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練成
小說為主,繪圖為腐(欸?
主打BL,也接受BG和GL
最喜歡奇幻魔幻題材,常常腦抽筋是創作元素
jijk221
暱稱: 茶葉梗(棉花喵)
國家: 台灣
地區: 其他地區
« August 2017 »
SMTWTF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最新文章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SilverCarnival】★...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笨蛋組]惡夢(微H)
文章分類
全部 (100)
BL - 【他】是我老婆(完結) (35)
BL02 - 笨蛋組 (1)
BL05 - 契約組 (1)
BL07 - 記憶組 (17)
BL07 └ 【SilverCarniva】 (2)
BL08 - 偽娘組 (8)
GL - 非人管理所 (36)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POPO
◇Parallel world
◆巴哈-腦內練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00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5
累積人氣: 979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4 年 11 月 30 日  星期日   晴天


【SC】★十月旅遊-【英國倫敦】Part03 衝突 分類: BL07 - 記憶組


  「母親!」

  雪因肯驚訝般叫了一聲,女人看著他一會,一手捂著嘴。

  「喔,這不是泠釉嗎?」她開心的直往對方撲抱上,不過又很快就拉開距離,「聽說你畢業後,就沒你的消息了,怎麼這次來也沒跟我們說一聲?這次戴的假髮真漂亮,髮質保養也真好。」

  「那個……泠釉是我弟弟。」他愣了會兒才拿下對方搓著他瀏海的手開口,對方也愣了愣。「泠釉長得應該跟我沒多像吧?」

  「阿,真的!對不起,我認錯人了!我以為只有泠釉會喜歡戴這種髮色的假髮,所以……對不起,我沒看仔細!」女人尷尬的收回手,再度連連彎身道歉。

  面對女人只靠髮色認人辨識,雪因肯有些無言。

  「我是聽說泠釉有個天藍色髮的哥哥,但是我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本人。」女人有些吃驚般看著他,「真的很漂亮,不過跟泠釉髮色不一樣,是遺傳到母親嗎?」

  「…是的……」聽到對方的問話,雪因肯才驚覺現在的狀況,眼前這個女人已經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人……心裡不免一陣抽痛。

  「喔,對了。」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事,女人突然驚慌起來,她拿起剛剛的書本放回架子上,又快步走回來拿起椅子上的風衣,「抱歉,我還有點事情得走了。」

  「阿,等一下!」一急之下他放下雪花糖後,跟著人身後走向出口,「你是這裡的人嗎?還有你的名字……」

  「咦?」對方停下腳步看他,然後亮起自己右手上的金戒指,「抱歉,我已經有老公了。」

  「阿,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他只是不想這麼快就放過相遇的這機會,但現在他也找不出理由,而且仔細想想對方認識泠釉,大不了回去在逼問那小子就好了。

  想到這,不免為自己有些衝動的行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且萬一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怎麼辦?雪因肯開始有些苦惱了。


  「……走開!就叫你不要跟著我了!」

  「你別這麼說嘛!」

  伊奴德和某個男人的聲音突然從遠方而來,雪因肯還想他是不是被哪個追星粉絲追到國外來,卻看到更令他熟悉不已的靈魂。

  「就算是我爸請你來,我也只答應他們跟你報備,沒有答應要跟你一起行動。」

  「有什麼關係?難得能再次碰面耶!」

  賴爾一臉輕鬆的跟在人後面快走,伊奴德眼看目的地已經到了,索性停下腳步擋在對方面前。

  「夠了!反正你已經看到我了,我也已經去迎接你了,接下來我會在離開這國家前再去跟你報備一次,這期間你別在出現我面前了!」更何況要是被雪因肯看到,一定會上演追殺戲。

  「可是……」

  「伊奴德!」叫喊聲從伊奴德身後傳來,後者還在驚嚇沒有回神,就感到一股拉力將他往後扯,雪因肯站在他前面,眼神充滿警戒的盯著賴爾,「……他是誰?」

  「他……」看對方的樣子就知道他已經認出賴爾的身分,要是在讓他知道賴爾有記憶的話……

  「我叫賴爾,是尚程浩的朋友,在你們待在英國期間會照顧你們。」他露出笑臉簡單的自我介紹,伊奴德稍微鬆口氣,對方換成古語繼續說,「好久不見了,雪因肯,你看起來比上世健康多了。」

  你這混帳就不能裝失憶嗎?!!!!伊奴德內心吶喊著。雪因肯果然如料想中,發出強大的敵意和殺意。

  「你既然有記憶,那我就可以殺了你吧……?」壓低著自己的聲音表示濃厚的殺意,伊奴德趕緊抓住他。

  「等一下,雪因肯,老大已經不是組織頭領了!」

  「別阻止我!就算他已經換身分換軀體,只要還有記憶就是當初那個人,難道你忘了他上世對我們所做的事情嗎?」

  「我沒忘記,但是那已經是上世的事情,老大也已經贖罪懺悔過了,沒有必要再繼續這樣……」

  「我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放過他!上世殺不了他,這世既然帶著記憶出現在我面前,這不就是要成全我的意思嗎?」

  只有一隻手抓住對方幾乎爆走的力道,伊奴德知道已經勸不了對方,索性將人拉回來一點,一手打在對方臉上。

  啪!

  「雪因肯,你給我冷靜下來!」清脆的巴掌聲後響起他嚴厲的制止聲,雖然不是沒有見過他這樣發怒過,但起碼這世還沒有這麼發火,雪因肯頓時間沒有反應。

  「唔……哇阿--!!」從雪因肯發出殺氣就一直被嚇壞而呈現崩緊神經狀態的赤霜,在這稍微和緩下來的氣氛下,終於忍不住大哭起來,這才讓雪因肯趕緊回神。

  「對不起,對不起!把拔太大聲了,乖,沒事了。」伊奴德趕緊晃著輕哄,但實際大聲怒吼的是他,赤霜哭得更激烈,甚至一隻小手推開他。

  「……我來吧。」看雪因肯恢復平常般朝他伸出手,伊奴德知道對方暫時是冷靜下來了,至少是不會隨便對赤霜做什麼,便放心的將赤霜交給對方。

  大概惡魔體質也有關係,赤霜趴在雪因肯懷裡大哭好一會兒才逐漸緩下。一直站在雪因肯腳邊的雪花糖也是擔心的靜靜看著兩人,現在才稍微放下心。

  「也好。」賴爾跟在他們爭吵時走來的女人點頭,隨後看向他們,「不論是行程還是上世的事,我想我們都需要可以長時間談話的地方。我們家在這附近,走吧!」

  「咦?你們的家…?」兩人一副不好的預感和困惑,看著賴爾攬著女人的肩,對方也順從的靠在他軀體上。

  「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美麗的妻子艾蒂絲,前世是雪因肯的母親維爾莉。」

  「什麼?!」兩人接連露出驚訝的神情和聲音看向女人,艾蒂絲只是不好意思的朝他們揮手點頭表示。


  棕色的長髮束在腦後,女人站在廚房邊哼著歌邊將夾著豐厚食材的三明治切約手掌大小,然後擺放到盤子上,在放些綠色的蔬菜當裝飾。接著又從烤箱裡拿出幾塊烤成金黃色的貝果,每個都從中間橫切上下兩份,在全都放到盤子上一起端出來。

  「三明治和貝果好了!」艾蒂絲將兩盤切好的三明治和貝果放在圓形的餐桌上,然後又拿出奶油和兩三瓶不同的果醬放桌上,「賴爾說你們是從東方來的,所以我還烤些派在爐子裡,也有玉米濃湯,雖然時間早了點,不過請用下午茶吧。」

  「阿,謝謝……」

  看著滿桌豐富的麵包吐司小蛋糕,還配上香濃的大吉嶺紅茶,反讓伊奴德和雪因肯有些不知所措。而在一旁不敢動手的雪花糖看著桌上的玉米土吐司等都想吃吃看,但兩人沒動手他也不敢碰。

  「別擔心,這些食物都沒下藥,儘管吃吧!」賴爾非常好客的動手,先替雪花糖拿來抹上果醬的貝果和三明治放到他的盤子裡,也替赤霜裝了一小碗的玉米濃湯。

  雪花糖想吃但不太敢動手,他仰頭看向坐在自己兩邊的大人徵求同意。伊奴德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只得偷偷瞄向另一邊的雪因肯。

  「呃……雪因肯,反正我們也還沒吃中餐,先吃吧?」

  對方狠狠瞪了他一眼,但也覺得對方言之有理,伸手舀起一湯匙的濃湯先嚐了一口,確定大概沒有異樣後,吹涼了些就餵給懷裡有些哭累的赤霜嘴裡吃。似乎也早餓了,吃了一口濃湯後小肚子就發出聲音,他抓著雪因肯的手咿呀叫著表示還想吃。

  「等一下……來。」雪因肯再把濃湯吹涼了些,才一口口餵給對方吃。

  看赤霜吃的開心,伊奴德和雪花糖也稍微放心下來,開始動手自己食用。

  「阿,真好吃。」

  「對吧!我老婆的手藝很厲害喔!這些麵包都是她烤的呢!」賴爾得意洋洋的說,彷彿這些都是他做的一樣,「她雖然迷糊了點,但在料理上可以很斤斤計較的,她最厲害的是烤的水果派,待會你們吃了就知道了。」

  「嗯?你們在說我壞話嗎?」艾蒂絲邊端出一大盤橘色的南瓜派。

  「沒有,我在跟他們炫耀我老婆做的派最好吃了。」賴爾摟過她的腰,吻上對方的臉邊說。這場景讓雪因肯不小心一用力就握斷手上的鐵湯匙。

  「不要在客人面前這樣啦!」艾蒂絲羞紅著臉把人推開,對方卻不願放手。

  「沒關係,他們不是客人,是我重要的人們。」

  似乎明白對方的話,艾蒂絲有些愣,「喔,或許……我離開會比較好?」

  「不,你留下來,我相信這位雪因肯會想要多看你幾眼。」

  一聽到自己的名字,雪因肯差點將喝的紅茶噴出去,無意間與艾蒂絲對上視線,又不好意思的低下臉去。艾蒂絲笑了聲,推開對方切下南瓜派一塊,盛裝到盤子上放到雪因肯面前,順便在遞上一根湯匙。

  「請用。」

  「阿…謝謝……」雪因肯愣了下,更加有些驚慌失措的接過手道謝。

  一旁看的伊奴德只是溫柔的會心一笑,轉回頭對上賴爾的視線,立刻有些惱羞。

  「幹什麼?」

  「沒有,只覺得你似乎也變了不少。」

  「是阿,我變弱了,連雪因肯也打不過了。」他有些自暴自棄的咬了口麵包。

  「大概我也現在也打不過他了,或許也比你弱。」賴爾自如得笑說,喝了口紅茶,「我稍微從尚程浩他們夫妻打聽你們的事情,他們似乎不知道你們有上世記憶?」

  伊奴德放下手上的茶杯,「不過,前幾天已經告訴他們了。他們沒有排斥,但也沒有接受的樣子。倒是你怎麼會有前世的記憶?」

  「我不知道,大概是執著吧?」他聳肩著,「說實在,死前才知道那些真相,對我來說打擊實在太大了。別說你們,就連我也無法原諒我自己,大概是這樣才讓我保留記憶的吧。」

  「那……艾蒂絲小姐呢?」這話讓雪因肯也停下動作看向賴爾,對方的眼神微微低下。

  「她沒有留下記憶。就跟普通人類一樣,過著這時代的人該過的生活。我就是靠我的記憶去找到她的。我想,這大概才是我執著留下記憶的原因。」他說的有些緩,語氣裡透露出一些落寞,「她知道也相信我,會問我上世的她是怎麼樣的人。我當然也告訴她,不過怎麼說她都想不起來。這樣也好,上世經歷實在太令人難受,沒有取回記憶的必要。」

  「既然這樣,」雪因肯開口說,「那她應該去過她的生活,為什麼又跟你再一起?你該不會又……」

  「不不,我這世可真的是腳踏實地、用普通人類的方式去追求她。我們是在朋友的派對上遇到的,當我知道她沒有男朋友時就立刻追求她,當然她也是心甘情願跟我交往結婚的喔。」

  賴爾笑著將屬於自己那份的南瓜派切下一口吃。

  「她那時是音樂系的富家小姐,而我卻是文學系的研究生。其實這世她也有個被安排結婚的男子,但她依然抗拒這種聯姻,聽說她還揍了對方一頓,跟父母溝通後就得到了自由,而且這還是在我們交往前發生的事情。這時代真是太好了,只要有心去做,沒有什麼無法克服的事情。你們說是嗎?」

  這話讓伊奴德打從心裡贊同,他也喜歡這個提倡人權和自由的世界。賴爾大概比他們更喜歡,甚至對他們坦誠以對。

  「親愛的,我在儲糧倉裡發現到這瓶,可以招待客人嗎?」

  「可……阿!」轉頭看到艾蒂絲手上拿著一瓶紅酒,賴爾像是看到鬼般驚嚇,對方似乎料到他有這反應,一副審視的樣子逼近他。

  「親愛的,我記得上週末我還沒看到這瓶,這是從哪來的?」

  「呃……因、因為那時有看到特價,不自覺就……」

  「又買?」艾蒂絲似乎不滿這答案,伸手就往對方有些鬍渣的臉捏下去,「你每次買來都不喝,酒櫃都快擺不下了你知不知道!」

  「對不起啦,可是難得看到這年份的……」

  「那也不能一次買兩瓶啊!你這個月沒有零用錢了!」艾蒂絲忿忿說完,就轉回廚房去。

  賴爾摸摸自己的臉,朝看呆的伊奴德和雪因肯露出無奈的微笑。

  「這世的她比較兇了點。」

  「是嗎……」就算上世沒見過,但也猜到一二的伊奴德跟著笑了下。

  一直安靜不語的雪因肯卻猛然站起身,「我要回去了。」

  他身上傳來比剛來的時候還要低氣壓的氣勢,顯然他已經不滿很久了。

  「雪、雪因肯。」看著人直往門口走,伊奴德和雪花糖也立刻起身。

  「啊,要回去了嗎?」艾蒂絲從廚房走出,微笑看著他們,「下次要再來玩喔!」

  雪因肯愣許久,一咬呀,些微用力的打開大門就走出去。

  伊奴德有些慌的看向艾蒂絲和賴爾,「再見,謝謝招待。」他說完,便也急著追上。

 






訪客留言 (返回 jijk221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