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練成
小說為主,繪圖為腐(欸?
主打BL,也接受BG和GL
最喜歡奇幻魔幻題材,常常腦抽筋是創作元素
jijk221
暱稱: 茶葉梗(棉花喵)
國家: 台灣
地區: 其他地區
« August 2017 »
SMTWTF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最新文章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SilverCarnival】★...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笨蛋組]惡夢(微H)
文章分類
全部 (100)
BL - 【他】是我老婆(完結) (35)
BL02 - 笨蛋組 (1)
BL05 - 契約組 (1)
BL07 - 記憶組 (17)
BL07 └ 【SilverCarniva】 (2)
BL08 - 偽娘組 (8)
GL - 非人管理所 (36)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POPO
◇Parallel world
◆巴哈-腦內練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00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13
累積人氣: 1053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4 年 12 月 9 日  星期二   晴天


【SC】★十月旅遊-【英國倫敦】PartEND 再會 分類: BL07 - 記憶組


  「伊奴德,我……」

  「嗯?唔喔!」才剛對上寶石藍雙眼,自己就被一個衝擊力撞,不過力道不大,他還能勉強站穩腳步。轉頭看向趴在他背上的人,「泠釉?你幹嘛?」

  「嗯?我在表示我的感謝之意阿!」

  「我嗎?我有做什麼嗎?」從頭到尾他都只是站在旁邊看,伊奴德有些摸不著頭緒。

  「等我一下。」泠釉突然放開手從對方背上跳下,重新整理好手上的假髮後戴上,一副嬌羞樣就往對方懷裡撲,「為了表達我的感謝,回國前就一直這樣陪你喔!哥•哥。」

  一手啪的一聲打在自己臉上,伊奴德瞬間覺得自己的鼻子黏膜似乎很脆弱,喔,還有股熱熱的液體從鼻子流出來。

  「呵,你們膽子還真大阿……」突然一個彷彿從遠方傳來的嗓音在他們面前響起,一下子就把這曖昧的氣氛變成地獄,「居然這麼正大光明的在我面前親熱,想說在國外就不要太丟人現眼,看來是對你們太縱容了阿……」

  眼看雪因肯已經快變成惡魔了,原本寒冷的空氣現在更是快逼近零度,伊奴德嚇得連連退後,泠釉也知道自己玩過頭正想偷溜時,卻被抓了回來。

  「想溜?找死!」

  「對、對不起啦!!!」

  碰!扣!

  「你先回去。」

  在修理人過後,總算手下留情放過一雙腿可以走回去的雪因肯,將裝有蜂蜜餅乾的袋子扔到泠釉手上。泠釉摸摸挨了好幾拳的腦袋腫包,困惑看著袋子。

  「嗯?我先回去?」

  「對,回到倫敦後到那個混……賴爾和艾蒂絲家去,我把雪花糖和赤霜寄放在他們家。」

  「哥你們也認識他們嗎?」

  「賴爾是伊奴德父母的朋友,我們待在英國期間請他們照顧。」雪因肯非常簡略的解釋,「你接他們先回飯店,我和伊奴德有話要說,晚點回去。」

  「阿……喔。」泠釉雖有些不太清楚,不過也懂得適可而止,「呃……哥,是我玩的有些過頭,可別把伊奴德哥打爛喔。」

  「放心啦,會活著回去。」雪因肯隨意敷衍後,就抓著伊奴德的手離開。


  伊奴德自認有錯,不過雪因肯對他也不會太過份,待會頂多也只是被罰跪訓話之類的罷了,所以他毫無抵抗被對方拉著走。

  不過再怎麼沒有立場可以說話,到了目的地後對方還是沒開口的話,自己也應該可以打破沉默了,更何況是這樣意料之外的場面。

  他們現在所處一間旅館裡,他沒有被罰跪,也沒有挨揍,安然無恙的坐在床邊。至於那個帶他來這裡的人,現在正面對面跨坐在他腿上,該對他訓話的臉埋在他的頸肩裡,什麼反應也沒有。若不是對方偶爾還會嘆息,他會以為雪因肯就這樣攤睡在他身上。

  「雪因肯?」

  他輕聲叫喚,在這寂靜的房間裡已經足夠大聲,但對方像沒聽到似的,沒有任何回應。

  「我們這樣已經…應該快半小時了吧?你要說的是這件事嗎?不過你一句話也沒說……不說些什麼嗎?就算罵我也行……」

  「你喜歡我罵你嗎?」

  「也不是。」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便伸手摟著對方的腰,往對方腦門蹭,「什麼都可以,想說什麼就說,我在這裡陪你。」

  聽到這話,雪因肯總算有了動靜,原本放鬆的身體逐漸緊繃,他抓著對方肩膀上的衣服,自己的雙肩顫抖著。

  「我恨死那個傢伙……」彷彿硬擠出來的聲音,夾雜著濃厚的鼻音,「他毀了我們的一切,甚至還想殺掉你,現在我終於有能力報仇,卻……為什麼還要讓那種傢伙出現?為什麼是他在我母親身邊?要是他沒有記憶的話,我……」

  「你就能原諒他了嗎?」他接下對方沒有說出口的話,雪因肯只是停頓沒有反應。伊奴德料到般冷靜,抱著弄濕他肩膀的人,「我明白你的心情,當我知道一切時,我也想殺他。可是是他救了我,教我活下去的能力,因為這樣我才能遇到你。你不這樣想嗎?」

  雪因肯安靜許久,「……可是我不能原諒他。」

  「那就這麼做吧。」他扶起對方的臉,雙手擦拭對方滿臉的水痕,「你可以不必原諒他,不過放過他吧。」

  「放過……?」

  「對,放過他,只要這世他沒有再對你做什麼,你就別再想要殺他了,好嗎?就當作是為了你母親,為了我,好嗎?」看對方似乎安靜許久,他又追問了一句,這才讓雪因肯看向他。

  「……好吧,如果是你的話,應該可以忍住,不過你不能再丟下我。」他再度靠到對方頸肩上,「上世我只是運氣好趕到,但下次就未必。我不要你死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要不就一起死。」

  聽到這話的伊奴德安靜許久,「你是不是又夢到上世的事情?還是記憶又讓你混亂了?」

  懷裡的身軀在後面那句提起後些微震了下,隨後又立刻動了動身子移位掩飾,但認識對方的伊奴德自然不會錯過這異狀,他重新抱好坐在自己腿上的人。

  「沒事,別擔心。我答應你,我不會丟下你和赤霜。」他親吻著對方的頸子和臉頰表示安撫邊說。

  「那你答應我,今後別跟他互動。」

  「呃…這個……」

  雖說賴爾上世太殘酷,但對他來說,是比親人還要親的存在,這世好不容易遇見還擁有記憶,他還想跟賴爾多說些話。

  聽對方支支吾吾的也沒說句好,雪因肯往對方另一邊肩上輕敲,「……你這傢伙還是不懂我擔心的地方。」

  「我懂啦!只是……老大怎麼說都是我的恩人……」

  「好吧!那我允許你們來往,但是他要你做什麼全部都得跟我說,你也要懂得跟他拒絕知道嗎?」

  「好,你太擔心了啦!」伊奴德實在感到很無奈。

  「因為我……」雪因肯說到一半的話突然停下,他猶豫了許久,最後只用雙手環抱對方頸上當作回應。

  「嗯?怎麼不說了?」

  「說什麼?」

  「就跟昨天在戲院看戲的時後一樣,說你喜歡我。」

  「咦?」雪因肯困惑的對上似乎期待的紅眼,「我以為你不喜歡聽。」

  「以前是不喜歡,不過昨天聽你說後,就覺得好像也沒那麼討厭。」

  「那你為什麼要躲我?」

  伊奴德安靜許久,只是不好意思的傻笑幾聲。雪因肯想了會兒,有些用力的壓倒對方,湊上唇就是一陣許久不見的激吻。

  「從出國後就一直沒有像這樣獨處,現在機會難得,你要做嗎?」

  看著趴在自己胸口,一雙才剛痛哭過還有些紅腫的眼,露出順從卻又有些期望的眼神盯著他,對他發出難得的邀約。伊奴德感到有些口乾舌燥,雖然雪因肯不比泠釉可愛,但偶爾撒嬌起來,對他來說被熱血衝破的地方不只鼻子血管,情況允許下連理智都能被衝散。

  一個翻身就將人壓在自己身下繼續剛剛的吻,邀約的人自然主動配合回應。

  或許渴望的程度比想像中還強烈,衣服兩件併一件的脫,襪子都還沒褪去,長褲底褲就已經被踹到床底下,在情慾帶領的喘息聲響下,兩條赤裸的身軀在被單下交換彼此最熾熱的溫度。


  嘟--!

  在這沒有窗戶的房間裡,只剩下床頭燈和放在床頭邊的手機閃著光。床上緩緩動靜,伸出的手有些無力的拍在床頭櫃上,將手機摸回被單裡。感到動靜而清醒的伊奴德,伸手擋在自己眼皮上。

  「怎麼了?」

  「抱歉,只是鬧鐘而已。」雪因肯趕緊將手機放回床頭櫃上。

  「喔……現在幾點了?」

  「五點,如果要坐下午班機,你可以再睡一會兒。」

  「嗯……」伊奴德蹭了蹭枕頭,拉過放在胸口上的手,「到時後有得忙,你也睡一下吧!」

  雪因肯笑了聲,俯身往對方嘴唇烙下一吻,「我去洗個澡就回來。」

  還睡得迷迷糊糊的伊奴德含糊應聲,就聽到對方走下床鋪的聲音。過好一會兒,他感到有些不對勁,伸手打開房間電燈,然後拉開棉被,看到令他瞬間驚醒的東西。

  一個睡昏頭的小嬰兒趴在他的腹部上,一灘的口水沾在他身上。

  「赤霜?!」

  「哇阿--!!」

  小嬰兒被嚇醒了。


  兩人趕緊趁人少的時後退房,雪因肯還特例開啟通往魔界的門,像遊戲開外掛般直達他們所住的飯店附近,然後再從飯店大廳趕回房間去。一進房門更不得了,一個黑眼圈的人虛脫般坐在單人床上,一看到他們回來就黏在雪因肯旁的雪花糖哭到眼睛都腫了,顯然這裡已經鬧過一晚了。

  「你、你還活著吧?」

  「當然!」在伊奴德困惑開口問後,泠釉整個人虛脫般攤在床上,「聽說你們離開後,赤霜就因為找不到你們大哭大鬧,賴爾叔叔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後來我過去才稍微安份了點。回來飯店後似乎又想到似的,一直哭一直鬧,到半夜累了才睡。我才睡一個小時,糖糖就發現赤霜在你們那堙A便又吵著要到你們那裡,我攔著他又不高興,就一直到你們回來。」

  「大概就是這樣,赤霜下意識使用魔力,傳到我們這裡吧。」雪因肯推論出唯一合理的解釋。

  「真、真是辛苦你了……」

  「是阿,我都想哭了我!」泠釉散發滿滿沒睡飽的怨氣。「為了報答我幫你們顧小孩,到搭飛機前我都不管了,你們要連我的行李都準備好。」拉起棉被就把自己裹緊,表示自己不想再去理會任何事。

  自認真的給人帶來麻煩,伊奴德和雪因肯也無話可反。


  鈴--

  「你好。」為免吵到泠釉,雪因肯趕緊拿出手機接起,「魔王大人,您好。」

  一旁正在整理行李的伊奴德有些好奇,腦中想起曾見過對方的上司,甚至還幫了他們不少的忙。不過他們的談話大多是魔界領地的事情,他幫不上什麼,便靜靜跟雪花糖一起整理行李。

  「咦?今天嗎?可是我們今天要從英國回去……機票是還沒訂……請您稍待。」雪因肯將談話暫停一會,轉頭看向正在打包行李的人,「伊奴德,你要不要去馬爾地夫?」

  「馬爾地夫?怎麼突然要去?」

  「因為魔王大人在人界工作的店長辦了場員工旅行,並透過店長朋友的幫忙,包下一座島的飯店七天六夜的行程。」

  「一整座島?!」伊奴德一整個大驚嚇,這到底是哪冒出來的貴人這麼大手筆?!

  「因為還有一兩間空房,想說找認識的人一起,所以打電話來問我們要不要去。嗯……我記得公司有補貼,不過是十天九夜。」

  「去、當然去!一整座島隨我們玩耶!而且公司還有補貼,這一定要去玩的阿!」好玩心大開的伊奴德立刻答應。

  雪因肯也無奈一笑,走到單人床邊搖著泠釉,「泠釉,醒一下。」

  「…幹嘛啦!我很睏耶……」好不容易快睡著了又被搖醒,泠釉脾氣都快上來了。

  「我們要改去馬爾地夫了,你要不要去?」

  「好麻煩喔,不去啦!」

  「魔王大人?我們會去……咦?」雪因肯才剛將手機貼回自己耳邊回覆,突然安靜一分鐘,他看向泠釉,「泠釉,你認識一個叫雷的人嗎?」

  「雷?阿,是那個鬍渣大叔嗎?哥你怎麼又認識了?」泠釉終於有感興趣的看向雪因肯,對方只是聽手機裡另一邊的傳話。

  「似乎是魔王大人的店長……嗯,對方問你要不要去?免費的。」

  「免費?真假?手機借我。」泠釉跟雪因肯借來手機,對方似乎也換人聽,只見泠釉靜靜聽了會兒才點頭,「……嗯,好吧,不過我手邊沒有維修工具……你那邊有?可以阿,不過我的費用你要負責……嗯,這樣的話我就去……沒關係,其他你安排,不要讓我露天睡海面上就好,就這樣。」

  泠釉說了幾句就將手機還給雪因肯,對方接過手時,通話已經結束了。雪因肯有些困惑,看向縮回棉被裡的人。

  「所以你要去嗎?」

  「嗯,會去。」泠釉打了個哈欠後繼續說,「那個叫雷的大叔是我的客戶,他有兩台人型AI,其中一台就是我自製的,我每三個月都會到他那邊替他的AI進行維修。剛剛已經說好,如果我幫他免費維修的話,旅遊的費用就他負責。」

  「好好喔,出國玩不用錢。」一旁聽的伊奴德發出羨慕聲,「吶吶,可不可以也幫我打個折阿?」

  「不可能(啦)!」雪因肯和泠釉異口同聲的說。

  「這是因為那個大叔朋友開的飯店,才能這樣,其實那個大叔只是個簡餐店的店長,每個月都在哀怨花費支出了。」

  「況且公司不會因為你要到折扣,就把多的補貼費用給你!」

  「……」

  看著這兩個年紀比他小卻都在笑他蠢的兄弟,伊奴德有種挫敗感。


  「雪因肯,伊奴德。」

  才剛把行李拿去托運,就在一片吵雜中聽到自己的名字,一行人聞聲看去,金髮碧眼的男子站在遠處朝他們招手,旁邊依然待著棕髮的女人。

  「老大。你們來送我們嗎?」伊奴德已經一反剛見面時唯恐避之不及的態度,有些熱烈的走去。

  「說過別再這樣叫我了不是嗎?」賴爾苦笑著說,「我們是來送機,還帶了些艾蒂絲剛烤好的麵包給你們在機上吃。」

  一旁的艾蒂絲提起手上的紙袋給雪因肯,「這次烤的比較軟,也多兌了些牛奶,我想小赤霜一定會喜歡的。」

  「謝謝……」雪因肯緩緩接過手,看了會兒塞到伊奴德手裡,轉身便將人抱住。

  艾蒂絲有些不明所以,「雪因肯?」

  「……沒事。」雪因肯抱了好一會兒才放開對方,「以後我會再過來找你們玩,希望你不會覺得煩。」

  「當然好,我隨時歡迎你們。」艾蒂絲彷彿迫不及待他們明天又會回來玩似的熱烈歡迎,雪因肯輕輕吐了口氣,微微一笑。

  「謝謝。」彷彿惡魔魅惑般,艾蒂絲愣上好一會兒,紅著臉低頭。

  「嘿!等等。」一雙手將害羞的人兒一把摟過,賴爾笑了笑,「雖然你們上世是母子,我還能忍一忍,不過這世不一樣,我可不允許你們有朋友以外的關係喔!」

  「就算這世不一樣,本質上她還是我母親。」雪因肯也不服輸抓住艾蒂絲的手,「要是我早知道你們轉世,怎麼可能同意你這混帳跟我母親在一起?我現在也還是很反對……不如母親,你跟我們一起住吧?」

  「咦?!這、這個……」還不清楚為何兩人突然爭執又突然收到邀請的艾蒂絲,一整個就是茫然看向賴爾。

  「真是的,我這世這麼老實了,你還是不肯阿!沒辦法……」賴爾嘆口氣,伸手改攬過伊奴德的肩膀,「那我只好繼續請伊奴德過來當我的助教了。」

  「……誒?」抱著赤霜也同樣感到莫名其妙的伊奴德有些反應不過來。

  碰!!

  「時間快到了,走了!」雪因肯收回拳頭,一把抓住伊奴德和雪花糖的手往登機口拉走。

  「雪因肯!」被揍了一拳的賴爾在艾蒂絲的扶持下趕緊坐起身,笑著對人揮手,「下次來倫敦的話,記得通知我喔!」

  雪因肯看向他一會兒,「看我高興。」

  不是答應也不是拒絕的回答,一向都不是雪因肯會做的事情。明白的伊奴德咧開了嘴開心笑著,懷裡的赤霜彷彿也感受到似的,不自覺也抱著貓頭鷹玩偶哼起旋律。

  「泠釉。」賴爾拍了拍衣後的灰塵,叫住一直安靜不語也要趕快去登機的人,「他們兩個就麻煩你照顧了。」

  「我的確是常照顧他們。」泠釉非常無奈的嘆氣,「難怪你第一次見到戴天藍色假髮的我就立刻叫出雪因肯。這名字在英國可不常見,原來你也擁有上世記憶。不過看起來哥還是很恨你的樣子,就這樣讓哥回去可以嗎?」

  「多謝你操心啦!」他一手打在對方深藍髮上猛力的揉,像是放下心中大石般大吐一口氣,「是不太好,不過……總覺得他比上世對我的態度好多了。有伊奴德在,還是慢慢來吧!」

  「泠釉!你再不過來我就把你的機票撕了!」看人還沒跟上,遠方就傳來雪因肯有些發怒的聲音,泠釉一臉冷汗。

  「嗯……我倒是看不出來哥有好多了。」

  賴爾大笑幾聲,「好啦,下次見。」

  「下次見。」

  目送一行人走入登機口,摟了摟身旁還擔心他臉上紅腫的艾蒂絲,賴爾臉上卻彷彿一掃陰霾的開心笑容,久久不逝。

 






訪客留言 (返回 jijk221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