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經金句。是日精選 ~ jojuredgod/lordgod v99999

2012 年 1 月 26 日  星期四   晴天


大使先生,你攪亂了整個連貫性。 分類: 未分類

金髮碧眼,漂亮可愛的派特堮L·派克,是聚會上的年輕女主人。她至今還記得當士兵們偶
爾抱怨不該送他們到異國他鄉去打仗時,“珍妮總是鼓勵他們說,這是上帝賜給的良機,
讓他們表明各自能為祖國做些什麼。一聽此話,他們一個個總要坐得直些,胸脯也挺得更高
。”據派特堮L和其他與珍妮共過事的人回憶。那些年堙A珍妮反復喊出的口號是;“不是
你的國家能為你做些什麼,而是妳們能為妳們的國家做些什麼。”她的口號上了 1946年的
《陸軍雜誌》。1961年,在形式上略為改動了一下,便成了約翰·F·甘迺迪就職演說中鼓舞
人心的號召:“不要問你的國家能為你做些什麼,而要問妳們能為妳們的國家做些什麼。”
珍妮尤為熱心幫助被截肢的官兵,這些傷員意識到,生活還是值得過下去,派特堮L·派克
談到一名高位截肢的老兵時說:“他告訴我,即使把所有的著名電影明星加在一起,我都更
願看見珍妮·狄克遜,因為她為別人付出了那麼多。珍妮通過鼓勵這些人,幫助他們在生活
中找到各自合適的位置,確實引導他們回到生活中來了。碰碰他們的指尖,她就能發現可供
他們發揮和利用的潛在才幹。二十多年過去了,她繼續收到他們當中很多人熱情洋溢的來信
,感謝她在他們最需要的時候,給他們注入了生活的勇氣。”
國家處於戰爭危難時期,將占卜家召進白宮參政,弗蘭克林·D·羅斯福總統並不是首開先例。
早在身材苗條的珍妮·逖克遜帶著水晶球應邀來到總統辦公室之前,亞伯位罕·林肯就在妻子
的慫恿下,邀請了一位出身高貴的年輕女占卜師進入白宮。她叫內蒂·科爾伯恩(後改名梅納
德)。科爾伯恩小姐與狄克遜太太一樣,只把占卜當作業餘愛好。她倆都因偶然的機會,發
現自己神奇的才能,並認為這種才能受賜於上帝,因此,她們提供的服務從不為錢。不過,
珍妮不是那種陰魂附體,裝神弄鬼,於冥冥之中作法的女占卜師。她通過視覺、水晶球,通
過看指紋預見未來,敏銳地預感到身邊將發生的一切。
1862年11月,科爾伯恩小姐作為一名非正式顧問,進入了總統府第。瑪麗·陶德·林肯在喬治
城郵政部一位統計學家克蘭斯頓·勞堮a中參加晚會,認識了科爾伯恩。那天參加晚會的有:
來自緬因州的前議員霍·D·E·索姆斯、作戰部官員湯瑪斯、蓋爾斯、福斯特、約翰·皮爾龐特
大主教、財政部總管;華盛頓的埃爾維拉·M·德普伊太太、勞堣珧和他們的女兒貝爾·米勒
太太。這天晚上,林肯夫人的所見所聞,使她難以忘懷。因此,她特邀科爾伯恩小姐前來,
以便為總統組織一次晚會。於是幾天之後,第一次晚會在白宮的紅房子媮|行。國會圖書館
的檔案中,有那次晚會及以後那些晚會的詳細記載。這些檔案均對公眾開放。當時,林肯總
統正被南北戰爭壓得喘不過氣來,是否參加過這些晚會,後人無法擔保。但下面引自檔案中
的材料,詳細地記錄了許多在場者的所見所聞。
待大家到齊後,林肯走進紅房子。一陣寒喧介紹之後,林肯和藹地說:“那麼,這位就是我
們久聞大名的小內蒂?”
科爾伯恩小姐口中喃喃自語著,逐漸進入冥冥狀態。一個神秘的聲音借科爾伯恩之口,談了
一個多小時。這聲音追溯了美國歷史,最後,以慷慨激昂的聲調,請求總統頒佈《解放黑奴
宣言》。據一位在場的人回憶:“總統的表情極度嚴肅,情緒異常激動,他沒有阻止談論這
個問題,並決定不遲於次年開始,將解放黑奴作為法律付諸實施。他確信,解放黑奴將成為
本屆政府和他個人一生中最重大的事件;儘管當時有一股強大的勢力要求總統推遲實施解放
黑奴的計畫,以別的方式取代《解放黑奴宣言》,推遲行動,但總統拒絕這種要求,毫不動
搖地堅持自己的信念,勇敢無畏地履行自己的職責,去完成萬能的上帝賦予他的崇高使命。
”所有在場人回憶說:“那聲音莊嚴肅穆,言詞鏗鏘有力,演講者氣宇軒昂,讓人感到似乎
是某種威嚴強勁的精神力量,正對所有神授指揮官們發表演講。科爾伯恩小姐站在總統面前
,重新恢復了知覺。她記不得自己究竟在哪里,慌忙中後退了幾步。林肯總統雙手抱在胸前
,目不轉睛地打量科爾伯恩小姐。旁邊有位先生低聲問道:“總統先生,您是否注意到演講
方式有點奇特?”林肯站起身來,仿佛想擺脫符咒,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懸掛在鋼琴上方的
美國著名政治家丹尼爾·韋伯斯特的全身畫像,答道:“不錯,非常奇特,太奇特了。”索
姆斯問是否有某種壓力,要總統推遲頒佈《解放黑奴宣言》,林肯回答說:“這個問題,現
在已非常明朗,就像最後大家都是朋友一樣清楚。我正以全部精力和勇氣,去承受這個壓力
。”人們繼續談論著,林肯把手搭在內蒂的手上:“我的孩子,你具有一種獨特的天賦,我
相信,是上帝賜予你的。感謝你今晚到這兒來。其意義之重大,或許不是今晚在場的人所能
理解的。”1863年1月1日,林肯總統發佈了《解放黑奴宣言》。
1863年1月的早些時候,林肯夫人想邀請一些朋友,在勞堮a中再舉行一次晚會。總統最初
不願參加,但在最後一刻改變了初衷。費城陸軍上校西蒙·P·凱斯,前議員索姆斯和一名陪
伴總統的少校一同參加了晚會。就在貝爾·米勒太太彈鋼琴時,科爾伯恩開始作法。據說,
一種“神奇的力量”將鋼琴懸離地面。林肯、索姆斯、凱斯和那位少校同時坐上鋼琴,想把
鋼琴壓下去,但鋼琴卻一直伴隨音樂的節奏上下起伏。”其中一人說,人們絕不會相信他們
曾見過鋼琴能上下起伏。林肯風趣地答道:“誰要是不信,在鋼琴升起時,把他的腳放在琴
腳下,落在他腳上的重量,會讓他相信的。”
接著,“班福德博士”——內蒂·科爾伯恩的一位“神靈控制者”接過話頭,告訴林肯先生,
胡克將軍剛剛接任指揮的前線,形勢不妙。那聲音告訴總統,前線軍隊士氣低落,部隊槍械
入庫,拒絕服從命令,胡克將軍要退回華盛頓。在座的人無一不為這番話感到驚奇,唯獨總
統例外。他對科爾伯恩小姐冥冥之狀的身軀說:“你似乎瞭解前方形勢。有什麼補救辦法嗎
?”這個所謂“班福德博士”回答道:“辦法是有的,但你得有勇氣去做。”“我試試吧。”
林肯微笑著答道。那聲音告訴林肯,要他攜帶夫人和孩子親臨前線,不要任何達官顯貴陪同
,不要搞任何顯赫的儀式,對所有希望陪同總統親臨前線的高級官員,都必須拒絕,盡可能
少帶助手。“避免同高級軍官接觸,與帳蓬堛漱h兵在一起”,內蒂神奇般的聲音訓導說,
“瞭解士兵的疾苦,展露你的真形——萬民之父。”(林肯名叫亞伯拉罕,古西伯萊語,亞
伯拉罕意即“萬民之父”。)
林肯平靜地答道;“祇要管用,我願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神靈控制者”向林肯保證,
這樣會把士兵團結得像一個人。而且,為了控制住波托馬克地區軍隊的騷亂,總統應毫不遲
疑地宣佈即將親臨前線。科爾伯恩小姐從冥冥之中回過神來,勞堸搳C軍隊的士氣是不是真
如“神靈控制者”描述的那麼糟糕。林肯沉重地答道:“一點也不誇大”。他指了指陪同來
的少校軍官,說:“他剛從前線回來,前方局勢完全如我們這位朋友描述的。剛才我們正在
召開內閣會議,討論這一嚴重局勢,突然,一種難以言狀的誘惑力驅使我離開會議廳下樓來
。剛巧,林肯夫人朝我走來,我意識到下來對我會有好處,但說不清為什麼。”
林肯補充道,科爾伯恩“決不可能從我那堭o到任何事實真相,我到達之前,內閣會議也不
可能洩露任何消息。她更不可能到前線瞭解情況。這些情況祇有我一人知道,我未告訴過任
何人,沒有向公眾宣佈,不可能洩露出去。”
第二天,政府的公報以醒目的標題報導:“總統即將觀察波托馬克前線軍隊。”公報提到,
為總統準備了一艘炮艇,總統偕全家將前往門羅要塞。總統來到前線,熱情沸騰的士兵們把
總統抬在臂膀上。將士們團結在總統身旁,一切怨恨蕩然無存。林肯夫人向友人透露,國會
議員和內閣成員曾圍住總統,要求陪伴總統及家眷前往,她告誡總統,對神靈的忠告,應全
部執行。因此,沒有一位高級官員獲准陪同前往。
據歷史記載,科爾伯恩小姐多次應召前往白宮。一次,林肯夫人驚呼道:“啊,內蒂小姐,
這消息太可怕了!前方正在激戰,血流成河,我們的將軍全部慘遭屠戮,部隊全線潰退。”
儘管前方戰況並未公佈於眾,但科爾伯恩小姐二話不說地沉入冥冥之中,於是,一個叫“智
者”的神靈便可開始報告戰況。“智者”告訴林肯夫人,她的擔心毫無根據。的確,前方激
戰猶酣,那聲音說,聯邦軍隊仍堅守住陣地,沒有一個將軍受傷或陣亡。
此時,總統憂心忡忡地走進房間,聽這麼一說,立刻要求重複一遍。總統“聚精會神地聽著
每一個字詞,長達二十分鐘。”“智者”準確地報告了戰鬥情形,預見了夜暮降臨後會出現
的兩軍形勢:戰果十分輝煌,聯邦軍隊即使未贏得決定性勝利,也將重創敵軍。林肯頓時愁
緒盡散。第二天傳來的戰報,證實了這一預言。
科爾伯恩小姐同林肯家人的許多聚會,由於無旁人在場,誰也無從知曉究竟還發生了些什麼
事。然而,一天傍晚,前國會議員索姆斯前往科爾伯恩小姐家,聲稱奉總統之命,帶她立即
前往白宮。他們來到白宮時,林肯和兩名軍官正在等候著。科爾伯恩即刻沉入冥冥之狀。一
小時後,她清醒過來,手拿一隻鉛筆,站在林肯身旁的一張長桌邊。桌上繪有一幅南部諸州
的地圖。“真不可思議,”林肯說,“她描畫的每一條路線都與我們的計畫相吻合。”接著
,林肯見科爾伯恩完全恢復了知覺,便對夫人和索姆斯說:“內蒂小姐做事似乎不必用眼睛
。”當晚,從白宮回來的路上,索姆斯告訴科爾伯恩小姐,總統要他和林肯夫人站在旁間的
腳落堙A不致看見那張秘密軍事地圖。但他看見了內蒂在那張地圖上描線,一名軍官還不時
地為她削鉛筆。內蒂最後一次見到總統,總統問她,她的“朋友們”現在又在說些什麼。當
時總統剛好再次當選,內蒂告訴總統:“他們對你的預言已成為過去,你即將第二次宣誓就
職。不過,他們一再強調,他們所談到過的陰影依然在你身邊徘徊。”
林肯聽後極不耐煩地說,他收到了全國許多巫師的來信,警告他災難就要降臨。“不過,殺
我的刀還沒有鑄就,取代性命的子彈還沒造出,我怎麼會死呢,”林肯嘲笑道。“況且,沒
有人想傷害我。”
科爾伯恩小姐反駁說,總統的危險就在於:過份信任自己的同胞。總統歎了口氣,說:“唉
,內蒂小姐,職責未盡,我豈能死。這一點任何世俗力量也無法阻止。縱然如此,也不要緊
,我早準備好了;我一直等待著這一天。就在林肯就職後六個星期,便慘遭演員約翰·威爾克
斯·布恩的暗殺。到1944年秋,華盛頓各報竟相刊登珍妮·狄克遜的預言奇跡。一次退伍軍人
聚會上,幾位熟人問珍妮,白宮是否邀請過她。當聽說還沒有,他們神秘莫測地暗示:“總
統對你很感興趣,有意同你談談。”總統召見了珍妮。
羅斯福總統破例第四次當選後不久,11月的一個清晨,珍妮·狄克遜在公寓接到了一個電話。
一位女人的聲音,確信是狄克遜太太本人後,她說:“總統讓我給你打的電話。我們聽到很
多關於你的傳聞。總統很樂意同你談談。下周星期四上午十一點,你有空嗎?”約定的這天,
一個男子再次打電話給珍妮,證實與總統的約會。
珍妮仔細打扮了一下,身穿一件阿德里安為她設計的外套,用一串水晶球狀的鈕扣裝飾著。
頭戴一頂無簷平頂帽,一雙白手套,剛好和外套相配。11月的天氣,乍寒還暖,但因裝在口
袋堛漱臙僕y使衣服向外鼓漲,她又將一段銀白色的狐皮披肩搭在臂上,以遮住口袋。守門
人替她叫了輛車。按照白宮指示,她在賓夕法尼亞大街總統宮邸的西北門前下了車。守門衛
兵正等著她。通報過姓名後,衛兵揮手讓她進去。珍妮沿著彎曲的車道來到總統府西側,走
進一個寬敞的門廳,廳內一張巨大的圓桌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個子高大、頭髮斑白的威廉·D·西蒙斯上前迎接她。珍妮再次報過自己的姓名,西蒙斯陪同
她穿過大廳,走出西蒙斯辦公桌後面的門,經過一段短短的走廊,由接待室進了橢圓形辦公
室。羅斯福總統從寫字臺上抬起頭,用堅實的雙臂支撐著微微欠了欠身子,一絲熱情的微笑
掠過臉頰:“早上好,珍妮。謝謝你的光臨。”羅斯福把車推到桌邊,同珍妮握了握手。珍
妮感到整個世界都壓在總統寬大的肩上。她在桌旁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來。大家就天氣閒聊
了一陣。珍妮感到一陣陣孤獨襲上身來,便開口道:“總統先生,頭腦中有疑問而又百思不
得其解,找人開導開導是最明智的作法。”
羅斯福歎了口氣,答道:“人生短促,再長壽的人也免不了一死。我還有多長時間去完成我
應盡的職責?”“能摸摸您的手指嗎?”珍妮問了一句。總統伸出一隻結實的大手。珍妮在接
收總統指尖振動的過程中,千方百計地轉移話題,避免正面答覆。在總統的再三要求之下,
她才極不情願地答道:“六個月,也許更短。”
房間內一片靜寂,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總統清了清嗓子說,“我聽到了你的一些高見。心頭
一直在思考關於俄國的一些決定。對此你有何見解?”
珍妮覺察出總統小心翼翼地避免用“占卜”和“通靈術”這個詞。為使總統隨便些,珍妮說
;“總統先生,不看水晶球和您的手指,我也能回答這個問題。自十四歲起,我就從各種幻
象中看出,美國、法國、英國和德國必須結成聯盟,才能得到真正的世界和平。德國站在我
們一邊,幫助征服俄國,而不是相反。”那時,戰爭正在兩條戰線進行。美、英、法同俄國
結成脆弱的聯盟,抗擊德國和它的軸心國夥伴。
“今後我們仍該同俄國結成同盟嗎?”總統問道。
珍妮搖了搖頭;“根據幻象,恰恰相反。不過以後會再次結盟以反對紅色中國。”
總統吃了一驚:“紅色中國?這不可能!我們與中國方面決無摩擦。我認為,必須同俄國結成
聯盟,以維持我們在世界上的地位,求得生存。”
珍妮聚精會神地看著水晶球中正在形成的畫面,說道:“我看見共產黨將奪取中國政權,中
國現政權將去一片樹葉狀的小島。共產黨中國將成為我們最大的麻煩,而非洲會成為我們在
外交上的第二大憂患。”
總統不同意這種看法:“我看非洲不會成為我們的多大麻煩。而俄國,我倒是十分擔心的。
繼續同俄聯盟至關重要。”
過了一會兒,談話又回到最初的問題。羅斯福先生慢吞吞地問道;“你說我還有多長時間
完成工作,幾年?”“不是幾年,”珍妮溫和地更正說,“不是以年計算,總統先生,而是
以月。不超過六個月。”“噢,就那麼點時間?”羅斯福咕噥道,彷彿喃喃自語。繼而轉過
頭凝視著遠方。珍妮在回顧這般不愉快的談話的間隙中說:“我完全看見了總統大腦堛澈
維活動。他在考慮‘要事先做’,一迭迭檔歷歷在他眼前。我能感覺出,總統早已預感到自
己氣數已盡,在劫難逃。他僅僅是想證實一下罷了。”
珍妮對總統桌上的美國之鷹讚美了一番,目的是想把總統從孤獨的沉思中拉出來。同珍妮握
手道別時,總統說;“你能來,真是太好了。”
1945年1月中旬,珍妮接到白宮的第二個電話。一位婦女的聲音:“願來白宮同總統談談嗎?
”時間定於三天以後,也是上午十一點。與上次一樣,珍妮坐了輛計程車,來到白宮。這次
,珍妮看見不少男人坐在大廳圓桌對面靠牆的椅子上。西蒙斯陪她走進總統辦公室時,這些
人連頭也沒抬一下。“水晶球帶來了嗎?”羅斯福總統問道。總統向她打招呼時,煙斗俏皮
地朝上翹了翹。“他比前次輕鬆多了,”回首往事,珍妮心中想道,“時間才過兩個月,他
的體質下降得好快啊!面容消瘦、憔悴,像掉了五十磅肉。不過此次見面,我們像一對老朋友
、老同事。”珍妮穿了一件貂皮大衣,是她丈夫吉米·狄克遜送的結婚禮物。她從大衣下麵
拿出水晶球。兩人會心地笑了笑。“現在我還有多長時間?”總統像個急著要生日禮物的小
孩。見總統心情像小孩一樣快活,珍妮將拇指和食指彎曲成一個半圓狀,其間隔兩英吋:“
這麼長。”總統愉快地點了點頭,似乎接受了末日來臨的事實。“時間不長了。”
“是的。”珍妮勉強地點了點頭。“比我們指望的還短。”
沒等珍妮開口,羅斯福伸出右手問道:“對我將做出的決定,你感覺如何?”
“不是我個人的感覺,”珍妮糾正道。“而我的神靈感應。通過那種方式得出的結論,很多
是人們不願聽的。”珍妮抓住總統的手指,雙目緊閉。總統又追問一句:“你肯定我們將來
還會同俄國結盟嗎?”珍妮再次重申:一旦戰爭結束,聯盟即告瓦解。俄國人將和我們爭奪
歐洲、爭奪亞洲、爭奪二戰的果實。在東歐和亞洲地區將有很多中小國家成為紅色政權的國
家。俄國被尊為共產黨國家的老大哥,在一種先進武器上和我們一爭高低。現任俄國領袖,
死後會被他生前的追隨者掘墓開棺,暴屍荒野。美、俄兩國將會長期處在軍事對峙和軍事競
爭中。“不過最終我們還將同俄國結盟,對抗紅色中國。”她說,“那是一、兩代人以後的
事。”“那麼,我對俄國的決策是對的嗎?”總統急切地問道。“照這麼說,該說的都說了,
該做的都做了,我們還會同俄國結盟,而俄國也會和我們站在一起了?”
“是的。我們最終還會結成同盟。”珍妮回答說。“不過,那時我們的政府性質已經變了。
我們不會永遠奉行目前這種兩黨制。那時,俄國也會解體,組成鬆散的聯合體。改變目前的
政治主張及社會制度,和我們停止對抗,尋求我們的幫助和支持,以擺脫國內的困境,取得
經濟上的發展。總統先生,眼前我們面臨的嚴重問題不是俄國問題,而是美國的種族問題。
我在一次幻象中看到了這一點。”總統認真傾聽著告誡。“白宮不能姑息有色人種,而應幫
助他們自救。”“我想,這個問題會得到妥善解決的。”總統的回答十分肯定。
“不,不會的,”珍妮反駁說,“我們將為此付出血的代價。我已看見了這一切!事態的發
展將遠遠超出政府的智慧所能及的範圍。總統先生,這些都不是我個人的想法,牠們是通過
另一天地的通道來的。人的意志無法改變上帝的意志。l980年之前,種族問題不可能得到解
決。”1946年10月的一個傍晚,秋高氣爽。座落在華盛頓特溫奧克斯秀麗山莊的中華民國大
使館內,古大使和夫人舉行了一次盛大招待會。當時,杜魯門總統還未宣佈結束戰爭狀態,
十名納粹分子則被送上絞刑架,而整個西方都在擁抱這脆弱的和平。客人們按雞尾酒習慣,
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一位元先生自詡為國際事務專家,大發感歎,認為摧毀德國,而讓俄
國逍遙世上,實在令人遺憾。“完全正確,”有人附和道,“德國再兇惡,對美國來說,其
威脅遠遠小於俄國。我們本應讓他們自相殘殺。聽著,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要同俄國打仗了
。”洛伊·亨德森大使的夫人清楚地記得這段談話。因為當時,珍妮·狄克遜太太害羞帶怯地
插了一句:“我並不想反駁您,先生,我認為美國將同紅色中國打仗,而不是同紅色俄國。
戰爭將在一個三面環海的半島上爆發,戰爭初期獲得意外勝利,後成僵局,大批的中國士兵
因缺少衣食,死于白雪覆蓋的荒野。中途要撤換一位五星上將。中國人頑強地抵抗,美國大
失體面。談判消彌爭端,戰場國將被一分為二,美國在亞洲的勢力從此陷入泥沼。”
亨德森太太那位地位顯赫的丈夫曾任美國駐蘇代辦,此時正負責國務院遠東和非洲事務。聽
了此話,夫人驚奇地望著狄克遜太太。“怎麼回事?中國並不是紅色的呀!”她驚叫道,“
中國有著豐富的文化遺產,決不會追求共產主義這種‘異端邪說’。中國人歷來習慣于自己
的見解。”珍妮用一雙清澈的眼睛冷靜地打量著她,答道:“中國就要成為共產國家。”
一聽此話,在場的人個個眉頭緊皺。亨德太太後來坦率地承認:“因為那天我們沒一個人相
信她的話。”1948年,杜魯門總統任命洛伊·亨德森為駐印度大使。在新德里任職期間,珍
妮的預言警告,一直讓亨德太太憂慮不安。1948年9月21日,共產黨人以勝利者的姿態在北
平宣告成立。同年12月,蔣介石帶著他的餘部逃到臺灣。中國大陸一片紅色。
珍妮·狄克遜從未離開過美國大陸,可是卻神奇地預言到印度的分裂。珍妮常常出席大使館
的晚會,同不少大使、大使夫人及助手們結為好朋友。1946年的一天下午,印度總代辦Girj
a ShanKar Bajpai舉行的招待會上,一位自稱是駐華盛頓代表團新成員的拉蒂·巴吉帕先生,
請求珍妮私下為他占卜。第二天,珍妮在丈夫的辦公室接待了這位先生,看過水晶球後,珍
妮說,兩年之內,印度將分裂。這位官員大吃一驚:“絕不可能,狄克遜夫人,印度永遠不
會分裂。”珍妮泰然自若地宣稱,1947年2月20日,印度將宣告分裂,繼而告訴這位官員,
他將脫離印度,加入到“另一邊”。此後,便平步青雲。“絕不可能!”這位官員叫了起來。
“我將在統一的印度度過我的一生。”此後,狄克遜夫婦在各種晚會上常常碰見這位官員。
1947年2月20日上午,這位官員給珍妮掛了個電話,嘲笑她預言失靈。珍妮信心十足地反駁說
,今天並未過完。翌日清晨,各報紛紛報導了印度分裂。這位印度官員主動認輸了,邀請了
一些朋友,在佛吉尼亞邁爾舉行晚宴,招待珍妮。
戰後幾年,汽車很緊俏。那位印度官員知道在邁爾堡一次賽馬表演會上,要以抽彩的形式出
售一輛汽車。晚宴之後,他把客人們帶到賽馬會上,“今天我肯定要中彩,等著瞧吧,我會
駕著中彩的汽車送妳們回家。”走道上,身著制服的小姐們川流不息,來回叫賣汽車彩票。
珍妮對此毫無興趣。突然,她聽身後有人議論:“狄克遜太太如果真那麼神通廣大,為什麼
不贏了這輛卡迪拉克?”受到這樣的挑戰,珍妮手握著幾張彩票,閉目養神。坐在她旁邊的
一位客人半開玩笑地催促她,“別裝神弄鬼,珍妮,隨便拿張吧。都一樣。”
珍妮從第六迭彩票中挑出一張,簽上她丈夫的名字,平靜地說:“妳們不用再買其他彩票了
,中彩的這張就在我手堙C”那位印度官員感到好笑,便以嘲弄的口吻說:“好吧,珍妮,
要是這張能中,把車子廉價賣給我,怎麼樣?”珍妮保證按原價賣給他。在當時寥寥無幾的
舊車市場上,這車能賣到很高的價錢。第二個星期六晚上,有人在電話塈i訴詹姆斯·L·狄克
遜,在一萬四千分之一的概率中,他中彩了。吉米還以為是那位朋友有意捉弄他。第二天上
午,一位當地報紙的攝影記者,前來為他拍攝領取汽車鑰匙的新聞照片,他才相信了這個事
實。珍妮履行了諾言,將狄克遜那輛車原價賣給了印度官員。這位官員離任回國時,又將該
車轉賣,賺了800美元。回國後不久,這位官員到了巴基斯坦,此後,得到迅速提升,成為
政府的一名高級官員。珍妮的預言,全部應驗了。”國內外的報刊紛紛登載珍妮預言的成功
,不久,傑利科伯爵來到英國駐華盛頓使館,逗留期間,曾邀請了珍妮共進午餐。他想知道
,為什麼珍妮不僅能預見到印度分裂,而且能確切地指出分裂日期?他感到不可思議。因為
僅僅在分裂前兩天,眾議院才同意批准分裂。珍妮告訴他,給那位印度官員看象時,水晶球
顯示出了這個日子,那日期的數字,就如他們午餐的功能表價格表一樣清楚。
“為遠東人占卜比為西方人占卜更容易些。他們不會給我設置障礙,萬物清晰地出現在我眼
前,亞洲人本來善於順著對方而坦露自己。”印度分裂後,珍妮家門庭若市,因國事來美的
外交官絡繹不絕地登門拜訪,一次,珍妮給一位紳士觀水晶球。此人自稱是占星學家,來為
賈瓦哈爾拉爾·尼赫魯總理和他妹妹潘迅特夫人占卜。他帶了大批象牙手雕藝術品送給珍妮。
珍妮婉言謝絕了。珍妮還為潘迪特夫人的妹妹拉賈·霍西辛夫人看過相。拉賈的丈夫是位經
濟學家,陪她一道來華盛頓。印巴分裂後,巴基斯坦駐美第一任大使M·A·H伊斯帕汗堥鴠
後不幾周,便給珍妮打電話,請求約見。珍妮至今記得,他的主要問題是:“喀什米爾的結
局怎樣?它將歸屬於誰?”珍妮告訴他,喀什米爾是個棘手的問題,不是幾年能夠解決的。那
堭N發生戰爭和流血事件。奇怪的是,M·阿薩弗·阿堭等籉L度駐美大使來華盛頓後,同樣
問到喀什米爾問題。珍妮看過水晶球後告訴他,印度將為爭奪喀什米爾奮戰。現在,歷史已
證明,巴基斯坦與印度為爭奪喀什米爾爆發了戰爭。到1949年1月 1日,聯合國通過一項停
火協議,戰爭才告停止。不過,喀什米爾的爭端現在仍未解決。正如珍妮預言:“很長一段
時期內,喀什米爾問題不會得到和平解決。”阿薩弗·阿媊~而問到海德拉巴最終的歸屬問
題。珍妮回答說將歸於印度。1948年9月,海德拉巴省併入印度。這一預言應驗了。
海德拉巴一位舉足輕重的實業家米爾·拉伊克·阿媟礄氻]前來請教珍妮,他急於想知道自己
家園的歸屬問題。珍妮告訴他,待他被提名為海德拉巴總理之後,將歸屬於印度。米爾·拉
伊克·阿堥ㄛ矇g對世界事務的看法如此天真,感到好笑,便說,海德拉巴從來沒有過總理
且永遠不會有總理。珍妮沒有理會,堅持道,他將出任總理一職,但好景不長,很快又會成
為階下囚。“不過你會獲釋的。”珍妮向他擔保。“你一定會獲釋的,相信這點。”
米爾·拉伊克·阿堛穜㊣K時嚴肅起來,低聲承認說,他自己也有過一個幻象,看到自己成為
階下囚。“你具備與我相同的預見未來的天賦和才能,”珍妮感到奇怪,“為什麼還來找我
?來找我占卜的人中,你是唯一也能談水晶球的人。”
米爾·拉伊克·阿堜蚖{自己有這種能力,祇是希望證實自己的所見是否正確。那是珍妮最後
一次見到這位海德拉巴的實業家。但卻不是最後一次聽到關於他的消息。
第二年,珍妮得到官方消息,米爾·拉伊克·阿堨X任了海德拉巴併入印度後的總理,他被囚
禁。爾後又獲釋。一切均如珍妮所料。
回顧這一樁樁為東方達官顯貴們“占卜”的事,珍妮說道;“遠東人占卜主要是看人手上的
紋路,當然,他們相信占星術。他們向我提出的第一個要求,無一例外。每當見到我右手掌
上巨大的半月和一顆巨星,便一個勁兒的打躬作揖,弄得我非常難堪,他們還說,有這種手
掌紋路的人,一千年才能產生一個。他們大多數人都把我奉為先知。”
對自己家堛漱H,珍妮的通靈感歷來非常敏銳。她很孝敬父母。珍妮25歲成婚。在此之前,
從未離家在外度過一個夜晚。蜜月後不久,珍妮陪伴丈夫出差紐約,剛一跨進旅館,一個奇
怪的預兆攝住了珍妮。“吉米,”她一把抓住丈夫的手臂,穩住身子說道,“家堨X事了!
能給加利福尼亞掛個電話嗎?”吉米拍了拍衣袖上那只顫抖的手,安慰她:“沒有的事兒,
親愛的。你第一次離家,大概想家了。要是想聽點音樂高興高興,我帶你去路標餐廳吃晚飯
。”吉米的一位好友陪同他們來到這家有名的德國餐館。但珍妮心煩意亂,毫無食欲。“死
神離我很近,”珍妮一再說道,“不是母親便是父親去世了。”二人回到旅館,便接到電報
。珍妮母親逝世了。那個星期早些時候,他們向母親告別時,她還安然無恙。珍妮從電報得
知,先前母親的腳踝碰到椅子上了。顯然,去年的碰傷並未痊癒,瘀血塊阻止了血液迴圈,
導致死亡。兩年後,珍妮家又遭不幸。當時珍妮和丈夫住在華盛頓。平克特先生自妻子去世
後,身體開始消瘦。醫生診斷是喉癌。儘管病沒法治癒了,但這位溫文爾雅的紳士依然信心
十足地生活著。一個晚上,珍妮突然從異乎尋常的沉睡中驚醒。“父親就站在床邊,”她回
憶說,“在我孩提時代,他常常這麼做。我聽見他的話音,就像你現在聽見我講話一樣清楚
。他對我說是來向我道別的。並告訴我必須挺住……將來,我可能有時會非常孤獨……我得
勤奮工作……但最終,生活會一帆風順。”珍妮立刻給加州家堨握F個電話,悲切地問妹妹
:“那事兒已經發生了,是嗎?”“是的,珍妮。”妹妹失聲痛哭,“20分鐘前給你拍了電
報。父親走了。”正值戰爭期間,飛機票很難買到。不過,那時珍妮在華盛頓已很有名氣了
。一位朋友獲悉珍妮購不到機票後,便打了個電話替她辦理此事。上午九點左右,珍妮接到
白宮來的電話。羅斯福總統的一名助手告訴她,從飛往加州的班機中,擠掉了一名乘客,空
出的座位用珍妮的名字定妥了。布姆加德納小姐說,她永遠也不會忘記珍妮第一次上她大
街的家堳臛X時的情形。“客人們都到齊了,圍成一圈正在閒聊,珍妮這時走進客廳,有位
客人突然一聲怪叫,大家向這位客人投去驚奇的目光。這位客人報歉地向珍妮說,‘你進來
的那一刻,我以為你是聖母瑪利亞呢。’”
珍妮給陌生人造成這種奇特的印象,這並不是頭一回。戰後不久,一位與珍妮同住在一幢樓
房的朋友,邀請狄克遜夫婦及其他朋友參加音樂會。客人中有一位埃斯特爾·弗媦w里克斯
太太,她在白宮作大衛·K·奈爾斯的助手,從未見過狄克遜夫婦。她當時站在樓下的大廳等
待大夥兒。據她說:“電梯門一開,只見一位天使站在電梯堙C我當時驚得發愣。繼而才見
一位美麗的婦女,身穿一件光燦燦的百色雪紡綢,披著白色狐皮披肩走出電梯。她的頭髮形
成一道光環,天使般的臉龐正看著上帝。至今,那觸電般的震驚依然縈繞著我。”
高等良民
吉米·狄克遜有兩次親眼目睹了類似的情況。婚後不久,他們來紐約旅行。一天,他倆正漫
步在第五大街,迎面走來兩位年輕女郎,剛一走過,又猛然轉過身,追隨他倆走了幾步,躊
躇片刻後,輕輕地拍了拍珍妮的肩膀:“對不起,”其中一人膽怯地問道,“你簡直就像聖
母瑪利亞。請問你到底是誰?”另一次是在底特律,狄克遜開車搭了一位報童,當他停車接
珍妮上車時,那小孩驚叫起來;“哎呀,先生,她看上去像個天使。”
布姆加德納小姐回憶這一樁樁孤立的事件時說;“的確不可思議。珍妮具有天使的面龐和神
情,深沉中流露出甜蜜。她的確富有天使的憐憫。珍妮給予陌生人和朋友的仁慈,沒有人能
夠知道到底有多少。她從不向別人談及這些事。若非親眼看見,我也無法瞭解到。我常常陪
珍妮外出,她的宗旨幾乎總是為人雪中送炭。我陪同珍妮去過佛吉尼亞的和平莊園。她當時
正資助那兒的幾戶人家。這幾家人以前總是靠救濟生活。現在學會了自救。我還陪珍妮看望
過不少疾病纏身和悲觀失望的人,給他們安慰。珍妮還邀請了一些流浪者和移民到她家中做
客,幫助她們找到新的生活起點。”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年輕姑娘,姑且稱她瓊,她反覆強
調是珍妮救了她的生命,是這位和藹可親的婦女使她的思想產生了深刻的變化,替她找到了
工作,讓她重新。瓊是新教徒,有時也陪同珍妮去聖·馬休教堂做彌撒。一天早上,發生了
一件令人難以忘懷的事。“與珍妮同去之前,我已去多次,”瓊神色驚慌,“但這天早上,
珍妮祈禱時,我無意間朝她看了一眼。但她卻無影無蹤了。這聽起來似乎太荒唐,但當時那
堸ㄖ琱坏~,的確空無一人。眼前除一團朦朧柔和的光之外,就是一排排空位子。過了一會
兒,珍妮又出現了,與剛才一樣,在靜靜地祈禱。那次經歷太深刻了,我怎麼也忘不了。我
至今仍不相信通靈這類事。但我絕對相信珍妮。”
住在珍妮家那段時期,祇要珍妮不在,瓊就替她接電話。電話常常說:“請轉告狄克遜太太
,她送來的食物很可口,”或“轉告狄克遜太太,感謝她送來的衣服。珍妮卻從未向瓊提起
過這些事。”珍妮與我認識的其他人完全不同,”瓊若有所思地回憶說,“有些人自願為青
年女子協會、紅十字會或其他什麼組織工作,以圖點名氣。珍妮卻與她們不同。她從不讓別
人知道她所做的事。她幫了我那麼多忙,我曾向她表示感激,她卻說:‘瓊,要是一個人幫
助另一個人,而這個人又幫助其他人,便會引起連鎖反應。我對你的唯一要求是,希望有一
天機會到來了,你願意而且有能力去幫助處在危難中的人。這便是我唯一需要的感謝。”
1956年夏季的一天,珍妮同基蒂閒聊時告訴她:“一年之內,你親愛的媽媽將離我們而去,
因此,你必須作好思想準備,捨得離開她。你母親將死于癌症,我非常清楚地看見她周圍有
個數字“9”,但我不明白其意義何在。”當時,魯濱遜太太的健康狀況極佳;但1957年5月
 1日,她因患癌症在賓夕法尼亞龐克瑟托尼的阿德里安醫院去世。她住院病房的號碼是“9”
。1947年仲夏。傍晚的空氣十分潮濕。吉米的一位朋友,資方顧問丹尼爾·馬格納來到狄克
遜家,同他談論即將開始的遠東之行。馬格納詳詳細細地介紹了旅行計畫。一旁嗡嗡作響的
電扇聲使人昏昏欲睡。珍妮坐在一邊,困倦不堪,但她們努力地聽著。當馬格納提到新德里
時,珍妮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幻象,她脫口而出:“馬哈馬·甘地將遭暗殺。”
兩個男人同時轉過頭來望著珍妮。“你在說什麼呀,珍妮?”馬格納大惑不解。
“千真萬確,”她聲音顯得激動,“你一說到印度,我就看見印度總理的幻影,高舉雙臂,
指向一種過於親西方的宗教,為他的人民所不能容忍。他完全篤信基督教意義上的上帝。六
個月內,他將被暗殺。兇手是他們最不可能懷疑到的人。”六個月內,1948年1月3日,這位
印度偉大的精神領袖過早地告別了人世。兇手是個狂熱的印度教徒,馬哈薩巴政治宗教組織
的一個成員。到此時,報上已頻繁地登載了珍妮一個又一個的預言。人們包圍著珍妮,要她
占卜。珍妮每次參加晚會,總是被人們擠在角落堙A向她伸出手掌,要她指點迷津。家堛
電話鈴聲通宵不斷,吵得吉米徹夜不眠。有個晚上,遠東某國的一位使館武官登門求見,要
求占卜。吉米·狄克遜煩透了,彬彬有禮然而又堅決地回絕了這位官員:狄克遜太太晚上要
休息,不能打擾。然後同他年輕美貌的妻子嚴肅地談了一次話。
“珍妮,慈善堂開到家堥茪F,”吉米告訴她,“那些人利用你善良的天性,消耗你的體力
。既然你認為不能拒絕他們,那你最好到我辦公室來工作。電話機交換臺的接線員能替你擋
駕,你也有了正當的理由,不讓人佔據你的時間。”
珍妮同意了他的計畫。她知道,這種無休無止的占卜會使自己精力枯竭。第二天,便陪同丈
夫來到辦公室,開始辦公。吉米告訴公寓的女僕和辦公室接待員:“無論是誰要見珍妮,國
王也好,大使也好,告訴他們,不得打擾珍妮。”聽了這話,珍妮勉強笑了笑。
自那以後,壓力漸漸減輕了。珍妮熱情地投身于房地產生意,既讓買主買到稱心如意的房子
,又讓房子找到恰當的買主。珍妮做房地產生意,從不用水晶球,但卻不完全讓自己的通靈
能力消失。據一位長期雇工維克托·蘭德回憶,一天上午,狄克遜太太給他打電話說:“蘭
德先生,我夢見我們有一間房屋起火了。你快去查看一下。”蘭德內心不悅,“真荒唐!”
但為了盡職守責,還是去珍妮提到的那間空房查看。他打開鎖,推開房門,一陣煙味撲面而
來。“我急忙拉掉電燈開關,給消防隊打電話。”蘭德回憶說,“自那以後,無論她告訴我
何處出了問題,或某筆生意遇到了麻煩,我都深信不疑。我對她唯命是從,因為她一貫正確
。”珍妮奇特才能的一個傑出方面,就是她能輕而易舉地看到過去和預見未來。她為某人占
卜時,這人生活的過去和未來,猶如一幕幕電影畫面,通過她的“放映機”展現出來。1948
年5月,珍妮預言,那年l0月,哈·S·杜魯門將再次當選為總統。她的魔力已經使她的名字
風靡華盛頓的官方和民間,她發佈這條預言後,幾乎沒有人相信。因此,珍妮的朋友開始認
為,她的預見才能正漸漸喪失。據華盛頓一位律師的妻子,沃爾特·馬婁妮太太回憶,那年
1月,珍妮為她占卜時,要她默想一個願望。接著,珍妮看了看水晶球:“你這個願望不是
為你自己,但你會得到它。它將成為事實。”馬婁妮太太覺得欺騙了朋友,笑著承認,她希
望杜魯門先生再次當選,可這種可能性太小。珍妮告訴她,這個願望定會實現,因為她從水
晶球中看到杜魯門取勝。這段時間,馬婁妮太太打電話給她的朋友埃斯特爾·弗媦w里克,
告訴她別擔心會丟掉白宮的工作,因為“杜魯門先生將再次當選”。
這個預言很快在官方人士中廣為傳開。華盛頓的一些太太們憤怒地將珍妮從各自舉辦的晚會
名單上劃掉。一位在某大使館任職的社會秘書甚至打電話要珍妮公開改變這個預言,“因為
做出這樣的預言,使你自己處於很可笑的境地。”珍妮堅持自己的看法。幾周後,珍妮在巴
布·林肯的地方電臺節目上預言,競選對手將是湯瑪斯·E·杜威與哈·S·杜魯門。“我看見
杜威先生從浩如煙海的報紙中消失,”珍妮說,“勝利的桂冠戴在杜魯門先生的頭上。”政
治評論員雷·亨利在國家電臺節目“三星號外”中也廣播了珍妮的這一預言。全國各地的指
責信件,雪片般地飛向珍妮,沒有人相信她。連她的朋友弗媦w里克也不相信她。
大選前的那個星期六,瑪洛妮太太自願到杜魯門總部工作,竭盡全力尋求捐款,為總統購買
政治演講廣播時間。總統因資金短缺,中斷廣播演講前一兩天,珍妮來到杜魯門總部,捐了
一筆款,說道:“馬德林,人人都說我瘋了。我再用牌算一算,看是否仍得到相同的振動。
”回想那段忙碌的日子,瑪洛妮太大至今臉上還浮現出微笑。“她拿出那副用得很舊的牌,
讓我分成兩部分。接著,她把牌攤開。有幾分鐘,她一言不發,最後抬起頭來,說她“並沒
見到其他變化。杜魯門特將贏得大選成功的結果。”除了總統本人和珍妮外,幾乎所有的人
都感到吃驚,杜魯門取勝了。第二年春天,1953年5月14日,瑪莎·朗媮傰衧矇g帶著水晶球
,上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電視節目。接受邀請前,珍妮問道,如果在電視節目上,她從水晶
球中看不到新的東西;是否可以談談以往的那些預言。朗特堣p姐同意這樣做,因為珍妮嚴
肅地指出“水晶球不可能像水龍頭那樣任意開關。”珍從占星術的角度,仔細核對了上電視
節目的日子。確定這天是“顯靈”的日子。珍妮還是個小孩時,加利福尼亞一位耶穌會教士
亨利神父教會了她一套占星術測日期方法。很久以前,珍妮研究了自己的出生圖表,確定“
5”和“9”是她的吉祥數字,她應避免“4”和“8”兩個數字。因此,1953年5月14日似乎
是最吉祥的日子。月剛好是“5”。按照算命學,日期的數位加在一起,那麼,14日中的
“1”加“4”等於“5”。同樣,1953加在一起是“18”,“1”加“8”等於“9”。
這天,電視節目播放時,美國前駐蘇大使約瑟夫·E·大衛斯走到電視攝像機前。珍妮正在思
考,最近看到尼泊爾的幻象該作出什麼樣的回答;沒想到大衛斯問了一句:“馬林可夫還能
當多久的蘇聯總理?”在場的人個個侷促不安。唯獨珍妮一人泰然自若,同這位暢銷書《出
使莫斯科》的作者、著名俄國問題專家站在電視攝像機前,面對即將展開的辯論,一點也不
感到驚慌。珍妮盯著水晶球,她“看見”另外一人取代了馬林可夫。此人面貌非常清晰,她
回答說;“要不了兩年,他就會退位,讓給另一個人,這人長著橢圓形的腦袋,一頭波浪式
灰白頭髮,小小的山羊鬍子,略呈綠色的眼睛。”大使聽後,哈哈大笑,表現出他對蘇聯問
題廣博的知識,反駁說,俄國的總理不會和平更換;要麼是死,要麼被槍決。然而,他補充
道,俄國人似乎並不喜歡珍妮描述的那位接替者。因此,珍妮徹底錯了。珍妮平靜地回答道
,她所講的,是她“看見”的,而不是她“想的”。因此,更替一定會在兩年內發生,因為
她“看見一根小尾巴吊在一個‘2’上。”接著,珍妮的言行吸引住了所有在場的人:前任
美國駐中國大使派翠克·J·赫爾利夫婦,海軍司令官萊繆爾·C·謝潑德夫婦和大衛斯太太。
珍妮仿佛忘掉了周圍所有的人。另一幅畫面開始展現在水晶球中。她急促地說道,山羊鬍子
掌權不會很長,要不了多久,將由一位矮小禿頂的人接替。“稍後一些,”她繼續說道,“
一個銀色的球體將進入太空。它將圍繞地球運行,然後返回俄國,如同一隻和平鴿,落在這
位矮小、肥胖之人的禿頂上。”她解釋說,這意味著俄國發射世界上第一顆環繞地球的物體
後,蘇聯將具有強大的威力。珍妮伸出雙手,圍成一個圓形,比劃出蘇聯未來的這顆人造地
球衛星的形態。此時,大衛斯大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抓住珍妮的手臂,厲聲說道:“不
可能,不可能,絕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我曾在那堨穭j使,俄國人還沒那種能力。”
珍妮回憶這段戲劇性事件時,長歎一聲;“當時水晶球正向我展示出更多的東西,但大衛斯
先生竟然抓住我的手臂,一個勁兒地搖我,說我應該讀讀他的書,多瞭解瞭解俄國。我當時
全神貫注,忘記了自己在電視攝像機前。否則,我不會說出後面那些話。”電視觀眾聽見珍
妮一聲大叫:“噢!大使先生,你攪亂了整個連貫性。”
電視節目結束後,大衛斯先生仍然對珍妮施以嘲笑。然而,他活著看到珍妮的預言應驗了。






訪客留言 (返回 onlygod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