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 Chance
My Diary
rachelgreen
暱稱: qianqian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南區
« January 2017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最新文章
禅宗有一個故事說
深藏於我的記憶
溫暖的懷婸P你訴說心...
如果讓我選擇
千年梵音
文章分類
全部 (116)
DR-Max (1)
方力申 (3)
牛欄牌奶粉 (1)
你的世界 (1)
炊煙嫋嫋 (28)
施政樂 (1)
未分類 (81)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環保回收
環保袋
Fastway
Feel the Love
samson
takeiteasy's home
制服
室內設計
室內設計
客貨車
家中氣節
租車服務
婚紗攝影
結婚花車
搬運服務
僱傭服務
製作公司
鋁窗維修
辦公用品,辦公家具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16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11
累積人氣: 30445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09 年 11 月 10 日  星期二   晴天


綁架秋天 愉快 分類: 炊煙嫋嫋

十一月的第一天,北京天津傳來雪訊,千里遙羨,冷入豪腸。南地北望,江天遼闊,秋風勁舞,草木青黃。心內迷茫,不知虛席以待的那位今個是否踏雪啟程了。三 年了,年年此時,都不忘招呼遠在冰城的江老幫主備好過冬銀兩,好去松花江打漁,去長白山探幽,去漠河賞雪。招呼完後,就把此事忘的一干二淨,連同北國的純 白誘惑。今心生歹念,要做回放肆的匪徒,把這南國風騷的秋天綁了,用刀子頂著她的喉嚨,衝著她失聰的耳朵大吼:識相的,就快把落葉和雪花交出來。哪知一個 冤屈的聲音冷冷傳來:立冬一過姐姐就要看破紅塵了,誰還待見你?你想索愛,問冬天討去,老娘不伺候…

於是我只好穿著背心等待冬天,哪知昨夜氣溫驟降二十度,被凍個措手不及,慚愧啊。順便想起了昨日王子透的消息,匡街舞老師已在她學校開班授課了, 得閒可以來溜達學習順帶減肥。熱愛托馬斯的匡老師,是我小學同學,除了一身舞技,還有許多令我稱奇的地方。在小學時代,架打的比較猛的小朋友就是傳奇,匡 老師是出類拔萃的武林高手,而且是能和老師磕話的那種。甚至還有傳說,講匡老師小時是上山學過武的,這是陳年懸案了,以後有機會得記著當面對證。現在一聽 到街舞少年,總會有莫名的崇敬,就像小時聽說那些“學校霸王”的事蹟一樣,有些熱血沸騰,雖然熱不了幾分鐘,這就是叛逆的誘惑吧。當然,現在的匡老師已經 不再桀驁,像個懂事“老人”,可眉宇間單純不減,那種以愛好為事業的人的單純,他的狂狷是存在舞蹈裡頭吧。我還是很期盼看匡老師跳舞的,從南極到北極,一 路打托馬斯,像個暴風眼一樣,所到之處天翻地覆。他這種的幸福,此時還只能悄悄奢望一下。

不談宏旨,碼字只是我的自新之路,每個碼字的人都有自己的野心,我必須只對自己忠誠。能在年輕的時候,留下一堆生命的字據,是蠻有趣的吧,只求一 個爽快,倒沒什麼心力去管它們能否兌現了。不去上課,不參校園裡各種色彩社交的活動,也懶得考試了,只宅在寢室過自己的腐生活。這個學期開始,凌晨三點到 早上七點的這段時間,成了我碼字的“黃金強檔”,八九點鐘才在疲憊中躺下,可我不認為自己睡著了。兩三個小時的淺覺起來,就打開電腦,打幾局寂寞的遊戲, 奶媽說寂寞的人愛打遊戲,不無道理。一晃下午就過去了,然後賴在網上,關注感興趣的八方消息,順帶聊天解悶拍磚解煩。再一晃,就到12點的斷網時分了,這 才誠惶誠恐地打開word,像個罪犯一樣開始碼字。但這個時段,在我們墮落的大學寢室裡是最吵鬧的,被打遊戲的吼聲搞得沒什麼脾氣,那就不寫了吧,咱看電 影,雖然不怎麼看不得起電影,總比虛度時光的好。這麼一磨蹭就到三四點了,然後才偷雞摸狗般地開始碼字,直到日光熹微東方魚白。

習慣邊看電影邊批判,越是好的作品越要挑刺,既然沒得消遣了,何不讓生命在光影中虛度。看傳記式《她比煙花更寂寞》,最有感於一位匈牙利音樂家的 評論:“若是以這種激情投入演奏,她(女主人公)怕是活不長久的了。”看著自己碼出的一堆堆文字,又是欣喜,又是難受,也許欣喜是假,我也看不出它們有什 麼價值,難受卻是切膚的,身子正隨著天氣日漸虛弱。可我還是決定堅持自己的碼字工程,雖然直到現在,我還只是在打地基,但需要夯實的土地太多太多了,一輩 子都弄不完,所以決定著手蓋樓,正好檢驗下地基,若是能成當然最好,若是半途倒塌了,只好回到地底從頭再來。這就是自己選擇的宿命,我在弄一些死而無憾的 東西。經過前幾個月在網上步履維艱的試探和望穿秋水的等待,我不斷重估自己在做的這件事的價值和意義,而現在,似乎已經沒有交流和等待的必要了。我不是文 學青年,也不是心理醫生,更不是作文老師,只是一個中毒很深的病人。再等就要錯過療程了,必須理性自救,斷臂保命,也是逼不得已的求生手段。我想我和孤寂 是老朋友了,有她陪著,咱不在意那些各種顏色的目光。可是一打開文件夾,看著幾百個草稿提綱,我還是會心虛的。這些東西太讓我分心了,想到舊作尚未竣工, 新的靈感又不斷積壓下來,難免有些手忙腳亂。而我的精力全是很有限的,何況在前途不定的時候還要打折扣。可凡事都有個輕重緩急,那些瑣碎的詩和散文,只好 先拋到一邊了,實在沒有心思善待她們了。還是全身心投入小說的開採中去吧,我有強烈的預感,自己身上的病症,其實也算不上吧,只有它們可以快慰解決。

學院的足球賽,也在這個漸冷的季節來臨了。我想踢,可就快要踢不動了吧,已經過了逞強的年紀,可我還是沒有學乖,向婀娜的生活低頭示弱。答應參加 小新組建的足球聯隊了,被迫參加繁瑣的技戰術討論等一系列雜事,無奈著,激動著。想著又要在學弟學妹們面前抖擻老胳膊老腿了,自己先厚著面皮紅一個。又想 起了最近愛用的一句套話:我是一名觀眾,淪為一名球員。以此類推,可以說“我是一個病人,淪為一位醫生”,“我是一個文盲,淪為一名作者”等等。

這時,小新又過來揪著我的耳朵“咣咣”滿侃了。我只想輕輕地和他說:

關掉燈,拔斷網線讓我寫完。







訪客留言 (返回 rachelgreen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