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聯發科,華亞科,科見,餐飲科
科見美語,科頭,科洛弗檔案,中科,聯發科,華亞科,科見,餐飲科,資料處理科,新陳代謝科更多...
.
ffyymqxl
暱稱: 美女
性別: 女
國家: 台灣
地區: 其他地區
« December 2020 »
SMTWTF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最新文章
百年全國成棒甲組春天...
baidump3免費音樂下載
百貨專櫃 奼女服飾 Be...
皂誌| Nana滴。切皂時...
監獄兔 動畫 影片 40
文章分類
全部 (410)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尚無任何連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410
留言總數: 614
今日人氣: 12
累積人氣: 22965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我的最愛bb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軟體補給站

xyz軟體王

xyz軟體補給站

xyz

2011 年 5 月 13 日  星期五   晴天


陰陽路 神隱 十六 分類: 未分類


  買了披薩和炸雞回到公司,本日就定做渣滓食品紀念日吧!全部人都在歡呼之萍姊姊萬歲,隻有老王當心到我身後幫忙端餐盒的唐二不是外送人員。



  「林之萍,妳既然說要請客,那就不準報公帳。」王秘書在我重生歸來之後,居然用這句薄情的話語歡迎我!



  「包大人,民婦家中尚有三名稚子,兩個小的都很可愛啊!」



  「林家牧場是私人企業,公司不會供應妳任何補助款。」



  「呦嗚呦嗚!」我摀著臉哭泣。



  「學狗哭也沒有用。」



  「志偉,剛才龐世傑在車上對我……」



  「他對妳做了什麼!」老王立刻上前搭住我肩膀,從上到下,從外套到內衣肩帶,仔細檢查一回,就像在為自家的寶物憂心著。



  我?起頭奸笑,真是的,老實地多注視我一些不是很好嗎?



  老王踢了我的小腿,胖臉氣得漲紅,我不是丹心想惹他不快,但又覺得他這個樣子可愛極了。



  老王冷靜下來,無可防止灌注地,他把目標放在辦公室裡多出來的唐二身上。



  「他不是綁票案的思疑犯嗎?」



  在這裡,我必須聲明,之前我半句話都沒有提到唐家和小七的關聯性,但老王已經準備好一疊資料扔過來。



  「阿晶的學生裡,和妳小兒子友誼最佳的就是那女孩子。發生那麼大的案子,時間又那麼巧,怎麼梗概沒有關係?我的動作或許比特異效用的傢夥慢了點,但隻假定人類社會的事,一定有跡可尋。」



  「胖胖……」我幾乎要把老王當神來拜。



  「不過線索還是不夠,案發現場盡是官方說詞,我必須曉得當時終究是什麼狀況。會懷疑到司機頭上就是因為時間無比短,附近的守衛很快就趕來了,從市區轉角監視器記錄的時間和守衛匡助的時間,相差隻有非常鐘。逃逸路徑也極少,隻有轎車行駛的縣道,卻沒有留下任何交通工具的痕跡,這表示除非囚徒長同黨,不然就是司機是共犯,在離開市區之前,就將被害人掉包。」



  我和老王一起望向沉默沉靜的唐二,他被家裡人重私刑,打得頭破血流也閉緊嘴,一定有他的難言之處。



  「把窗戶的法陣撤掉,我不相信術士。」唐二維持一貫的淡薄發言。



  玻璃窗整潔晶瑩,我什麼咒文都沒看到,老王卻拿出剪刀,剪斷懸在百頁窗拉環下的流蘇,再詢問唐二的意思。



  「來了十二個人,二個槍手,二個打手,一個指揮者,七個術士。」



  「術士…你是說道士嗎?」東方自古流傳下來的特異效用者,不曉得巧合與否,據說現世最厲害的兩個道士但凡小男生,小男生大好。



  「他們心中沒有道,隻是耍弄術法的猴子。」唐二堅持他的稱呼。



  「不要這樣啦,猴子也很可愛。」



  「林之萍,妳別插嘴。」



  唐二一直挺直背脊,站在離我們三步遠的地方。當他回顧綁票當時的情況,那張撲克臉也不免顫動。



  「我妹妹那天很開心,因為白仙把畫送給她,她一同上都在誇口。明曉得那隻是同儕間的盛情,她還是忍不住高興。她就是為了和他一起到郊野寫生才會發生不測,老師也難辭其咎!」



  他的責難對我這個兔子老母和蘇老師的阿偉學長,怎麼聽都帶著刺麻的感覺。



  「惡徒怎麼會曉得她那天出門畫畫?」老王忍住那口氣,提出一個問題。



  「那個家有內賊。九妹出外都得經過層層報備,她的血親都曉得。」唐二整句話隻有關於小糖果的字眼會有比較柔軟的語氣,另外都像語音信箱。



  我泡了三杯茶過來,一杯酷哥,一杯給胖子,一杯拿來給果真奉茶。



  「那麼,事情怎麼發生的?」



  「我一時不察,從市區回去的路上,撞上一面無形牆。」



  「既然都說是無形牆,你會發現才稀罕。」



  聽到有法師攪局的那一刻,全部常理的思維都要拋諸腦後,這也是老王眉頭皺成一團的主因。



  「沒有人相信我。」唐二低聲說道,沒有憤怒和悲痛,反而有種預設好立場的漠然,就像早年高中同學的家長,罵我「沒家教」那種雙關口氣。



  「在你看來,囚徒是倉促行事還是早有預謀?」老王輕敲十指,頗有十八億探長的風範。



  「他們第一槍就射我中額,可見已經很理解_理睬我和九妹是什麼人了。」



  我聞言,跳起來去檢查唐二那顆繃帶頭,他擋著我,不讓好心的姊姊靠近,我們大手抓老手,僵持不下好一陣子。



  「林之萍,多難看?回來!他能坐在這裡說話就表示他沒事!」



  「小七也老是說他沒事,他們總以為魔術大約治傷就不去看醫生,等到剩最後一口氣,才跟我說:『媽媽,我最愛妳了……』啊啊啊,這有什麼用,我要活的兔子,死兔子隻能拿來燉肉!」



  我隻是表示關切,老王卻說我是外星人,叫唐二不要理我,過分!



  「九妹第一時間已經把我的傷口補好,不要緊。」沒想到唐二嫌棄歸嫌棄,對於我和老王這兩個布衣百姓還是有問必答。「破例應用神力,傷害不小,她本來逃患了,真的是要氣死我……」



  就算唐二依然繃著撲克臉,聲線沒有絲毫高卑,但我和老王看出來他對妹妹被抓走這件事,難過無比。



  「警方已經全面搜索,很快就會有小孩子的下跌。」



  「我擔心,沒有時間。往常人要錢,但那些術士要的是九妹。九妹人命堪慮。」



  「唐家勢力龐大,他們未必真敢動手。」



  「九妹是小姨生的女兒,唐家有很多小孩,大全數的傢夥嫉妒她受到老爺的寵愛,巴不得她去死。」



  唐二娓娓動聽陳述唐家自己的內憂。我和小糖果正面接觸未幾,不過就僅有的幾次會面和小七的陳述,她的殘暴和溫柔都令我印象深入,沒想到她的家庭後台不單純也不快樂,這麼一想,不禁讓民疼愛。



  「她應該離我很遠,我感覺不到她的氣息。」



  「小二哥,你大約感應到小糖果?」



  「我不叫小二哥。」唐二挪了下墨鏡。「有距離限定,會受到山脈和深水的影響。」



  「太好了感應器,我們一起去尋找可愛的小男生和小女生吧!秘書包大人,克日總公司就交給你了,林之萍克日要鬥膽地到南部視察,預計會帶回碗粿、西瓜和濁水米進貢給大人!」



  我立正站好,朝包包王行舉手禮。老王盯著我少頃,就在我以為他要放行的時候,他把十多本資料夾重重壓在我辦公桌上,帶著訓練師的威嚴。



  「給我坐好,責任!」



  「呦嗚呦嗚!」



  我含淚功底的時候,唐二自始至終都安靜地坐在辦公室的待客椅上,不時散發出保國安民的威嚴正氣,就像尊神像。



  終於捱到放工,老王願意放行,我問他是否是捨不得我離開才抓緊最後機會惡整小萍兒,結果他踹我小腿。



  當我們一起走向黑暗停車場,老王確認我要帶小酷哥回家,臉色奇奧一動。



  「阿偉哥哥,你也想睡我家就說一聲嘛,林家牧場歡迎山豬…為什麼又踹我小腿!」



  微亮的停車場溘然兩道白光射來,曲線美好的銀白轎車偏偏停在我們三人跟前,駕駛座上沒有司機,車燈又亮了又暗,像是車子自己有生命一般。



  「你來了。」唐二走向前,五指滑過轎車的輪廓。



  「這應該是被警方扣押的車輛。」老王解釋道。不認識他的人還真會以為胖子有特異效用。「這不是往常車子吧?案發的照片較?都撞成一團,現在卻連刮傷都沒有。」



  「嘯天犬,世上最可愛的靈獸。」唐二屁滾尿流稱讚他的愛車,我彷彿聽見車子開心腸「汪」了一聲。



  「狗-狗-車-」我忍不住去摸兩側的後照鏡,這裡是耳朵對吧?



  「林之萍,妳這個見獵心喜的神色是怎麼回事?」



  「志偉,是狗,是狗耶!」一想到車子的?情是隻毛皮鬆軟的大狗,我幾乎快壓抑不住自己貼在引擎蓋上蹭個兩下的衝動。



  「祂不是狗,是靈獸。」



  「很大隻嗎?」



  「對,真身有兩層樓高。」



  「毛色呢?」



  「米黃色。」



  「哇啊!」



  「牠一定很聰明吧?」



  「當然,祂從靈體初功效跟著我,訓練有素,時速一百公堙A大約在三秒中十公尺內緊急煞車。」唐二連續挪了兩次墨鏡,語調也昂揚起零點一個百分比。



  「太棒了,真想坐坐看!」



  唐二又推了下墨鏡,就像寵物被讚賞的愛狗人士,免不了感慨自豪。



  「就讓妳嘗試一下好了。」他為我開了副座的車門,我當然絕不客氣鑽了進去。



  「林之萍-」老王肉體喊話。



  其實我也不想這樣,我應該專心緻志於小男生,十八歲以上的都要排除才對。可是,這是一輛狗狗車,沒有人能抵擋大狗車車的魅力!



  我在車座上亂蹭一陣後(同類的感覺)才跑出去,給王志偉一記蜜意擁抱。



  「抱歉啦,小孩為大,公司就麻煩你先扛著了。」



  哎呀呀,胖子抱起來好難熬難過,手感真棒,捨不得放手。



  「算了,我早就看穿妳是什麼人。」老王從我肩膀架開距離,轉身走向他的帥氣黑車。



  「你沒問過我,怎麼曉得?」我是個被退過婚的女人,不安然感很重的。



  「我就是曉得!」老王頭也不回。



  唉,沒戲。我回頭上了狗狗車,繫好安然帶,唐二岑寂盯了我好一會,才踩下油門。



  「志偉,假定你能讓阿夕點頭,我就……」這話立刻見效,老王的目光緊追著遠去的我。「哈哈哈,再見了,胖胖∼」



  「妳這他媽的忘八!」老王用他的方式,祝我一同順風。











訪客留言 (返回 ffyymqxl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