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lung : 個人主頁 - 相簿 - 訂閱  [ QOOZA - 論壇 - 登入 ]
人氣:74737 
水仙淩波
我的空間我做主
我 的 資 料

暱稱: jade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東區
MORE...
« August 2015 »
SMTWTF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最 新 日 誌
< DR-Max小朋友英語...
讓這份情永遠彌漫在天...
鍾情於海風的婀娜舞動...
也只能在回憶中安暖
誰把年華守成寂寞
日 誌 分 類
全部 (97)
生活智慧 (26)
投資理財 (1)
未分類 (70)
訪 客 留 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最 近 訪 客
最近沒有訪客
每 月 文 章
日 誌 訂 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我 的 好 友
我 的 連 結
環保袋
Backdrop Production
nu skin hong kong
Stage Production
牙醫
文昌小筑
不織布環保袋
可可冰淇淋
如新香港
改名
制服
室內設計
幽雅家居
英皇金融
英國留學
香港如新集團
家務助理
海南椰子
茶言茶語
迷你倉
帳篷
婚紗攝影
婚紗攝影
荷香荷色
黃金買賣
搬屋
搬屋
搬屋搬運
會計
葡萄美酒
夢幻水療
學習小苑
激光脫墨
激情創業
日 誌 統 計
文章總數: 97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7
累積人氣: 74737
RSS Feed
2011 年 5 月 23 日  星期一   晴天
讀不完的歲月流長

我的生命承受不瞭如此之重,靈魂因這些石頭的痛苦而痛苦,絕望而絕望。快步如飛,我逃出了三危山。
山外,陽光照耀著我。美麗的沙漠,沙漠對面的河,河邊的莫高窟,看著這些有重回人間的感覺。
他拍完片子走出三危山,我們一起長喘一口氣跌坐於沙丘。對眼相望,我們想到了一個共同的問題:1600年前,樂樽也許就是從三危山里穿​​行而過,這鬼域、這魔界壓迫他如同我們的感受,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水火交融,萬般絕望中跌地而坐,望對面的崖壁,禪心頓起,潛心向佛。
千年之事,後人只能揣度,也許,這是我們的繆讀。
說不盡的人生兜轉,讀不完的歲月流長。走進三危山,猶如行進在煉獄一般。
開始的時候並沒有這樣的感覺。 8點20分到達莫高窟,這個時候天才濛濛亮,我們被擋在了入口處,門衛告訴我們要到九點才對外開放,在這個間隙,可以去莫高窟對面的三危山看看.
我們沒有辦法拍莫高窟的晨曦了,然卻和三危山結下了機緣,甚至因為此山而放棄了莫高窟。
莊嚴肅穆的莫高窟不是我們想像中的樣子,水泥,鐵門,紅的紮眼的木欄杆阻斷了我們對它的熱情,不約而同,我們想到了三危山,好像那裡才是我們真正應該去讀的地方。
返回到那一條岔路,這個時候的三危山我們看的真真切切:路的左邊是美麗的沙漠,漂亮如黃燦燦的絲綢綿延其上,養眼、養心。如果再有駱駝,再有悅耳的駝鈴,我一定會醉在沙漠深處。然而,再往裡走,沙漠和山的交界處又是另外一番模樣,柔到極處的黃沙和這樣的山色呼應,讓人有說不出的感覺,是什麼樣的山色?在腦海裡我琢磨著它的味道。開始進山時就是這樣的感覺,一種怎樣也說不出來的味道。
再往裡走,過那個九十度的直角彎,我們停了下來。環顧四周,四周的山壓迫著我,太陽明晃晃的照在山上,懸崖、峭壁、張牙舞爪的石頭,這一次我是看的真真切切,讀這樣的山體山形,我的胃開始翻騰,向來愛山的我第一次因山而作嘔。
是什麼樣的感覺?猶如置身於烈焰,洶洶煉獄之火炙烤著我的頭髮、頭皮、皮肉,繼而是油脂、是五臟、是六腑、是百骸、是靈魂最後一點力量。四邊的山壓迫著,我幾近窒息。是什麼樣的山?什麼樣的石頭?看這些石頭,就彷彿看到曾經地獄之火的狂焰,憤怒的舔舐著它們,在焰心踩踏著蹂躪著肆意扭曲原本石頭的形態,或者,就不是石頭,是有靈的無靈的肉體在血與火之後的殘留。能燒的都燒了,就剩下這些絕望的石頭。這些石頭的傷痕把這裡變得如鬼域一般。黑色,黃色,褐色,紅色,這諸多的色彩痛苦的紐結在一起,藍天下能聽到它們的哭泣。
一條岔路就是三危山的入口,熹微的曙光隱隱照著前路。路一點也不好走,與其說路,倒不如說是山和山之間開鑿出的壕溝,碎石的路面,一路緩坡,不經意間,一個90度的直角彎讓人措手不及,齜牙咧嘴的山石和我們擦肩而過。這裡的石頭在依稀的晨光裡讓人有說不出的味道。是什麼樣的感覺,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
過了坡段,路也豁然開朗起來,兩邊的山一改嶙峋之態,也許是經年累月雨水沖刷的緣故,山的形狀如一片片蓮瓣裹捲起來,再鋪陳開來,煞是好看。幾處人工建築在自然形狀的山前大為遜色,對於這樣的建築我們是興味索然。幾株胡楊孤獨的站在路口,裸露的枝幹扭曲著掙扎著,它們在凌厲的寒風裡守望什麼?
再往前走就再也沒有了路,路的盡頭矗立著一尊龐大的立佛,大的和這裡的山不成比例,需要這樣大的佛像嗎?我問佛陀,佛在心裡,處處均是造化,高、大、全並不能說明什麼。一座小廟在佛像的對面渺小許多,也許,​​那裡才有真佛。
太陽在山的那邊升起,山凹裡的我們看不真切,然它確實在喧騰在熱烈,拖著逶迤的金光普照大地,一座座山頭被染上了金色,這金色和蔚藍的天空交相輝映。這個時候我知道,我的心裡有佛。
已經九點,三危山畢竟不是目的地,驅車我們回到了莫高窟。


分類: 未分類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訪客留言 (返回 jadelung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