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lung : 個人主頁 - 相簿 - 訂閱  [ QOOZA - 論壇 - 登入 ]
人氣:74133 
水仙淩波
我的空間我做主
我 的 資 料

暱稱: jade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東區
MORE...
« August 2015 »
SMTWTF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最 新 日 誌
< DR-Max小朋友英語...
讓這份情永遠彌漫在天...
鍾情於海風的婀娜舞動...
也只能在回憶中安暖
誰把年華守成寂寞
日 誌 分 類
全部 (97)
生活智慧 (26)
投資理財 (1)
未分類 (70)
訪 客 留 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最 近 訪 客
最近沒有訪客
每 月 文 章
日 誌 訂 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我 的 好 友
我 的 連 結
環保袋
Backdrop Production
nu skin hong kong
Stage Production
牙醫
文昌小筑
不織布環保袋
可可冰淇淋
如新香港
改名
制服
室內設計
幽雅家居
英皇金融
英國留學
香港如新集團
家務助理
海南椰子
茶言茶語
迷你倉
帳篷
婚紗攝影
婚紗攝影
荷香荷色
黃金買賣
搬屋
搬屋
搬屋搬運
會計
葡萄美酒
夢幻水療
學習小苑
激光脫墨
激情創業
日 誌 統 計
文章總數: 97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5
累積人氣: 74133
RSS Feed
2011 年 5 月 6 日  星期五   晴天
這麼一個缺少愛的人

父親嚴肅,很少說笑。我天然地怕他。挨著父親吃飯,如不小心撒了米,我會很快跳下炕去,潛意識裡他會因此打我。就這樣戰戰兢兢直到有一天我發高燒,我難受,但我一直不說。父親發現的時候,已燒到倒拿了書說胡話。後來父親告訴我,他拿著筷子問我是什麼呀,我扯過來一口咬斷了。父親著了慌,立即送我去治療,算是救了我一命。病癒了,父母好像注意到了平日對我的嚴重忽略。那年,我已經初三了。

那時,我考校的動力是可以離家,可以在空間上拉長與父母的距離,事實上我可能是在逃避嚴重的缺失感。

多年後才明白當時的想法有多麼孩子氣!

母親懷了我的時候已經有了兩個女兒。那一年父親外出做工,商量好如果是女孩兒就不要了。那年月溺死女嬰的事件時有發生。但媽媽聽了我貓叫一樣的啼哭,殺心難起,勉為其難,一念之間我僥倖得以存活。父親回到家,我已經七個月大了,據說父親嘆息一聲,接受了事實,但很少抱我。

母親第四胎依然是個女兒,就拿小妹妹換了個小弟弟回來。母親毫不諱言她疼小弟勝過我們幾個。在對弟弟的百般寵愛和對我的嚴厲呵斥聲中,我們的童年過去了。

一直以為也一直接受我是父母最不偏愛的一個孩子,就那樣很乖很寂寞地長到初中,沒有誰精心過問,學習成績居然還可以。一次母親與人閒聊,計劃我們的未來,母親看著我說:“三閨女上個中專就行了,也省點錢!男娃要出息,只要俺四牛能考上大學,我拆房賣地也供!”。我悄悄流了兩行淚,把目標定在中專。

那時候二姐上高中,大姐已經工作了。每個週日她們可以回家一次。週日的氣氛空前歡快。我嫉妒著媽媽表現出來的開心和關心,體味著自己作為一個多餘人的多餘,十根指頭不可能一樣齊,我不是小指,誰是小指呢?

我常常自憐常常恨我是這麼一個缺少愛的人。

二十七歲生日那天,心境黯然。上午突然回家,父母都驚嘆:看!忘了娃生日了!我說你們從來都不記得吧?本來很無心的一句話,引得媽媽淚眼婆娑。媽媽說: “我知道你心裡一直有氣。其實你們姊妹幾個,在媽心裡,沒個誰長誰短。小時候是虧著你,媽知道,可媽那是趁不來。有回過年都沒給你置新衣,姊妹們都有,你看你大姐上班,你二姐在城裡唸書,總得讓她們穿體面些,你弟不是媽親生,老怕他心裡存點委屈,可手心手背都是肉啊…”媽媽哽咽,語不成聲,乾脆轉身去做飯,我淚流滿面。

我明白,沒有誰是爹媽不寵愛的孩子,只有爹媽更牽掛的孩子,比如離開家的,比如更柔弱更需要關照的。媽常說馬揀瘦的貼,事從緊上來。我何嘗不懂這些?只是父母那裡是唯一可以撒些無名氣,又不必擔心情感後果的地方,他們會恨你嗎?不,他們會自責!

我常常問自己是愛父親,還是更愛母親呢?是父親愛我多一點還是母親愛我多一點呢?然後對這幾個問題啞然失笑,愛的表達方式不同,但愛的容量是難分多少的。

現在他們坐在陽光下或綠蔭裡,向孫女或外孫女講起我們幾個的小時候,常把大姐做的事講成二姐做,或把我做的事說成小弟做的。 “是我二姐偷了你四毛錢!不是我!”我有時候會這樣糾正父親,父親會很認真地反駁:“我記得是你!你當時就不承認!”然後哄堂大笑,笑聲裡,我們中間誰能說清誰對誰更偏愛一點呢?

我少年時代結束,父母已人近老年。我一直很乖,也一直過得很不順。分配不久下崗了。在工作​​與工作之間不停輾轉。父母從不問什麼,只是每次離家的時候,總是把姐姐們孝敬的東西塞進我的背包,那些東西常正是我需要的,比如錢,比如一件毛衣。我明白,他們能給我的幫助很少,但卻是能給的全部。

時間和成長會讓人明白,父母的愛是一條河,不同的支流不同的時段有不同的流淌方式,相信它一直流淌著,從未枯竭,從未乾涸過。

 


分類: 未分類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訪客留言 (返回 jadelung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