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 Chance
My Diary
rachelgreen
暱稱: qianqian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南區
« March 2019 »
SMTWTF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最新文章
什麼是光子脫毛技術
西北以西,新疆印象
上海建築裝飾藝術的啟...
長時間內不應戴反藍眼...
Upcoming Wine Area
文章分類
全部 (124)
DR-Max (1)
方力申 (3)
牛欄牌奶粉 (1)
你的世界 (2)
炊煙嫋嫋 (28)
施政樂 (1)
未分類 (88)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環保回收
環保袋
Fastway
Feel the Love
samson
takeiteasy's home
制服
室內設計
室內設計
客貨車
家中氣節
租車服務
婚紗攝影
結婚花車
搬運服務
僱傭服務
製作公司
鋁窗維修
辦公用品,辦公家具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24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0
累積人氣: 35589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09 年 11 月 3 日  星期二   晴天


夜涼如水 滿足 分類: 炊煙嫋嫋

一雨成秋,可是一種約定俗成?九月的天空下,所有焦灼不安的悶熱在一場秋雨裡繳械投降,緩緩退出季節的渡口。時光若河,我們都是涉江而過的卒子。

風起,花落,秋涼。將塵俗瑣事折疊,束起。是夜,一個人悄悄離了屋子,獨立風起蕭瑟的陽台,那些綿密的植物氣息如影相隨,不離不棄,是最忠實的觀眾。今夜黑幕如遮,繁星渺渺,安然若素恰如我意。

於是這樣的夜,哪裡也不想去了,什麼也不去做了,只想立在這沁涼的陽台發呆。雙臂緩緩合攏胸前,藉以抵禦那濕潤的涼意沾身。噙一抹淡若云煙的淺 笑,仰首,蒼穹如黛,那一抹入眼的黑給了人最穩妥的慰藉,最神秘的放縱。這樣的黛黑是溫潤的,它給了人一種超然離世的脫俗感。一直抗拒與黑有關的東西,只 是抗拒不了這無邊黑夜的迷離,才明白,那溫和的黑恰似這夜的眼睛,那麼低調,淡定,柔和地審視眾生,無端生出幾分萬家燈火之外的憐意。心是空的,人是寡淡 的,只因一份偶然的獨立,這無邊的夜色竟是屬於我一個人演繹孤獨的舞台。於是一些風煙俱淨的薄涼感覺,霎時如潮水,頃刻間漫頂而過。

獨立蒼茫,夜涼如水,我是泅泳在水里的一尾安靜的魚兒,沉溺在涼意徹骨的秋水里。這個時候的心情,該用什麼詞來形容呢?用明媚太華麗,用浮躁太喧 鬧,悲和喜都不相襯的。溫潤如玉?也許也只能這樣來描述了,歲月沉煉,秋意也已鬧到柿紅,那些薄薄的青,深深的紅,都已褪去。猶如這個季節的荷,青殘了, 瓣毀了,秋風裡,消瘦如骨,也只剩下那一莖瘦瘦的荷骨了,卻可以在這樣的季節裡,這樣的夜色裡,留待聽雨,不也有另一番風韻?不動聲色將秋水淌過,不知誰 的長天可以共一色?

這人生兜兜轉轉,其實都是為了一種境界,哪怕拼卻薄涼一醉,也要在浮華里爭出這安靜的涼如水。夜涼如水,才明白,這是我一直以來最喜歡的界定。這 涼非冷,它不浮誇,不爭寵,不喧賓奪主。它安靜,溫和,濕潤。憤懣可以安睡,浮躁可以平息,痛苦可以消散。某些耿耿於懷的委屈頃刻間也可土崩瓦解,不過是 一場隔夜散場的離歌悲歡,且冷眼旁觀。想起童話裡的那片海:“在海的遠處,水是那麼藍,像是最美麗的矢車菊花瓣。”每個人心裡都藏著一片蔚藍的海,可誰是 誰的美人魚,他們都在傳說,沒有答案。

也不需答案。風塵僕僕裡,那些象牙塔里璀璨晶瑩的心情早已斑駁,在塵埃里支離破碎。我們總是在不停的趕路,沒有歲月可回頭,不能停下腳步,總是隨 著人群茫然地向前,卻不知道在哪個路口,不小心將誰錯過。有些人,一旦錯過,竟再也不見,不經意間,讓人淚流滿面。人生一杯酒,江湖十年燈。世間萬般情 緒,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當年拼卻醉顏紅又怎樣?不過是卒子過江一盤殘局。個中滋味,恰似“十分秋色為伊忙”。

不可抗拒的嘆息緩緩落下,徒然間,一些綿密的疼佔據心房。熱鬧,笑語,關慰……終是遠了。一些窗戶被生生關閉的時候,燦若錦帛的歡聲笑語,轉眼間 涼了一地。而我,就是這麼固執地封鎖著熱鬧,於天地蒼茫間,固守我冷漠的城池。冷漠不是堅強,是倔強的偽裝。刻意地抗拒著熱鬧,只為回歸原始的寂寞。猝然 而生的倦怠是唯一的理由,有人說,簡單就是快樂。許我一杯淡茶,於沁香書墨里磨捻時光。許我一片淡定,於秋水長天裡從容而過。我已厭倦了喧囂,於是沉默。

有的時候,距離是一種寬恕。並不是所有的感動都可以開花,並不是所有的付出都可以天長地久,因為愛,所以疼;因為疼,所以離開。不是不愛,只因太 在乎,才有了頻頻回顧。季節是光陰裡最忠實的尺子,冷靜地丈量著時間的長短厚薄,冷暖溫寒。陌上花開意未猶,秋已恪守自己的使命,不因你的悲喜,又兵臨城 下。我們始終在時間的曠野裡疲於奔波,等待著時光打馬而過,那些心情,那些花開的痕跡,一波三折後,老去。

夜涼如水,一個水字將所有的悲歡稀釋了,淡了。這樣的夜裡有多少無助的靈魂在暗夜裡搖曳,有多少無邊的心事在月下徘徊。時光若河,夏一頭,冬一 頭,某些人,某些事,不落痕跡地隔在兩岸。待回首,人生如戲,故土茫茫。千里之外,生死難猜。於是你捧在心口的彼時承諾,終究沒有兌現的那一刻。黃土青 草,荒野煢踪。一切突如其來的邂逅,到最後,終是無語,冰涼徹骨。於是在這無邊的涼意裡,一些奔湧的熱淚是那麼的徬徨無助。

這樣的夜晚,原本適合懷念。懷念一些人,懷念一些事。九月的天空月高雲淡,適合酒。菊令有章,雁陣無行,把酒東籬的昔時情懷,恰逢陌上。沒有如期 而遇的欣喜,卻是塵霜撲面的唏噓。秋本高潔,一樣開花為底遲?那些喑啞的心思在斷弦上抹挑,錚錚弦音彈破馬蹄塵殤。誰的江湖一地月涼,誰的相思千年懸空? 喝酒吧,唱首歌吧,這寂寂的夜,本是曠世絕倫的舞台,你我輪番上演林林總總的際遇。

眷念那白衣勝雪的青蔥歲月,煮蟹溫酒,青梅煮詩。那些不經意中遺失的風景,總是在人最徬徨的時候趁機而入,攻城掠池,侵占記憶的城堡。彼時,某些 笑靨如蓮,某些時光錦燦如帛,措手不及的鬆開手,待迴轉身,你已千山,我亦萬水,所有華美的相遇裂帛,終成悵惘。九月的天空,一貧如洗。

每個人心口都有一彎明月,風起風落它獨自搖落,城裡的月光曾經是海誓山盟的見證,城外的月光卻是心思成灰後的漂泊。每個人心口都有一朵最美的白蓮 花,遠遠看去那麼美,分明也那麼喜歡,卻始終不可靠近,不可攀折下來,也只能遠遠看著,看著,直至躲過臉去黯然神傷,淚落千行。有些人,遇見了,卻是時間 不對。原來這人生原本是一場寂寂的長夜啊,那麼刻骨的涼,萬般掙扎只為破曉,重生。

彼時,有一些晏晏笑語,如亂紅飛過鞦韆去。這涼夜裡,有一些溫潤的面容逼近,讓人無從隱匿,無從躲開,硬生生地扛起一些倉促起舞的塵埃。那月光, 如聖母般潔淨,讓人無端有飛天的慾望。倘若可以藉得廣袖善舞,輕盈翩飛在這無邊的夜色裡,這茫茫塵俗又奈我如何?而我卻不能,蒼茫間,我是一粒卑微的塵 埃,只為了保存一些僅有的簡單心情,做著一些徒然無力的掙扎。

我若離去?後會可有期?我若歸去,那溫暖可是一如既往的灼灼其華?很想變成一朵安靜的雲,今夜,在涼如水的月色裡,閒走山長水闊,看一程山水,然後等繁星垂落,緩緩退去。離別,是永遠的折子戲,我已習慣了割捨。但凡最美的,且留枝頭。轉身,明日,明日即是天涯。

菊花又開了,滿城又香了。曾經那些蔚藍的心情消瘦在季節的輪番走馬里。有些事,終待散去;一些人,終待不見。塵歸塵土歸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江 湖。故事尚未打開,結局早已宿定。相尋千里,只為觀一場盛世的煙火,我隔山隔水跋涉到你的面前,與你激揚文字,共吟千江雪。飛花碎玉的文字裡,某些友誼那 麼真,那麼暖。可他們說,所有的相遇是為了別離。所以在這夜涼如水的夜裡,許我用一顆卑微的心,微笑的懇請別離。

倘使花開一定會花落,倘使相見註定會別離,許我,以蒼茫夜色為樽,以如水月色為酒,以年華為果腹,隔著這素顏錦時,為你頻頻舉杯,祝福。歲月靜好,祝安。






訪客留言 (返回 rachelgreen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