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練成
小說為主,繪圖為腐(欸?
主打BL,也接受BG和GL
最喜歡奇幻魔幻題材,常常腦抽筋是創作元素
jijk221
暱稱: 茶葉梗(棉花喵)
國家: 台灣
地區: 其他地區
« April 2015 »
SMTWTF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最新文章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SilverCarnival】★...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笨蛋組]惡夢(微H)
文章分類
全部 (100)
BL - 【他】是我老婆(完結) (35)
BL02 - 笨蛋組 (1)
BL05 - 契約組 (1)
BL07 - 記憶組 (17)
BL07 └ 【SilverCarniva】 (2)
BL08 - 偽娘組 (8)
GL - 非人管理所 (36)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POPO
◇Parallel world
◆巴哈-腦內練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00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14
累積人氣: 1054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5 年 4 月 16 日  星期四   晴天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愛的定義(H) 分類: BL07 - 記憶組

 上篇:15年新年文 - 稱呼.上兒時記趣15年新年文 - 稱呼.下

 

  終於把每個喝醉的人都扛回房間,散亂的客廳也都整理乾淨後,已經凌晨快四點。從魔界消耗掉的部分還沒有休息補回,雪因肯也有些累了,他走回書房。喝醉的伊奴德躺在床上熟睡,嬰兒床已經從主臥室搬來,赤霜和雪花糖也早在平常就寢時間倒下。雪因肯自己在床邊鋪了床被,這間房的地板也有發熱保暖功能,加上自己也根本不怕著涼,自然是自己躺地板睡。

  他看著旁邊的嬰兒床,其實他沒打算今天就承認跟賴爾的關係,不如說他非常想要忘記。可是在看到他的母親艾蒂絲因為有了小孩而高興的樣子,他實在無法否認對方對自己母親付出的真心。而且沒有他,就不會有他和伊奴德,也就不會有現在生活。於理,賴爾也算是他重要的人。重重嘆了口氣,他實在對這種情感方面的事情很棘手。

  才剛閉上眼想小睡一會,就感到被單有些動靜。

  「做什麼?」連眼睛都沒睜開就先開口,「做什麼床上不睡下來跟我擠?」

  「我擔心你會冷。」

  「地板可以開啟發熱裝置,才不會冷。」

  「床上沒有阿,我會冷。」對方笑嘻嘻的從他背後抱著說,雪因肯只是輕輕無奈的嘆氣,就任對方抱著他。

  原以為對方只是蹭他一會,就會因為還在酒醉繼續睡下去。但對方不時的蹭了一下,又移了移位置,他感到有些不對勁。

  「還不睡嗎?」他總算睜眼看,伊奴德只是笑著搖頭,「你該不會還想喝吧?」

  「不是,只是……」他蹭了蹭對方的頸肩,「一個多月沒抱你,想趁能抱就多抱一會兒。」

  聽到這,雪因肯不經意笑了笑,一翻身就直往對方雙唇上親吻。

  好不容易靠抱抱蹭蹭稍微加強一些理智,卻又因為這個吻,挑起他更多慾望。一手撐著自己的身體壓到對方身上,另一手則是與對方的手緊扣住。感到對方炙熱的體溫,雪因肯另一隻空著的手往下滑,直觸到對方的褲襠上,這讓伊奴德不禁顫了一下。

  「你…好熱……」在激吻稍作歇息時開口,雪因肯看著在自己身上的人,「這麼想要?」

  「…嗯……」伊奴德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頭,「其實昨天就想要了,可是你看起來很累,而且我也早發誓不會傷害你,所以才忍到現在……不過好像……」比他自己所想像的還要失控。

  但這卻讓雪因肯開心笑了幾聲,「居然這麼會忍?我還以為你會跟上世一樣,去找女人發洩。」

  「說過多少次了,我已經和上世不一樣了,你就相信我嘛!」伊奴德有些不滿的抗議,底下的人笑了笑,雙手勾勒住他的脖子,仰起頭往他的雙唇親吻一下。

  「好,別氣了。」他邊說邊使出魔力鎖上房門,並為了不吵醒旁邊的嬰幼兒,只在他們周圍設置隔音和幻象,即使不小心被闖入,也只能看到他們在沉睡一樣的景象,「不過快到早上了,能做的時間不多,三個小時夠嗎?」

  「怎麼可能夠阿……」他忍受了一個多月的慾望只有三個小時可以解決?要是時間和狀況允許,給他三天都不夠用。

  「色狗。」他推開對方,將人拉躺到床上,直往對方身上跨,「為了獎勵你沒有出軌,這次讓你直接進來,這幾天就忍耐一下吧!」

  「……好吧!」伊奴德無奈笑了笑,一手輕撫對方的臉,「不過我還是不想讓你受傷,前戲還是要做足才行。」

  「嗯。」比起上世的脅迫無理,他真的對伊奴德這世的溫柔要求,一點抵抗力也沒有。


  或許是太久沒有碰觸,也或許是累積不少,彷彿是初次般,有些急促但不失小心的愛撫,比往常還要快挑起情慾。

  雪因肯伏對方兩腿間,雙手兼舌並用賣力的服侍對方腫脹的巨根。然而被服侍的伊奴德也沒閒著享受,只見他一手抹上許多潤滑,就往對方的後方放入自己的手指做擴張動作。

  「哈阿…伊、伊奴德,我…我快不行了……」在自己身後容下第四根手指時,雪因肯終於無法專心繼續服侍的動作。

  「……我也是。」伊奴德有些艱難的嗓音,顯示出自己也處於快爆發的程度。他抽離自己的手,將人拉起後靠著自己,舔舐對方胸前兩顆挺立的小果子,「這次…你想怎麼做……?」

  「怎麼做…阿、嗯……」胸前敏感的地方得到滿足的愛撫,身下卻不甚滿足的緊貼對方磨蹭著,「那就、阿…正常式吧…唔嗯……」

  「正常式?這麼普通?」伊奴德雖困惑,但他依然照吩咐讓對方躺下。

  「嗯…這樣我比較不容易受傷,然後……」

  他雙手勾勒對方的脖子,輕聲在伊奴德耳邊說盡一些淫靡的詞語,引得對方原本就有些按捺不住的身體陣陣顫抖,突然感到自己的理智一斷,也不確定對方是不是把話說完,抓起對方的雙臀瓣往外撥,準確的直把自己腫脹的慾望往深處頂。因為有足夠的潤滑和擴張,雪因肯一點也沒感覺到疼痛,甚至因為這一下,立刻讓原本就有的快感直往他的腦幹上衝,只來得及短短驚呼一聲,興奮的分身就先去了一次。

  「…哈阿、哈阿……」大量且急促的呼吸讓他漸漸回復神智,底下的人可沒這麼有耐心等待。

  「真是太美了,我的女王。」伊奴德用古語說,伸手撫著對方充滿水氣望向他的臉,「舒服的模樣真是太會挑逗我了,接下來是我的回合,不到最後絕不停下。」

  這種宣示後續般的話語,從沒讓雪因肯示弱過,這次依然掛起一抹高傲的微笑,甚至抬起因為餘韻還顫出汗水的腿,掛到對方肩上,「……自該如此,我的忠犬。你的一切都是我的,絕不允許你有半點遺漏,全數獻給我。」

  「是,我親愛的女王。」他在對方白皙大腿上留下吻痕後,便以這種姿勢,一次次往對方體內深處撞擊。

  「阿、阿……不、不夠……阿,在快點啊……」

  「是的,親愛的女王。」

  「唔嗯……阿、伊、伊奴德……我、啊啊——!!」在如此高昂情緒下,雪因肯很快就來到第二次高峰,緊抓對方的手指已經泛白,但已經說好不讓伊奴德發洩過一回,是不會停下。即使自己處於搖搖欲墜的快感,他依然不開口喊停。

  伊奴德也明白對方感受,此時他稍微放慢速度和力道俯下身,像舔舐美食般品嚐那胸前紅潤的小果子,一雙手在對方平坦的兩腰側和臀部盡情撫摸,引來雪因肯口中更多喘息和叫喚。

  「伊奴德……伊奴德……」這些間奏般的愛撫讓他更加失控般,雙腿夾著對方有肌肉的腰,自己扭動著腰肢,想讓身下還在緩速進行的凶器能猛烈些,他雙手扶起對方的臉,往那取悅他胸前的雙唇,改取悅他的舌尖,「快點,伊奴德……我想看你因為我而瘋狂到失神的樣子……」

  看著對方充滿情色與慾望的水氣,央求自己給更多的神情,伊奴德感到自己總是會為這表情深陷著迷不已。

  「女王也是很色的嘛!」

  「這、當然、阿…只對你……啊啊……」

  「我的榮幸,女王陛下。」伊奴德雙手抓住纖細的腰,不如剛剛般,彷彿加上火力般,一次次的往對方體內深處快速且猛烈的撞擊。

  雪因肯很快就又快到達頂端,但這次卻用手抵住自己頂端,「你、你是……哈阿、沒力了嗎……哈阿、哈啊……還不再用力些……阿啊……」

  「是,親愛的女王。」

  看著底下的人為了想要跟他一起,硬是阻止自己先去,也因此如此,身上累積的量讓身體紅的像夕陽般漂亮,到處滲出的汗水彷彿像迷藥般,迷住伊奴德的理智,眼中只剩下高漲的情慾,為了忍受而溢出的淚水也讓他剩下的理智是幾乎被消滅殆盡。伊奴德已經沒能去想任何東西,只剩下要把愛液全灌入眼前人兒體內,讓對方只能有他味道的想法。

  床板和床墊誠實反應床上運動如何激烈,股間肌肉拍打撞擊的聲音極為淫靡,更別說兩人口中反應情感的呻吟令人害臊,若不是有魔力阻擋聲音的傳播,恐怕這些聲音早可吵醒其他熟睡的客人。也因為這樣,兩人才能盡情的將這一個多月的慾望稍微發洩一些。

  身上快感似乎已經快到極限,雪因肯阻止自己的手已經在顫抖,就像他的神智般,隨時都有可能衝破。

  「哈啊、哈啊…伊、伊奴德……我、我快要……唔嗯……」

  才剛想放開的手被另一隻大上他一點的手給穩健的握住,彷彿自己的手不過是塊布,現在這隻才是所謂的鐵牢籠。

  「我也快了……再忍忍……」伊奴德的嗓音極為低沉壓抑,雪因肯很想點頭答應,但他無法。如果沒有壓抑的話,他可能可以再射出第四甚至第五次,由此推論他已經忍的夠久了。

  「快、快點……哈啊、哈啊…伊奴德……」

  他大口大口的喘氣想要舒緩一些,這的確有些效果,已經被滾燙凶器連續侵犯許久的肉壁,隨著呼吸吐氣有了一些收縮的動作,這無疑是再替伊奴德的分身做了按摩刺激。

  「唔嗯…阿、啊啊——!!」對方一失手劃過那已經吐出些許精液的頂端,被開放的出口立刻往兩人腹部噴灑至胸口的熱液,雪因肯感到就被壓抑的快感直往他的後腦衝,不自覺弓起身子,彷彿在抗議般猛烈並久久不能回神。

  而在他體內的凶器也因此遭受的內壁擠壓,在最後這幾下彷彿是在捶木樁般的用力,低吼一聲,頑固的頂端終於鬆口,噴灑出大量的愛液填滿整個空間,甚至從空隙被擠出體外。伊奴德從對方得到快感並喘氣,享受著在對方體內被包圍的溫暖。他緩緩抽出過熱的分身,把多餘的愛液也一併帶出,趁還沒消退前,他又趕緊放入。

  「阿!」因為這一下讓快感還沒消退的雪因肯來說,有如電擊一般,讓他感到全身酥麻,「不可以再繼續…時間不夠了……」

  他的聲音充滿未退的情慾,阻止的話語一點也沒有說服力。但伊奴德明白他說的,只是俯下身,親吻對方白皙滿是汗水的細頸。

  「我記得,已經都說好了,不會強迫你。只是我還有一些未給……」他邊說邊緩緩蹭了幾下,把遺留的一併射入。

  快感還沒消退,這幾下小小的動作,讓雪因肯又往情慾裡陷入一些,這次他也沒力氣再忍,隨著伊奴德的動作,讓自己的分身再吐出一些精液才結束。

  他喘了喘氣,有些無力雙手抱住對方的身軀,「伊奴德……」

  「我在。不過先讓我出來再抱好嗎?」他說,便緩緩再度抽出自己的分身和些微液體。

  這動作讓雪因肯有些涼意,他突然將人推坐起身,自己不管剛才的疲勞,直接跪跨坐在對方身上,再度將剛剛讓自己失控的凶器吞入體內。

  「雪、雪因肯?」伊奴德有些嚇到。

  雪因肯抱著他,「離說好的三小時還有時間,還是說你已經累了?」

  「呃、是還好啦……」 不如說就這一下和這姿勢,就足夠讓他再次有精神了。

  「嗯,那就這樣抱著我。」雪因肯趴在他肩頭上,想了會兒輕聲,「我有點痛。」

  「真的?哪裡痛?是不是我太大力了?」這話嚇得讓伊奴德想將人推倒後翻過來檢查,但雪因肯沒有放開他。

  「不過,我喜歡你在裡面。從我們認識一開始,你從不會再做這件事的時候對我拳打腳踢,做完後更是會溫柔的幫我善後,即使過程怎麼粗暴,但是你的熱度總能讓我感到安心。」

  聽到這些,讓伊奴德有些不好意思,「誰教我對你一見鍾情了嘛……對於喜歡的人當然會想要溫柔一點。」

  「不過你老是用語言羞辱我,還打擊我的自尊人格,甚至還曾在外人面前對我做這種事。」

  「這個…是…愛、愛的表現?」聽著對方翻舊帳,伊奴德有些害怕自己重要的寶貝會不會就這樣被截斷?

  「你真的價值觀扭曲的很嚴重。」伊奴德自己也都不得不承認了,「不過我也被你扭曲成這樣,連什麼是愛都不知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做什麼我都無所謂。」

  「你是在煩惱你母親和老大的事情嗎?」

  被猜中的雪因肯安靜會兒才點頭,「因為我已經不知道什麼是愛,所以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還能在一起?愛到底是什麼?」

  伊奴德聽著對方的困惑,對於這熟悉的詞卻又拿不出一個解釋,他有些苦惱,「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回答讓雪因肯有些反應,他拉開彼此的距離看對方,「可是你不是說過你愛我嗎?那你應該是知道才說的不是嗎?」

  「我是大約知道……呃,你先起來好不好?」對方再這樣亂動,他可不保證這次能控制住。索性直接將人抬起,抽出濕透的分身後,才讓對方繼續坐在自己身上,「我想愛是對最重要的那個人使用的。」

  「母親對我而言很重要啊。」

  「那麼我和你母親比起來,誰比較重要?」

  「這不一樣,我當然愛你所以……咦?」雪因肯為自己脫口而出的話愣了。

  看到對方這樣,這讓他想起去年時對方也因為不懂什麼叫吃醋而困惑不已的樣子。更因為對方因為不加思索就衝口說愛他這點,而開心的咧嘴笑。

  「我也喜歡我爸媽,但是我更愛你,所以覺得你更重要,就像你喜歡你母親,但因為你愛我,所以覺得我更重要是一樣的道理。其實你懂得,只是你忘了,畢竟你最初是生長在正常的家庭裡。」

  雪因肯看著燦笑的人好一會兒,「……你這麼說,是為了替你自己加分嗎?」

  伊奴德聽了簡直快吐血,「你的感想就是這個嗎?」虧他說的好像很有道理一樣神聖,卻被這樣看還是有些打擊。

  但天藍色的腦袋只是往下望,然後大大吐了口氣,「其實我也只是私心不希望他們在一起而已,不過……要是母親真心愛他,那我也沒什麼資格阻止他們。」

  這也是一種愛的表現啊!說到底你到底是懂不懂啊?伊奴德腦門有些爆青筋。

  雪因肯再度伸手抱住他,只是這次有些用力,伊奴德想了想。

  「沒事的,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的。」嚴格來說,雪因肯十幾歲就離開母親,這世也沒有所謂的親人陪伴,雖然很多能力都贏過專家或大人,但是在情感方面,卻依然停留在那時後。自己雖然不成熟,但能做的他一定會做。

  「嗯……」他點點頭,隨後往後躺,將人壓在自己身上,一腳勾在對方腰上往下壓,另一隻腳晃著下身蹭對方的,「還有一點時間,你還要一次嗎?」

  伊奴德困惑了,前戲加重頭加談話怎麼說也都應該超過三小時,該不會自己已經……不會不會,看看窗外太陽已經爬升,這麼說是對方……

  「這次我不一定能在三個小時內喔。」他說,埋頭開始愛撫。

  「嗯……不要緊,反正隔音和幻象還在,而且你可以直接進來……阿!」雖然體內潤滑在,不過已經經過一段時間,當伊奴德放進來時,尺寸已經縮小許多,這讓他有種被佔滿的充足感。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嗯、啊……伊奴德……啊啊……」

  消退不久的情慾又再度染上雪因肯全身,在他身上衝刺的伊奴德也再度被情慾操控。夜晚已經結束,但屬於他們的時間,依然繼續流動著。

 






訪客留言 (返回 jijk221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