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 Chance
My Diary
rachelgreen
暱稱: qianqian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南區
« August 2018 »
SMTWTF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最新文章
趁自己還年輕,給一個...
將正確的態度轉化為人...
深藏於我的記憶
溫暖的懷婸P你訴說心...
如果讓我選擇
文章分類
全部 (117)
DR-Max (1)
方力申 (3)
牛欄牌奶粉 (1)
你的世界 (1)
炊煙嫋嫋 (28)
施政樂 (1)
未分類 (82)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環保回收
環保袋
Fastway
Feel the Love
samson
takeiteasy's home
制服
室內設計
室內設計
客貨車
家中氣節
租車服務
婚紗攝影
結婚花車
搬運服務
僱傭服務
製作公司
鋁窗維修
辦公用品,辦公家具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17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2
累積人氣: 34699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1 年 6 月 17 日  星期五   晴天


那片消失的桔林裡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如果不是很多年前那場嚴寒肅殺,家鄉的那片桔林可能依然枝葉繁茂,濃蔭蔽日,四季常綠,掩映著整個村莊。每到春天,依舊會吐出滿樹滿枝搖曳陽光的新芽,淡淡的花香照樣會瀰漫鄉村每個角落和每戶人家。秋天,也一定會有橙紅的桔子掛滿枝頭,點亮眼球,人們依然可以用竹扁擔將紅桔一擔擔地採摘回家,然後在煤油燈下的煙盒紙上細細計算收成,逢人便笑盈盈地探討自家的豐收秘笈。

那一年的冬天,我還在離家幾公里遠的學校裡做著我的大學夢,雖然從教室門縫擠進來的寒風凍得我手腳麻木,但窗外下了幾天的大雪壯觀而美麗,牽扯著我的少年思緒,一心張望下完課就滿雪地跑的年少的我們,根本無法知道這樣的大雪嚴寒意味著什麼。第二年的春天,家鄉的桔子林就沒有再綠起來,春風拂過江南,枯枝滿樹,落葉飄零,昔日的綠海像潮水一般退卻,一棵棵枯樹被砍倒拖回家里當木柴,到處是挖起的樹兜和樹根。於是,家鄉的桔林就成了永久的記憶。

如今,許多年過去了,我頭腦中那僅存的記憶也已經模糊,但幽靜的桔林深處的往事和時光,總是如同夢境一樣,時時闖進我的已經習慣了努力進取和權衡得失的心懷,在夜深人靜、暗夜醒轉或獨自憑欄之際,悄悄地告訴我慢慢行走的意義和幸福的所在。

桔花飄落的季節,如果漫步在桔林寬闊的樹巷之間,腳踏柔軟的泥土,會有如雪的花瓣飄落肩頭和衣襟,輕輕閉眼,仰頭猛猛地吸上一口林間空氣,甘甜而芳香的意味便可直上心頭。這時,有心的人們往往會從家裡拿出一疊嶄新的油紙,鋪到地下,或者張開在樹乾之間,當桔花落滿,就包回家裡,洗淨晾乾,放在早晨熱氣騰騰的鍋裡,同米飯一起蒸熟,再用篩子勻勻地曬乾,偶爾拿出來用滾水沖泡,當茶水飲用。據說,這樣的茶具有溫中理氣和胃的神奇功效。我小時候就常飲這樣的鄉村飲料,雖然微苦,卻韻味悠長。

等到桔花開過,一兩場風雨過後,總會有大小如黃豆一樣的小桔果隨著雨滴滾落泥土或樹下的草叢。每到這個時候,就會有成群的孩子趁著細雨初停,戴著斗笠,披著油布,提著小桶或端著搪瓷缸,跑到樹下,一顆顆將小桔果撿起,放在家裡清冷的井水里泡上幾天,然後剁碎,做成可口的小菜。也有孩子用空心的小竹筒和削好的筷子做成注射器樣的小玩具,將桔果塞進去當子彈,追逐玩遊戲。

炎熱的夏天,每到知了叫得最歡,小狗也趴在樹下狂吐舌頭的中午,便有三三兩兩的人們圍坐在房前屋後的桔蔭下,一邊搖著蒲扇,一邊閒聊著各家的煩惱喜樂和遠近鄉村的奇聞異事菲律賓女傭,人們經常戲稱這種聊天是“口打鼓、舌搖櫓”。也總會有一兩個胖大的老漢不堪酷暑,從家裡抬出竹床,光著膀子、滿身是汗地躺倒在桔蔭裡,先前還覺得鳥叫蟬鳴有些吵,不停搖扇,一會兒手裡的芭蕉扇就慢慢停住、墜落,打起鼾來,有時中途醒來,翻身撿起扇子胡亂撲打幾下蒼蠅,此時,汗水已浸透竹床,肩背皮膚上也印上了條條竹紋。

記憶中最清晰的還是秋天的桔林,滿樹紅桔將樹枝壓得低低垂下,樹巷間枝丫交叉,碩果累累。為防止樹枝折斷,有的人家會用竹竿將掛滿紅桔的樹枝支起。當路旁低處樹枝上的桔梗經常有白色的桔皮出現時,每家每戶的大人小孩都會開始忙著採摘桔子,往往是大人扛著馬梯,跳著籮筐,孩子們提著小竹簍,一隊隊來到各家的樹下,支起馬梯,鑽進枝葉,用新磨好地剪子小心將桔子剪下,輕輕放進竹簍。偶爾小憩,人們會相互高聲談笑,趁空剝開幾片桔子塞進嘴裡,然後鼓著腮幫、口角留著桔汁,繼續幹活。遇到有幾個桔子集中串在一根小枝上,人們就會將其看成豐收的徵兆和彩頭,連桔帶枝完整剪下,用細線掛在床頭,待某個高興的日子用來全家分享。孩子們這時便在樹下追逐打鬧開鎖,不時跑到籮筐邊挑上最大的桔子吃個飽。我曾經因此而牙酸了一個星期,所以至今還記得當時總結出來的凡事要有度的樸素道理。採摘過的樹枝就像勞動的農民將腰板直起,桔林從而恢復了他們的挺拔,經過人們打枝削葉的樹影下,經常會撒下秋日寂靜的陽光。

秋收後的桔林,雖然略顯蕭疏,但每家每戶又都忙著用煮好的黃豆,拌上漚熟的畜禽糞便,在桔樹根部用四齒耙開出大大的圓盤,將精心調好的肥料撒下,然後蓋上泥土,再用硫磺等什麼配成的農藥噴灑一遍,以期來年的豐收。孩子們卻並不閒著,依舊成群地穿梭在桔林間,舉著帶鉤的竹竿,一棵棵樹地搜尋高枝上沒有採摘乾淨的桔子,有時鉤了半天,只落下一些樹葉,就有大膽而且爬樹技術好的孩子自告奮勇地請纓上樹,從枝頭將桔子自豪地連枝帶葉折下,然後在桔林下撒下一路的歡笑。

年華易逝,歲月催人。現在,每當我靜靜注視陽光下閃閃發亮的綠葉,心緒就會飄回那片消失的桔林裡,然後靜靜的遐想:如果不是很多年前那場嚴寒肅殺,家鄉的那片桔林可能依然枝葉繁茂,濃蔭蔽日,四季常綠,掩映著整個村莊……

 






訪客留言 (返回 rachelgreen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