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カラのドS成長觀察日志
V系同人作品發佈區
不認識或對V系無感者請按右上方小叉離開
謝謝合作:)
fly_8216
暱稱: 福山タカラシン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九龍城區
« December 2014 »
SMTWTF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新文章
春雨(TS)
與你步入純白的教堂(雅...
無條件幸福論(CS)
草莓奶油公主(Shinpei...
你的明眸,我的聲音(鈴...
文章分類
全部 (13)
雜文 (5)
幸福是有條件的 (8)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3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3
累積人氣: 1456
2012 年 5 月 31 日  星期四   晴天


與你步入純白的教堂(雅流) 分類: 雜文

 

3月了。
    空氣中有陣陣霉味在飄散,泥土將春天特有的氣息發揮得淋漓盡致。嫩芽種在地上,正一點一點地冒出頭來探索這個陌生的世界。
    春意盎然,萬物都被染上無邊的生機。別人都說春天是一年的新開始,不好的事情都過去了,只須忘記它,重新來過就好。
    流鬼看著樹上含苞待放的櫻花,嘴裡吐出一口煙絲。
    春天對他來說,不是重生,而是終焉之時。
    或許在旁人看來這只是非常老套的情節:情人結婚了,新娘不是我。可是,心底的痛,又有誰能夠明瞭?
    明明應該要祝服他們,可是卻還是放不下,好想大聲對著他們說:我還愛他。
 
    難道同性之間的愛戀是一個註定的悲劇嗎?
    雅看著身旁試穿著婚紗,正一臉興高采烈的melody,不著痕跡地嘆了一口氣。
    世俗的眼光,真的好可怕。
    令他們堅定的決心徹底動搖,將二人緊扣的十指無情掰開。
    "我將來要和雅在純白的教堂裡結婚!"
    還記得那小不點蹭進自己懷裡的觸感。明知道他所說的根本不可能實現,雅卻還是寵溺地點點頭,看對方眼中浮起的笑意。
    是不是給他一個假希望了?這樣算不算是欺騙?
    "貴雅...貴雅!"melody的呼喚將他的意識從回憶的漩渦中拽回來。眼前的妙齡女子穿著象牙色的婚紗,和她白晳的皮膚互相映襯,美得像是個降落凡間的仙女。她甜笑著問道:"我漂亮嗎?"
    雅只能呆呆地點頭。
    心中湧出無盡的歉疚。為了讓他們都死心,他利用了這個女孩。
    對不起,可是...其實我還愛他。
 
    今年的櫻花開得特別早。積雪早就完全溶解了,替而代之的是一片連綿不斷的淡粉紅。
    雅,你還記得嗎?你答應過我會在純白的教堂裡和我結婚的。
    那時候的我,還真的堅信這永不可能兌現的承諾。
    櫻花開了,還要多等大半年才能再次看到被白雪覆蓋的教堂。
    可是,我們已經等不及了。
    雅,你要扔下我,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嗎?你要當一個出爾反爾的人嗎?
    雅,你說過要和我過一輩子,即使我們都心知肚明,兩個男人是永不可能結婚,追求平凡人的幸福的。
    既然做不到,當初拒絕我不就好了?何必要等到我已離不開你了才告訴我,一直以來所憧憬的都是泡影?
    我是多麼多麼的深愛你。離開你?對我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
    從沒想過會分開。因此當我從別人的口中得知你的婚訊後,那一刻我還以為那是愚人節大家跟我集體開的玩笑。
    可是看著你閃躲著我的眼神,我崩潰了。
    騙人,騙人...全部都是假的!
    我的美夢幻滅了,而我卻沒有能力令它死灰復燃。
    看到你溫柔地守在她的身旁,我真的要瘋了。每晚從噩夢中驚醒時哭叫著你的名字,即使看著最喜歡的食物都有種噁心感翻涌而上,抽搐著爬到馬桶前嘔吐竟想起你從前關切的問候...
    離開的時候,你要我好好過。
    那怎麼可能?難道你以為失去了你的流鬼還可以過得很好嗎?
    雅,你怎麼可以這樣想...
 
    "喂!貴雅,明明是你自己的婚禮,你怎麼卻一臉愛理不理的表情啊?"走到呆楞著的雅面前,melody有點不滿,嘟著小嘴道:"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結婚啊?"
    雅卻只瞟了她一眼,淡淡地說道:"melody,我累了..."
    聲音中沒有丁點兒跳脫的生氣,雅是真的累了。實在裝不出雀躍的臉龐,埋不掉對他的思念。
    melody捕捉到了他眼底的那抹感情,失落地垂下了嘴角。"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吧。"說完便轉身離去。
    看著她的背影,雅的心如被萬箭所穿。對不起,可是你猜對了,我是真的不想和你結婚。
    誰願意和一個從沒愛過的人組織家庭?誰願意在眾目睽睽下親吻一個和自己沒有感情的人?
    不情願卻仍是被迫這麼做,這就是雅現在面對的處境。
    永不可能將自己的愛注在melody身上,可是卻還是必須和她渡過人生中剩下來的時光。而真的愛著的那個人,雅卻要將他狠狠推開,學會聽到他的哭泣聲也表現得無動於衷。
    這種感覺,好諷刺。
    為了保護流鬼不受傷害,自己卻必須率先傷害他。這是什麼道理?成立嗎?
    雅不知道。
    他只知道,流鬼不僅僅是他愛戀著的小鬼,也是the GazettE另外4位成員最珍視的主唱,更是萬千粉絲最仰慕的偶像。
    要他陪著自己被世間唾棄?不行,太自私了。
    所以他才一直認為,世俗的眼光,真是太可怕了。
  
    櫻花瓣肆意地飄落,在教堂前舖成一條粉色的窄路。到處洋溢著歡樂的氣氛,人群中是沸騰的高漲情緒。
    流鬼心底卻是一片不會泛起粼粼波光的死水,他的目光沒有一刻從雅的身上移開過。雅的默然、雅的沉寂、雅的無奈,這些他都看得到,只是讀不懂。
    對不起呢,雅...
    今天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日子吧?可是我無論如何也不能和你分享這份喜悅。收到你的請帖的時候,我立刻將它撕破了。笑著將你送進別人的懷抱?很抱歉,我做不到。
    因為,我還愛你。
    還想繼續和你在一起。
 
    小鬼沒有來...
    雅的雙眼如掃雷般審視每一個來賓,可是最渴望看見的那個人卻始終沒有出現。
    小鬼還是不願意原諒自己嗎?
    以這樣的方式結束教他如何放心呢?最低限度要讓他看到小鬼過得比以前快樂,好讓他收拾心神,和melody開展新生活。
    即使還不能放下,也讓我最後再看看你的臉,好嗎?
    因為,小鬼,我發了瘋地想念你...
 
    神父冗長的話已過去大半,接下來就是每一場婚禮中最令人期待亢奮的一刻。
    "石川みゆき小姐,你願意嫁與石原貴雅先生,不論貧賤禍福、生老病死,永遠相愛嗎?"神父瞇起眼睛笑著,眼角淺現數道交錯的歲月痕跡。他的樣子十分慈祥,可是在雅的眼中看來卻是像惡魔般的獰笑,讓他喘不過氣來。
    "我願意。"melody低下頭,喜悅爬滿她的臉頰。
    神父看向雅。"石原貴雅先生,你願意聚石川みゆき小姐為妻, 不論貧賤禍福、生老病死,永遠相愛嗎?"
    眼前晃過他的臉。
    "我將來要和雅在純白的教堂裡結婚!"
    當時,他的眼中閃爍著期待。
    要和雅結婚...
    你知道不可能的啊,笨蛋...
    "雅。"
    還來不及回應神父的問題,身後傳來的呼聲讓他停下了思路。
    那個聲音實在是太熟悉了。
    他的聲紋早已深深烙在自己的心頭。
    "雅..."
    猶如藏有魅惑的引力,喚著自己名字的聲音讓雅忍不住回頭。
    可是當他看到那個人的時候,雅楞住了。
    這是...誰?
    如黑幕般的長裙輕輕擺動著,和蒼白的皮膚剛好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總是上揚的嘴角此刻卻緊抿成直線,臉上的妝容很濃,深深的煙燻妝將明亮的眼睛掩蓋了大半,使他變成鬼魅一樣的存在。若果不是黏在腳邊的影子,雅或許會認為他們不是處於同一個空間。
    身上的白和來人的黑反差太大,讓人難以直視。
    "你是...?"melody有點害怕,不由分說地往雅的身後縮。
    "雅,是我哦..."那人沒有理會漂亮的新娘,只用眼睛死死地盯著呼吸紊亂的雅。"你忘記我了嗎...?"
    忘記?怎麼可能。
    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是我想用一生來保護的人。
    "小鬼..."
    看到雅喊出了自己的昵稱,流鬼的眼淚倏忽流了下來,和精緻的眼妝融合,黑黑的液體划過流鬼的臉頰,讓他看來像隨時會被黑暗吞噬似的。
    "是我...雅,恭喜你結婚了..."他悽然地笑著,目光從雅轉移到melody的身上。
    他們真的好般配啊,簡直就像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melody打量著眼前的流鬼。他穿著的是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絲質長裙,可是彷彿是在唱反調似的,抹不掉的黑使她心中蒙上一層不安。
    她總覺得,這個男孩的目的並不是祝賀,剛好相反,他的全身上下都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她呆呆地看向身旁那個即將成為自己丈夫的男人,發現他的眼神中有一種可以被稱為"心痛"的情緒。
    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小鬼..."雅努力壓抑著顫抖的聲音。
    "我為你送來結婚禮物了..."流鬼的笑容沒有減退一分,慢慢地從胸前掏一個閃著銀光的東西。
    "雅!小心!是匕首!"melody嚇得尖叫起來,在座的所有來賓都倒抽一口涼氣。
    "雅!快跑啊!"melody用力地拽雅的手臂,可是對方卻栓在原地,紋絲不動。"雅!你是怎麼了?!"
    仍是不動。
    "小鬼是不會傷害我的..."雅說道,輕輕甩開melody的手。
    "雅..."雖然並不是很大的力度,但卻令melody跌倒在地上,她木然地注視著二人。
    "雅..."只見流鬼將匕首提到自己的嘴邊,鮮紅的小舌拂過刀鋒,讓人怵目驚心的紅褐色液體順著線條流下。
    "小鬼...!!"雅被他嚇得全身的血液都快凝固掉,他企圖衝上前奪去那危險的武器。
    "不要過來!"流鬼大聲地斥喝住他,邊將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你再向前走一步我就死在你面前!"
   雅只得停住腳步,他看著流鬼,近乎哀求的語氣:"小鬼,你冷靜點...小心被刀刃所傷!"
    可是流鬼卻絲毫也不為所動。"我只是...想永遠和你在一起..."
    頸窩出現了一道長長的紅痕,鮮艷的血粒前赴後繼地冒出頭來,眉間深深的褶著,他緊咬著發白的下唇。他的每一個表情都如利刃一樣刺在雅的心頭,狠狠地刺,讓他痛得無法呼吸。
    "小鬼...!!"他不再理會流鬼的威脅,跑到他身旁將失去知覺的身體抱起。
    黑、白和紅繪成一幅別緻的圖畫,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失卻了反應的能力,茫然地看著溫熱的液體向外蔓延。
    "雅,我愛你..."流鬼躺在熟悉的懷中,臉上漾起一個滿足的笑容。"我終於和你一起步入結婚的教堂了呢..."
    "笨蛋..."雅的手拚命地按壓著流鬼的傷口,可是卻阻擋不了熱度源源不絕地流淌。視線被模糊了,雅後悔當初的自作主張,也悔恨自己對流鬼的不了解。
    為什麼不知道他會做傻事呢?
    要是他早就知道放手會引致這樣的結果,那即使要他和流鬼身敗名裂也沒關係。世人要唾棄就隨便他們好了,只要兩個人一起面對,還須要擔心有什麼跨不過的障礙嗎?
    可是,怎麼直至現在才弄懂?
    要知道白色是很純淨的,一旦染上了別的顏色便難以洗淨。如此刺眼的紅,就猶如一朵開在白雪中的妖冶的花。
    二人的教堂,二人的婚禮,二人的幸福...這些都隨著腥紅流逝不復回了。
    他渴望擁有的,不是如此不祥的黑,也不是那種毀滅的紅,而是純白,是將他們帶領到伊甸園的白。
    步過愛情的墳墓,牽著彼此的手,沒有任何猶豫,承諾永遠在一起。
 
    流鬼睜開眼睛的時候,脖子沒有傳來預期的刺痛,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飄忽的感覺。
    是在夢中嗎...?
    正當他想站起來時,四周的景象讓他愣住了。
    明明處在櫻花盛開的季節,但到處卻充滿著舖天覆地的白雪。他倒在一座小教堂的前面,雖然視線範圍之內並無人,可是他心中卻湧現難以解釋的平安和喜悅。
    "小鬼,等你好久了!"
    教堂裡傳來讓他一生難忘的聲音。流鬼瞬即爬了起來往裡面衝。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即使這只是一場太美的虛夢。
    教堂裡沒有一個賓客,可是卻有一個奪目的白衣男子站在中央。吸引目光的不僅僅是因為他那彩虹般的頭髮,更是他與生俱來的氣質。
    他回過頭來,對著一臉愕然的流鬼嫣然一笑。
    幾片花瓣在他的面前翩翩飛舞而過,也有一些落在他的肩上、腳邊。一切如夢似幻,美得不像是他值得擁有的。
    白衣男子開口了:"這個婚禮,沒有別的人,只有我們兩個..."
    假如是真心相愛的戀人,那即使是只有二人已經足以燃亮這個世界。所謂的見證都是多此一舉,其他的襯托都是白費心機。
    這樣淡淡的儀式已經足夠了。
    他走到流鬼的面前,拉起他的小手包覆著自己的手掌中。
    "松本貴之先生,你願意與我石原貴雅結為夫妻, 將來不論貧賤禍福、生老病死,永遠相愛嗎?"
    呆著不懂回應,只有豆大的水珠從眼眶墜落地上。淌過臉頰的時候甚至感覺不到任何溫度。
    "...我願意。"
    這一刻...只存在於幻想中的一刻,居然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了。流鬼奢想:即使這只是夢也足夠,只要以後再也不要醒來了...
    "我宣佈我們成為夫妻。"他咧著嘴笑,緊緊抱著流鬼。
    縱然感覺不到心跳的頻率,聽不到脈搏的跳動,交換不到彼此的體溫,但他們二人仍然堅信,這一個瞬間一定是很溫暖的。
    一望無際的白,這是個無法找到盡頭的國度。沒有朝陽,沒有烈日,沒有餘暉,更加沒有黑夜。
    有的只是互相擁抱,最後化為片片花瓣,永不分離,乘風旅行的2人。
    承諾。
    最終還是兌現了。
    美夢。
    最終還是成真了。
    謝謝你,雅...
 
    3月的初春竟降下了反常的雪花,從來沒有人想過粉紅和白色竟能如此搭配,簡直似是互藉對方而生。
    教堂中早已人去留空,遺下緊緊相擁的二人,倒在一片紅浴中,恍如惡魔與天使的組合,美得讓人不能直視。





訪客留言 (返回 fly_8216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