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經年
hiamy
暱稱: hilinda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中西區
« December 2014 »
SMTWTF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新文章
制環保袋
熱衷地參與這些節日
覺醒吧,沉淪墮落的螃...
您能看懂其中的幾句人...
女性要擺正它們的位置...
文章分類
全部 (47)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曖昧的對壘
檸檬的酸滋味
癌症
天使圍繞的桃花源
世間最美的愛
生命的感悟
穴位埋線
長風掠過松林
室內設計
風水資訊
家居裝修
消防工程
留份悠然給自己
婚宴酒席
婚紗攝影
寂寞如影相隨
專業旅運 Travel Expe...
被貓撿到的幸福
雲在青天水在瓶
愛是寂寞撒的謊
新娘化妝
親子育兒
辦公室傢俬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47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7
累積人氣: 38589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09 年 4 月 6 日  星期一   雷雨


偏就不肯痛徹心扉 無奈 分類: 未分類

女人一生為情所累,男人一生宦海沉浮。

                          ——題記

 

  卞玉京的美,便在其微醺半醉之時,如半開之花,卻也難掩國色。 Translation

  適度的酒精就是卞玉京的殺手鐧,酒過三巡之後便為自己存一半清醒留一半醉,那是惺惺鬆鬆的愜意之美,更是把酒言歡的鬆馳之樂,她懂得借助酒力使然,把自己的美艷在醉眼迷離之間釋放出落的干淨淋漓,不留餘地。

  於是,便有了“酒壚尋卞玉京,花底處陳圓圓”的千古美談。

  卞玉京的蘭花畫得潑墨激盪,亦如她飛揚翩然的個性,有空谷幽蘭之貌,卻不失灑脫濃烈的秉性。

  不過,無論如何驕傲伶俐的女子,也會有自己的軟肋,那便是終歸要為愛低一次頭。

  卞玉京的那次低頭,就是在吳梅村的面前。

  吳梅村何許人也?崇禎時期的榜眼,文采斐然成就傑出,千古名句“衝冠一怒為紅顏”便是出自他的《圓圓曲》。

  其實,吳梅村是個自相矛盾的男人,當初與卞玉京兩個人眉來眼去柔腸百結,可又覺得自己的大好前途怎能耽誤在一介豔女的身上,於是,面對美人的示愛,他的不表態,便是婉轉的拒絕。他這樣的風華少年,是不肯娶回一個風塵女子做妻的。 翻譯

  他以為這樣的含糊其辭,既能不傷佳人自尊,又可以全身而退。

  殊不知卞玉京是個頗有傲骨的女子,既然不愛,又何必流連?

  即便吳梅村不辭而別,她依然一副波瀾不驚的氣度,就算心如刀絞,也要留給世人一抹驕傲的微笑。

  這便是卞玉京的風格——為你肝腸寸斷夜不能寐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但別指望誰會為你聲淚俱下興師問罪,不會,亦不屑,即便身世感傷,也要做飄零亂世中的一株傲梅。

  偏偏就是這種不溫不火不急不惱的態度,反而讓吳梅村不能釋然了,你不是愛我愛得如此刻骨如此忘情嗎?怎麼說收起就收起了呢?難道不應該苦苦乞求涕淚橫飛嗎?

  越是這種鎮定冷靜,越是令男人吃不准女人的心思肚量,同時覺得,錯過了這樣的女子,到底是有些可惜的。

  一個不肯用力去愛的男人,有其自私的一面,更有其卑微的一面。

  對自己的小得失,錙銖必較患得患失,怕付出,怕受傷,要先發製人,更要佔盡所有先機。自以為聰明勝算技高一籌,實則連愛情的真正甜頭都沒嚐到滋味,末了,還不忘洋洋得意厚顏自詡道——誰有這能耐?常在河邊走,就是不濕鞋。

  要知道,只有牲口式的愛情,才能做到毫髮不傷巋然不動。

  要愛,便要義無反顧,否則就別愛。

  在這點上,女人遠遠要比男人來得更加快意恩仇。

  給點陽光就明媚的男人,絕對屬於孬種一型的。日文翻譯

  女人越是柔情似水,男人更要意識到佳期如夢。

  不過,這麼說吳梅村好像有點不地道,人家到底在人品文品上沒什麼太大瑕疵可以讓人詬病的,最多是在官品上有點左右搖擺不夠堅定,但那也是時勢迫人有情可原的,這人充其量只能歸結為性格粘稠,愛得不夠徹底轟烈,辜負了美人的拳拳美意。

  另外,吳梅村的優柔寡斷也與他的出身有關,雖然祖上也曾顯赫一時過,但到了他那一輩,早已是家道中落,再加上時局動盪人人自危,他的那點小情小愛始終不足以支撐應付接踵而至的內憂外患。

  吳梅村與紈絝子弟的最大區別便在於,那些個公子闊少們雖然大多不學無術縱情聲色,可一旦認真愛上某個女人之後,便是會不管不顧的。

  而吳梅村所欠缺的,偏偏就是這種義無反顧的品質,因為他沒這種底氣,也沒這個實力。

  其實,能夠讓自己徹底愛上一個人,也是一種能力。

  人家愈愛你,便愈要識趣回應相得益彰,這點上,男女都一樣。

  從來,相敬如賓的愛情,才能長長久久和和美美。

  兩個人朝夕相對,關鍵是要以誠相待和顏悅色,兩口子過日子,真犯不著非要區分個上下左右出來,佔盡上風又如何?連愛情都沒了,要這個意氣用事又有何用?

  好像有點跑題了,讓我們再回到卞玉京的故事上來吧。

一別經年,然後是一次偶然的邂逅,朋友之間的嬉鬧撮合,想要成人之美鴛夢重溫。

  見,還是不見?這是一個問題。

  人生就是這樣,你以為永誌不忘的傷離,傷別,傷心人,到底是會隨著如刀的歲月,一點點被刨去了往昔的濃重。

  再深沉的厚實,也是會被寡淡的光景腐蝕磨平掉的。

  歲月催人老,老去的又豈止是容顏?

  七年之後的重逢,她究竟該以何種姿態面對?

  面對多年之前的怠慢,面對世事流離的滄桑,面對紅顏老去的淒楚。

  這一刻,卞玉京是矛盾的,雖然扭捏矯情,卻也是情理之中。

  越是在乎的人事,越是閃爍其辭欲拒還迎。 Chinese English Translation

  這不是伎倆,而是本能,是條件反射,是人之常情。

  就這麼舉步維艱了半年的光景,終於,卞玉京為自己導演了一出完美的落幕。

  只見她,撫琴一曲,低迴婉轉空靈隱忍,曲罷,便開始安之若素地道來辛酸前塵,沒有眼淚,沒有哀怨,一句句淡然的亂世輾轉,一股子娓娓道來的氣定神閒,憂傷但不哀怨。

  她於顛沛流離之中,獨自殘喘,胼手胝足,是小女子的血淚辛勤,更是亂世紅顏中的一支寒松臘梅。

  落落大方,淡定釋然,卞玉京只是在用行動證明自己的心意——我曾經愛過你,但只是曾經。

  七年,足以毀掉一個女人的全部熱愛。

  更何況是卞玉京這般決絕的女子,性情中本就不肯拖泥帶水,而如此拖沓窩火的愛情,她不要便是了。

  於是,卞玉京的決絕,反而在吳梅村的眼中,演變成為一道揮之不去的風骨

  男人總是這樣,擁有時不肯好好珍惜收藏,非得等到人去樓空朱顏渙散之後,才懂得去深切地緬懷。

  非要把事情做絕,再想著去絕處逢生,累不累呀?

  何不在風華正茂的年紀,做一些風華正茂的事情,免得老來感懷,空嘆美人佳期不再。

  就做一對紅塵醉客,執子之手舉案齊眉,捻一朵帶露茉莉,插在我如鬢髮絲,為我描眉畫唇,為我舞劍吟詩,這一世,偏要與你相敬如賓,又有何妨?

  吳梅村的一生,實在是利落不足,黏糊有餘,硬是讓一場情比金堅的美好姻緣,生分成一段陌路煙塵。

  而卞玉京又是如此驕傲,絕然到始終不肯再回眸凝視,那些辛酸往來,那些紅顏遺事,那些此去經年。

  她的一生,偏就不肯痛徹心扉

後來,卞玉京嫁給了前朝的世家子弟鄭建德。

  卞玉京這樣的女子,如若所託非人,勢必如植錯了水土的飄零花枝,早晚是要枯萎倦怠的。

  一個女人,面對一個自己不愛的男人,是連綻放的心情也不存的,更何況是卞玉京這般熱烈執著的女子,可以想像出她的不甘和落寞。

  如若不能最美地綻放,便寧可黯淡地凋零,是性格使然,也是宿命的安排。

  反正卞玉京的這段婚姻是很不幸的,沒有愛情的結合,本身就是一種折磨。

  想起柳永的那首《雨霖鈴》——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這句話便是卞玉京晚年愛情生活的真實寫照。

  這個七十歲男人的懷抱,便是卞玉京最終的避風之港,是靈魂的終極昄依,是洗淨鉛華的清冷之地。

  她為了報答這位良醫的收留之恩,用去整整三年時間,每日晨起,梳洗妥帖之後,便取一枚銀針,於舌尖,刺出殷殷的鮮血,然後用毛筆蘸取這些硃砂,於靜默隱忍之中,抄寫完一部洋洋灑灑的《法華經》。

  那是一種用血,用心,用一生完成的儀式,充滿血腥之美。

  卞玉京就是這樣,向來愛恨分明善始善終,於吳梅村,於良醫,都是如此。

  卞玉京的死,給了吳梅村一個懷念的藉口,於是,在她的墳頭,寫下了“紫臺一去魂何在,青鳥獨飛信不還”淒楚悼詞。

  沒想到緬懷的由頭,竟是以死亡為分水嶺,這種美人黃土的悲涼,讓吳梅村把一生的憋屈鬱悶終於一吐為快。

  其實,卞玉京的一生都在為自己與吳梅村的愛情做著隱晦註腳——

  親愛的,這一生,我勢必與你咫尺天涯。英文翻譯

Tags:啟思翻譯服務有限公司






訪客留言 (返回 hiamy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