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年 8 月 16 日  星期六   晴天


喷血日记 分類: 未分類

 

++

附绘聊燃烧~ 

69=Vicky 18=耽

左→右:耽 / 久我 / 灰乌鸦

18=耽 69=王子

左→右:耽 / 衡夫人 / 灰乌鸦 / 久我

左→右:灰乌鸦 / 耽 / 王子

 

69=不务正业的JM 18=耽




2008 年 8 月 14 日  星期四   晴天


现状 & 扔图几枚~ 分類: 未分類

OK首先,我不是耽,我是他的朋友lu。

这个blog把大陆网屏蔽了,耽的代理又登陆不了,所以她自己也没办法上来。

因为我家的网比较万能,于是这两天会暂时帮他更新。

她正在尝试解决啦,如果之后实在上不了她会搬家的

++

++

三张小涂鸦~

 

++

有爱的绘聊们~~~

[先试着看画风认了有错请见谅……]

69=Vicky 18=耽

左=耽 右=(不认识的日本孩子..) 

69=耽 18=?

++

69=耽 18=Vicky

PS润色版

作为骸云合志《Circean》预定突破69本的感谢贺图~



原创小说+图[6918]apologize(H有。HE有 分類: 未分類

 
apologize


其实我只是想试下写H。只是想为脑中的一幅画面写出段故事。只是没想到花的时间和写出来的想象中的多了。
注意的是我把云雀写的有点走型的弱了..对于这个我错了..
那么请看吧[飞逃]
==================================================

 

That i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你说的对不起已是太迟,真的太迟


你的眼神 你的笑容 你的哀傷 都是為了那人.

在彭哥列給予的任務裡. 雲之守護者和霧之守護者被派入那個死亡地帶的山穀口
要找出一代在那堹d下的戒指的綫索.

[啊啦啦~要為親愛的彭合列做任務了喔~~小痲雀~~]

[.....]

[小麻雀別那么冷酷嘛~]快步追上絲毫不理會理會自己的人.骸笑的神採飛揚.

十足欺诈师的品格。

继续不理会的往地图所指的目的一直快步向前。他知道的,所有的所有,都是谎言。自己没有必要和笑的那么虚伪的人多废唇舌。

心口的隐隐作痛,自己无法捂住眼睛,捂住耳朵,无论怎么摇头和转移想法。都无法忘记哪个不一样的笑容。

笑的多么真诚,而自己的心在那瞬间给撕裂成无数的碎片。

哈,自己不过是哪个难听的说是可有可无的,替代品。所以把心口的痛狠狠的自己补上一刀。
这样就能痛到麻木了。没有痛觉的感觉真好。即使血流满地。

在這個密林裡沒有訊號.什么都沒有.隻有一大片的綠色.果然亞熱帶就是這樣的特色.两人被飞机这样的丢下,如果不是用指环的刺猬的增殖浮空降落,普通人大概被摔到爆头了。

真是没人性的东西。

在云雀在想要好好的想说好断绝两人的关系。在这次任务完成后就辞退[云之守护者]这个位置,带着云豆好好的单独畅游天下时。刷的一声。两人不断的翻滚下去。

因为森林的叶子的掩盖。两人不小心摔了下一个深穴。

因为情况太突然,摔落的速度也太快。云雀根本来不及打开指环筐子。

在那时间,他感到骸紧紧的抱住他,把他包在自己的怀里让自己身体承受滚下的冲力。

直到掉下到最深处。

[骸。。。]

挣脱了骸的怀抱,骸已经失去了意识。

全身挫伤,头被撞到出血,最主要的是,右眼也流出了血。

骸除了和白兰的战役外,哪有再这么狼狈过。

是为了自己么?

这样,是不是代表着自己——

努力的摇摇头,云雀强逼自己别想太多。救人要紧。

抬起头,发现这个洞穴深处,有一条长长的地道。

挖掘的痕迹。。这是人为的?是和戒指有关么?

于是扶起昏迷中的骸。云雀步步蹒跚的望地道方向走去。


地道没有相象中的黑。有夜光的菌类照明。这让云雀很惊奇。对彭哥列的地底基地创造可是到了炉火纯青,但这样类天然的自然设置,自己还是第一次发现。

是因为一代的诅咒遗留下来的么。

这时候云雀开始耻笑这个可悲的家族,尤其现在自己的无能首领,以自己忙的名义把这烫手山芋丢给我们。

是对我们有自信呢。还是像小婴儿说的那样,这个家族的实在权其实是在我们七个守护者,首领只是一个代表七人的意见的总结的无能?这和英国的王室政治制度有什么不同?可笑。

一路的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终于看到了远处的强烈光源。云雀的嘴角上扬。

[到了。]

走到外面。是一座山谷狭缝深处。说狭缝又不是真的狭缝。对人而言是非常之宽倘,比意大利的广场还要大的空间,上空是一片纯蓝清新的天空。
地面的石块是近乎奶白的云英石。石头蔓延的前方有个直落的清澈的瀑布。瀑布下清澈的池水的鱼欢快的游着荡起的水纹拍打着岸边的青绿。

云雀在校时读过的关于中国的古文。。这个情况大概是以[世外桃源]来形容了。

把骸的衣服脱下掂在石片上,捞起池水帮骸擦拭着伤口。撕下衬衫为骸包扎。处理好一切后云雀像当年国中坐在学校屋顶一样,找了附近一快高石单脚屈起的凝望天空。

总之等到这家伙醒来再说了。

======================================================

[呃。。。]

小小的呻吟声对于连落叶的声音都能吵醒的云雀来说已经是严重的噪音了。但他这次却只是睁开眼睛走向躺着的那人的地方。

[醒了?]

意识模糊的望了望夜色下的云雀美丽凤眼的素颜。骸呆滞的低语着。

[你。。。是谁?]

[诶?]

[我。。又是谁?]

[!!!!]

云雀这时候有点哭笑不得。这样的情况下骸没有的记忆,对他来说绝对是个麻烦。但放下不管自己会更纠结。

[听好了,你叫骸,尸骸的骸。姓六道,六道轮回的六道,至于我,我叫云雀。HIBARI。]恭祢这个名字云雀没有说出来,因为在这家伙嘴里叫出的这两个字让自己心烦气躁和莫名锥心。

[我们现在是为一个家族做事,找到某只戒指或者关于戒指的秘密,在这个地方。而你,滚下崖时把脑子撞了,就这样。]多余的一句都没有再说,云雀背对着骸沉默着,想着现在有什么办法等到救缓。

[那么云雀,这些是你帮我包扎的?谢谢你了呢。KUFUFUFU]即使没有了记忆一个人的习性是不会改变,眼前这位的笑声就是一个最佳的证明。即使他现在的脸是多么小孩子的天真。

失去记忆的骸,忘记了仇恨。忘记了所有认识的人。连自己的罪也忘记。所以,这样真诚的笑容。云雀看的很不可思议以至于看呆了。

如果——这样的笑容。。。能够一直在你脸上只对我一人展现的话————

[我的脸。。有什么吗?]这话刚从骸 的嘴里脱口而出,云雀就马上把眼神撇过一边。

[现在你快想在这里出去的办法吧,用你的六道能力]

算了,我在奢望什么?

[六道能力?]

[对, 你用下你这只该死的烂眼。随便叫动物带路又好幻术把我们变成鸟飞出去又好。]

[哦呀哦呀,我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这身体怎么用自己又怎么知道来着~~]

啧,就算没有了记忆那性子果然还是狗改不了吃屎。云雀忍不住用他的凤眼鄙视了他一眼,然后把头转到一边,企图无视作罢。

但就好象当年自己没有想过成为云之守护者一样,他的鄙视却让骸觉得他的眼睛很是漂亮,圣洁无垢,以至自己莫名的兴奋的想有战斗欲和征服欲。

这样的眼神是不是以前看过?

拉了下披上自己身上的衣服,骸望着云雀的衣领里半露出的脖子,玩味的笑了一下。

云雀。。。。吗?

================

连续两天了。

这两日时间两人靠池水和池鱼来解决饿的问题,毕竟这里荒芜人烟。鱼都养得很肥美。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依然找不到救缓的办法。虽然这日云雀拿剩下的戒指匡里的生物去联系外界。但到现在都丝毫没有任何信息。当然拉如果是土拔鼠就能打洞开路而出,刺猬嘛真的需要花时间了。不能快跑不能打洞更不会飞。当然能浮空走但似乎因为某些原因不能把2人载上。该死的云豆因为担心任务危险而交了给草壁照顾。早知道就带上了。

但这些和某人失去记忆来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云雀实在受不了为自己的戒指叫了下出来的火焰就大呼小叫大喊好神气好神奇。云雀心里想你以前那些能力对比我的简直是登峰造极,而如今居然为自己平常得再不平常的能力惊叹。这算是讽刺么?

[云雀云雀云雀小麻雀~你还会什么啊让我看看嘛~~]

再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因为这在这里饥饿什么的而死而是面前这条无赖混帐的发牢骚撒娇而起鸡皮疙瘩和有气不能出闷气攻心而亡。

这人简直就是道地的八婆!

[别烦,咬杀你哦]额头爆青筋的云雀拿出拐子抵在骸脖子上。

[啊拉啊拉小麻雀这拐子哪里变出来的啊~人家好想知道拉]丝毫不理会那杀人的眼光以天性的闪避力躲过拐子一把趴在云雀身上。

[...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本想挣扎的云雀闻言停滞了下,手上的拐子不自觉的垂落.

自己什么时候学会依赖这样的感觉了?习惯这人在自己身后抱着自己的气息,习惯他在自己耳朵旁边轻声细语.然而这样的感觉有在自己身边能发生多少次?

是不是..这样的时刻...永远都停止就好了?

有可能吗?只要轻轻的,让他看到那个人,一切的小小的梦想就被轻易捏碎.

我可以期待吗?我已经赌不起了.更加输不起..其实很久以前.我早就已经是这场游戏的输家.

我为什么会爱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因为这样失去了所有的自由.这是那么愚蠢...又那么的悲哀.

很可笑吧!可是这样的喜剧为什么自己最后还是无法笑得出?

[....]

一直保持着沉默.被骸从背后抱着的云雀自嘲的嘴角扬起,但紧接着眉头深锁.美丽的眼睛闪烁着困惑与哀伤.在他身后的骸看不见.

什么都看不见.

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夜色开始朦胧.入黑的天空把云雀拉回了现实.

狠地推开骸,云雀开始解开领带,即使在这样的四处无人衣服还摔破了的情况下.严谨的穿着是云雀的习惯,也是他傲骨里的一个证明.

[小麻雀你脱衣服做什么~]于是很自然把云雀名字直接改为小麻雀的骸笑着疑问着.

[洗澡.]的确这2日完全因为想着逃离而让身体风尘泊泊的云雀的确不喜欢自己身上的感觉.虽然本身没有什么异味但感觉真的需要让身体好好清洗了.其实最大的原因是云雀一直相信心烦时洗澡就是最好的解压方法.水冲下来的感觉能让自己暂时忘记身上的疲累和压力,泡温泉时甚至能忘记一切.

[哦呀哦呀我又陪你洗]

[不准!!]

[为什么呀.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怕的?]骸这时候摆出个纯真的困惑的表情,让云雀看到好不习惯.

[算了.随便你.]心知辩解不能的云雀也不方便说他有记忆时每次洗澡都被偷袭这样的丢脸史.[洗好你自己的,洗好顺手抓几条鱼做今晚的晚饭]

[行拉]骸愉悦的笑着马上把身上的衣服全脱光了.说真的骸的身体治愈能力挺快的,才几日身上的伤都快脱痂了.但因为伤口的关系他其实比云雀更受不了自身的感觉.而最大的问题是身的伤好了记忆无论怎么样也想不起来.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

池水很冷.这是刚下水的云雀的第一感觉.虽然已经是夏天.但荒林里的清冷还是让云雀抖了下,但很快的坚定的一步步望更深的地方走去.

而骸比较慢的跟随而至,池水的冷骸感到莫名的熟悉.自己曾经感受过的吧?已经忘了.

然而他更在意的.是池水没上腰际的云雀的背面.

云雀很美,夜色的明月下映射着的因为长久少晒太阳而惨白的肤色,上面印着这些年来受到的一些伤的伤疤,而修长的身材却有拐子锻炼来的一点结实,映衬出无论男女都一定为之疯狂的身体。而水珠滴下的黑发末梢下的,美丽的凤眼下装载的坚毅的延伸。形成的画面足够让就算一时失去记忆的但知道自己男女不苟的骸本能唤醒。

冷不防的再一次抱住云雀的后背,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气味。比起冰冷池水的熟悉感触更为疯狂的熟悉而贪恋的抱得更紧。

我是不是。。很久以前就需要你的体温,你的所有?

[你。。干什么!!]如果是平时这样的偷袭早就感觉到了而且还会拿拐子偿还。而这次,云雀太累了。

太累了,身体累,心更累,没办法控制自己别多想。别期待,别奢求。无论付出多少,那人的心和自己的心犹如万水千山,而自己无论如何攀山涉水,还是,还是那么的远。

[很暖...]近乎贪恋的靠的更近,臂弯收的更紧.[很爱你..很爱你...别离开我...]这人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身体这样诚实的告诉骸.

听到这样轻生细语的云雀,眼睛不禁睁大眼瞳缩小,感觉心脏的心跳频率加大。

是我吗?这次你所呼唤的人...如果是我的话....我愿意...放弃我的所有..........

别蠢了!自作多情什么?他想的人不是你!这不是以前已经很清楚的么?我能期待什么?只能再一次的受伤吗?每次都觉得自己快死掉了的时候总是给我那么一点,那么一点的温柔,让我堕入永远的万劫不复的绝望里.

现在他叫着的人不是我吧.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没有了记忆.是在我身上找回他思念的人的痕迹?

有什么比这个更悲哀的?自己唯一喜欢的那个人,他的唯一却不是自己.

不对.他现在谁也不记得,包括他自己.这时这刻,他是属于他一人.属于云雀恭祢我一人的.为了这一点点的奢望...他甘愿.

[好爱你..好爱你....]你爱谁呢?
[你爱我么?爱的是云雀]我可以不可以知道.笑我厚脸皮也可以..怎么样也可以..
[我爱你.]你不愿意回答吧?其实我早就知道.
[可以了。]足够了,给我那么个小小的美梦.让我在以后你幸福的日子里.我只要
偷偷的抱着这点谁也不会有的回忆.就能够我自由飞翔了.

但为什么还是那么痛,那么的悲伤呢?

心脏碎裂,云雀转身双手轻轻环上骸的肩膀..他放弃了.这次,他决定抛弃自己.

[抱紧我...]对不起对不起.我自私的占有了你,请你原谅我这次的自私.就请原谅我这唯一一次的自私.

我只是..想要那么一点点幸福而已.

[.....]看见这几日相处冷漠的云雀这次的温驯.骸却第一次觉得心口某处痛了起来.

这人一定很重要,你是谁?我最爱的人吗?就算不是,我也有办法让你成为我的.你一定是我的!

骸毫不怜悯的一下咬着云雀的唇,他太冷了.

他要依赖眼前的温度.

湿滑的舌长驱而入侵蚀着云雀,也侵蚀着他的心灵.唇和唇的交缠导致不及咽下的津液由云雀嘴角滑落.骸的舌疯狂侵略.先舔吮着云雀的舌尖,然后在云雀的舌下左右渐伸,再在云雀口腔上部来回舔拭,再把他嘴里每个角落都攻占了却专门躲开云雀最需要安抚的舌尖,一直逼着云雀靠的更近把嘴张的更开而方便迎合他他才大力的狠狠的与云雀的舌尖碰触缠绕纠缠.

被吻的云雀是因为缺氧和兴奋.脸渐渐的散开了红晕.眼神也由本身哀伤清冽的色彩里再划上一笔水雾显得更加精彩.云雀不是女人,他的美是属于青年的刚成熟的青涩的坚强美.此刻的他更是像处于被等待开发的圣境一样.无论是谁都希望能借此洗去内心的不洁.

我想玷污他.让他的那美丽的清冽高贵的眼神在我面前失去所有的神采,让他甘心只属于我.

骸的本性的确不会因为失去记忆而有所改变,尤其本能方面,他并没有马上就刺激云雀的分身和后面的禁密地带,而是轻轻的,看似温柔的吮咬掠夺刺激着脖子附近的大动脉的位置,来回打转舔嗜着,由耳垂慢慢转至颈侧,再用舌尖挑逗喉核部位然后再转至锁骨。所到只处留下点点红痕.

这是只属于骸的印记.

要被嚼食掉..要被杀掉...

当人类最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时就会异常体现的发感.只要用力一咬生命就为此人断送的感觉让云雀无暇多想,因为逃离不了只能将颈额昂高更为迎合.双唇也因此因渴求而微微低吟着.在月色的衬托下泛红的脸额湿润与微微张开的双唇,渐渐泛起水雾的迷茫眼神加上加深的呼吸,让游移在云雀胸前的骸禁不住再一次深深的吻着云雀.

手也不空闲的轻抚着云雀的后颈,渐然向下滑落,云雀的皮肤因为长期没有被照晒而非常茭白,细致的肤质称上经过锻炼的肌理却又那么协调,让骸非常的爱不释手。

手最终停落在云雀的后面的禁地中,骸却停止了动作。

[恩....]忽然的停止让云雀禁不住半带着疑问的轻吟出声.

呻吟,喘息,无疑都是最好的催情剂.

[......先来点前奏吧.]

说罢的骸握上了云雀前身的灼热,轻轻的套动抚弄摩擦,富有技巧的骸让云雀欲罢不能。只能让自己前身向前倾,男人都是感官动物,脆弱交到对方手上只是想占有,占有,再占有.

[啊呃...]有点跟不上快感的云雀终于忍不住哀叫了起来.湿润的眼神,微微张露的唇,这样的身体语言是在暗示的邀请。

骸不是圣人,看到这样的表情当然想马上直捣黄龙,马上狠狠的插进去,但没有细致处理的话进去自己会难受云雀更难受,毕竟不是女人,又没有润滑剂在身。

发现自己非常清楚云雀的身体的骸很惊异,但下本身的冲击让他无益思考太多,他把自己已经肿胀的性器靠上云雀已挺起甚至前端有些许的泄漏的分身靠在一起,右手轻轻的抚慰再慢慢的磨动。让手沾染上两人的湿滑后轻轻的让食指和中指一起滑入云雀的致密幽禁地带,换上手在2人间继续抚弄后轻轻的叼吻着云雀的唇交缠的安慰着。

因为双唇被封住的云雀无法宣泄出来自前后得到的不满足的快感,身心的堕落的悲伤感的催情作用下双手把骸拥的更紧。把脆弱暴露于对方,一切都是心甘情愿。

两根。。。三根。。。手指慢慢的侵入,占领。让云雀的双足软化微微抬起像易于接受骸似的,手指在体内轻轻安抚,指尖在探索云雀体内每一处寻找那个敏感点,男人的前列腺并不像女人子宫的突起,是平滑的要轻轻搔抚才能感觉出来的,探索起来特别花工夫。但本能的问题骸非常快的已经探索到了。

[啊啊!..]

[在这里啊....]看着云雀迷醉的眼睛忽然张大眼瞳缩小的骸嘴角微微扬起.没良心加重了手指的力度.

[呃啊啊...你..这个..混蛋啊...]前后快感的刺激但又不能完全满足的云雀眼角被逼出了泪水.最后快感摧残了云雀的理智让自己抬起双足夹紧骸的腰际,渴求的把自己下身张的更开更让自己迎合.

[看来是差不多了]把手指伸出的骸毫不犹豫的捅了进去.的确自己也忍了很久了.

[啊哈...呃]忽然没了骸的手指的云雀的空虚感和马上身体被充满,瞬间的变化和满足让云雀无从适应,直能轻轻的咬住骸的颈额头无助的抱的更紧.

紧密的甬道紧密的包围着骸,不适应的云雀想缩紧自己排挤体内的异体却看似更为迎合,不知所措的云雀闭上眼睛.

为什么...每次都能被这混蛋任意妄为的需要是夺取..还要不知廉耻渴求.明明就不属于自己...

[呃]一声闷哼后骸把云雀托起就狠狠的抽动起来,往云雀的更深处敏感点不断给予撞击.同时也恶劣的在云雀的前端转手套弄.

双重的刺激,跟不上的律动节奏,激烈快感都让云雀没办法再思考下去而消受不住昂天叫了出来.

征服感的骸借机由下而上吻舔着云雀的脖子,扬起的笑容邪恶而妖艳.

虽然是黑手党出生力气不少.但骸很快发现单手托起云雀的抽动是快不起来.眼珠一转的骸笑着停止了动作.

[你...干什..]还没得问的及的云雀,看到骸抬起自己往按边的平石走去.

[你..这个混帐....]每走一步的因引力而更深入的撞击让云雀羞怒的想死过去.作为报复和掩饰的狠狠咬住了骸.鲜血由云雀的嘴里滑落下来.

但对此骸丝毫不在意,一步一踏实的走到边上把云雀放下让他半躺在平石上,含吻着云雀的唇,抬起他的脚,固定稳定后继续的挺进.

[恩哈...啊啊]骸恶意的放慢了速度,一下下的有节奏却很深入,强烈的刺激让云雀终于露出的求饶般的表情,捧起骸的脸想让自己的唇往上凑.

但骸却在这种时候而已的把头低下,吸吮着云雀的培蕾,另外一只手也不甘寂寞的一时玩弄着另外一颗一时又套弄回云雀的前端.

两点的刺激再加上前端男性的本能再加上后面背德罪恶的快感,这折磨人般的性爱让不自觉云雀弓起自己的身子昂起头,尽最大的限度迎合侵略.

在撞合中私处的交合声和云雀的呻吟声以及骸的喘息构成的脸红心跳的乐符.

渐渐的骸加快了节奏,他按着云雀的头,抬起他的脚,狠狠的冲刺.

[叫我名字.]

[恩啊...啊哈...骸....]

六道骸,骸.我的骸.

攻占,迎合,抢夺,奉献.

那么...这样的瞬间,你就是我的吧?

即使被夺走某样东西后剩下的无尽的悲伤的壳子.

听见云雀呼唤的骸.尽全力的狠撞去云雀的敏感点,手上更快的摩擦云雀的傲阳,闭上眼睛感受云雀的包围.

在某一瞬间.云雀的看见眼前一道白光,醉人的快感使得云雀一阵攀径收缩.高潮的绝死感让云雀把自己的爱液强逼式的释放了出来.

而忽然被缩紧的骸,也按耐不住把自己的爱在最后的深切占有后深深的射在了云雀的身体深处.射入的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思考不能的骸照着念了出来.

[恭彌...]

在高潮刚过的晕奄云雀听见这轻轻的呼唤声后张开眼睛.偷偷的看着闭上眼睛的骸.

就犹如自己的爱液一样..只能因他释放而却一无所有的孤独洒落...

而那声呼唤.也只是自己的幻觉罢了吧.

够了.已经够了.

云雀再次闭上眼睛,深深的拥抱着骸.

即使这样.我,也愿意.

================================================

温存中,骸趴在云雀的胸膛上,自己一直留在云雀的体内迟迟不舍的出来.

其实云雀已经承受不住性爱的激情早已失去意识.

他在思考着自己,以及自己身下的人儿.

恭彌,恭彌,恭彌,云雀恭彌.

人生最大的三个难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该由哪里去?

眼前这人.为什么,为什么即使疲倦的睡容的表情会那么悲伤.

轻轻的吻了吻云雀的前额,骸的眼神变的深逸。

滴答..滴答...

发丝滴下的水珠,落入水中的玎玲声,让骸脑中闪过一丝痛楚.

对了..我是.......

蓝红眼睑微微垂下,长长的蓝色睫毛掩盖住骸的心思.

缓缓的把自己退出来,精液至前端私连到云雀的禁地,一股白色的浊液自云雀的身体里涌了出来.

骸将手指探入熟练的把精液清挖出来,云雀的体质如果精液留到明天的话一定会拉肚子.这样脸红心跳的画面骸却若有所思.

唇部上扬,处理完毕后骸把云雀拥起肩膀和双足公主抱,云雀很轻,但却因长期杀人而锻炼出来的匀称肌理,配上长期不接触阳光的白肤,真的有种说不出的男性美.

再吻了吻云雀的唇,骸抱着云雀走出了水面,去到云雀仰望天空的平石上,给云雀披上自己的黑色大衣,让他靠在自己的胸膛了,等待他的醒来.

I'm holding on your rope,
努力回忆着你那句话语

Got me ten feet off the ground
我的心似在空中悬起

And I'm hearing what you say but I just can't make a sound
听懂了你的言意我却只能绝望沉默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云雀已经醒了.

但他不愿意睁开眼睛,这点点的时间里,骸只属于他的时间里.

听着对方心脏跳动的声响,云雀把自己靠的更近,更近,但这样的小动作自然逃不出骸的眼睛.

[醒了?亲爱的小麻雀.]

云雀猛然睁开眼睛,眼神由迷离转为失落但更快的变回凌厉的,平常的属于自己的眼神.这是自己唯一的保护壳.

可是却那么的不堪一击.

[.........]

不回话,坐起来,披回自己的衣衫,好象一切都没发生.

[小麻雀,我们一定是恋人吧]

[..........]

还是不给予回答.骸笑着在云雀背后拥抱着云雀,蹭动着云雀黑亮的发鞘:

[恭彌...]

心脏强烈一收缩,云雀尽量不让自己的表情变化,但那一下的颤抖骸是感觉出来了.于是骸靠的更近的笑着说:

[你是叫恭彌吧,我脑海里有这样的一个名字.可是别的我什么都忘了....呐..恭彌..告诉我..你是爱我的吧?]

唆——

猛然的,云雀不知道那里找出来的拐子狠狠的抽在骸的脸上,骸因冲力太大而倒下,但很快的半跪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捂住右脸,抬头正想疑问还是抱怨时,他看到了。

云雀凌厉的凤眼上,划下了透明的晶莹。在午夜清凉的月光下的单薄的肩膀的身影更显得凄凉。

[.......你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也不可以说,什么都不可以知道,我不想你记起来,但又想你记起来.

我想你记起你自己的孤独,但又不想你记起你看那个人的眼神.

矛盾使人崩溃,痛苦使人锥心.

对不起,其实我真的很自私.

[你知道吗?]

云雀凄苦的笑着说,然后失声痛哭起来。

云雀哭了。

然后骸也跟着哭了。

这到底是谁的错?错在不记得,不懂得还是不觉得?

我们,总在伤害对方.总在错过,总在偏激.总在失去.

[对不起..对不起....]

You tell me that you need me
爱我要我曾是你山盟海誓

Then you go and cut me down, but wait
伤心于你的离去我却只能空虚等待

You tell me that you're sorry
不说你的歉意是那么苍白无力

Didn't think I'd turn around, and say...
可你不会想到我要重新向你致意

That i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你说的对不起已是太迟,真的太迟

I said 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 it's too late
我说过现在已是太迟,真的太迟

============================================

次晨.

骸和云雀谁也没有说话.只见云雀在默默的环绕着谷崖四处摸索.

[......小麻雀,你在干什么?]骸打破了沉默.

[任务.]

多余的话懒的再说,来这里的目的云雀可不会傻到忘记掉,他承认昨天是自己失态了.

这里什么也没有,所谓的指环的线索除了人工隧道这个有点关系外.根本好难发现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也许这是一个阴谋?

云雀的眼瞪着四周,一定是什么没想到,一定是有什么不对.

这个时候,听到呼啸的直升机声.

刺猬回来了..带着彭哥列众人.

飞机停靠后,山本下了飞机道:

[别找了,这的确是首领给你的一个玩笑.]

[什么意思?]

[就是,十代目早已经死了.]

跟随下机的狱寺接着道.

[....!]

[了平和蓝波在秘密封锁这个事实,我们在这里接应你,在我们通知你这个消息之前,那个彭哥列的任务其实是白兰支配的家族的阴谋,他想把你们支开而好方便下手.他们成功了.那个骸君你也跟着受骗了.]山本这个时候一点也没有了以往的打哈哈的心情,其实他不喜欢这两人,应该说他对任何比自己强的人都有一定的不爽心理.但他的笑容马上就挂回了脸上.其实没有一个人能比他更会掩饰自己内心的黑暗,但云雀已经看的出他的不耐烦了.

然而云雀关心的是骸的反映.

[...哦,这样啊.KUFUFUFUF]骸笑着站了起来.表情是那么神采飞扬.

[你想起来了?]云雀惊异的看着瞬间恢复以往气势的骸,有点难以自信.

那你想会心痛吧,首领死了,你给予温柔眼神的人死了诶.这样事不关己的表情.其实是掩饰吧.

既然记起来了,这几日的都会忘记吧.这样也好.这样的回忆我自己拥有着也够了.

[在昨天晚上已经想起来了.]


I'd take another chance, take a fall
我想我还会努力,宁愿再次被你伤害

Take a shot for you
也再给你一次让我接受你的机会

And I need you like a heart needs a beat
我需要你就像我的心要跳动得一次又一次

But I'm afraid...
但我害怕...


[哦呀,那只是猎物而已,死不足惜.]

[你居然这样说十代目!!!]狱寺激动了,他平日就看骸不顺眼,加上首领的死的伤心,新旧仇恨一并爆发.

[我只对彭哥列的力量有兴趣而已.还有,这个理由是很久以前的了,现在我留在这里,自然是为了他.]骸笑着望着云雀.

其实很久以前,就是在黑耀中学看到那对凌厉的美丽的不屈的眼神里,他所有的计划都被改变了.

与其得到世界,不如带着他去破坏世界.

那时水滴的声音让他记忆起水牢的日子,他那时就发现,他那段时光是靠心爱的恭彌的回忆和梦境度过的.

没比他更重要的人了.

[可是你以往不是一直都温柔的注视着泽田么]这件事山本留意到了.疑问的提了出来,顺手抑制住狱寺的冲动.

云雀听到这个疑问时.心跳停了一拍,然后转快.

一个纠缠自己心里多年的问题.
一个摧残自己身心多年的问题.
一个渴望知道但害怕所不敢问的问题.

[哦呀哦呀,我只是想如何得到这个位置和能力而已,没听过用温柔的眼神杀死人这句话么]骸幽默的回答道,但表情却不像语言这般的配合而做出咬牙切齿的表情.

他恨的人居然被人说是爱,这简直就是侮辱了.他永远不会原谅那为了自己家族而威胁自己让他加入帮他们作战的卑鄙行为.如果不是恭彌..如果不是恭彌在...

[恭彌..]骸握起他的手,深情的道:

[丢脸和被别人知道也不要紧,恭彌,我爱你.]

云雀的眼眶又涌出了泪水.

他又哭了.为什么自己会变的这样爱哭.

但这次不是因为伤心.

因为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一个一直连在梦里都觉得不真实的答案.

[这次,我们一起离开吧]

我们,一直一直都会在一起,谁也不能拆开我们.

因为我们彼此相爱.

[还不行.]擦了下眼泪的云雀双眼又变回闪耀坚定.他自信的笑道.

[为什么?]这下轮到骸急切了.

[等我把这个群聚的人全咬杀了,就和你一起走]云雀笑的自信.

他已经有专属自己的,自己想得到的人了.

无论到哪里,只要有这人在,一切都无惧.

Double Action.
二重奏.

[遵命,我的女王陛下.]骸笑着吻了吻云雀的手.

I'm holdin on your rope, got me ten feet off the ground...
让你每句话语留在我的记忆,让我的心向你飞驰

其实还不迟,我们有的是永远.

-fin-
=-----------------------------------------------------------------------
伪到死的小小的后记.
那个小小的后话.山本和狱寺识趣的CALL了台新飞机闪人.
还有这个地方成了骸和云雀以后的休假圣地.
最后这个是棺材无能XX饼干君刚死时发生的事情,后话靠蓝波大炮穿越回来恰好看到59,那些是原作的问题了.
最后我还是希望骸云夫妻赶快解决麻烦的花花问题一起去私奔吧.

于是下面是伪到死的翻外.是云雀多余的担心.是谁的愿望都无法实现的特典的小说的完全版.
得到那本特典的同志马上把里面的文的4P撕掉吧谢谢OTL[被打]


===================================
番外
Separation


今晚你只屬于我一人.

不是彭哥列...不是澤田綱吉...甚至你自己都不再屬于自己,你是我所有的.

我看不到永遠.

[山本你知道嗎?那個骸最近又經常用骷髏的身體出現了,他到底爲了甚麽原因?]

[啊哈哈獄寺這個你還不清楚嗎?這埵野L喜歡的人啊]

那個人,不是我.

一開始就知道.

[我早晚會咬殺你.]

 

對著面前的嬉皮笑臉,雲雀恭禰沉默的說道.夜晚的彭哥列總部里的日式大房里,冰冷的語句更顯得清冽.

[庫呵呵,不要這樣嘛,我是爲了你才來的啊]

不要騙人了.

那是因爲澤田綱吉死了吧.因爲這樣你就來找我?開玩笑,我沒有那麽低賤.

[快給我滾!]

拿起雙拐向眼前的人狠狠劈去,該死!爲什麽這人總能輕易擋住自己,明明已經十年了.

[怎麽,小麻雀,人家我和你都那種關係那麽多年了,還逞甚麽强呢?]輕鬆躲開雲雀的攻擊,轉身抱住眼前人.六道骸閉上眼睛說道.

他在貪戀眼前人的體香和纖細的后頸.

庫呵呵呵,永遠無法征服的玩具,最喜歡了.

知道自己反抗也是白費力氣的恭禰,只能嘆氣低下頭.

 
就算和他有多少次肌膚之親,無論是他掠奪我還是我掠奪他,那個東西都是永遠無法抓住的.

我們的關係...能算甚麽?

雲与霧之間,只是高在天空漂浮和低在大地离散布之分罷了.

不能有任何交集.

但不知道甚麽時候,雲雀開始接受骸的擁抱.

那也許不是擁抱,肉體關係?這個可能更貼切.

仿佛自嘲的,雲雀淺笑的轉身回應的擁抱著六道骸.

[哦呀,今天好主動啊~真是難得呢~]骸睜開眼睛,一紅一藍的雙眼与雲雀的美麗丹鳳眼黑瞳對視著.

盯著骸的左面的詛咒般的六字,雲雀雙手捧著骸的臉.

如果沒有愛上這個人,那該多好.卑微的不讓對方知道,也許他早知道了吧.

 

雲雀恭禰雙眼漸漸變的絕望的啞然無神,既而閉上埋在骸的怀里.

我知道的.

明天,十代目就會復活,以十年前的姿態來挽救這個頻臨絕境的家族,到時這個懷抱不再屬于自己了吧.

那,也沒有關係了,因爲今天晚上,你是只屬于我一人的.

就算明天世界會崩壞.

骸的眼睛微微张开,笑着抬起云雀的下巴让他正视自己.

[你怎么老喜欢把我推给别人呢]

云雀惊异的看着骸,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骸捂住了他的嘴,继续笑着说:

[我,六道骸,一直都只有雲雀恭禰在心中.]

面对云雀张的更开的凤眼,骸笑的更开心了:

[亲爱的老婆,你给我好好的想象一下,想象下首领脱光衣服后那又矮又排骨又瘦小的样子,还要配上被小婴儿教导时的无能表情,你居然想象我和他在一起?光想想要要了我的小命啊!是男人都缩拉]

[噗---]云雀转念一想象,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居然对我这样英明神武英俊潇洒英气逼人英雄本色的新新好男人好老公做出这样的意淫,老婆你好坏]说着凑上揩油ING.

[哇哦,你活的腻了吧,你本来就是我的,你的就是我的!]

[你意思就是说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样吗?恭禰老婆别这样对我啊呜呜呜]说着更凑的近了.

[停手,咬杀你哦]

[来不及了]

[混!!...呃...]

请你相信,无论怎样,我们永远都是对方的互补.永远的唯一.

因为我们有的,是一辈子的爱。

-fin-




2008 年 8 月 5 日  星期二   晴天


云吞本的照片 分類: 未分類

印刷厂已经发来了照片了

 

=v=预定了的请好好准备为孩子们赎身吧

 

于是最近看的人生道理文

发现原来我真的很喜欢吴淡如。。自小学看了那[爱上300岁的女孩]的漫画后。。。

 

最近在忙写小说。。是H。。。还有插图。准备弄好在这里发;。虽然可能少更新[其实还不是经常更新OTL

小说名确定。。请期待吧[被打]




2008 年 8 月 3 日  星期日   晴天


珠海展报告=。。= 分類: 未分類

我今日珠海展。。有2个骸云摊位和。只有1个COS96妹妹!!完全没雷啊哈哈哈哈

珠海展带去自己的本居然卖完。 没想过啊QAQ

 

可怜的96妹妹是药的学妹。。我爽了=。。=

唯一的家教COS是96和蓝波和幻术婴儿 都在我寄卖的摊位啊啊哈哈哈

 

好幸福哦呵呵呵 = =+++++

 

  

人比想象中多多了=。=

 

另外1家的骸云摊位卖的PAPER= =+++太开心了拉

又新认识个骸云画手拉!!

 

这是我淫人家的图的爪子[喂

 

蓝波先生在卖自己[不对] 这本其实是我转手的1本RL拉[殴

 

 

在自己摊位坐镇的霹雳们[被打

 

最后猥亵的把手稿带去了会场。。96妹妹帮我的本子伪宣传[殴

可惜暴光了= =|||||||

话说又被拿签名和图。。我又感觉被轮X。。。。然后高中的同学也见到了。。。

期待下次的珠海展=。。=

 

这几日被操得太累了。。就先休息拉[滚ING



«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 | 27 | »


NEXT HIT:18699
名前:karada/耽
无论是雷我CP还是雷我本身的人请关掉吧 求你了!没事找我痛脚骂我很爽快吗?我这里只给爱我的人看!总有人爱我的!
 
EVENT
2010 5   9   南京CJ     寄卖 A8
 
2010 5  16  北京临界  寄卖 T48-时差组&糟餐组
 
 
2010 5  23   上海C       寄卖  
 
2010 5         广州ADSL寄参
 
 
2010 6 27 日本桜loop cloud骸云ONLY 直参
 
2010 8      台湾CWT  寄卖
 
2010 8      香港CW30  直参
 
同人向。
某漫画里691869控 分离原作爱
点开取得benner /要连的同志一定要和我打招呼 我一定会交换连接的=3=
karadadan
 
 
 

============
朝云封面+插图
 
个人本
 
云吞

其他唔知唔敢唔想唔要
 
« May 2017 »
SMTWTF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那个加盟
<オンリーイベント:桜loop cloud>
2010月6月27日(日)KFC HALL Annexにて参加予定。

吞雲吐霧
 
 
六道骸×雲雀恭彌之萌愛推廣同盟
 
 
 

 

 
» 訪客留言
Levitra Nuev... (CesWeme)
»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 我的好友
» 我的連結
 
 
»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35
留言總數: 271
今日人氣: 7
累積人氣: 3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