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カラのドS成長觀察日志
V系同人作品發佈區
不認識或對V系無感者請按右上方小叉離開
謝謝合作:)
fly_8216
暱稱: 福山タカラシン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九龍城區
« February 2015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最新文章
春雨(TS)
與你步入純白的教堂(雅...
無條件幸福論(CS)
草莓奶油公主(Shinpei...
你的明眸,我的聲音(鈴...
文章分類
全部 (13)
雜文 (5)
幸福是有條件的 (8)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3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6
累積人氣: 1459
2012 年 5 月 29 日  星期二   晴天


春雨(TS) 分類: 雜文

春天是下雨的季節,只要天空灑落第一場春雨,就意味著寒冬已被驅散,一切終可回復生氣了。

  可是,今年的雨卻姍姍來遲。直至今天,憋悶了很久的第一埸春雨才終於墜落。

 

  走在回家的路上,武瑠發現自己忘了帶傘,只好急急地跑到最近的一家店舖的簷下避雨。他的校服已有一半被大雨打濕,只好狼狽地取出手紙來抹。

  這已經變成了自然反應,一旦身上沾了水,就要馬上抹乾它。因為,那個人曾經對自己說過"不抹乾身體是會感冒的"。

  雖然他不在了,但他說過的話語,沒有一天從武瑠的世界裡消失過。

  就連他的觸感,也似在不停重播,使武瑠有一種錯覺,以為一切猶在。

  可惜,這種感覺,根本就不是他。

  從前的所有,今天已不復存在了。

  想到這兒,武瑠軟癱在地上,眼淚和雨水同樣洶湧。

 

  "不快點抹乾身體可是會感冒的喔!"

  武瑠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剛像將雨傘收起的Shinpei,驚訝地說:"Shin…Shinpei!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

  "關於武瑠的事情我都知道!"Shinpei傻笑了起來。他從書包裡拿出了一張手紙,輕柔地替武瑠印去校服上的水漬,一張不夠,再取一張,直至他的衣服乾透。

  武瑠別過了臉。"怎麼要做這種無聊的事

  從小到大,他就是不坦率,總是不能好好正視自己內心真正的感情。

  跟武瑠剛剛相反,Shinpei總能很自然地道出他的想法,一句"我喜歡你",對他而言就好像在跟人打招呼一樣容易。"因為我喜歡武瑠,不想看到你跟我一樣生病呀!"

  一陣寒風吹過,他輕輕咳了起來,本來就白皙的臉在雨影的襯托下顯得更加蒼白。

  Shinpei的身體一直都不好,可是卻總在硬撐,不管武瑠去到哪裡他都要跟著,結果讓自己的情況每下愈況。武瑠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可是卻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勸他,每每說出口的,都是無情的譴責。

  "明明知道自己沒用,還死跟著我幹嘛?看,我還沒有生病,你卻好像先要倒下!真是麻煩死了!"狠狠罵完後,武瑠便走進雨中,讓他的襯衫再度被雨水浸透。

  "武瑠!"Shinpei急得連傘也忘了打就想追出來。

  "不要跟來!"武瑠回頭吼道。"不然我就打你!"

  Shinpei 心裡很焦急,可他又不想惹武瑠生氣,只能眼白白的看著他的背影越變越小,然後消失不見。

  "武瑠

  明明相隔很遠,可是武瑠還是能聽見Shinpei在喚自己的名字。

  那種微弱的,若有若無的低喃。

 

  武瑠抱著自己的膝蓋,一個人聽著淅淅瀝瀝的雨聲。

  沒有他在旁的下雨天,原來比想像中更冷。一直以來,他都在為自己扛所不能背負的重擔。武瑠早已習慣了,從不用擔心和憂慮,因為背後早有人為他打點好一切。

  今天他不在了,武瑠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很大。

  大得找不到邊界,大得沒有盡頭,大得讓他不能承受這清冷的空氣。

  雨點擊打著柏油路的聲音很吵耳,武瑠掩著耳朵,可聲音卻像能直接傳輸到腦袋去似的,讓他快被逼瘋了。

  他抬起頭,向佈滿陰霾的天空大吼:"不要再下了!Shinpei不在你下個屁啊!!"

  他帶著哭腔的吼聲一直回蕩,彷彿真的能穿透天幕,直達太空。

  "Shinpei你這混蛋!快點撐傘來接我!!你聽到了沒?

  我很需要你!很需要!!

  所以你快點回來啊

 

  "武瑠!"Shinpei手中撐著傘,緊緊地追在一個金髮男生的身後。

  "你有完沒完啊!!"那個人忽然回過頭,毫不留情地罵他:"你可不可以不要總跟著我?你好煩!!"

  "可是,我怕你淋雨了會生病

  "我現在生病了嗎?啊?我哪裡像是生病了?"武瑠異常激動,他所說的話其實不單是有字面上的意思,可是偏偏Shinpei就是聽不出來。"不過是生一下病,會死啊?!"

  武瑠知道Shinpei過份擔心他的原因,因為他希望武瑠能擁有他所缺乏的健康,所以一直他都待武瑠如易碎玻璃一樣。可是他越是關心愛護,武瑠就越是煩躁,因為Shinpei似在無意識地提醒他自己隨時都會離去的這個事實。

  這實在會讓他心如刀割。

  "武瑠,對不起"看到武瑠好像真的生氣了,Shinpei 害怕地拽住他的手,可是卻被奮力甩開。傘子因此而掉了在地上,傘上鮮艷的草莓都被倒轉了,象徵熱情的紅色頓時變得黯淡無比。

  "你不用向我道歉,我只要你立刻回家。"

  拖著這樣的身子就不應該到處遊蕩,快點回去休息比較好。

  "可是,武瑠你要去哪

  "這跟你沒關係吧?你快在我眼前消失!"

  心裡實在是太緊張Shinpei了,語氣也不自覺地變得惡劣起來。

  "對不起"  

  對於Shinpei委屈的表情,武瑠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因為無謂的自尊,他竟然壓抑著擁抱那單薄身軀的衝動。

  雨水沿著二人的臉頰和髮梢傾流,冰冷的感覺從皮膚直接傳送進體內,初春的乍暖還寒使Shinpei禁不住顫抖。

  "我走了。"武瑠冷冷地拋下一句,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Shinpei沒有追上去,微弱的聲音透過春風送來。"武瑠,掰掰

  武瑠很想回頭,可是身體卻不聽話地依舊向前走。所以,他聽不到Shinpei無助的哭聲,也看不到他孤獨佇立街頭的身影。

  那一天之後,武瑠再也沒有看到那個在雨中前來迎接自己的人。

  他納悶,Shinpei到底是怎麼了?

  明明家就在旁邊,可是武瑠竟然一次也沒有去主動找他。

  若果一切能夠重來,武瑠一定會摒棄他所強調的自尊,將Shinpei 抱得又緊又牢。

  可是,這一切,就如同列車般按著軌道前行。

  不會,也不能回頭。

 

  武瑠哭得整個人抽搐著,全身都好像沒有了知覺,只有淚腺仍然在分泌出恍似能沖淡一切的淚水。

  在失去最珍視的Shinpei之後才發現,原來一直以來支撐著自己的人都是他。現在他已不在身邊,即使雨下得再大,衣服濕得再透也不會有人在乎和憐惜了。

  對,因為他已不在了。

  "你為什麼要離開我你知不知道我一個人過得好慘

  武瑠勉強地支起身子,踉蹌地跑進雨中。一點一滴如針氈的感覺刺痛著他的皮膚,可是不管怎樣也絕對比不上心臟傳來的苦悶感,刺激著大腦,讓他痛苦得不能忍受。

  "Pei…我快要生病了"溫熱的觸感只停留在臉上,張開嘴巴淺嚐到咸咸的味道。"你快點來找我!來啊

  雨越下越大,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跡象。武瑠感到自己的頭腦越發昏沈,臉也好似在灼燒般。眼簾是前所未有的沉重,一旦跌下了就會將他與外界完全隔絕。

  是不是睡去了就可以找到他?

  若果真是這樣,那或許一睡不起也無妨。

 

  室內響起了Shinpei專用的鈴聲,清澈得能夠掩蓋窗外震耳欲聾的雨聲。武瑠狂喜地抓起了手機,調整了一下呼吸就按下了接聽鍵。

  終於接到Shinpei的電話了,自從由他父母那兒得悉他進了醫院後已經過了整整一個月,可是武瑠就是提不起勇氣主動找他,怕Shinpei會因那天的事而生氣。

  可是,又實在很想他,想他想瘋了,怕他會在這段不能聯絡的時間裡悄然遠去。他每天都期盼地看著手機,希望他會快點撥電話給自己。

  "喂,Shinpei?"

  "武瑠,是你嗎?"

  "不是我還會是誰啊?"他沒好氣地說,可是內心是充滿欣喜的。"喂,我說你呀

  "太好了

  窗外的雨聲太吵耳,武瑠只好起身去關窗。室內靜下來後他才聽到電話那頭的Shinpei微乎其微的抽泣聲,把他嚇了一大跳。

  "Shinpei?"

  "武瑠,我好想你

  我也是,我也好想你!!可是Shinpei的語氣讓他的心涼了大半截。"Shinpei,你在哪裡?我過來找你!!"
  對方卻沒有回答他,只虛弱地問道:"吶,武瑠,如果我離開了,你會想我嗎?"

  "不會!我不會!"武瑠一邊對著電話大吼,一邊抓起了外套就往家門外衝。"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Shinpei,你聽到了沒有?不會!"

  "謝謝你,武瑠Shinpei好像滿足地笑了,傳入耳裡的,是他最後的吐息。"我愛你…”

   然後,電話掛斷了。

  武瑠用盡最快的速度趕去醫院,期間不斷撥打著Shinpei的電話,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對方還是沒有接聽。

  此時,手心包覆著的手機忽然微微顫抖了起來。

  拿起一看,原來是一條簡訊,發件時間是5分鐘前。

  "武瑠,我會去找你,請你等我。"

  短短的幾個字,卻如同大石一樣砸到武瑠心坎裡,讓他一輩子都不能忘懷。

  雨聲雷動,將絕望悲慟,撕心裂肺的哭聲沖走,讓這一切彷彿從來沒有發生過。

 

  張開眼睛後,沒有預期中的,雨水的洗刷。在頭頂的樹枝上晾著一把大傘,草莓的圖案紅得顯眼。

  "Pei,你這個騙子

  武瑠欲哭無淚,爬下來拿下了傘子。握著把手的感覺,就好像握著Pei的小手一樣。眼淚早已流光了,悔狠,自責排山倒海地向他襲來。

  為什麼不告訴Shinpei自己的心意?為什麼為了苟全那所謂的自尊而弄至今天的田地?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武瑠再次跌在地上。

  雨滴漸漸褪去,太陽在烏雲後探出頭來。

  沒有Shinpei的世界,天空還是一樣會放晴。

  可是,在武瑠的心中,明媚的陽光將不再出現。

 

  其實在Shinpei的心裡,也隱藏了一些沒說出口的話語。

 

  武瑠,如果我離開了,你會想我嗎?






訪客留言 (返回 fly_8216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