凡。「你終究要怎樣?」
任凡淺笑拍了拍各人的褲子,神色輕鬆地說:「你這些日子以來靠算命這行騙了很多人,前幾天王老來找我,隻委託了我一件事件,就是要砸了你的攤子,讓你靠嘴吃飯的日子告一段落,雲雲罷了。」
「什麼?你少在那邊胡說八道了,老王都已經死了兩年了!」
任凡似笑非笑側著頭看著算命師說道:「那又怎麼樣?你看不見……不見得每個人都看不見啊。」
算命師用劍指著任凡,心中已經策畫主張,假定任凡敢靠過來,就不要怪他發狠了。
彷彿看穿了算命師的心理,任凡回過頭,對後方使了個眼色,然後又轉過頭來笑瞇瞇地看著算命師手中的劍。
猛然,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一股強鼎力量,從劍側撞了過來,算命師隻感覺到虎口一痛,整支劍就從各人手中掙脫出去。
這突如其來的意象讓算命師駭然不已,隻見那把劍居然就這樣淩空飛起,然後朝著途程的?的一端筆直飛了過去。
「你終究是什麼人……?」算命師一臉慘白。
「我?」任凡淺笑著站起家來,「對你們這些活著的人來說,我什麼都不是。不過對你身後的那群傢夥來說,我但是有個連各人都不是那麼喜歡的稱號……」
「我身後……」算命師感覺一陣雞皮疙瘩,身子不絕顫抖。
「它們叫我……」任凡淺笑,「黃泉委託人。」
任凡剛說完,猛然一陣狂風吹起,將算命師的攤子吹得左右搖晃了起來。
任凡收起愁容,惡狠狠地瞪著算命師說道:「假定你以後敢再繼續以算命騙人的話,我保證你會跟那張簾子接下來的命運一樣!」
任凡話才剛說完,狂風瞬間將算命師的攤子給吹垮,而那張掛在攤子上面寫著『鐵口直斷』的簾子,居然就這樣淩空被撕成兩半。
算命師見到此等異象,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
「我不敢了!」算命師用力叩拜著,「饒我一命啊!我真的不敢了!」
「你應該覺得好運……」任凡蹲下來在算命師耳邊說,「你身後的那些傢夥沒有來找我,不然惟恐沒那麼簡單喔……!」
丟下已經被嚇到六神無主、雙腿發軟的算命師,任凡頭也不回地踏上來時的路。

 

第一章
【1】
是夜。
大大小小不等的建築物沿著山坡舒展下來,整片山坡一片黑壓壓,沒有任何的照明設備。
因為除了特定的日子以外,這裡就連白天都鮮少有人煙,也就沒有必要浪費那個資金去蓋個照明設備。
這裡是墳場。
一個死人安眠之處。
此刻晚,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任凡一手提著一隻塑膠袋,?的一手拿著鐵鍬,吹著口哨,一個人穿越在墓碑之間。
對任凡來說,此時此刻的這裡,比白天的菜市場還要熱鬧。
與幾個曾經委託過各人的「客戶」簡單打聲招待之後,任凡終於在山坡的西側靠近整個墳場邊緣之處,找到了各人的目標。
在確認過這個墓碑就是各人的目標之後,任凡脫下外套,從塑膠袋裡面拿出一疊疊的紙錢,然後對著四周開始揮灑。
「列位兄弟,一點菲薄的好處分給自身,渴望自身口耳相傳,多多幫我推廣生意。」任凡口中唸著,「當然,好賺的再介紹來,不好賺的就無須啦。」
不過轉眼之間,任凡帶來的滿滿一袋紙錢就見底了。四周分離而來的好兄弟們,拿了錢之後,也很識相地離開了。
任凡轉過頭來,笑著對王老的墓碑說:「王老,您的事件幫您處理完畢了。那麼不好心理啦,我要來索取當初我們約定好的報酬啦。」
任凡等了一會,在確定四周都沒有王老的蹤影之後,繞到了墓碑後面,拿起鐵鍬,一鏟一鏟的開始挖起墳來。
約莫過了兩個小時,東方的太陽正從山頭的另外一端開始冉冉流露曙光。任凡終於實現了這次委託最難的一小塊,將王老的棺材給挖了出來。
任凡憋住氣,純熟地將棺材打開來,一打開來背地衝出一陣屍氣,任凡退了開來,讓屍氣飄散之後,才從新靠近。
王老已經脫水的乾屍就這樣安詳地平躺在棺材傍邊。
「有啦……」
任凡淺笑地看著王老頸子上那條純金的鍊子與手上那枚純金制作的戒指,就跟當初王老所承諾的一樣。
任凡輕舉妄動地將鍊子與戒指從王老的身上取下,這時一道刺眼的光線從身後投射過來。
任凡內心一驚,轉過身去,隻看到一個年約四、五十歲的男子正拿著手電筒照著各人的臉。
兩人四目相接,雙方都愣了一下。
男子看就任凡一手扶著屍體,?的一手拿著金鍊子,立刻會意過來。
任凡正想開口,豈料男子居然順手拿起了任凡帶來的鐵鍬,朝著任凡的頭上打了上來。
其中一隻手還扶著王老頭顱的任凡,來不?反應,就被這背地而來的鐵鍬給打中了後腦。
任凡隻感覺面前目今一黑,整個人就這樣倒入王老的棺材傍邊。

【2】
頭部的劇烈痛苦悲傷寬慰著朦朧的意識,他隻覺得全身的骨頭猶如都散了。
背部傳來了的不難熬難過感,猶如正揭示著各人,彷彿躺在一個堅硬的平展物品上面。
想要用手去舒緩各人痛苦悲傷的頭部,這時才發現各人的手猶如被什麼東西鎖住。
任凡張開雙眼,朝各人的手上看了過去,是一套白銀色的手環,仔細一看,才明晰的知道那是屢屢在電視新聞上面大約見到的警用手銬。
「醒啦?」
耳邊傳來了陌生男子的聲音。
任凡轉過頭去,這才看明晰他所在的環境。
這是警局,而各人就猶如一條被綁住的惡犬般,被鎖在牆上的鐵桿上。
手就那樣騰空吊著,整個人則是橫躺在鐵桿下的木製長凳上。
難怪全身筋骨都猶如被人打散似的,對於各人能夠維持著這樣的姿勢而獲得意識,感覺到不可思議。
任凡掙紮著從木凳上面坐起來。
「唉─」雖然身穿便服,可是一看上去還是散發出警察氣息的男子對任凡搖了搖頭,「真是不景氣啊─,連死人都不放過的小偷,還真是大膽啊。」
任凡沒有回應,後腦傳來的激痛讓他特?惱火。
「難道你都不怕報應嗎?」
任凡白了男子一眼,然後用手揉著各人的後腦說道:「事件不是你想的那樣……」
「廢話,」男子連看都沒看任凡,背對著任凡繼續整理著桌上的文件,「每個小偷都有各人的靠山。我看啊,你的故事也不會比較不凡啦,所以你還是省省唇舌吧。像個男人一樣,坦白地承認各人錯了,對你還是比較晦氣啦。」
任凡閉上眼睛,靠在牆上不再理會男子。
在這行做了那麼久了,這還是第一次陷入這樣的逆境。
該怎麼辦?任凡在內心推敲著接下來的情況。實話實說?有幾個人會置信各人的故事呢?但是一手捧著屍體的頭,另外一手還拿著從屍體上取下來的金鍊……
想要隨便掰個故事湊合過去猶如有點天方夜譚。
「你的犯人醒了。」
男子的聲音鑽進了任凡的思緒。
任凡張開雙眼,看見?的一個男人走了過來。
男人與任凡年紀相仿,大約二十來歲,有著粗濃的雙眉,猶如習慣性地眉頭深鎖。兩隻不算大的眼睛不時流流露兇狠的眼光。身體壯碩,力大無窮。
白方正──是那個男人的名字。
這是任凡與方正的第一次相見。
當然此時的兩人,作夢也想不到,這一次的相見將會為兩人的命運帶來難以想像的改變。

【3】
一顆女人的頭顱就這樣安靜地躺在人行道的地磚上。
數十雙稀薄又無情的鞋子,不斷經過這顆頭顱,沒有任一雙腳駐留在這個頭顱前。
「好──痛──喔──」女人用那張因為扯裂而向外翻開的嘴唇悠悠地吐著呻吟,「有沒有人大約幫幫我啊──!」
在這條人來人往的都市途程上,這顆女人的頭顱不知道躺了多久,連她各人都早就已經沒有時間的觀念了。
屍身不殘缺的她,不要說投胎轉世了,就連想要移動,梗概想要託夢給家人都沒辦法。
隻剩下一顆頭顱的她,隻能夠這樣無奈呻吟著,渴望有一天那些無情又稀薄的雙腳大約為各人擱淺。
可是這個願望卻從來沒有實現過……
畢竟陰陽兩隔,這女人的幽鳴與頭顱基礎]底細就沒有人看得見,也沒有人聽得見。
現在是領略天,時間不對,磁場也不對,就連八字最輕的人想要看到她也不冗雜,這些稀薄的雙腳隻是存在於對抗個空間可是差異次元的交界。
每天每夜聽著這些忙碌又無情的腳步聲,讓女人越來越氣忿這個天下。
這個天下對她並不友善,不論是在生前還是死後,凡是一樣的無情稀薄。
她恨……
可是這些氣忿並沒有供應她足夠的動力去做任何的事件。
畢竟假定當初這股氣忿夠強烈的話,她也不會走上自殺這條途程。
所以現在的她,跟生前一樣,對任何人都無法組成任何傷害……
她能做的……隻有守候……
鞋根踏著石磚所發出的響亮聲響,就猶如打擊樂團所演奏出的人間絕情曲,常常都讓女人感覺到灰心喪氣。
真是好笑,沒有了身體也沒有了心,卻還是會感覺到哀傷。
就在女人這麼想的同時,一雙腳就這樣停在了女人頭顱的旁邊。
嗯?
那是一雙沒有穿襪子,細小的腳。
女人將眼光給向上拉,看到了這雙腳的主人正用那對圓滾滾的雙眼看著各人。
那是一個小男孩,側著頭看著女人。
「姊姊,」小男孩稚氣未脫地問,「妳的身體呢?」
想不到在人間間居然還有人會看失掉各人。
女人一想到這個小男孩很大概就是各人的救星,淚水不由注滿各人的眼眶。
「小弟弟,」女人乞請,「可不大約幫姊姊一個忙──,求求你──」
女人絲毫沒考慮到各人那哀鳴很大概嚇死任何正常的人,毫不顧忌地就將那種久旱逢甘雨的乞請聲從嘴巴吐了出來。
想不到小男孩一點也不恐驚,反而皺著眉頭一臉疑惑地問:「當然大約啊,不過我還是小孩喔,太難的我可做不到。」
女人想搖頭,但是獲得身體的她卻沒辦法這麼做,最後隻有眼睛代替那無法搖動的頭顱,神速地左右擺動說道:「不會的、不會的。不會太難,你定然大約做到……」
小男孩皺著眉嘟著嘴,等著女人說上來。
「姊姊的身體,」女人用眼神看著旁邊大樓。「在跳樓的時候,撞上了那邊的招牌,結果身體被卡在上面,頭卻掉了下來。想不到,警察他們都沒有找到我的屍體,所以姊姊的靈魂不絕沒有辦法投胎。」
女人把事件原委如數家珍的告訴了小男孩,然後請求小男孩去報警。
這個小男孩就是謝任凡。

從小就有陰陽眼的他,不是第一次幫助這種孤魂野鬼。
任凡幫女人報警之後,警方找到了屍體,讓女人恢復了全屍。為了感謝任凡,女人托夢給了各人家人,讓家人饋贈一筆金錢給任凡。
這是任凡第一次從這些孤魂野鬼身上失掉回報。
而這也開啟了任凡決定將來以此維生的計畫。
十八歲當任凡在學校的課業告一段落之後,任凡便自力新生,開始了各人的事業。
這一小塊的靈感,凡是來自於當初這個女鬼的啟發。

【4】
「你確定……你要這樣寫你的筆錄嗎?」
在做完了這個怪誕的筆錄之後,方正皺著眉頭問任凡。
「……是。」
任凡老老實實告訴了方正,各人以金鍊與金戒指為報酬,承受了王老老師的委託。在實現任務之後,理所當然的收取酬勞罷了。
不是盜墓……!
「好,就算你說的是真的,難道說他沒有另外付你錢的設施嗎?他不是有子女嗎?假定照你說的,那你跟他子女直接管取費用不就患有?」
「當然,這是我平時最常見的付費法子,不過我一項凡是採取先付費後服務的法子,畢竟我遇過太多不願乖乖付費的家屬了,所以後來我改用這個設施。這次是王老老師各人堅持,要用他的陪葬品作為報酬……」
「嗯,」方正不屑地白了任凡一眼,「聽起來跟詐騙集團沒什麼兩樣。好吧,沒有問題的話,就在上面簽字吧。」
任凡看著放在當面的口供,猶豫了一會之後,伸出左手拿起了筆。
「你是左撇子?」
任凡搖了搖頭。
「不是,我左右手都大約用。」
「這樣好了……」方正阻止了任凡,「你翌日就先在這邊休息一下,我給你一點時間考慮,今天本日再問你一次……」
這並不是方正第一次處理類似這樣的案件。
在台灣這樣的社會底下,總是有一些人會以一些極端古怪的來因,來掩飾各人的真實犯法。
有個強姦犯,在被抓到之後,堅持各人是在進行靈修,幫那個被強姦的女人驅邪避兇。
?的也有個殺人犯,在被逮捕之後,告訴警方各人是承受上帝的浸染,替天行道。
總之,這些人都有一種共通點,就是企圖獨霸這種設施來減輕各人的罪刑。他們除了口中說著這些鬼話以外,多半都會裝作物資異常的模樣。
但是任凡卻不是這樣,說話冷靜平穩,就連心理都很縝密,一點都不像是想要為各人脫罪一樣。
相反的,用這種態度說出這樣的說詞,無疑是自掘墳墓,越陷越深。
每次方正以為抓到了一點他不合邏輯的說法,都被他轉了過去。就連方正各人都開始感覺猶如真有這麼一回事。
替鬼辦事,收取酬勞……
儘管荒謬,但卻猶如合情合理。
也就因為這個原因,讓方正決定讓任凡有一個清晨的時間大約考慮。假定他還要堅持這樣的說詞,那就任由他自生自滅吧。
以這樣的說詞想要通過規律的考驗,完盡是癡心設計。
方正渴望他經過一個清晨的沉澱與考慮之後,大約知道各人的處境,並且改變說詞。
那晚,任凡就這樣被留在警局的?系室裡面。

【5】
那晚,任凡一個人被留在?系室裡面。
任凡面對著牆,側躺在?系室的地闆上。
嗚──
悠悠的抽咽聲,傳到了任凡的耳裡。
一個身影冉冉從任凡身後的地闆上浮了出來。
嗚──
那是一個年近中年的男子,臉上已經潰爛不勝,就連雙目都被掩藏住了。
男子對著任凡哭著,渴望任凡大約幫幫各人。
「你很白目耶─」任凡連看都不想看那男鬼一眼,「你看不出我現在是泥菩薩過江,各人難保了嗎?」
「嗚──」
「你怎麼哭都沒用啦─」任凡口氣煩躁,「你走吧,我不接你這個CASE。」
就已經為了被逮捕這件事件煩躁不已的任凡,還碰?這樣白目?男鬼在這邊糾纏不清。心情整個惡劣到極點,就連語氣都很差。
「嗚─,除了你這個黃泉委託人以外,就沒有人大約幫我了─」男鬼不願罷休,「求求你─」
「幫你?」任凡說。「怎麼幫?你沒看到我現在的情況嗎?你還是去找各人的家屬吧。不要再來煩我了。」
任凡揮了揮手,要男鬼走開。
男鬼見任凡不願意幫忙,也不願意離開,就這樣杵在那裡隻是啜泣。
「我死得好慘啊─」男鬼哭著說,「連被誰殺死都不知道,現在淪落到成?了孤魂野鬼,無處可歸─」
心情煩躁不想聽這鬼哭鬼叫的任凡,用手遮住各人的耳朵,試圖想要無視男鬼的存在。
隻見那個男鬼越哭越哀戚,越哭越淒淩。
「你夠了吧!」任凡再也忍受不住,轉過來怒斥男鬼,「你會不會太白目了!我就已經夠倒黴了,現在被關在這三坪不到的?系室裡面,還要在這邊聽你鬼哭鬼叫。」
被任凡這樣怒罵一頓的男鬼,居然真的乖乖地安靜了下來。
任凡端詳了一下男鬼,男鬼身上散發出來的光線是白色的。這象征著它是屬於比較無害的幽靈。
在任凡的眼中,個?幽靈會散發出差異的氣息。這些氣息都有它們固定的顏色,每隻鬼都有,顏色均不雷同。
藉由這些顏色,任凡大約大略理解幽靈的屬性。
集體帶著哀傷的心緒而死的人,靈魂會呈現藍色,而帶著強烈氣忿而死的人,靈魂會呈現黑色,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兇靈。
?的紅色與黃色,都有著差異的情緒與需要。
而像這個男鬼一樣,死得莫名其妙,以緻有點糊塗不知道所以然的靈魂,就是呈現白色。
這種白靈,是最常見的一種幽靈。
看到男鬼被各人一罵,就低著頭猶如真的在反省一樣,任凡嘆了口氣。
「這裡是警局,」任凡皺著眉頭有點不解地說,「像你這種孤魂野鬼應該是避而遠之,你怎麼不怕呢?」
「因為這裡就是我生前使命之處啊─」
「在這裡使命?你是警察?」男鬼畏畏縮縮的模樣,讓任凡實在很難想像他生前是個警察。
男鬼點了點頭。
「就隻知道來找我幫忙,」任凡報怨,「那我的規矩你明晰嗎?」
男鬼看著任凡,過了一會靜靜地搖了搖頭。
「那你又知道來找我?」
「我是聽另外……鬼說的,說有個『黃泉委託人』,專門幫我們這些幽靈解決一些事件……,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冒莽撞失的闖進來找我,連我現在是什麼情況也不管,就隻知道要我幫忙?」
男鬼被任凡一說,又低下了頭。
實在很難想像面前目今的男鬼生前是個警察。
「你聽清楚懂得?─」任凡嚴肅地說,「沒有好處的委託我是不接的,最起碼你得要準備我大約用失掉的酬謝,這是我最根蒂的原則。再怎麼說,這也是我的職業,我還得生存,不像你們,大約整天飄來飄去、無所事事!」
男子低著頭沒有反應。
「你有準備給我的『報酬』嗎?」
男子猶豫了一會,才緩緩地搖了搖頭。
「唉,那就抱歉囉,就算我現在沒有被抓起來,我也不會承受你的委託。這是我的原則。」
男子失落地杵在原地。
「既然你生前是警察,」任凡說,「你大約託夢給你的同事,要他們幫你處理啊。」
男子嘆了口氣,搖了搖頭,然後猛然猶如想到什麼似的,?起頭來對著任凡笑道:「那……假定我大約幫你躲掉這次的牢獄之災,你願意幫我嗎?」
任凡聽到男子的提案,臉上浮現了猶如行得通的神彩。
「你真的大約有辦法?」任凡懷疑,「我要的可不僅是逃獄罷了喔,我要的是全身而退,不要有任何的紀錄與前科。」
畢竟假定隻是要逃出這個?系所,任凡不愁沒有辦法,但是假定真的這樣逃出去,各人卻被通緝,那就沒有心義了。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男子一臉勝券在握的模樣,冉冉又沉入了地闆傍邊。
「等一等!」任凡叫道,「你還沒有跟我說你的委託啊!」
但是男子已經失蹤無蹤,完全沒有聽就任凡的叫喊。
「還真是個莽撞鬼!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在男子走後,任凡整晚無眠,一方面擔憂著各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躲過這場劫難,一方面又擔心假定他真的出去了以後,那男鬼的委託內容,會是什麼?。
任凡就著燈光將各人的右手舉到了當面。
渴望不要跟『當初那件委託』一樣困難就好了……
任凡看著當面各人的中指,心中自在地祈禱著。

【6】
白方正洗完澡之後,用浴巾圍住腰部,然後赤裸著上半身,在冰箱裡面尋找大約填飽肚子的東西。
沒有?助與女友,一個人住的方正,一小塊從簡。
冰箱裡面一小塊凡是冷凍食品與微波食物,而櫃子裡面則滿滿的凡是泡麵。
雖然生存很簡易、隨性,可是方正絕對不??。
生存習慣規律、整齊的他,就連櫃子裡面的泡麵都像是整齊分列的隊伍般,工整的堆疊在櫃子裡面。
就連冰箱裡面,那種很冗雜就雜亂的環境,也被他整理的一絲不苟,每一層由右到左,由大到小都整齊分列好。
或許是受到各人名字的影響,也或許是從小當軍人的父親家庭指點所影響,總之,方正的人生就跟各人的名字一樣「方方正正」。不論是各人所走上的途程,梗概是各人所經營出來的生存環境,凡是雲雲規矩整齊。
方正從冰箱裡面拿出一個微波食物,將它放到微波爐裡面,關上門,準備設定時間的時候,他鮮明發現在微波爐的門上,反射出各人身後的客廳地方,正站立著一個男人。
「喝!」
方正猛一回頭,但是客廳裡面空蕩蕩的什麼人影也沒有。
難道是各人眼花了嗎?
方正看了一會,才緩緩回過頭,準備繼續微波爐的設定。
豈料一回過頭,原本應該放著冷凍食品的微波爐內,居然滿滿地塞著一個臉上凡是血的男人面孔。
隔著一道玻璃門,方正與男子的四目相望,男子滿臉潰爛,就連雙目都已經被失利不勝。
兩人就這樣隔著微波爐的玻璃門對望,方正整個人就猶如被定住般動也不動。
過了一會,方正兩腳一軟,整個人就這樣暈倒在微波爐前。
男子的頭就這樣穿過了玻璃門,探出頭來看著倒在地闆上的方正。
「真是沒用啊─」男子陰惻惻地說。「怎麼這樣就暈倒了……?」
男子從微波爐裡面鑽出來,然後站在方正旁邊。
「本來還設計好好跟小白說的……」豈料男子才剛現身,『小白』就這樣暈過去了!
這要怎麼辦呢?
男子在方正旁邊來回飄著,考慮著終究該若何是好。
過了一會,猶如想到什麼好辦法的男子,臉上流露曲解的愁容,然後蹲下來,摸著方正的頭說道:「小白啊,我是疇前很照顧你的張大哥。我有件事件真的必要你的幫忙,可是想不到你一見到我就暈倒了,所以我隻好託夢給你了,渴望你不要介懷嘿……!」
張Sir說完之後,整個人就猶如被吸塵器給吸進去般的,鑽入了方正的腦子裡面。

 未完•待續








訪客留言 (返回 ffyymqxl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