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 Chance
My Diary
rachelgreen
暱稱: qianqian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南區
« February 2019 »
SMTWTF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
最新文章
西北以西,新疆印象
上海建築裝飾藝術的啟...
長時間內不應戴反藍眼...
Upcoming Wine Area
洗牙能不能美白牙齒呢
文章分類
全部 (123)
DR-Max (1)
方力申 (3)
牛欄牌奶粉 (1)
你的世界 (2)
炊煙嫋嫋 (28)
施政樂 (1)
未分類 (87)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環保回收
環保袋
Fastway
Feel the Love
samson
takeiteasy's home
制服
室內設計
室內設計
客貨車
家中氣節
租車服務
婚紗攝影
結婚花車
搬運服務
僱傭服務
製作公司
鋁窗維修
辦公用品,辦公家具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23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25
累積人氣: 35471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09 年 5 月 19 日  星期二   晴天


懦夫 無奈 分類: 未分類

心想這文字該有的憂鬱總會在我的身上表現得尤為鮮明,明知道文字不能用生活來衡量,又或是生活不能用文字來詮釋,但這兩者之間總會在某種程度上迫使我讓步,不管是存在的或是不存在的,我都會感覺內心到的虔誠受到某種強烈的叛逆,這種感覺像是違背了我該有的信念,而一味地用另一種抹殺的方式讓它消沉。
  
無論是作為文學悲涼藝術的倡導者,還是自己天生的感傷執著,我往往會把一種莫名其妙的滄桑感強加於現實,又或是天生高傲的直覺讓某種卑微的謙遜蕩然無存,而我總是在矛盾的兩面性中表現得坦然。我很慶幸自己沒有謙虛,也許只是自己一向慣於把渺小描寫得偉大,雖然我一度懷疑這只是軟弱的藉口,而事實上,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在他人面前表現自己脆弱的一面。
  
很多時候,我被別人指責為懦夫,甚至一無是處。但我不得不說,也正是他們那些激烈的言行讓我又重新審視了自己,雖然我不覺得自己是個懦夫,縱然我只是帶著輕描淡寫的漠視,我仍然真誠地接受了他們賜給我的恩惠。天知道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一直嘗試著在認識自己的概念上取得突破,也曾無恥的把一些身邊的人當作利用的對象,或者在他們對我謾罵的快感中去體會我存在的價值。
  
當然,我不是一個冷血的人。換句話說,我身體裡流的血液是有溫度的。我說這句話並不是想暗示其中暗藏著什麼玄機,而是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我生活在一個溫暖的環境中。是的,我珍惜每一個朋友,每一個我愛的人,甚至每一個愛我的人,我覺得這種與生俱來的人性是多麼讓人感到欣慰。這一生中,我不斷地感受親情、愛情、友情給我帶來的種種幸福與快樂,如果可以,我倒寧願一直保存著這份快樂,瘋子才會整天沒事沉寂在憂鬱當中。
  
不否認,我在對生活的認知上存在著某種缺陷,又或是過於大意。有時候,我只是覺得過於的誠實會讓人更加地感覺到你虛偽。是的,沒有誰會承認自己本身不存在的缺陷,沒有人會把罪惡當作炫耀自己的資本,更沒有人會去煽動別人說自己的壞話,如果有,那隻是虛偽的表現,但即便是虛偽,也有它真誠的一面。在這裡,我不是倡議大家去做一個虛偽的人,只是虛偽也分善意跟惡意。是的,我曾對我最愛的女人說我不愛她;我也曾在我最在乎的人面前說沒有她我照樣能好好過;我也曾對愛我的父母說以後我的生死不用你們管,我承認這些都是虛偽的話,但卻不能質疑這些話的背後所暗藏的真實。
  
毫不掩飾地說,很多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個自戀的人。是的,這一點我自己都不曾懷疑,或許我就是這樣,又或是本來就應該這樣。在這裡,一定有很多人不喜歡我這種狂妄的說法,但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點都不覺得臉紅,相反,我倒感到前所未有的暢快,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自己自戀還是第一次,也僅此一次。其實,我很欣慰自己能坦然面對自己,就像當初自己快要死去的那天晚上,我床邊圍著一大群醫生護士,我不斷地吐出身體裡的食物、鮮血,爸爸緊緊地捉住我的手,流著淚說:“兒子,你一定要挺住啊!”,我強忍著疼痛,微笑著看著爸爸的臉,“爸,你不是一直都很相信我嗎,這次也一樣”!呵,我命真大,竟然真的沒有就這樣死去,在疼痛已經麻木了意識的時候,我竟然還能相信我自己,當然是醫生救了我的生命,但除此之外,我一定要感謝我自己,我不知道對自己說的這句話有無意義,可我覺得那確實是我的真心話。我一點也不懷疑我是那麼地珍愛生命。
  
前幾天,閒來無事,我把一些朋友的照片拼在了一張圖上,每當看著那些臉蛋,我的心情便會格外地明朗起來。是的,他們是我最好的朋友,還有我最愛的人,給我帶來真實和快樂的人,我不知道這會不會被別人當作是我虛情假意的表現,但我知道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忠於自己的心情,已然無所謂的肯定,即便是最為了解我的知己,也未必能窺視我的用心。很多時候,縱然自己真的很在意某樣東西,但若是注定不能擁有,用心也許只怕是傷害的一種表現。有時候,我真的很自私,不知道要去付出什麼就企望得到回報,或是貪心,或是無恥,我只覺得我這種小男人終會在失去的過程中慢慢地感傷至老。
  
前些時候,跟朋友喝酒聊天中說到婚姻,其實於我來說,婚姻要比愛情更為奢侈。說到這裡,我想著那些離開我的女人是她們這一生中最明智的選擇。或許某些時候,我們都曾認為將要發生的美好,又或是相信自己能去改變一些東西,雖然這些都沒有法則,但亦是像渴望奇蹟一樣的去渴望結果,而我,終沒辦法實現這一過度。我欣慰那些女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歸宿,生活於她們來說,這應該便是她們渴望的美好,我又有何權利去阻礙這些潛在的必然呢?
  
不知怎麼,文字寫下來,悲涼的氣氛又增添了幾許。我說過,如果可以,我倒寧願一直保存著這份快樂。都梁筆下的鐘躍民一直都是很多女人又憎又愛的對象,我自問自己沒有模仿的資本,但倘若要像他那樣,僅僅去享受戀愛過程帶來的快樂,我便可能會一輩子打光棍。人們衡量幸福的資本一天不變,我也許一輩子也不可能嚐到幸福的滋味了。
  
現在,別人大可以說我的壞話,甚至對我破口大罵,他們一定以為我這個人已經所謂的麻木了,而且他們一定會認為我這虛偽的灑脫都只是自己軟弱的表現。他們會說我不懂感情,不懂得珍惜,甚至不懂得如何去尊重他人,一個只知道沉浸在自己虛構世界裡的懦夫。是的,每個人都會為自己辯解,可我不會辯解。






訪客留言 (返回 rachelgreen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