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昌在此
newmacau
等級: 銀VIP會員
暱稱: 民主昌
性別: 男
地區: 花地瑪堂區
« May 2019 »
SMTWTF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最新文章
促今年內完成公開諮詢...
12/4/2019立法會議員吳...
吳國昌再提書面質詢促...
吳國昌再提書面質詢促...
吳國昌促訂城規方案及...
文章分類
全部 (2125)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新澳門學社##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2125
留言總數: 1120
今日人氣: 56
累積人氣: 1652804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09 年 2 月 26 日  星期四   晴天


告市民書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關於維護國家安全法 告市民書  
  新澳門學社
    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維護國家安全法已經在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正式通過。新澳門學社在立法諮詢過程,一直參照約翰奈斯堡原則,要求修改法案,期望在維護國家安全與保障人權之間取得平衡,防止濫用權力及給予執法者過大的解釋權,讓國家安全法妥善發揮依法規範維護國家安全事務的作用。遺憾的是,現在通過的法律,仍然存在不少灰色地帶,可以讓當權者有過大的解釋權、濫用警力干擾、壓制異己和異議行動。
      為此,新澳門學社發表告市民書,說明學社對國家安全立法的歷史背景分析和立場。新澳門學社主張,燃點燭光,面對將來。鄭重敦促特區政府當權者,不要濫用警力干擾、壓制異己和異議行動,製造恐怖;呼籲澳門居民應當積極自覺,維護居民的基本自由權利,爭取建立多元成熟的公民社會和民主制衡的政治制度,以維護我們自己和下一代的權益,並協助國家進步。
國家安全法的近代歷史背景  
  國家安全法立法的背景,源自二十世紀中期資本主義陣營與共產主義陣營全球鬥爭,資本主義國家以美國為首制定國安法,對付危害資本主義國家的共產主義敵人。美國在四十年代實行國安法後,產生了濫用國安法誅除左傾異議人士的「白色恐怖」。其後,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和在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的發展中國家紛紛制定國安法,亦相應發生大量當權者藉國安法誅除異己的惡行,罄竹難書。近代歷史實踐經驗的教訓是:甲、在公民社會多元成熟和政制民主制衡的地方,尚可以糾正濫用國安法的現象,而在公民社會不成熟、民粹主義高漲和缺乏政制民主制衡的地方,濫用國安法的惡行更為嚴重。乙、國安法的負面效果主要在兩個層面,一是法律訂得嚴苛,本身就可用於剝奪人權鎮壓異己,讓當權者將異己陷獄;二是法律存在灰色地帶,讓當權者隨意濫用警力干擾、壓制異己和異議行動,即使不一定能將異己陷獄,但亦令異己遭嚴酷逼害。
  為了回應濫用國安法的問題,國際法學家基於聯合國人權宣言進行專題研究,於一九九五年制定約翰奈斯堡原則,藉以在維護國家安全與保障人權之間取得平衡,防止濫用,讓國安法妥善發揮依法處理國家安全事務的作用。
  在資本主義陣營與共產主義陣營全球鬥爭時期,共產主義陣營國家曾經相應以反革命罪來對付危害共產主義國家的階級敵人,當中發生大量當權者藉反革命罪誅除異己的惡行,亦是罄竹難書。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共產主義陣營全面崩潰,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廢止了反革命罪,而制定國安法。可惜,仍不斷發生新聞工作者和維權人士因“違反”國安法,以顛覆政府的罪名被隨意拘控治罪坐牢的惡例。
  在這個歷史背景下,新澳門學社於二零零五年的參選政綱中提出,要參照約翰奈斯堡原則來處理基於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國安法立法,期望在維護國家安全與保障人權之間取得平衡,防止濫用,讓國安法妥善發揮依法規範維護國家安全事務的作用。
批評國安法草案 要求延長諮詢期
      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行政長官閣下領導特區政府公開推介《維護國家安全立法》(草案)諮詢文件。新澳門學社透過兩名立法會議員,在當晚第一場國安法諮詢會中指出草案文本,存在顯著足以危害基本自由權利的問題,特別是當時草案文本第九條「預備行為」,是一道可隨時被濫用作拘捕審查批評當權者的“隨意門”,以及當時草案第六條「禁止竊取國家機密行為」,規定在刑事訴訟程序中才由行政長官取得中央人民政府的證明書以證實案情所涉屬國家機密,將令新聞工作者無辜陷獄。新澳門學社隨即詳細研究,公開指出草案文本內多項足以被濫用作危害基本自由權利的灰色地帶,特函向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提出修改草案文本的意見,要求刪除第九條「預備行為」,要求改進第六條「禁止竊取國家機密行為」的內容,要求在「禁止分裂國家行為」及「禁止顛覆中央人民政府行為」條款中刪除「或其他嚴重非法手段」的概念以免衍生灰色地帶,要求改進以明確「煽動」之含義,要求引進抗辯條款,保障不以言入罪,保障公眾知情權。
      鑑於草案文本存在多項足以被濫用作危害基本自由權利的灰色地帶,尚有大量須改進的空間,而四十天諮詢期實過於倉猝,新澳門學社要求延長諮詢期,以便在初步修改草案文本後進一步公開諮詢。
銜枚疾走 掩耳盜鈴
      特區政府堅決拒絕延長諮詢期,僅在諮詢結束時,修改了草案文本──在當權者的立場看來,算是作出了「讓步」。
      這次修改,表面上刪除掉第九條「預備行為」,但卻又在部份條款細則內處罰「預備行為」;表面上會預先界定國家機密內容,但「刺探」機密者卻會誤墮法網。至於學社其他多項建議,仍未獲採納。
      四十天諮詢期後,特區政府的維護國家安全法法案在零八年十二月向立法會引介,在零九年一月於立法會一般性表決通過,在零九年二月在立法會最後細則性表決完成生效。可謂銜枚疾走。
      澳門特別行政區處理國安法立法,不僅是銜枚疾走,更是掩耳盜鈴。在國安法諮詢期內,無數的內地專家學者來澳門特別行政區發表支持立法,支持從速立法的意見,暢通無阻,不受任何入境限制。但澳門的大學生邀請香港學者專家來討論國安立法的論壇,就因臨時「缺乏」場地而不能舉行。在國安法諮詢期結束,進入立法程序期間,香港特別行政區直選立法議員何俊仁、何秀蘭、李永達、李卓人、甘乃威、余若薇、梁家傑、梁國雄、劉慧卿、馮檢基、黃成智等,不管是來發表意見的,來消費的,或由內地過境返港的,都先後被澳門特區政府濫用內部保安綱要法拒絕入境。
      特區政府究竟怕甚麼?
      新澳門學社除督促兩名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審議期間據理力爭外,並公開提出下列八項具體的細則性修改建議,期望在維護國家安全與保障人權之間取得平衡,防止濫用,讓國安法妥善發揮依法規範維護國家安全事務的作用:
1.將「或妨害運輸安全或通訊安全」此十二字在「其他嚴重非法手段」概念中刪除。
2.必須明列構成第一至三條中「預備行為」的條件,否則予以刪除。
3.在第四條第一款的「公然和直接煽動他人實施……」改為「公然和直接煽動並直接導致他人實施……」
4.第四條中加入第三款:「非以暴力手段提出之政治主張或學術討論不屬本法規範。」
5.第五條條文中應刪除「刺探」一詞。
6.第五條明文規定「明知」其為國家機密而仍然進行「竊取」或「收買」而造成危害國家安全作為「竊取國家機密」之要件。
7.第五條明文規定,可以公眾利益及公眾知情權作為披露「國家機密」之抗辯。
8.第五條第二款「接受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的政府……」修訂為「接受外國的政府……」
    可是,這些積極及正面的建議,無一獲得接納。
燃點燭光 面對將來   
  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維護國家安全法已經在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正式通過。新澳門學社相信,以現已通過生效的維護國家安全法,只要法院公正獨立,在一般情況下,依據本地刑法原則,參照立法過程的文獻,包括立法會審議法案的意見書和立法會會刊的審議紀錄,應可避免讓當權者將異己無辜陷獄。可是,法律仍然存在不少灰色地帶,可以讓當權者濫用警力干擾、壓制異己和異議行動,可以成為政府打壓異見的工具。
  新澳門學社在立法會最後審議通過維護國家安全法前夕,在立法會大樓前進行燭火靜坐,並且在法律通過後,發表發表告市民書,燃點燭光,面對將來。
      新澳門學社鄭重敦促特區政府當權者,不要濫用警力,利用國安法條文的灰色地帶,干擾、壓制異己和異議行動,製造恐怖。事實上,在立法期間,特區政府濫用內部保安綱要法拒絕包括眾多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直選議員及記者在內的人士入境,已極為不當,亦足證憂慮澳門警方隨意濫權並非杞人憂天。倘再濫用警力,利用國安法條文的灰色地帶,干擾、壓制異己和異議行動,只會為鄰近地區的國安立法增加障礙。
      新澳門學社呼籲澳門居民積極自覺,維護居民的基本自由權利,藉著各層面的社會生活實踐,爭取及早建立多元成熟的公民社會和民主制衡的政治制度,包括達成二零一九普選特首和普選立法會的目標,以維護我們自己和下一代的權益,並協助國家進步。 





訪客留言 (返回 newmacau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