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 Chance
My Diary
rachelgreen
暱稱: qianqian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南區
« March 2019 »
SMTWTF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最新文章
什麼是光子脫毛技術
西北以西,新疆印象
上海建築裝飾藝術的啟...
長時間內不應戴反藍眼...
Upcoming Wine Area
文章分類
全部 (124)
DR-Max (1)
方力申 (3)
牛欄牌奶粉 (1)
你的世界 (2)
炊煙嫋嫋 (28)
施政樂 (1)
未分類 (88)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環保回收
環保袋
Fastway
Feel the Love
samson
takeiteasy's home
制服
室內設計
室內設計
客貨車
家中氣節
租車服務
婚紗攝影
結婚花車
搬運服務
僱傭服務
製作公司
鋁窗維修
辦公用品,辦公家具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24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4
累積人氣: 35607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4 年 5 月 23 日  星期五   晴天


聽著葉子的呢喃 分類: 未分類

 風咧開嘴笑了:“春天到了,終於可以脫下讓萬物感覺冷酷無情的外套了,好輕松、好愜意喲。呵呵,呵呵!”

 
風滿臉歉意hair care、也滿臉笑意,它用自己溫暖的大手輕撫著世間萬物,壹下、壹下、壹下,萬物在經歷了寒冷洗禮後,雖然對風還有壹點點的敵意,但並不排斥風溫暖的撫慰,慢慢地、慢慢地伸了個長長的懶腰,緩緩地、緩緩地睜開了惺忪的睡眼,萬物復蘇了。
 
風欣賞著春天的美景,看著勞作的人們,聽著孩子們的歡聲笑語,呵呵地笑著,輕快地走著。
 
路過壹片樹林時,風的裙擺被輕輕地拉了壹下,風低下頭,想看看是什麽掛住了自己的衣裙,可身邊除了剛剛露出尖角的嫩葉外,什麽都沒有,風搖搖頭,走了。
 
幾天後,風再次路過這片樹林時,同樣的事又發生了,這次,風發現那些尖角的嫩葉已經張開了,怎麽回事,這堥S有什麽特別之處呀?風有點惆悵,想在這多待會兒,看看到底這埵酗麽不同,可是不行呀,風還得趕去北方叫醒那些貪睡的花草呢,風輕輕地,走了。
 
壹個月後,風從北方回來路過那片樹林時,風的裙擺被有力的拽了壹下,風很驚訝,這已經是第三次了,風決定查個究竟,風仔細地看每壹片樹葉,發現它們又長大了許多,臉上豐滿了,也更綠了,顯出了勃勃生機。風從無數片綠葉中發現了有壹片樣子有點特別,在陽光的照耀下,有了微微紅光。風忍不住伸手撫摸這片可愛葉子:“好漂亮,好可愛!”
 
葉子忽閃著那對美麗的大眼睛,動情地說:“風,妳終於肯停下來和我說話了,我好高興喲。”
 
“以前都是妳在拉我的裙角嗎?”風問。
 
“是啊,可妳總是太忙,總是不肯停下來和我說話。”葉子幽幽地說。
 
“妳知道的,我太忙了,可妳為什麽不叫我停下來呢?”風明知故問。
 
“我要是叫妳停下來,妳會為我停下來嗎?”葉子反問。風沒有再說話,而是將葉子輕輕地環抱在自己懷中,靜靜地聽葉子訴說:“風,妳知道嗎?冬季堙A我做了壹個長長的夢,夢中有壹個外表冷酷內心熾熱的男孩緊緊地抱著我,用自己的身軀為我抵禦風寒。
 
他還在我耳邊講著他精彩的奇遇,他說我是他夢中的女孩,他要為我遮風擋雨,要給我美好的未來和幸福的人生。他總是呵呵地笑著,總喜歡用他的大手撫摸我的臉蛋和長發,漸漸地我在他溫暖的懷抱中睡著了,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我聽到了他歡快的叫聲,春天來了,呵呵,春天來了!我慢慢地伸了個長長的懶腰,緩緩地睜開了雙眼,可他已經走遠了。”
 
風靜靜地聽著葉子的呢喃,心中充滿了感動。風知道,葉子認定自己就是夢中的那個男孩了,風更知道這是個美麗的誤會,因為風有自己的人生軌跡,自己屬於整個大自然,不可能給葉子壹個家,更不可能給葉子壹個美好的未來和幸福的人生……
 
葉子呢喃的聲音又飄進了風的心扉:“風,妳知道嗎?我每天都能感受到妳的撫摸,我感覺好幸福,我也好想妳能停下來,為我壹個人停下來,可看著妳的匆忙,我真的不想打擾妳呀。
 
可是我,還是想讓妳註意到我,第壹次我拉了妳的衣裙,當妳回頭時,我躲進了姐妹的背後,欣賞著妳的風采;第二次拉妳時,我看出了妳的在意,妳的惆悵maggie beauty,我好想和妳說說話,可我不想妳因為牽掛我而放慢漂泊的步伐;風,妳知道嗎?我壹天天地長大了,初夏已經到來了,我的青春有限,我再也不想這樣單相思了,雖然我知道妳不會停下來陪我,但我還是忍不住拉住了妳,因為我怕自己今生沒有機會對妳說出我的夢想了……”
 
聽著葉子的呢喃,風緊緊抱著葉子,難過極了:葉子從冬守到春,又從春守到夏,葉子用生命為自己守候著,風多想就此停下飄泊的足跡,在盛夏給葉子壹個家,就這樣和葉子相依相守壹生。
 
葉子看著風難過的樣子,深情地說:“風,我知道,妳不屬於我壹個人,我理解妳,理解妳工作的繁忙,我不期望能和妳長相廝守,我只求妳在路過這片樹木時能停留片刻,能夠抱抱我就足夠了。”
 
風感動極了,更緊地抱著葉子,硬咽地重復著:“葉子,我會的;葉子,我會的!我會的!”
 
盛夏,風和葉子各司其職,忙得不可開交,可是無論再忙,他們總會在星夜堣炮D衷腸。
 
秋天是收獲的季節,風更忙了,忙得再也顧不上葉子了。此時的葉子也有了淡淡的哀愁,自己容顏正在急速衰減,而風卻忙得顧不上看自己壹眼了。
 
深秋了,姐妹們都不堪衰老,壹個個相繼回到了大地母親的懷抱。此時的葉子卻還在努力吮吸著大地母親的乳汁,她在等待風的到來,因為風答應冬天到來之前壹定會回來maggie beauty,她堅信冬天的夢堙A自己定會躺在風火熱的懷抱。





訪客留言 (返回 rachelgreen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