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昌在此
newmacau
等級: 銀VIP會員
暱稱: 民主昌
性別: 男
地區: 花地瑪堂區
« February 2018 »
SMTWTFS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
最新文章
吳國昌促訂城規方案及...
促指定部門統籌選址落...
2019-01-12
歎想輕軌的來龍去脈.....
促主動逐項交代公共工...
文章分類
全部 (2121)
訪客留言
klik link in... (sasa)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新澳門學社##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2121
留言總數: 1120
今日人氣: 267
累積人氣: 1618221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9 年 2 月 18 日  星期一   晴天


吳國昌促訂城規方案及採具體措施護小潭山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促訂城規方案及採具體措施護小潭山

 

書面質詢

 

  今年二月特區政府突然展示涉及在氹仔小潭山地段建高層酒店豪宅的規劃條件圖,有關注氹仔山體保育的澳門市民向立法會議員反映,憂慮氹仔僅存的山體生態終被徹底破壞。市民指出,2011年有發展商申請在氹仔小潭山腳地段內興建超高樓項目,最終在市民強烈質疑及社會行動反對之下被擱置,但現在重新引起憂慮。事實上,2011年當年澳門特區尚未有城規立法,這類涉城規保育的問題無法可依。現在澳門特區已立城規法,但政府依法推動城市規劃卻一再延誤,以致包括氹仔在內的地區確實全都未有明確的分區城市規劃。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小潭山作為氹仔難得保存且受市民關注的山體景觀,而特區政府近年亦主動建設小潭山觀景台。現在特區政府是否同意,即使尚未制定氹仔的分區城市規劃,仍必需重視保育小潭山的山體景觀,在山邊建造的建築物須提供公開的環評報告,並設明確的高度限制,例如不超過山體海拔高度(110米)的一半

  2. 2011年當年要求擱置氹仔小潭山腳地段內興建超高樓項目的民意,不僅關注建築物建成後對山體景觀生態的影響,更擔憂建造工程對小潭山現存動植物造成的毀滅性打擊。現在特區政府有否及早進行環境評估,公開報告,以及針對一旦容許在小潭山地段進行建造工程而相應地足以保護山體現存動植物生存的規範指引

  3. 立法會於2013年通過的城規法本已規定須依法制定總體城市規劃及分區城市規劃。可是,現屆特區政府是否連總體城市規劃都不能在任期內完成,並因此未能開展分區城市規劃?氹仔的分區城市規劃要等到何時才著手處理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十八

 

 



2019 年 2 月 3 日  星期日   晴天


促指定部門統籌選址落實 新城E1區建危險品儲存倉 人工島建中途倉燃料中途倉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促指定部門統籌選址落實

 

                 新城E1區建危險品儲存倉

 

                 人工島建中途倉燃料中途倉

 

書面質詢

 

  特區政府在二零一七年完成在珠澳口岸人工島建燃料中途倉之可行性研究之後,大半年來一直沒有公佈研究結果,卻突然透露選址路環聯生工業村建臨時危險品倉庫,激起居民反對。在反對聲中,政府終於披露打算在珠澳口岸人工島澳門管理區建燃料中途倉以及在填海新城E區設永久性危險品倉,卻仍然要考慮在路環建臨時危險品倉。可是,土地工務運輸局今年函覆本人在去年八月提出的書面質詢,聲稱燃料中途倉和危險品儲存倉都仍在進行分析研究,沒有具體時間表。本人認為政府有必要妥善規劃及公開交代設倉選址的計劃和時間表。現階段即使在未完成勘探設計之前未能說明項目預期完成的時間,但至少應指定部門負責統籌有關項目的勘探及設計工作。勘探設計工作應有預計進度,而不可放任無限期拖延。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特區政府既然經過研究終於認定在珠澳口岸人工島建燃料中途倉之可行性,現在特區政府究竟是由負責公共安全的保安範疇指定部門,抑或是由負責建設工程的運輸工務範疇指定部門統籌有關項目的勘探及設計工作?可否說明勘探設計工作的預計進度

  2. 特區政府既已表明打算在填海新城E1區建設危險品儲存倉,現在特區政府究竟是由負責公共安全的保安範疇指定部門,抑或是由負責建設工程的運輸工務範疇指定部門統籌有關項目的勘探及設計工作?可否說明勘探設計工作的預計進度

  3. 在填海新城E1區建設危險品儲存倉的計劃跟環保局安排在利用E1區暫堆放惰性建槃物料的計劃是否存在衡突?特區政府有否指定部門盡早協調解決土地利用衝突的問題?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

 

 



2019 年 1 月 12 日  星期六   晴天


2019-01-12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歎想輕軌的來龍去脈

 

  立法會否決了輕軌聽證,只辯論一埸,效果當然是過眼雲煙,連十多年來的來龍去脈主要問題主要責任主要經驗總結都不會深究

 

  回到岸邊,在友誼大橋景象前靜思,恍惚重現當年龍兄的構想。這筆來龍,起點竟在特區政府拋出輕軌大投資最初方案的十年之前......

 

  記得民主昌中學畢業年,與同班的龍兄一起坐三個鐘的船往香況考台渝的大學入學試。當年龍兄成功赴台修土木工程,民主昌可修電機工程,但輾轉選擇了在港中修經濟,此後再無通訊,直至八十年代民主昌的政治風浪中失業又轉進立法會後,才極偶然地有機會偶遇已進澳葡公職的龍兄。記得龍兄主職雖非工程主管,卻已熱心支持友誼大橋及未來輕軌的建設,主動給非這方面專業的民主昌訴說建設大橋的作用,預留輕軌過橋的作用和將來有朝一日軌運環城的可預期效果……

 

  堪歎想的是,回歸後龍兄當上了這方面的主要官員,有職權實踐理想,啟動建設西灣大橋且確實預留了軌運通道,此外也確實推動了多方改革,卻在非民選的暴富政櫂中受大貪腐環境污染,民主昌作為監察者既不便私下聯繫,也不能不對利益輸送涉貪現象公開反覆批評。想不到,龍兄被推定作唯一箭靶,直至今天仍然潛龍在淵。

 

  特區政府推出輕軌大投資時,正值澳門經濟騰飛,人流暴增,樓價暴升,特首明言讓貫不起樓的市民去貫車的時候。人人買車惡果易見,政府的對策就是建輕軌全面更新公交系統。大投資輕軌的預期效益是建造澳門環市的主要公交,全線確保足夠運量與準時,而巴士營運方式相應全面改革,由政府掌握改巴士路線的主導權。因此,在輕軌未建成期間,政府官僚有幾年時間熟習改巴士線的技倆,而輕軌建成後,巴士線將全面改為輔助由各輕軌站駁腳到各社區的系統,特別是令人煙稠密人流逼爆的澳門半島變得方便以公交步行方式出行。。希望藉此成功運作令愈來愈多市民同意專以公交及步行方式出行,逐步減低私車數量。

 

  可是,本來承二零一四年全線通車的輕軌第一期完全爛尾!當年主政的司長局長辦公室主任全部換了人。以執手尾姿態當政的羅司在任內完成氹仔打轉的輕軌便算交貨,至於交下來的貨將會年年虧本九億營運且完全沒有為人煙稠密人流逼爆的澳門半島解決出行困難,因而經濟與非經濟效益全欠奉!

 

  向前看,合理的選擇可以是讓暴富的政府耗幾年的九億虧本經營,積累輕軌系統操作經驗,並同時盡快開發澳門半島的輕軌線至關閘,實現整體公交改革的效益。要開發澳門半島輕軌,方案之一當然是由媽閣經新口岸黑沙環至關閘的已經丕式公開諮詢共作總結調整定案的線路。此外,也在天鴒後一些市民建議在澳門半島西岸架設海濱長廊的構思線路。可是,羅司已決定不作優先(即本屆政府期內)考慮,反而只優先考慮(只是研究可行性不是動手建設)由氹仔往新城A區的走線。為什麼有此決定?在辯論中,羅司承認,這並不是因為澳門半島的坎線不適宜不可行,而是因為他的想是以氹仔已建成的輕系統為中心去想象伸延……

 

  靜坐沉思可以理解,對於一批接手收拾輕軌爛攤子的官僚來說,以輕軌系統令人煙稠密人流逼爆的澳門半島變得方便以公交步行方式出行的效益己經不在思維中存在(試想,幾年來都集中在處理氹仔輕軌系統爛問題的人,如果一直想著澳門半島的效益,心理會是多麼不平衡!),因而主觀意識變成以氹仔系統為中心,但如何扭轉無效益經營的問題,已明顯非共任內可以解決,也就不多想了……

 

  主觀不理會前景效益而年年虧本九億的輕軌系統,在這批執爛攤子的官僚換下來後,將駛向哪方?我們不主動跟進,要等小圈子競選人士來指揮嗎?

 

 

 

 

 



歎想輕軌的來龍去脈.....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2019 年 1 月 7 日  星期一   晴天


促主動逐項交代公共工程大幅加碼決定 防利益輸送浪費公帑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促主動逐項交代公共工程大幅加碼決定

 

                 防利益輸送浪費公帑

 

書面質詢

 

  澳門特區政府大型公共工程屢次在無聲無息之中突然大幅增加開支成本,深受市民詬病。二零一九財政年度投資與發展開支計劃項目預算又顕示了多項大型公共工程大幅超越原有預算的現象。客觀分析,這種大幅超越原有預算的現象,一部份原因是最初預算制定時只著眼於研究勘探環節而未顧及實質工程和質量監控環節,因而在長開實質工程時便超越最初預算。可是,又確實有部份大幅超越原有預算的大型公共工程(例如屬社會文化範疇建議便用而由運輸工務範疇執行籌建的葡萄酒博物館項目及旅遊活動中心項目等)卻都是在最初預算制定時已經涵蓋研究勘探、實質工程和質量監控各環節的開支,然後卻在無聲無息之中突然大幅增加開支成本。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葡萄酒博物館項目預算由制定涵蓋研究勘探、實質工程和質量監控各環節開支的最初預算6419萬元大幅在沒有公開說明解釋之下已經增至2.33億元,增幅2.63倍,究竟有什麼必須大幅增加開支成本的原因?有否嚴重浪費?

  2. 旅遊活動中心項目預算由制定涵蓋研究勘探、實質工程和質量監控各環節開支的最初預算3.28億元大幅增至8.32億元,增幅1.53倍?究竟有什麼必須大幅增加開支成本的原因?有否嚴重浪費?

  3. 這種大幅增加原有預算的行為,究竟應當由建議使用項目的部門負責向公眾交代,抑或是由負責執行籌建的部門負責向公眾交代特區政府可否採用主動公交代的程序(例如主動提交立法會公開辯論)把大型公共工程項目大幅增加開支成本的決定向公眾交代,從而防止發生市民憂慮的利益輸送浪費公帑?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