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bit : 個人主頁 - 相簿 - 訂閱  [ QOOZA - 論壇 - 登入 ]
人氣:7627 
gambit
gambit
我 的 資 料

暱稱: gambit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屯門區
MORE...
« March 2015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最 新 日 誌
陽光依舊灑滿整個街道
那場殘破不堪的盛放
為了家人的幸福美滿,...
黑夜和你一起品味每一...
季節溢滿懷舊的味道
日 誌 分 類
全部 (68)
訪 客 留 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最 近 訪 客
最近沒有訪客
每 月 文 章
日 誌 訂 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我 的 好 友
尚無任何好友
我 的 連 結
IT時尚健康風
時尚家居飾品,創意家...
追風DE女孩
陽光總在風雨后
日 誌 統 計
文章總數: 68
留言總數: 8
今日人氣: 7
累積人氣: 7627
RSS Feed
2011 年 4 月 14 日  星期四   晴天
一張泛黃的舊照片

我有一張舊照片,一張泛黃的舊照片。照片上,因為茶漬的污染,浩瀚千里的長江已模糊不清,雄偉的南京長江大橋也只在斑駁中可見,甚至連人物的衣著都無法辨析,只是照片中父母的笑臉,抱在母親手中小女孩緊閉的雙眼和微皺的眉頭還算清晰。就是這樣一張破舊的照片,卻被我塑封了起來,因為這是我與父親唯一的合影。


然而,小時候,我並不喜歡這張照片。因為,看到這張照片我就會想起一段夾著幸福的心酸回憶。
1983年夏天,我家正沉浸在喬遷新居的喜悅之中,誰也沒有想到,不幸也在這時悄然而至。幾天了,爸爸吃飯老是打嗝,一向忘我工作的爸爸在媽媽的催促下,勉強到醫院檢查了一下,醫生說沒問題。媽媽還是不放心,堅持要爸爸到省城的大醫院做一個全面的檢查。爸爸在省城捎信回來了,一切正常,把女兒帶來吧,南京兒童醫院那樣有名,或許能治好孩子的病呢。


就這樣,我跟著媽媽第一次到了南京,第一次到了爺爺的家裡,第一次看見了外面的世界。南京兒童醫院沒能治好我的腿,可是,幼年無知,我並沒有感到些許失望,也不知道這樣的走路姿勢會怎樣影響我的命運,更不能體會父母焦慮的心,因為,在這個陌生的世界裡,有那麼多新奇的事物吸引著我。寬寬的玄武湖有那麼多划船的人,長頸鹿的脖子那樣長,金陵飯店那樣高,卷頭髮的小外國人和我們長的多麼不一樣。長江好長啊,長江大橋好高啊,趴在橋欄杆上,我可以看見冒著黑煙的長長的火車駛向遠方。大橋上好多人都拍了照片,我們也拍了。攝影師說:“笑一笑。”爸爸媽媽都笑了,我想我一定也笑了。


告別了爺爺,我們回家了,過了幾天,我們收到了照相館寄來的照片,看了照片,大家都說:“喲,怎麼拍了個小瞎子,還皺著個眉毛。”可是,媽媽還是把這幾張同樣的照片都壓在了我家辦公桌的台玻下。


夏天過去了,秋天來了。媽媽說,城裡的幼兒園不接收我,我可以到鄉下上一年幼兒班去,明年,我就可以到城裡上小學了。幼兒班裡的生活多有趣,有老師,有小朋友,還有新的畫兒書。可是,沒過幾天,我又不去上學了。媽媽說,爸爸病了,是很嚴重的病。媽媽還說要我到城裡陪著爸爸,可是,我要聽話。爸爸開刀了,不許我再要爸爸抱了。爸爸的病什麼時候才會好呢?


春天就要來了,寒意還沒有退盡。我又跟著大人們到了南京。我看見媽媽這次很不開心,好像剛哭過似的。媽媽說,爸爸不能講話了。爸爸躺在病床上,我叫“爸爸”,爸爸看著我,點了點頭,好像很喜歡的樣子,又好像很難過的樣子。


晚上,哥哥哭了。我問他為什麼哭,哥哥說:“爸爸死了。”我不知道“死”是什麼,但是,我看見許多人都在哭,爸爸躺在一張床上,眼睛緊緊的閉著,好像睡著了。後來,就有人把爸爸推進了一個大火塘里。我想起我和爸爸媽媽一起拍過一張照片,照片上我的眼睛是閉著的,我不知道這兩件事有沒有聯繫,但是,我覺得這張照片很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會喜歡這張照片了。
就這樣。這張照片被我排斥在視線之外,緊鎖在幼小的心靈之內最不可觸及的地方。


一天中午,太陽照在我家窗台下的書桌上。媽媽和我閒暇地趴在書桌上看舊照片。那些舊照片裡有父母年輕時候的記憶,有我和哥哥的幼年時光。媽媽的目光落在了一張三人合影上:夏天的陽光灑在長江大橋上,依著橋欄杆,媽媽抱著我,微微笑著,爸爸就站在我們身邊,我就這樣偎依在父母的中間。媽媽悠悠地問:“站在我們身邊的這個人是誰呀?”媽媽的眼睛看著我,她熱切的等待著我的回答。然,我已多年不說“爸”這個字了,我覺得這個字對我來說是那樣陌生,那樣沉重,我覺得我說不出來。啊!媽媽,你為什麼要我說出這個字呢?轉身離開的時候,看見媽媽臉上訕訕的笑,媽媽是多麼希望聽到我的回答啊!而媽媽那顆孤苦的心又豈是少年無知的我所能體會的呢?


考取大專的那個暑假,幾次想把這張底片拿去沖洗,幾次想從台玻下取出其中一張放到行禮箱裡去,卻都因為自己拍了個“瞎子”,怕人恥笑而作罷只是每次開學或是放假,從長江大橋上經過的時候,總會想起小時候和爸爸媽媽一起在大橋上游玩的情景,每到此時,這張照片和這張照片的故事總會湧上心頭。每每此時,我才知道,原來,這張舊照片一直珍藏在我的心裡。於是,每次回到家,都要看看,這張舊照片還完整無損地靜放在我家的台玻下呢。


搬新家了,買電腦了,家中的那張舊辦公桌也該換換了。我們把照片框放在電腦桌上。每次玩電腦的時候,一低頭就能看見我家的舊照片,看見過去的人,想起​​過去的事。然而,歲月悠悠,人事浮沉,我沉迷於自己的挫折裡,怨天尤人成了我生活的主題,無盡的煩惱,無盡的抱怨使我變的敏感、暴戾、蠻橫,我不再有永不服輸的鬥志,我不再有一顆嚮往陽光的心。終於有一天,我想,我不應該再這樣下去了,越是殘缺越要美麗,我不能再這樣沉浸在無盡的抱怨裡生活,我還可以奮鬥,我還可以奉獻,為家庭,為社會。我想起了媽媽,想起了媽媽這些年為我受的苦,操的心,我想,我要補償她。

我想起了小時候,我拍過一張照片,在那張照片裡,我,就偎依在父母的懷裡。我又一次來到桌前,才發現原來照片保存至今的兩張照片裡有一張已經完全模糊了,還有一張也不再清晰。我想,再去沖洗一些吧,當我拿起底片的時候,才發現,底片也磨損了。我開始責怪自己,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我都沒發現呢?啊!不,我發現了,可是,我卻是視而不見,就像對母親的眼淚視而不見一樣。母親淒苦,我不能再漠視她的教誨。輕輕地,我十分小心地把這張僅存地照片從台玻下取了下來。我用掃描儀把這張舊照片掃進了電腦和手機裡,並到照相館裡做了塑封,我想,這樣,這張舊照片就不會再磨損下去了,我要把它珍藏起來。


春節期間,哥哥用汽車帶我們從江陰長江大橋上駛過,說是讓我們開開眼界。侄子和小兒坐在車內看見高高的斜拉桿顯得那樣興奮。我告訴媽我想起小時候在南京長江大橋上看見火車了,媽悠悠地說:“我們還拍了一張照片呢!”看見媽若有所思的樣子,我默默地想:如果那張照片沒有磨損該有多好,如果我的哥哥也在照片上該有多好,如果照
片裡的我也微微笑著該有多好,如果我們的父親從來沒有離開我們該有多好..... ..


我知道一切的假設都不可能實現,只是心中一份沉甸甸的思念無法抹去,逝者已矣,我們只能把這份思念長留在心間。對於母親,我是應該贖罪的。母親一生淒苦,為了我們犧牲了青春,犧牲了自己追求幸福的機會,到老還要為我的挫折操心。這對於我是多大的罪過呢?我已無法對父親表達些許孝心,又怎能不珍惜這樣慈愛的母親呢?善待工作,是對父親的紀念,善待家人,善待母親,是回頭的浪子對母親的回報。


夜,靜悄悄的,我又打開手機翻看這張舊照片,像是回看屬於自己的一部老電影。如今,我已漸入中年,當然不會再傻傻地認為父親的去世與這張不完美的照片有什麼聯繫,更不會因此而不喜歡這張照片了。現在,每當我看到這張照片,往事就會浮上心頭,每每此時,我就會感受到縱使生活有太多的不如意,然,血濃於水的親情卻一直陪伴著我。為了母親的微笑,我想,我會選擇堅強......


分類: 未分類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訪客留言 (返回 gambit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