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練成
小說為主,繪圖為腐(欸?
主打BL,也接受BG和GL
最喜歡奇幻魔幻題材,常常腦抽筋是創作元素
jijk221
暱稱: 茶葉梗(棉花喵)
國家: 台灣
地區: 其他地區
« August 2017 »
SMTWTF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最新文章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SilverCarnival】★...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笨蛋組]惡夢(微H)
文章分類
全部 (100)
BL - 【他】是我老婆(完結) (35)
BL02 - 笨蛋組 (1)
BL05 - 契約組 (1)
BL07 - 記憶組 (17)
BL07 └ 【SilverCarniva】 (2)
BL08 - 偽娘組 (8)
GL - 非人管理所 (36)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POPO
◇Parallel world
◆巴哈-腦內練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00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5
累積人氣: 1001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4 年 12 月 7 日  星期日   晴天


【SC】★十月旅遊-【英國倫敦】Part05 釋懷 分類: BL07 - 記憶組

 

  『我絕不會輸,繼承家業的人絕對是我!』

 

  窗外的綠色風景一幕幕往後略,一隻手靠在車窗框上沉思,圍巾裡天藍色長髮隨著列車晃動。

  「泠釉。」一個聲音把他的思緒來回來,帶著毛帽的黑髮男子手上拿兩罐熱茶,將一罐遞到他面前,「要喝嗎?」

  「要。」

  道謝的聲音不與想像中的輕柔,反說還未轉音的男音還比較貼切。他接過手,熱茶的溫度透過口腔食道傳遍全身,喝下一口後呼出熱氣。

  「哈-好溫暖。伊奴德哥,這樣好嗎?」

  「什麼?」黑髮男子坐在他旁邊困惑一下,從口袋裡再掏出一罐黃色的鐵罐,「我還有買柳橙汁,要換嗎?」

  「不是啦!我是指你沒跟我哥說一聲,就偷偷跟我來,依哥的個性絕對會先揍你一拳的吧?」

  「沒關係啦,我有傳簡訊給他。」伊奴德晃了晃手機,一副沒什麼的樣子,「而且我也不想讓他再接觸到你母親。」

  「……嗯。」泠釉點點頭,他非常明白對方的用意。

  「你怎麼會突然打扮成這樣?你母親不是很討厭雪因肯嗎?」

  「不,其實我媽媽她不是討厭我哥……雪因肯這個人,而是怨恨為什麼雪因肯不是她生的。泠釉看著會兒,在低下頭看向手上的熱茶罐。「我媽媽很愛我爸爸,因為他擁有比哥還要深一些的藍色髮,在遺傳上來說,我比較像媽媽,哥比較像爸爸,但是哥並不是爸爸的孩子。」

  「咦?」

  「哥小的時候被陌生女人帶到我們家,因為髮色太特殊了,即使我爸爸對那女人毫無印象,但任誰都會以為哥是爸爸在外面生的小孩。那個女人以哥為由,要求我和媽媽必須讓他們也正式進入我們家,讓哥繼承爸爸的財產和事業。爸爸他雖然否定了那女人,但他很喜歡哥沉著聰明的個性,在我們家住了一段日子後,就連爸爸也覺得哥是適合繼承他家業的人。」

  「可是…那時候你們都還小吧?」

  「是阿,那時候我不過兩歲,哥也才大我一歲而已。我媽媽他們就是以這點全力反駁那女人和哥……阿,這站要下車!」泠釉才剛靠到椅背上,就看到列車停下的站名,趕緊催促人下車。

  他們下車的地方離倫敦有些遠,大樓密集度也比倫敦低了些,有點像是郊區的地方,到處都是種植綠色的樹木和樹叢,道路也寬廣了許多。走出車站後,泠釉領著人走繼續說。

 

  碰!

  「夫人!」

  「走開!你們都給我走開!!」

  女人歇斯底里的摔爛房裡所有的東西,把傭人全都趕出房間。

  傭人雖然害怕,但還是擔心女人的安危,所以都站在門口緊盯著女人邊勸說。在他們腳旁有個小孩,穿著整齊的白襯衫短褲,深藍色的短髮下的小臉不懂房裡女人發飆的原因,但他知道女人的心情。

  「媽媽。」他趁女人發飆到累得坐在床邊時,緩緩的走去,「媽媽不要生氣,泠釉會乖乖聽話,所以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為什麼……」女人看著他許久,對他伸出纖白漂亮的手,一把抓起小孩深藍色的短髮,「他的頭髮這麼好看、這麼漂亮,為什麼你會長出這麼髒的頭髮?為什麼他不是我的小孩?為什麼?!」女人越說越失控,不只用力扯著他的頭髮,一張小臉也被抓出兩三條小血痕。

  「不要!媽媽,好痛阿!」小小的身軀無法抵抗大人的力道,更何況是失控的人。他的哭喊並沒有傳進女人的耳裡,一旁的傭人們也顧不得自身安全,紛紛衝進來把小孩從女人手上搶救出來,抱離那已陷入瘋狂的女人。

 

  「……後來哥被帶去醫院檢查,確定不是爸爸的孩子,自然那個女人和哥就不可能被接受。那個女人可能是慣竊,知道靠哥已經得不到我們家的錢,一個晚上就將哥留在房裡消失了。」

  「意思是……她把雪因肯扔在你們家?」

  伊奴德邊聽邊跟著人轉進小巷裡,逐漸遠離人群。泠釉點點頭,在圍巾裡的頭髮因為風吹和這些動作的關係,有幾絲的天藍色長髮已經飄出來了。

  「原本也想把哥趕出去,可是爸爸很擔心哥之後的生活,畢竟孤兒的身分是已經確定的事情,爸爸就以認養的名義讓哥進入我們家。但是那個時後,我媽媽就已經瘋了,眼裡再也沒有我的存在。」

  說到這裡時,泠釉停頓了一下,望向前方的眼神,卻似乎看著過去。

  「因為怕我再受傷害,爸爸安排一個保母照看我,把媽媽送到英國養病。不過未來繼承公司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我是親生的,按理來說是我繼承,但是哥比我還穩重聰明,家裡的人自然也有贊成養子繼承。我一邊被迫學很多東西,一邊被灌輸哥的骯髒血緣之類的負面資訊,就這樣恨著哥成長,即使哥消失了還是一樣。」

  靜靜聽的伊奴德輕拍對方腦袋,「……對不起。」

  「你跟哥一樣,第一反應就是拍拍我的腦袋後道歉。」泠釉笑了聲,撥開他的手說,「後來在留學第一次碰到哥時,我不分由說就朝哥大吼大罵,彷彿要把這幾年的不滿全都發洩出去一樣,結果哥他的反應阿……」

 

  『我絕不會輸給你這外人,繼承家業的人絕對是我!』

  『……喔,那你就努力看看阿。』說完,雪因肯低下頭,繼續在他的筆電上打他的畢業論文。泠釉突然感到憤怒,他握拳走去。

  『你……你是在瞧不起我嗎?!』搶走對方的筆電就往牆上砸爛,『都是因為你,害得媽媽精神錯亂,害得我學不喜歡的東西,被迫放棄我想要的!這全都是你害的!』

  『……的確,發生這些事並不在我的預料之內,這點我跟你道歉。』雪因肯在對方一口氣發完飆後,從容的走過去把自己的筆電撿回來,『但是我必須要一個身分,也必須要完成這個論文。現在你把我的筆電砸壞,後天預定要交出去的論文是不可能了。你不覺得現在應該跟我道歉嗎?』

  『這、這關我什麼事?不對!這根本就不重要!!』

  『很重要。』雪因肯散發出一種攝人的氣勢,一步步逼近對方,『因為你這傢伙耽誤我的事情,害得我必須延後我的行程。不過就算這樣,我也還是不會放棄,繼續找新的電腦完成我的論文,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對方的話讓他愣上許久,『你是想得到我家的家產嗎?』

  『才不需要,金錢什麼的我可以自己賺。你家的家業對你很重要嗎?』

  『當、當然,那是爸爸他辛苦得到的……』

  『原來如此,沒有你爸爸的家業你就活不下去了,那你就去繼承吧!話說回來,你繼不繼承家業關我什麼事?你是誰阿?』

  『……』

 

  「聽到這話,我真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哭。」泠釉一臉無奈的笑,伊奴德也跟著笑了幾聲。

  「我明白,雪因肯那傢伙對於自身事外的人事物幾乎都沒怎麼留心。」

  「同時也替自己感到無力和可悲,想到這麼多年全都是我單方面接受負面資訊和仇恨,而哥他卻忘得一乾二淨,更多的是莫名其妙。」他大大吐了口氣,「之後我立刻從經濟學院轉到機械學院,當然家裡的人不允許,不過多虧他們把我培養成不能服輸的人,我也不想立刻放棄。回到家我立刻大鬧,當然是明理說出我的想法。連我那個忙事業的爸爸都才恍然大悟,訓斥對我灌輸奇怪理念的傭人們,然後就隨我發展了。」

  「原來如此,看來你父親也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真是太好了!」

  「就是阿!」泠釉開心的笑著,伊奴德沒有跟著他一起笑,反倒是撇過頭沒再看他。「怎麼了?」

  「不…沒什麼。」他說,眼睛卻沒有轉回來。

  泠釉好奇的湊上去看,「你臉紅了啊?」

  「呃!不,這個……」

  「哈哈!你居然對我臉紅,我要去告訴哥!」

  「不可以!雪因肯一定會把我打到吐血的啊!」

  看對方拿手機出來一副準備打電話看好戲的樣子,伊奴德趕緊伸手想搶。不過就算他比對方高壯,也不及對方靈敏的閃躲,兩人就在這小巷裡你追我跑的來到另一條街。

 

  「泠歆!」

  經過一間民房後,突然傳來的女人聲叫喚。

  伊奴德轉頭看去,有位穿著打扮像森林系的女人朝他們微笑招手,雖然他只見過一次,但很快就認出她來。

  「媽媽。」一旁的泠釉彷彿叫他般自然的揮手回應走去。

  「你不是要回去了嗎?怎麼又來這了?」

  「不趕,明天才回去。」

  「這樣啊!」

  女人笑著跟泠釉用英語談話,就像個普通人,伊奴德完全看不出對方已經瘋了。他想起泠釉說過,他的母親在這裡養病,而且剛剛的叫喚該不會……

  「這位是你的朋友嗎?」

  「嗯,他叫伊奴德,我是跟他們一起來英國玩的。伊奴德,這是我媽媽莉琪。」

  兩人的話題和視線轉到自己身上,伊奴德朝對方點頭,「你好,我是伊奴德。」

  「我是莉琪,很高興認識你。」她開朗的說,跟泠釉相同的金瞳似發光閃耀著。突然一驚,「喔,你這孩子怎麼不早說,讓你的朋友站在這裡這麼久。快,快進來,我去泡茶招待。」

  「好阿,我還想吃蜂蜜餅乾喔!」泠釉笑著也走向圍籬門口,伊奴德伸手抓住他。

  「等一下!她剛剛叫你……」

  「喔,對,忘了提醒,在這裡別叫我的名字,要叫泠歆喔!要不然媽媽她好不容易恢復正常人的狀態,可能會崩壞。」

  「……你一直都這樣冒用我的身分?」

  「沒辦法,這樣的話她就會比較穩定一點,也才能照顧她。」泠釉無可奈的一笑,隨即又立刻抬起頭,「咦?」

  「什麼?」兩人互望一眼,轉頭看向另一邊。

  擁有真正天藍色頭髮的人站在那堙A觀看這棟鄉村式的歐式房子,「原來如此,你前兩天就是跑到這邊來嗎?」

  「雪、雪因肯!!」

  兩人驚嚇過度的站在原地。

 

  雪因肯嘆了口氣,然後若無其事般走向兩人,一手刀劈向伊奴德抓住人的手臂上。

  「好痛!」感到劇痛得立刻收回手,伊奴德抓著明顯紅印子因痛顫抖的手,看向雪因肯,「雪、雪因肯你生氣了嗎?」

  「你覺得呢?」一個眼神就將人瞪成像小狗般縮到牆邊去,然後又轉過頭來抓住嚇到想溜的泠釉,「把假髮給我脫下來!」

  「什麼?」泠釉一驚嚇,雙手捂在自己的腦門上,「不行!你剛剛不是聽到了嗎?要是我不這樣的話,媽媽她……」

  「管你這麼多?」雪因肯緊抓住對方的衣領拉回來,「泠歆也是我的名字,我不准你假冒我的名字,更不准你用我的名字去當她兒子!」

  「借我一下又不會怎樣!我也只在這裡用而已阿!」

  「難不成你要一輩子都這樣嗎?!」嚴厲的吼聲讓泠釉驚嚇一跳,假髮瞬間就被搶走,「就算你願意,我也不要憑空多出一個根本就沒見過面的母親。她是你的,不是我的!」

  泠釉愣看他許久,張了張嘴,「……誒?你沒見過我媽媽?」

  「我怎麼可能有見過?」雪因肯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就連無關人士的伊奴德也滿頭困惑。

  「等一下,雪因肯。你是忘記了還是怎樣?她母親就是那個衝進孤兒院打你的那個女人阿!」

  雪因肯愣了愣,皺眉想了好一會兒,「好像有這件事,不過我不記得打我那個人的樣子了,是她嗎?」

  這人對不在意的事情還真的一點都記不住耶……

  伊奴德和泠釉看著雪因肯,不約而同的冒汗想著。

 

  「噗!哈哈哈哈……」

  一邊圍籬裡傳來的笑聲為這氣氛減少許多沉重,泠釉驚嚇的躲到兩人身後。莉琪笑著從樹欉後面走出來,一邊抹去笑出來的眼淚,一邊趴到鋁製的圍牆上。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偷聽的。只是……」她又忍不住笑了幾聲,金色眼看向雪因肯,「好久不見了,泠歆。」

  雪因肯看著對方好一會兒,依然對不上面孔,但禮貌上還是跟對方打聲招呼。

  「你好。」

  「看起來你還是不記得我了。」

  似乎有些失望又有些慶幸的吐口氣,朝雪因肯伸出手,一旁的伊奴德想起小時候的畫面,下意識就抓住她的手。

  莉琪愣了下,苦笑著,「你放心,我不會再打他了。」

  「誒?喔,抱歉……」像是突然回神般的放開手,伊奴德有些不好意思的稍微退開。

  莉琪體諒地微笑,手指搓了搓雪因肯的頭髮,「果然真的頭髮比較柔軟漂亮,跟那孩子的父親不同,他的頭髮有些硬,還不會保養,真是浪費這麼特殊的髮色。」

  「是嗎?」雪因肯一副無關己事的口氣說,莉琪微笑著收回手。

  「我剛泡了壺紅茶,也準備了親手烤的蜂蜜餅乾,要進來吃一些嗎?」

  雪因肯微偏頭,他感到緊抓自己手臂的手有些顫抖,「謝謝,不過我們明天就要回國,得回去整理行李,就不打擾了。」

  「好吧。那這些你們帶回去吧!」她說邊提起手上的袋子,「這本來是要給你們帶回去的,只是份量少了些,下次來我會多準備一些的。」

  「謝謝。」

  「喔,對了,順便告訴我那個傻孩子。我已經沒事了,就別這麼擔心特意跑過來,他還年輕,該多和朋友出去玩才對。」

  「這句話你自己親口跟他說不是更好?」

  「我知道,不過我曾對那孩子做出一些殘酷的事,他或許是因為還怕著我的關係。」莉琪眼神望向抓住雪因肯手臂的手,愧疚的說,「我很抱歉,給你們造成了不小的陰影。你們不原諒我也沒關係,不過,還是希望你們有空再來玩,我學會了很多手藝,可以招待你們。」

  「……所以餅乾是賠償嗎?」雪因肯笑了聲,接過手,「謝了,我會轉告他的。」

  看似乎才剛來就要回去了,伊奴德只是靜靜的看,禮貌的向莉琪揮手道別也跟上。泠釉依然不敢看向莉琪,但在跟上雪因肯幾步後停下,莉琪有些困惑看著。

  「下、下次……」他緊抓著手上的天藍色假髮,冒出的耳根和後頸都緊張得泛紅,「我會用原本的樣子來見你,媽媽。」

  說完也不等對方回應,泠釉便往前方的兩人衝去。留下的女人愣好一會兒,金瞳因為泛淚更加耀眼。

  「下次見,泠釉。」

 

  「咦?我們下車時你就跟在我們後面了?!」

  伊奴德驚訝的看著對方,雪因肯點點頭。

  「不過正確來說,是用魔界的門追蹤你過來的。」

  「所以你都聽到了嗎?」

  「當然,只是我沒在意這些,所以不知道有這些事。」他輕輕嘆氣,「人界有些麻煩,什麼事情都會牽扯到個人過去。為了不生出事端,所以我需要一個正常人類的身分,當然靠魔力會比較方便,不過與其隨便捏造一個身分之後忘記,不如留下紀錄讓他們自己去查。一來不會出錯,二來天界對我也會比較鬆懈,只是泠釉的事情真的不是我所預料的,所以我才過來看看。」

  「這樣阿……對了,赤霜和糖糖呢?」

  「原本是想帶赤霜過來,一聽到留下雪花糖就大哭鬧著要跟上來,可是他不能通過魔界,所以我只好把赤霜交給他照顧,這才讓他答應留下來等。」

  「只有他們?你把他們留在飯店?!」

  「怎麼可能?」看一副想急著衝去車票回去的人,雪因肯一把抓住他,「我把他們寄託給我母親他們了。」

  「……誒?你母親和老大嗎?」這話讓伊奴德驚訝不小,雪因肯居然肯把赤霜寄託給從上世就痛恨到這世還想殺掉的賴爾照顧?!

  「沒辦法阿。」這次他嘆的口氣加重了些,顯然他是在是迫於無奈做出的決定,「現階段我也只能請他們幫忙了,如果你們不到處跑的話,你以為我會讓他碰赤霜嗎?」

  看來他還在為上次賴爾無預警就掐赤霜小臉檢查口腔長牙的舉動心中記恨,不過即使如此,雪因肯還是放心讓對方替他看顧赤霜,要不然他早就打電話來罵人了。

  或許,雪因肯有些原諒他了。

  想到這,伊奴德不免有些開心的輕笑幾聲。

 






訪客留言 (返回 jijk221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