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經年
hiamy
暱稱: hilinda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中西區
« December 2014 »
SMTWTF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新文章
制環保袋
熱衷地參與這些節日
覺醒吧,沉淪墮落的螃...
您能看懂其中的幾句人...
女性要擺正它們的位置...
文章分類
全部 (47)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曖昧的對壘
檸檬的酸滋味
癌症
天使圍繞的桃花源
世間最美的愛
生命的感悟
穴位埋線
長風掠過松林
室內設計
風水資訊
家居裝修
消防工程
留份悠然給自己
婚宴酒席
婚紗攝影
寂寞如影相隨
專業旅運 Travel Expe...
被貓撿到的幸福
雲在青天水在瓶
愛是寂寞撒的謊
新娘化妝
親子育兒
辦公室傢俬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47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8
累積人氣: 38860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1 年 11 月 19 日  星期六   晴天


熱衷地參與這些節日 分類: 未分類

每次回到家裡,總喜歡和母親坐在院裡那棵梨樹下,靜靜地享受那一樹清香,也總想解讀母親白髮上的深情厚意,她的每一次眼神與每一次問候,都會勾起我無限的思念LearningChinese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自己越來越忙碌,經常是母親打電話來,問我什麼時候能回家看看,而我也總是匆匆忙忙地說幾句自己很忙,等有時間再回去的話,就乾脆利落地把電話掛掉,然後又埋首工作,從不想電話的那頭母親是怎樣失落的神情,也從來沒想過獨自生活的母親是多麼的需要親情的慰藉。

就這樣,生活中很多的細節,和一些永恆的瞬間,穿越我心靈的記憶時空,飄飄搖搖,一路飛奔而去,而我絲毫沒有意識到我的情感也如時光如梭匆匆離去,而記憶中母親那燦爛的笑容,似乎也離我越來越遠了電召

今年春季的一個週末,本來說是要加班寫材料,可因為需要的寫作的素材還沒準備好,工作暫時不能做,忽然想想自己好久都沒有回家去看看母親了,就搭車回去了。到家的時候已經近午,身體瘦弱的母親穿著夾衣正坐在院子裡曬太陽,手裡翻看著一本影集,微微的風刮著,吹的影集嘩嘩響,也吹起了母親額前的白髮,那花白的頭髮在微風中輕輕地打著顫,我近前一看,那是我和母親的一張合影,照片上我和母親靠在我家院裡的梨樹下正在曬太陽,母親滿臉的皺紋,可她的笑容依然那樣燦爛,那雙猶如星星般閃著光的眼睛凝​​視著懷中的我,而我偎依在母親的懷裡,只是靜靜地傾聽著母親的心跳,一些飄舞的梨花就那樣落在我和母親的頭上。不知梨花下那一刻的幸福溫情相擁,溫暖了母親幾個季節。我恍然想起這張照片是在母親今年過生日時照的,那天我因工作忙碌的關係,忘記了母親的生日,還是小侄女打電話問我,說:“今天外婆過生日,小姨你回來嗎?”我這才恍然記起那天是母親的70歲生日。我放下手頭的工作,趕緊給母親買了生日禮物就匆匆趕回去給母親過生日,母親看見我的剎那臉上雖有著笑容,可眼角卻沁出了淚水。她嗔怪:“你工作忙就不用回來給我過生日了,回來了還給我買什麼禮物,看見你回來就是給我最好的禮物啊!”在那剎那間,我的臉紅了,因為我知道不是侄女的提醒,每天忙於工作的我根本就把母親的生日忘到了九霄雲外,哪還會記得回來給母親慶祝生日啊。可母親呢,因父親去世的早,她一人母兼父職、含辛茹苦地把我們姐妹四人拉扯大,直到我們幾人都有一份安定的工作,她從來沒有忘記我們任何一個人的生日。每年我們姐妹幾人過生日,母親從沒忘記過給我們下一碗長壽麵,總是匆匆給我們送來,親眼看著我們吃下去了才又匆匆回去,說是怕打擾我們工作。每次看著母親提著空的保溫桶走在華燈初上的街道上,路燈把她的影子拉的老長,她那蹣跚獨行的身影是那樣的孤單、寂寞,那時就想,以後有時間一定要常回家陪陪母親,可工作忙起來,又總是把陪母親的事忘到了腦後。現在回頭想想,我真是一個自私的女兒,從來不去想青年就喪夫的母親是否寂寞,是否需要親情的撫慰,而總是從母親那裡去索取親情的溫暖微針療法

從生命的孕育開始,再到撫養兒女的艱辛,母親要付出很多,我們走到天涯海角她的心就跟我們到天涯海角。 “兒行千里母擔憂”,我們是她心中唯一的牽掛,她可以把一生甚至是生命都無私的奉獻給我們。隨著自己愈長大,看著母親臉龐從年輕變憔悴,頭髮從烏絲變白髮,動作從迅捷變緩慢,多心疼!母親總是將最好、最寶貴的留給我們,像蠟燭不停的燃燒自己,照亮孩子!而我們呢?有沒有騰出一個空間給我的母親,或者只是在當我需要停泊岸時,才會想起她?我的心裡有些苦澀的東西在發酵,感覺要把我的心都撐破了,卻怎麼也找不到出口。

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流行過洋節,什麼情人節、聖誕節、狂歡節等等,每次大家都很熱衷地參與這些節日,還沒到這些節日的時候,大家就相約要怎麼樣去過,可在一年只有一個母親節的時候,卻很少有人想起該怎樣去給母親過這個節日,即使少數人想起了,也只是在母親節這天給母親送去特別的溫馨和特別的祝福,而後就不再去關心母親了。其實想想,母親要的不多,她只是希望她的孩子在偶爾不忙的時候想起她,給她打個電話;她只是希望她的孩子在過年過節時一些特殊的日子能想起她,陪她吃頓團圓飯;她只是希望她的孩子在累了倦了的時候,能像歸巢的小鳥一樣來到她的身邊歇一歇,再去迎接風雨。

我會唱的歌不多,卻極喜歡閻維文的那首《母親》。悠悠的訴說就在耳邊,心境一如桌上那杯冒著裊裊熱氣的茶,淡了又濃,涼了又熱。一個人靜下心來,細細的品味母親包的那個的三鮮餡,一幅兒女情長的畫卷,就那麼一一展開。窗外,一彎新月如水,歌裡的旋律,總是在這樣的夜裡,鋪展成一條心路,一直通向城市的另一頭,那個母親翹首張望的地方。空氣裡,有老媽的溫度。一如當年,在病床前,輕撫我額頭的溫暖。沒有人知道,水做的女兒心,在那一刻有著怎樣的柔軟,梨花帶雨的心思,也在那一刻悄然綻放!多次做著同一個夢,夢裡我就是那一朵梨花,纖柔地開在母親的掌心,散發出淡淡的梨花清香,於是我不再懼怕身旁肆虐的風,還有那料峭的春寒… …






訪客留言 (返回 hiamy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