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韻如的部落格
sfshm69a15
暱稱: sfshm69a15
性別: 女
國家: 馬來西亞
地區: 其他地區
« November 2016 »
SMTWTF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最新文章
【哪裡買】翻蓋前口袋...
【哪裡買】繫帶漆面樂...
【哪裡買】條紋長袖衫...
【哪裡買】閃飾V領長袖...
【哪裡買】一字帶圓形...
文章分類
全部 (124)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尚無任何連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24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6
累積人氣: 2275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6 年 8 月 22 日  星期一   微雨


而且 金鱗豈是池中物-154.第一百五十四章 以彼之道(下)_0 分類: 未分類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以彼之道(下)

香奈把阿誰小發電機提拉了出來,彎腰放在「俘虜」的身邊,「就先用本款吧。」

「唔唔…唔唔…」裕美又開始猛烈的掙扎,口中積攢的津液從「麻球兒」上的小孔裡湧了出來,雖然她本身從來沒試過那樣工具,但給他人使了可不是一次兩次,對它的功效自是有比較全面的瞭解。

侯龍濤參觀裕美這麼強烈的反應,只是冷冷的一笑,一瞧就知道發電機是幹什麼用的。

香奈鑽進了裕美的身下,拉開她皮衣的上部,把那對兒雪白的大奶子露出來,用兩把小電鉗子夾在兩顆深紅色的乳頭兒上。

「唔…」裕美痛苦的閉起了眼睛,兩條秀眉皺到了一起,乳頭兒是女人身上最敏感、最嬌弱的幾個部位之一,被帶尖兒的鐵傢伙夾住,不可能不難受。

「這樣就受不了了?」香奈鑽了出來,她現在心臟狂跳不止,一種無名的興奮傳遍了全身,她來到裕美身後,對方的屁股豐滿的很,又是被分開雙腿吊在半空,皮內褲是扒不下來的,不得不消剪刀把它剪開,在修整過的烏黑陰毛兒下方尋獲了深紅色的陰蒂,然後就把另一個電鉗子夾在了上面。

裕美的身子猛的一顫,眼睛一下兒睜得老大,但眼神卻是渙散的。

侯龍濤把煙滅了,蹲到裕美的腦袋前面,右手托起她的下巴,笑瞇瞇的望著她,說出話來卻是惡狠狠的,「你這隻老母狗,還真是有幾分姿色,先讓香奈玩兒你,然後我再玩兒你,然後我們倆再一起玩兒你,玩兒不死你的。」

「嘻嘻。」香奈聽了愛人的話,已經變成淡紅色的肌膚上又滲出了細細的汗珠兒,她把兩根兒連在光滑的金屬棒尾端的電線插進了發電機的接口兒裡。

裕美急的都快哭出來了,她活了三十三年了,從來都是本身拿別人的身子做實驗,今天輪到了本身,絕對要比普通人的感受更深,眼前全是以前那些人在受本身虐待時扭曲的面孔,耳中都是痛苦的呻吟聲和淒厲的求饒聲。

香奈把裕美兩片肥嫩的大陰唇撐到了最開,將一根兒金屬棒插進了她略微濕潤的陰道,另一根自然是為菊花門準備的了,但只捅了一點點就進不去了,「老公,她的肛門太緊了。」

「你還是太心軟了,」侯龍濤過去把小護士扶了起來,舉手在裕美的屁股後面狠狠的一拍,「撲」的一聲就把剩下的金屬棒全部擠進了她的直腸是,拍得她肥美的臀肉一陣抖動,「這樣不就行了。」

裕美的眼睛再次緊緊的合了起來,兩顆淚珠兒從眼角兒被擠了出來,白花花的大屁股止不住的發顫,除了疼痛,不算粗長的金屬棒對括約肌的無情突破讓她有了虛脫的感覺。

侯龍濤伸手捏住了裕美的圓臀,大力的揉搓,「哼,老屄,還蠻有彈性的嘛,看一會兒老子不把它們撕開的。」

「能開始了嗎?」香奈已經迫不及待了,蹲到發電機旁邊,捏在一個旋鈕兒上的右手都產生了輕微的顫抖,躍躍欲試的望著男人。

侯龍濤坐在了女人身邊,右手從她的屁股後面探入了她的雙腿間,搓了搓濕漉漉的陰唇,把一根手指插進她的小穴裡,輕輕的摳挖,「至於這麼興奮嗎?」他對SM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更不瞭解SM愛好者的心理。

香奈扭過頭跟男人接了個吻,小幅的扭著豐臀,「嗯嗯…你就下命令吧。」

「好了,好了,開始吧。」

還沒等人動手,裕美的身體就開始狂抖了,不過是在掙扎,是「病篤」的掙扎,就連她本身都知道沒有機會了。

香奈按下了開關,在輕微的「嗡嗡」聲中,右手緩緩的擰動了旋鈕兒,她的小嘴兒微張,也不再搖擺屁股了,專心致志的欣賞自己的「作品」。

裕美身體的活動停止了一瞬,緊接著產生了劇烈的抽搐,是一種完全不自然的抽搐,更像是全身都抽筋兒了,她的眼睛睜開了,向上翻著,大量的口水從「麻球兒」中流出,她能覺出五股電流從自己身上最脆弱的五個地方竄入體內,把自己的每個細胞都激活到了超負荷的狀況,難以形容的痛苦和無以比擬的快樂同時產生,特別是心理上有一種毫無預兆的被虐待的滿足,她自覺的、不自覺的就放鬆了,一股清泉從尿道口兒激射而出,子宮被電,大量的淫水兒充滿了小穴。

侯龍濤看著少婦的豐乳肥臀抽搐抖動的美景,本來就處於勃起狀態的陽具更是脹得發疼了,他一把將香奈抱到了身上,直立的陰莖不偏不倚的杵進了她的嫩屄裡,雙手從後面捏住她白白的乳房又柔又捏。

香奈不愧是心地善良,在開始「啊啊」的呻吟之前,把發電機給關上了。

裕美好像有慣性似的又哆嗦了幾秒鐘,然後螓首就耷拉了下去,失去了知覺。

侯龍濤隨著小護士起坐的頻率不休的向上拱著臀部,用龜頭兒一次又一次的猛撞她的花芯。

香奈向後仰著頭,枕在男人的肩膀上,她很快就無力再主動了,高潮越來越近,渾身的媚骨都酥了…

倘若不是塗著紫黑色的唇彩,裕美的嘴唇兒必然像她的臉色相同慘白,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了顫,雙眸緩緩的睜開了,「唔唔…」

侯龍濤剛剛把射了精的雞巴從小護士的陰道裡抽出來,驚見「俘虜」醒了過來,他拍了拍香奈的屁股,「去再給她來一下兒。」

「唔唔唔唔…」裕美瘋狂的搖著頭,一臉乞憐的表情,眼淚都出來了,自己真要是再被電一下兒,估計就要一命唔呼了。

「不克不及再來了,」香奈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從背後抱住男人強壯的身體,把乳房壓在他背上磨蹭,「連著兩次會出人命的。」

「OK,那你還有什麼別的手段?」

「有的是。」香奈取了兩根兒假陽具,走到裕美面前,一掐她的臉,用一種很冷酷的眼神望著她,「哼哼,我上次被你這麼搞的時候,我也沒像你這麼沒用啊。」可能她女奴作久了,形勢一轉變,很快就能進入女王的人物。

裕美的眼中還有比較強的反抗慾望,她猛的一甩頭,脫離了對方的掌握。

「啪」,香奈抬手就是一個嘴巴,然後也不再理她了,轉到她身後,一把揪出了堵住她下身兩個肉洞的金屬棒,又很用力的將旋轉著的假陽具插了進去,雙手抓著尾巴抽插起來,「老公,這母狗流了好多淫水兒呢,真是奴隸的好材料。」

侯龍濤對於女孩兒會說出這種話略微有點兒驚訝,又一想,畢竟是日本人,又受了那麼多苦,自己也真是少見多怪了,「好啊,今晚咱們就讓她把那點兒騷水兒都流乾。」

裕美的小腹用力的向裡收縮,她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像香奈說的那樣,天生具有性奴的特質,如果是,那自己以前一切的女王行為都只是在從側面尋找快樂,如果不是,自己現在怎麼會已經沒有什麼反抗的意願了,只覺得自己的小穴和後庭還挺舒服的。

侯龍濤觀察到了裕美表情變化的全過程,雖然心中暗罵日本女人的騷屄本性,但玩兒還是要玩兒的,他走到那張妖艷斑斕的臉龐前,用粗長的肉棒抽了一下兒她的臉蛋兒。

裕美睜開朦朧的雙眼,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巨大的龜頭兒,是她見過的最大的,給人一種很強的壓迫感,再往上看,男人正用一種無比不放在眼裡、鄙夷的眼神望著自己,如果要在平時,如果有人敢這麼看自己,自己必然會火冒三丈的,可現在不僅沒有一點兒不悅,反而覺的很符合自己的身份。

侯龍濤用雞巴在女人的臉上杵了兩下兒,「怎麼樣,想嘬嗎?」

裕美想都沒想就用力的點了點頭,就好像沒把男人的話過腦子相同。

「你媽的,你當我傻啊?」侯龍濤也抽了裕美一耳光,雖然猜到她賤了,但也不可能知道她賤到了什麼程度,還以為她是想騙自己上鉤兒,然後再咬自己一口,就像當初如雲那樣。

這下兒男人可沒用全力,打成豬頭搞著也沒什麼意思,不過裕美還是眼冒金星兒,但她心裡卻沒有一點兒的怨毒,女奴被主人打是不移至理的。

「你們這SM的把戲也沒什麼嘛。」侯龍濤左手捏著裕美的屁股,右手掐了掐香奈的圓臀。

「你還沒見著好玩的呢,」香奈放開假陽具,過去摘下了一個200CC的針管兒,抽滿了灌腸兒液,「把這個打進她屁股裡。」

「等一下兒,這有避孕套兒嗎?」侯龍濤從裕美的屄縫兒裡拔出假陽具,把兩根手指插了進去,用力的摳了起來,感受美人的陰道壁和子宮的美妙觸感,「咱們倆先一起干她幾下兒。」

「唔唔…」裕美的牙根兒都癢癢了,光是男人的指頭就比假陽具來的舒服。

香奈先為男人戴好了套子,然後就去穿一條帶雙頭兒橡膠棒的內褲。

侯龍濤狠狠的把雞巴肏進了裕美的陰門裡,咬牙切齒的抽插,一頓一頓的猛力撞擊她雪白的大屁股,雙手也死死的攥著她柔軟的臀肉,兩下兒就給捏紅了。

裕美的雙拳死命的攥了起來,長長的指甲都快在手心上折斷了,最開始是因為原本細小的陰道被出奇巨大的肉棒擴張而產生的疼痛,一分多鐘往後就變成是因為如狂潮沒頂般的性快干了,剛剛恢復正常感覺的子宮沒幾下兒就又被撞得酥麻了,且不說她的心理狀況如何,單純的肉體上的舒爽程度最少超過了她雞姦男人時所獲得的幾百倍。

香奈在裕美的面前擺好了姿勢,摘下了「麻球兒」,緊接著就一挺屁股,把假陽具捅進了她嘴裡,除了「啊」之外,就沒再給她出聲兒的機會。

侯龍濤向前彎腰,雙手抓住裕美的奶子揉搓,一邊和香奈接吻一邊繼續狂肏,她的肥臀又大又嫩,撞起來跟撞如雲的巨大屁股相同爽,除了「啪啪」做響,還能起美妙的波浪,並且每次小腹都會將還插在她肛門裡的假陽具頂的更深入。

香奈也快速的前後的搖動圓滾的屁股,雙手扶著裕美的臉頰,固定住她的螓首,次次都把假陽具送進她的嗓子眼兒深處,直到她的小嘴兒貼在內褲上為止。

「唔唔…」裕美三個嬌小的體腔同時被搞,那叫一個爽啊,被人這麼凌辱,她自己都奇怪自己竟沒有一點兒不高興,反而開感想很,她的白眼兒翻得都轉不回來了,也喘不過氣了,嘴裡的假雞巴和陰道裡的真雞巴好像在自己的小腹中相撞了似的。

侯龍濤在裕美的小穴裡感到了第三次的極度收縮,自己也差不多了,他從女體中抽出肉棒,一把拉下避孕套,「香奈,快來。」

香奈急忙撇開裕美,跪在了男人身前,含住脹大的龜頭兒,讓力道強勁的精液衝入自己的喉嚨中,搏命的向腹中吞嚥。

等美報答自己清理乾淨,侯龍濤再一看裕美,只見她的螓首自然的低垂,顯然是又昏過去了「真他媽不矜肏,護士小姐,給她打一針吧。」

香奈甜甜的一笑,把針管兒拿了過來,拔出還在裕美菊花門裡旋轉的假陽具,換入了針筒的尖端,右手慢慢的向裡推。

「啊啊啊…」裕美一下兒就醒過來了,小腹中有東西在快速的蠕動,難受得要死,她搏命的甩著頭,眼淚迸流,雙腿向後踢蹬,可因為被綁縛著,只形成了小幅度的抽搐,「不要了!不…不要啊…受…受不了啊…饒…饒了我…」

香奈臉上容光煥發,右手更用力了,直到最後一滴灌腸兒液都打進了裕美的直腸,然後再用一個橡膠塞堵住了她圓圓的小屁眼兒。

「哈哈哈,」侯龍濤看到裕美渾身的細嫩白肉都在微微的顫動,她有多難受,大概也能猜得出來,但卻沒有產生一點兒同情,走過去拍了拍她佈滿細小汗珠兒的雪白屁股,「怎麼樣?我以前聽說這樣很爽的。」

「求求…求求你…饒了我…」裕美已經徹底的屈服了,越來越強的便意讓她頭暈眼花,但屁眼兒被堵著,無從發洩,肚子裡的腸子好像都絞到了一塊兒,並且還是涼冰冰的。

「你好兒好兒享受吧。」侯龍濤說完就轉向了香奈,指著那幾桶牛奶,「幹什麼用的?」

「那是最好玩的了,一會兒就讓你開開眼。」

「啊啊…」裕美聲嘶力竭的大叫著,她的臉色通紅,明顯是憋得不可了,「Ma…Master,讓我釋…釋放吧,Master,饒命…」

「嗯?這麼自覺?」侯龍濤蹲到裕美的面前,「你叫誰呢?」

「叫…叫您…Master,Master。」

「那我呢?」香奈又把塞子往裡按了按。

「啊啊!我的女王,MyQueen…」

「嘿嘿,你怎麼這麼賤啊?」侯龍濤把手指頭塞進女人的檀口中。

「我…我賤,我就是賤。」裕美搏命的吸吮著男人的手指,伸出舌頭舔舐,她真沒覺得自己吃虧了。

「哼,再忍會兒吧,忍得越久,得到解脫時也就越爽。」

「是是,主人…主人讓我忍,我就忍…」

侯龍濤把香奈往邊兒上拉了拉,「這娘們兒是怎麼回事兒?」

「我…我也不知道啊,可聽她的意思,她是想做咱們的奴隸,好像不是裝的。」香奈是被迫做奴隸的,自然不會理解裕美的行為,其實虐待狂和受虐狂只有一線之差,並且一旦成為了受虐狂,說什麼也沒得挽回了。

侯龍濤也拿不準,不管怎麼招,先玩兒了再說,他取來手銬和腳鐐給裕美戴上,然後在香奈的幫忙下把她解了下來。

裕美根本就沒有意思要爬起來,她雙膝兩肘著地的跪著,屁股撅高,腦袋埋在雙臂間,完全就是一幅等肏的母狗樣兒,不過她的成熟豐滿的身材在那兒擺著呢,看上去也很性感。

香奈又去抽了100CC的灌腸兒液,還給裕美套上一個項圈兒,用力的一抻,「走。」

侯龍濤從後面看著裕美爬動時搖搖擺擺的大屁股,不禁血往上撞,兩步追上去,往她身後一跪,一挺腰就把勃起的大雞巴搗進了她的嫩屄裡,大力抽插,「香奈,你帶她上哪兒去啊?」

香奈把那扇木門打開了,露出一個日式的浴室,指了指被肏得渾身發抖的裕美,「我知道你愛乾淨,你想看這條母狗拉…阿誰嗎?」

「噢。」侯龍濤恍然大悟,他又緊著干了二十幾下兒,把精液射進了美女緊湊的陰道了,然後坐到沙發上,他已經覺得自己剛才戴套子是多餘的了,想必這娘們兒是不會有病的,「把她的頭髮和臉也洗了。」

不一會兒功夫,開著門兒的浴室中傳出了強勁水流擊打瓷磚兒的聲音和裕美極度解脫的歡叫聲,接著是噴頭出水的聲音,水聲停止的幾分鐘之後,又是一陣歡叫聲,緊接是噴水。

又過了一會兒,香奈牽著已經擦乾了身子的女奴出來了,裕美的皮衣和靴子都被脫了,除了濕透的長絲襪緊緊的裹在修長白皙的雙腿上,全身都赤裸了,巨大的雙乳在胸前搖蕩,她的身體好像還很虛弱,爬起來仍舊是搖搖晃晃的,手銬和腳鐐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但她的雙眼卻盯著女主人的屁股,臉上也寫滿了淫慾。

「哼哼,」侯龍濤把這一切看在眼裡,一下兒蹦起來,扶住小護士的雙肩,「別走了,把雙腿分開。」

「嗯?」香奈雖然不知道原因,但還是照做了。

「還等什麼?」侯龍濤輕輕踢了裕美的奶子一腳,「舔你的女王啊。」

「嗨,嗨。」裕美趕忙誠惶誠恐的扶住香奈的大腿外側,伸出嫩紅色的舌頭,從後下方托住了她淺棕色的大陰唇,往她粉撲撲的小穴裡舔。

侯龍濤繞到裕美的身後,劈開雙腿,紮了個馬步兒,把陰莖壓往斜下方,坐到她的大屁股上,肉棒插進了她的肛門裡,經過灌腸兒之後的後庭就是好肏,不失緊窄,但卻能一捅到底,直腸還會自覺的蠕動。

「唔唔…」裕美渾身一顫,搏命把舌頭往香奈的屄縫兒裡頂著,吸吮她的淫汁。

「嗯…好…」香奈舒服的仰起頭,然後轉身坐到了沙發上,抬起一條腿。

裕美立刻向前爬了兩步,捧住女主人白嫩的小腳丫兒又吻又舔,然後一直親到她的大腿上,又埋首於她的小腹下狂舔。

香奈揉著自己的乳房,瞇著杏眼,看著男人的大雞巴在女奴的屁眼兒裡進出,自己也興奮得很,她的高潮很快就到了,「啊…老公…老公…給她…給她的屁股喂…餵牛奶…」

侯龍濤這才想起來香奈說過的最棒的把戲,他把精液射進裕美的直腸中,從她的大屁股裡抽出肉棒,雙手捏住她裹著絲襪的大腿,低頭在她的肥臀上大口大口的咬了起來,「你去準備吧。」

香奈很快就搬來了裝滿牛奶的「水泵」,「老公,你起來,好好的欣賞一下兒。」

裕美不消人命令,很自覺的蹲了起來,雙手扶著膝蓋,就像是在如廁一般的姿勢,這下兒她圓大的臀部更顯得扎眼了,小肛門都是微微張開的。

香奈把一根兒從「水泵」連出來的又長又細的膠皮管子很不客氣的插進了女奴的菊花門裡,一直往裡捅,大概得鑽進去了四、五厘米,然後一拍開關,乳白色的液體很快充滿了管子。

侯龍濤剛點上根兒煙,只見裕美的表情越來越痛苦,斑斕的臉龐都有點兒扭曲了,大顆大顆的眼淚從翻著白眼兒的美目中湧了出來,清澈的口水也止不住的往下流,但她卻強忍著沒有出聲兒。

「不消忍著,你可以叫。」香奈輕描淡寫的命令了一句。

「啊啊啊啊啊…」裕美立刻就呻吟了起來,「脹…脹死了…脹死了…主人…要炸…要炸了…肚子…女王陛下…肚子要…要炸開了…啊…饒…不克不及再…再多了…饒了我…饒了我…」

侯龍濤嘴裡的煙頭兒都掉了出來,眼見著裕美的小腹漸漸的鼓了起來,就跟在充氣似的,這種鏡頭只在淫穢動畫片兒裡見過,沒想到在真人身上居然也能出這個效果。

香奈大概是覺得灌得差不多了,關上開關,站到男人的身邊,偎進他懷裡,「怎麼樣?」

「什…什麼怎麼樣?」侯龍濤還有點犯傻呢。

「她呀,你看看,就好像懷孕了相同,」香奈很自豪的看著裕美,她必然是很滿意自己的「作品」,「你沒跟孕婦做過愛吧?」女孩兒臉上戲虐的神情更濃了…









推薦商品:






訪客留言 (返回 sfshm69a15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