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lung : 個人主頁 - 相簿 - 訂閱  [ QOOZA - 論壇 - 登入 ]
人氣:72603 
水仙淩波
我的空間我做主
我 的 資 料

暱稱: jade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東區
MORE...
« August 2015 »
SMTWTF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最 新 日 誌
< DR-Max小朋友英語...
讓這份情永遠彌漫在天...
鍾情於海風的婀娜舞動...
也只能在回憶中安暖
誰把年華守成寂寞
日 誌 分 類
全部 (97)
生活智慧 (26)
投資理財 (1)
未分類 (70)
訪 客 留 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最 近 訪 客
最近沒有訪客
每 月 文 章
日 誌 訂 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我 的 好 友
我 的 連 結
環保袋
Backdrop Production
nu skin hong kong
Stage Production
牙醫
文昌小筑
不織布環保袋
可可冰淇淋
如新香港
改名
制服
室內設計
幽雅家居
英皇金融
英國留學
香港如新集團
家務助理
海南椰子
茶言茶語
迷你倉
帳篷
婚紗攝影
婚紗攝影
荷香荷色
黃金買賣
搬屋
搬屋
搬屋搬運
會計
葡萄美酒
夢幻水療
學習小苑
激光脫墨
激情創業
日 誌 統 計
文章總數: 97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2
累積人氣: 72603
RSS Feed
2011 年 8 月 11 日  星期四   晴天
猶如仙境融入大自然中

猶如仙境融入大自然中,上金貝,寧德金涵鄉的一個小山村。山村吧,不管冠以什麼名,金也好,貝也罷,差不了多少,背靠青山,面向園圃,一條溪澗或前或左或右流過。上金貝是這樣,但又不全是,上金貝的面前是個湖,幾年前也許不是湖,而是塊水田。湖雖不大,但湖水潔淨,粼粼波光片片脫俗,有著高山天湖的氣象。
山村應有的小溪澗在村子的左側,傍著一條田  流過,田  就是這個村賴以生存的水田。類似這樣的村子,往往得名是“  邊”,而這裡取了個在金貝之上的名字──上金貝﹗比金貝還珍貴的是什麼?就是兩味,一味是世間活寶──人,一味是活法依托──精神。畬家蘭公不管是沖著上金貝不同凡享的名字而來,還是偶遇,但他一定是站在這裡,近俯金涵,遠吞蕉城,回顧大山,俯仰之間,長長一聲大吼,  ──  ──  。一聲咆哮,遠山呼應,近樹婆娑,就是這,這足以讓蘭家子孫安家立命。而後開山種地,成了這裡的山民。蘭氏子孫守住金貝山一隅,竹竿敲響水流節,山歌唱來歌有根,代代繁衍,畬家的丈青土布與金邶寺黃、灰僧衣一同在金貝山隨風飄袂。畬家山歌唱生活,寺裡梵音淨塵埃。晨鐘也催炊煙起,暮鼓更喚禽畜歸。金貝山就這樣讓畬家人與金貝寺沐風淋雨,聽雷看瀑,抗霜傲雪走過了它們的歲月英國留學
上金貝用上自己所有的日子精修,粗茶提神,粗糧裹腹,粗菜下飯,自耕自足,修得一個日出而作,日沒而息的樵耕大境。世世代代的大境又得一個機緣,這是一個提醐灌頂的大覺悟機緣,雖說機緣隨處都有,正如天地到處是道場,能把握時期與時俱進的又能有幾何?上金貝算是一個,他不是一個粉墨登場的演員,而是勇於脫胎換骨的覺悟者,他成了新農村建設的示範點。一條500多米萄葡長廊,繞過那條世代賴以生存的田  ,田  中各色的出水荷花,隨風搖曳,輕輕地傳達著若隱若顯的山中詩韻。長廊的盡頭是櫻花園,蜜柚園,茶園等。園園毗鄰,共同建起了一個“科技農業觀光農莊”。
也許是上金貝畬村的發心和宏愿與上金貝菩提正覺有著六合氣象,這一氣象如同一道彩虹,絢爛了這片天空。上金貝發現了一座古墓,古墓“僧不僧,俗不俗,官不官,民不民,皇不皇,王不王。”又碑又塔,可沒有確切的記年,石柱雕刻全是閉嘴龍紋飾,重重疑霧,從十方而來,種種猜想集中到明朝建文帝朱允  這位流亡皇帝身上。一個小山村與皇帝蒂緣,就不再尋常,走進上金貝的不再只是畬家兒女,走進金邶寺的也不再只是僧人。有專家,有學人,考古的考古,參觀的參觀,一來二去,上金貝處處揚名,成了遊覽勝地。從此這裡一切就有標籤,明朝帝陵、畬寨風情、古剎莊嚴、森林公園、觀光農業等。明二祖朱允  雖以公引石雕立在山坳,我想若是他真是隱埋在上金貝,這一出山,一定還心存余悸,雖說他出家多年,苦苦精修,能淡定面對一切,可是人們要的是他當年如何逃生,為何選擇了上金貝,護衛逃生都是些什麼人,他們又都在哪繁衍?一個個問題離不開當年的劫難,離不開逃亡的驚恐。舍下,舍下,舍下的一切中,自然也有著這驚恐的一頁,可是人們提起,提起,提起,提起的就是當年的一切。遁入空門,依然絕不了紅塵侵擾,就連朱允  園寂幾百年了,今天才有個因緣果愿。看起來因果中也有無量壽美國留學
有的,因果一樣有無量福,無量壽,無量憶,無量苦。想到這我回頭從葡萄架下走過時,感覺頭頂上的粒粒葡萄,結的就是牛郎織女的酸澀之果,走廊裡的對對情侶,牽著是牛郎織女的甜蜜一刻。這荷花、果園還有當下的許多,是畬家村寨的因還是果呢?是果也是因,上金貝將不再平凡了。
我這裡所指的九龍井是在柘榮乍洋鄉,這裡的井﹗並不是掘地取水的井,是一溪深淺不一形態各具的水潭。我猜得出,這一名字的景觀肯定不只這一處。至尊的九,不論什麼地方的百姓都想要,這龍的大氣與靈性,不論什麼方的百姓都想粘,至於井,有人處皆有井,井水養身,井深通天。但百姓不是想自己成至尊,而要的是沐浴著至尊的祥瑞;不是想自得龍威,而要的是龍恩常施,風調雨順。居廟堂者,尊崇九與龍,處四野者,膜拜九與龍。“九龍井”之名,能上迎尊貴,下合百姓,同名同姓,自然就多。我沒拜見過其它地方的九龍井,可就這乍洋的九龍井,足以讓我靈動如魚,暢快地愛著這一溪的水和每一口深深淺淺的井。
人有著魚的習性,遊覽溪流喜歡逆流而上,我一樣是這樣,我借來魚躍龍門的渾身激情,與這一溪的水歡暢一刻。聽水聲嘩啦啦悅耳,觸水性清涼透骨,沐瀑布水霧,絲絲如綢,隨風撫面,沾發撫肌。這水與我童年喜歡的水沒有兩樣,於是我說︰真難得,溪水依舊是道家的自然法水。要說與其有染那就只有水族與龍。乍洋人給水潭取下了︰“遺荷井、雙心井、蝙蝠井、觀音井、陰陽井、蓮花井、大小龍門井”等名字,為了只是讓各潭有別,景致不同,各賦法號,溪裡的水,水心不變,靈性不征,一瀑一潭,養蛟的養蛟,潛龍的潛龍,游魚的游魚,水聲傳誦的永遠是水流的經文。
我觸摸著光滑的石崖,觸摸著圓溜溜的石臼,堅硬冷漠,有著拒我於千裡的感覺,可我禁持不住那種光滑的誘惑,強行撫摸,手心撫過,手背觸過,還用臉貼過,沒想到這堅硬的石身石心有這樣細膩的肌膚。我端詳著自己的手掌,兩手相互撫摸,又摸過臉頰,才知自己的肌膚比起這石面還要粗糙。歲月不公啊﹗讓人肌松膚皺,刻下一道道溝痕,面對這九龍井的石,則讓至真至柔的水不停地愛撫,撫去億萬年的所有傷痕,永葆著嬰兒潤滑之肌。我驚嘆著水的力量,能化頑石如嬰,乖乖地給水打開一重重的門,讓水流過,討好地向水展示著滑溜溜可愛的一面;我喜歡著水的靈性,面臨幾十丈的懸崖,不是收韁勒馬,而是機靈躍下,整股的選擇深潭躍入,失散的化作雨霧輕輕飄落,一小伙的貼壁慢慢滑下,瀑下的轟鳴聲是這些水的集結號,它們在潭裡重新整編,又嘩啦啦向前挺進。我對靈水的這一認識,是我讀著九龍井這條溪體會出來的。
同游一位老兄說︰今天的太陽會咬人,可能會下雨,我理解這個意思,太陽會咬人,大概是許多地方已經是烏雲密布,陽光只從這個無雲遮擋的地方透下,這種不均勻的熱,晒在肌膚感覺就是被咬。經他一提醒,抬頭看見有幾塊黑雲正往這個方向趕,可能是快要下雨,我放棄了對九龍井石與水的貪戀,急著往回走,可經過“金蟾望月,仙掌拍案,群龍攀岩”各具形態的奇石前,依舊數次回首,在回望中道別。
魚兒以水為家,魚兒以水為路。我真想把我的心智交給魚兒,讓我那些迂腐而又頑固不化的執念,也能被水育成像九龍井中的石肌一樣滑潤,讓我的笨拙思惟能被水養育得如魚兒一樣靈敏。我想焚一炷香,自擬個托付儀式,然而這裡沒有寺院,沒有道觀,我選擇了750歲的“鵝掌楸”為神、為媒、為証,雙手合十,閉眼默念︰“鵝掌楸老樹,老人,太太爺,您幫做個人情,做個見証,讓九龍井的真山真水收留我的野心,像養魚一樣保佑我心智,保佑我童心永在。”鵝掌楸像鵝掌一樣的葉子擺動著,他答應了,我的事就這樣辦成,我安心地帶著九龍井的水性離開了。
太姥山的桂冠多啊﹗“山海大觀、道仙佛地、海上仙都,白茶故裡,4A級景區,世界地質公園。”等等,美譽連篇;其北牽江浙,南引閩東南,西接武夷,勢有北雁蕩,南太姥,西武夷,三山鼎立之態,撐起江南一片山光水色。又得傳說︰堯時老母種蘭於山中,逢道士而羽化仙去,故名“太母”,後又改稱“太姥”。這個有佳名,有佳境,有佳話的太姥山自然年年閱人無數。
古人說︰“事不過三”,這個事一定是指煩人的事或求人的事。若悅人之事,一天為三也不過份,就如一日三餐,還得加點心。我拜謁太姥山不下於三趟了。第一趟走進,吃驚的就是那些惟妙惟肖的石頭,天公賦形,世人附名,什麼“十八羅漢岩、仙人鋸板、夫妻峰、金貓撲鼠 、玉猴照鏡、金龜爬壁”等等,據統計這奇形怪石之景就有三百六十處。故得摩崖“太姥無俗石,個個皆神工,隨人意所識,萬象在胸中。”第二趟再上太姥山,感覺奇石有情,情在悟間,情在讀景人與石的對話中。第三趟再上,覺得這是一塊塊痴情石,心決意堅,日日洗面不洗心,向世人昭然著天荒地老的傳說。後來再登太姥,覺得遊客好多,與風景一樣好看;再登,自己和石差不多,光顧著遊客,覺得這才是一山的風景,提醒著他們要走好自助 旅行
人類開渠引水,挖井開田,是為了養身,樹碑立傳大概是為了養精神。人是自然之子,是大千眾生的一族,一定存天理行大道。再讀《華嚴經》中︰“佛土生五色莖,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的經文,以小見大,我彷彿明白了山水兩重世界。水為養眾生之軀而來,山川為寄居眾生之體而設,這石林便是天地之碑,是養眾生靈魂而立。太姥山這片大石林,不知收留了多少靈魂,但起碼說,多少遊客走過,就有多少靈魂游過。這裡山南山北的石林中就隱有寺院三十六座,還有一些道家草寮庵堂。石林中就有洞穴一百多個,不管什麼魂靈只要來到太姥山都能找到棲息之所,有的還會隨緣而渡。霧靄如香,日月長明,至情至愛者,“夫妻峰”就是天梯;貪財者,“一片瓦禪寺”會為他念出“舍得”真經;尊貴凡夫,“十八羅漢石”個個頂天立地,按業議處,得緣者一一可渡。太姥痴石,就這樣日夜堅守,守望著一天天的風景。
我說太姥痴石,一定會招來憤慨,這真情真悟的太姥奇石,能痴嗎?是的太姥奇石不是愚痴,是喝過一壺明心見性白茶之後的醉痴。他淡泊如水,淡定如茶,吸地氣,沐天露,是一種大境之痴,世人皆智,唯他獨痴的痴。風過,他不語;水過,他不語;人過,他依然不語。晨待日出,暮對斜暉,他心裡清清楚楚,一切過眼雲煙,說是多餘。他閉目心覺,來這裡的人,沒有尊卑,沒有貴賤,不管是誰,都只是他的風景,這是多么有心智的痴石。
太姥痴石,有心,心也是一顆石,這顆心石就在山裡的一條溪澗中,猶如仙境融入大自然中,心石藤纏根繞,如脈絡牽連。那淙淙的溪水是血,股股的人流是脈,只要有水有人,這心跳就不停,太姥山的石林就有血有脈,就會痴心不變地長長守在這東海之濱,就如不求游遍人間美景,但求一覽仙境。


分類: 未分類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訪客留言 (返回 jadelung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