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猜想
生活的猜想
qz86
暱稱: qz86
性別: 女
國家: 中國內地
地區: 其他地區
« January 2019 »
SMTWTF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最新文章
如何提高“雞皮”的生...
職場焦慮與“上翹曲線...
可以採摘的童年的味道
離家的日子學會了思念
今夜堿P光燦爛
文章分類
全部 (105)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LED display
Security company
冷氣工程
招牌廣告
脫癦
結婚花車
運動創傷
膠回收
推薦網站
地毯 牙齒美容 Management Training 拉丁舞 日本料理 貨櫃 office furniture seo 日本料理 牙齒美白 滿鋪地毯 Interior Design Chinese Furniture Team Building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05
留言總數: 27
今日人氣: 21
累積人氣: 26986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5 年 6 月 4 日  星期四   晴天


可以採摘的童年的味道 分類: 未分類
我的童年是在桑樹下度過的。桑樹那高大的身影,那粗壯的枝條,那肥綠的葉子,總是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堙A尤其是那甜蜜的桑葚,像母親哺乳時的乳頭,讓我久久不能忘懷。 桑樹有兩棵,一棵有合抱粗,樹腰上有些疤痕,卻昂揚向上;一棵略小,樹幹圓而光滑,樹冠像傘。小的在我家灶屋前,大的在東邊隔壁黑伯家門前的路邊。遠遠望去,他們就像一對戀人,在藍天下牽手,在風雨中搖曳。春天,桑樹的裸枝上先是露出點點芽尖,然後是出現嫩嫩的一片,又一片,一夜暖風吹過,第二天呼地就有了滿樹綠葉。初夏,從枝葉腋下開出似花非花的東西,不久就能見到果實,這就是桑葚。起初,桑葚是青綠色的,接著是綠白色,然後是淡紅、深紅、紫紅,最後是油光鋥亮的烏墨,這樣桑葚才算熟透。我在外工作時,見到有人種植草莓,覺得一顆草莓與一顆桑葚的成熟過程相似,而且,一顆草莓就是一顆大一些的桑葚。 桑葚一旦熟透,樹上可就熱鬧了。最常見的是麻雀,一群一群的,嘰嘰喳喳,上躥下跳,邊吃邊扔。最精明的是八哥,斜著眼瞄準粗壯的高枝上長得肥壯的桑葚,一嘴一顆,從不落空。斑鳩也不示弱,乾脆把窩做到樹杈上,吃起來不用挪窩,吃飽了唱著“雨落咕咕”的情歌,偶爾撲騰幾下翅膀,震落許多桑葚。後來讀《詩經。衛風。氓》,讀到“桑之未落,其葉沃若。於嗟鳩兮,無食桑葚!”知道這是詩人起興,倒覺得這鳩鳥挺有意思。還有一些不知名的鳥也來湊熱鬧。每每這個季節,樹上整天鬧哄哄的,弄得桑葚、鳥糞、破碎的桑葉滿地都是。 撿拾地上的桑葚是我童年堻怬祤眭漕ヾC那時候饑餓和貧窮始終纏繞著我,記憶中總是吃不飽。母親特別節省,一直到後來分田到戶時,全家九口人吃飯,母親仍然只抓一把米,添上滿滿一鍋水,放上一些白水蘿蔔,熬出來的粥,吃得全家人人唉聲歎氣。在這樣的饑餓中,桑葚自然成了我的美味。弟弟妹妹多起來後,我們就像一群覓食的鳥,弓著腰,眼睛盯著地面,在桑樹腳下轉來轉去,把落到地面的紫紅的桑葚撿起來,塞進嘴堙C桑葚的汁液讓我們從嘴堬◢鴗裐堙A也把我們的嘴巴弄得髒兮兮的,像猴子屁股。而我,就像是鳥群中的頭鳥,走在前面,把他們呼來喚去。我學會了爬樹。一開始,用一條凳墊著腳,雙手抱住樹幹,一點一點往上挪移;後來熟練了,就像我家大黃貓一樣,縱身一躍,三兩步就上到了樹腰。我在樹上使勁搖動桑枝,熟透了的桑葚就脫離樹枝,像雨點一樣砸到地面,引起弟妹們一陣哄搶。然後我就再爬上一些,摘取那些肥碩的桑葚,悠閒地靠在韌性很好的桑枝上,慢慢地品嘗那酸酸甜甜的味道。 因為桑葚,我十一歲那年,發生過一件天大的事。記得是四月的天氣,有些冷,有幾個上工的人還用草繩捆著破襖。二妹當時三歲多,跟在我屁股後要吃桑葚。像往常一樣,我在樹上搖,她在地上撿,沒有任何出事的跡象。我上的是東邊的大樹,大樹下是村路,村路東邊是一條水溝,正是秧田灌水的季節,滿溝的水。我搖下來的桑葚,有許多就掉到溝堙A浮在水面上。二妹在地上撿著撿著就撿到水溝堨h了。我在樹上同二妹說話,沒有回應;我朝下一望,地面沒有二妹,溝堣繾惜W露出二妹身上小襖的後背。我腦袋轟的一聲,差點炸開。我不顧危險,幾乎是在兩秒鐘內從樹上飛速滑下,一個箭步過去,跳進水溝,抱起二妹。二妹已經面色烏紫,沒有氣息。我嚇得大哭,驚動了路人,在附近田間勞作的人也騷動起來。父親回來了,從我手堭給L二妹,不知所措,放聲痛哭;母親回來了,見二妹沒有氣息,在地上邊哭邊撞,頭髮蓬亂,滿身泥土,鞋也丟了。人越圍越多,有人要送醫院,有人要喊赤腳醫生,有人做人工呼吸,黑伯牽來水牛,把二妹俯身橫放在牛背上,讓人扶住二妹,自己用鞭子抽打著牛屁股,水牛跑跳起來轉著圈,顛動著背上的二妹。轉到第三圈,二妹“哇”地一聲,吐出一肚子涼水,慢慢蘇醒過來。滿場的人一陣歡呼,全家人才止住哭泣。 從那以後,我很少再上東邊那棵大樹。桑葚豐收的季節,都爬到西邊的桑樹上,或者找一根竹竿,站在地上,昂起頭,用竹竿使勁敲打,紫色的桑葚伴著桑葉紛紛落下,弟妹們、雞們就在地面搶作一團,雖然二妹溺水的陰影揮之不去,桑葚仍是我們口中的最美的果實,採摘桑葚仍是我童年堻怞頃祧鴘漕ヾC 我到外地讀書以後,吃桑葚的機會就少了。每每放假回家,桑葚成熟的季節已過,抬眼望著桑樹,“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詩經。衛風。氓》),心中不免悵然。大學畢業後,我在學校教書,與老家、與桑樹漸行漸遠,卻仍然有一種桑葚情結。我在課堂上教《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教《樂府。陌上桑》,教《孟子。寡人之於國也》,都情不自禁地想到老家門前的桑樹,想到自己因採摘桑葚而充滿樂趣的童年。有一年寒假回家,遠遠地就覺得有些異樣,門前空落落的,只剩一方灰暗的天空,不見了桑樹的蹤影。原來父親把兩棵桑樹都伐了,樹枝做了柴禾,樹幹被分解成木板,製成了四張八仙桌,準備我們兄弟四人一人一張。我真的很失落,無話可說,甚至有點埋怨父親,怎麼能把滋養我們成人的桑樹伐掉呢?讓我們兄弟姐妹還上哪兒吃桑葚去?後來從《三國志》堛器D劉備家院子埵陷吨迨V餘高的桑樹,風水先生說劉備家日後必出大人物,心中更是有說不出的滋味。唉,我的親切的桑樹,我的甜蜜的桑葚啊! 桑樹的密度很大,做出的傢俱特別結實。我調進城後,父親用桑木給我做的那張八仙桌也跟著我進了城,並且一直擺在客廳堙C在這張桌子上,我吃過許多美味,就是沒有吃出記憶中桑葚的味道,沒有吃出有桑葚可以採摘的童年的味道。 だけども それもそのハズ アメリカは 一瞬、きれいな歌と思うが それらのメーカーは 今、苦境に立っている この意味をいえば 這是一種缺失 天涯海角情意真 我日漸消瘦





訪客留言 (返回 qz86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