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經年
hiamy
暱稱: hilinda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中西區
« December 2014 »
SMTWTF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新文章
制環保袋
熱衷地參與這些節日
覺醒吧,沉淪墮落的螃...
您能看懂其中的幾句人...
女性要擺正它們的位置...
文章分類
全部 (47)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曖昧的對壘
檸檬的酸滋味
癌症
天使圍繞的桃花源
世間最美的愛
生命的感悟
穴位埋線
長風掠過松林
室內設計
風水資訊
家居裝修
消防工程
留份悠然給自己
婚宴酒席
婚紗攝影
寂寞如影相隨
專業旅運 Travel Expe...
被貓撿到的幸福
雲在青天水在瓶
愛是寂寞撒的謊
新娘化妝
親子育兒
辦公室傢俬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47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0
累積人氣: 42074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1 年 3 月 15 日  星期二   晴天


地老天荒是一種殘忍的淡忘 分類: 未分類
我們在時間長廊中等待,卻一次次得到幻滅的答案。你以為隧道的盡頭總會有光亮,但料不到這也會是無底的深淵,因為你發現,昨天和前天沒有區別,今天又和昨天沒有變化,而明天依舊處於這種靜止的循環。轉角遇到愛,只是說出了事物一半,愛情的萌發是偶然而不經意的,但你或許根本遇不上所謂的轉角。——題記

【我潛伏在這個夏日裡,放空自己。】

“一個人能記住另一個人多久?她以為會帶著對他的懷念過一生,卻忘了,地老天荒,也是一種殘忍的淡忘。”

我在回憶裡等過你,只是,這回憶竟會延續一生。近乎殘忍的淡忘,一個人的盛開與凋敝,在今生。無悔亦無憾。

日子依然不痛不癢、不溫不火的行經著,許久沒有碼上一篇拖沓冗長的文字了,只是每天一圈一圈的織著“圍脖”,仿佛日子已經破碎的只能用瑣屑的只言片語加以承載了,卻連不成篇章,無以復加。

習慣了清晨起床後,推開窗子的一半,讓風吹進來,互換一下屋裡屋外的空氣。昨天是立秋,今夏京都的桑拿天持續得時間太久了,真是肆無忌憚、熱得一點都不含蓄。所以早秋便來得特別的早,近幾日竟有了初秋的清爽之感。煞是清朗。

這裡荒蕪了才不到兩個月的光景,卻感覺像過了一個夏天似的,七月的驕陽,天像一口倒扣的大鍋,把有生命的事物都烘烤得蔫蔫的,抬不起頭來。暫把這裡“擱淺”了,當是一個借口吧!

其實,是把自己放空了,不思考、只成長,近乎麻痺著地生長。空的時間很長,從初夏竟然空到了初秋。

那個人,那段故事,就像是一道封印,烙在你的心頭,自此,便誤了一生。就像某個故事裡講述的一樣,愛情的起點太高,遇見你之後,生命裡再出現任何人,也無法再與你企及了。

我深知,今生,再也不會遇見第二個你,更不會“遭遇”那個叫做愛情的東西。只是,此生,再也不會動想要再見你的凡心。

我要多少書才能將你遺忘啊!

【情怡書畫。畫裡畫外總關情。】

我蟄伏於這個夏日裡,邂逅兩本好書:錢紅麗的《讀畫記》與李海鵬的《佛祖在一號線》。兩種風格完全不一樣的書籍。

《插畫作品》——中島潔

活過一生,我們或許一直不知道,風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天是空的,風從更遠的地方來!中島潔一生的主題,放佛都是在告訴我們——風從哪裡來......。一篇篇讀來,一個畫家一個畫家的作品看來,最讓我心靈為之一顫的竟然是中島潔的畫,明快、溫暖、俏皮。真不愧是“童畫家”。

《我和我的村莊》——夏加爾

《我和我的村莊》——夏加爾。一個常常在生活裡心碎的人,每每看見夏加爾那些溫暖的畫,也會獨自快活起來。在某種層面上,她的畫就是一種快樂的宗教,讓靈魂有了皈依感。即便內心如何痛苦,即便拖著哭腔,也要把贊歌唱完。用夏加爾的話說:“在這樣的晚上......還有誰不會心碎?”

《金色的秋天》——伊薩克.列維坦

列維坦的畫裡,始終有一種光,讓人眼前一亮,溫暖而聖潔,像習慣了黑暗的眼睛被突然投入到滿目陽光中,但,又不確切——那種光,遠比陽光柔和,帶著一些宗教色彩,籠罩著你,讓人心一下子安定下來。對,是寧和之光。去過教堂的人應該有這種經驗,像靈魂找到了皈依的光芒。

《菰蒲遠眺圖》——虛谷。

《仕女圖》——林風眠

《菊石圖》——石濤

很多時候,對於我們最最鍾情的事物,總是啞口無言。找不到一個字、一個詞、甚至連一句拖沓冗余的話,都表達不出來。讀它,欣賞它,便夠了。

讀到“用情筆墨之中,放懷筆墨之外”,心莫名的被觸動了。這一篇寫的是石濤。一個躲過家族的追殺,4歲時候便遁入空門。

石濤在畫論裡強調,山水畫必須有人,才算逸品。這個道理,其實老子早就教給我們了。只不過,我們生性愚鈍,不曉得觸類旁通。人與自然的和諧無處不在,天地之理都在一個字上,這個字就是——心。

然而,一個悟得透的人,未必放得下,未必不矛盾,不掙扎。

看到這段話,我頓了頓,像是糾纏了許久的雜亂心緒,就這樣因了找到一個線頭,我的思念、我的不甘、我的疼痛、我的執念、我的幽怨便找到了歸宿。

當然,有些牽強,有些恍惚。對人生、對感情、對生命中經歷過的諸遭的人或者事,其實,能夠悟透的人何其多,但能夠放下的人,又有多少呢?

就像,Q師傅對我的評價,看得透,卻放不下。這是我跟他的區別。而他真的放得下嗎?我想,他之所以認為自己能夠放下,是因為他從來不去嘗試拿起來。

比起放下,能夠端起一份感情、在心裡托起一個人,更需要一種孤勇的魄力。近乎那種給自己斷了後路的飛蛾撲火之勢。

佛說,痛了,自然會放下。是啊,但何謂痛?當沸水濺到你的手上,你手裡拿的東西,自然就會被你放下。因為,痛了,所以,你放了。

是不是也會有人,就算被這水燙得皮膚開裂,也還緊緊握著手裡的物件?這叫執。換句話說:叫自虐。

恩,很多時候,我們天性裡都有一種潛伏的自虐傾向。在這樣的“自虐”裡有痛感,也有存在感。

再回到石濤的畫。作者相比於他的山水畫,更欣賞他的花卉圖。幾筆蘭,幾葉荷,像極人生,簡到不能再簡。

詩、書、畫,向來是文人心裡一直不放棄的精神皈依,可清心,可精心。

“誰將一石春前酒,漫灑孤山雪後墳”。這是老年的石濤不經意寫下的一句詩。他的寂寞是深的,也瘦、瘦比黃山。

錢紅麗在書裡說,一直喜愛寫意畫,用色寥落寡淡,像一個人的性情。一直排斥山水長卷,弄得跟真的似的,一點點描摹,空費了一腔熱血,到頭來,還是死的,飛不起來。恩,喜歡這樣的刻畫風格,寥寥幾筆,便彰顯了性情與志趣。她在寫虛谷,談虛谷的畫。畫中有骨,畫中有禪。此境界乃獨成一格。

一顆心,既能容得下日常的瑣碎平庸,也能裝得下雲朵清風,就可稱得上圓滿了吧!這樣的境界很多時候取決於一個人的心性,而心性這個東西嗎?不是人人可以修煉的來的。相比於今人的無限,更喜歡古人的有限。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境界,我差得實在太遠了。而人生的圓滿也不過是相對這一瓢的圓滿罷了!

對於人生也該寄予這樣的希望吧——“在長柄煎鍋的反光中同樣能看到虹彩,從煙灰缸的水晶內部的一縷煙霧回憶起傍晚天空中的一抹雲霞,或其他美好的事物”。任何一門藝術形式,原本就是超越名利的,它,不過是一種心靈的修煉。從齊白石的畫裡,有了心領神會——宛如梔子樹下歇著兩只白貓,那麼讓人感念。

【用一根針挖井。讀李海鵬。】

《佛祖在一號線》,讀罷掩卷而思,思維卻幾近停滯。“爭你們個人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這是胡適先生的一句話,也是李海鵬在這本書裡闡述的所有主題的“中心思想”。看到這句話,我的神經抽搐了一下。在閱讀整本書的過程中,我一次又一次的審視著這個時代,審視著自己,自慚形穢。

當然,不僅僅是因為欣賞李的思想與文字,也不僅僅是一種盲目的崇拜與歎服,艷羨之余,是對自己這已經走過的1/3多人生之路的回想與審視,包括所思所言及所行,我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慚愧,是對自己內心深處曾經那些所謂的堅持的幻滅感。

昨晚入睡前,腦海中醞釀出了一段關於這本書給我的頓悟感,遺憾當時沒有用筆記錄下來,早上醒來,便遺忘了。以後一定要實時記錄下自己腦海裡冒出的精華思考。以免瞬間遺失。

有太多太多想要表達的思想,有太多太多不謀而合的思想,而這一刻,我卻陷入了詞窮語頓。我還有一生的時間用來閱讀與書寫,幸哉。

我越來越發現最好的時光便是閱讀一本好書的時光。





訪客留言 (返回 hiamy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