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朵浮雲
只是一朵浮雲
最新文章
小縣城天天都是好日子
錢也只是附屬品
「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
女人不煩惱之五:怎樣...
夜裡關燈玩手機眼睛會...
文章分類
全部 (22)
每月文章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一石浪花起
白天不懂夜的黑
印刷公司
淚無痕傷無情
RSS 訂閱
RSS Feed
2015 年 9 月 11 日  星期五   陰晴不定


「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主旨探究 ????? 分類: 未分類
林子方被調離皇帝身邊,任福州知州,楊萬里寫了《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相送。林子方不明其意,大呼好詩,逕直赴任,後來淹沒在歷史長河之中。後人讀這首詩都覺得是好詩,幾乎和林子方犯了同樣的錯誤——把這首詩理解為描寫西湖夏日美景,曲折表達與朋友難捨難分之情的寫景詩或送別詩。

造成veda salon 差這種誤讀的主要原因有三個:一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造成的視覺衝擊力,給讀者影響深刻,七言絕句只有二十八個字,十四個字佔去了一半,又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影響和強烈的美學享受,人們就關注了寫景句的美妙,而忽視了主旨;二是讀者犯了一個常識性的錯誤——沒有注重對詩題的解讀;三是忽視了「知人論世」的解題思路。

我們首先分析第一個原因。「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詩人用一「碧」一「紅」突出了蓮葉和荷花給人的視覺帶來的強烈的衝擊力。蓮葉無邊無際彷彿與天宇相接,氣象宏大,既寫出蓮葉之無際,又渲染了天地之壯闊,具有極其豐富的空間造型感。「映日」與「荷花」相襯,又使整幅畫面絢爛生動。詩人駐足六月的西湖送別友人林子方,這兩句通過對西湖美景的極度讚美,曲折地表達對友人深情的眷戀。詩人用充滿強烈色彩對比的句子,給讀者描繪出一幅大紅大綠、精彩絕艷的畫面:翠綠的蓮葉,湧到天邊,使人感到置身於無窮的碧綠之中;而嬌美的荷花,在驕陽的映照下,更顯得格外艷麗。給讀者展現了令人回味的藝術境地。這麼美妙的景色難道還不值得留戀嗎?這樣,單靠這兩句,該詩就成了寫景送別詩,其實不然,如果整體把握,則另有所指。

下面我們抓住題目,聯繫創作背景,從知人論世的角度解讀這首詩。文學作品的理解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那樣就缺乏整體感,容易盲人摸象,判斷失誤。題目是文章的靈魂,當然也是詩歌的眼睛,需要逐字琢磨。曉出:太陽剛剛升起。淨慈寺:全名「淨慈報恩光孝禪寺」,與靈隱寺為杭州西湖南北山兩大著名佛寺。林子方:作者的朋友,官居直閣秘書,林子方舉進士後,曾擔任直閣秘書(負責給皇帝草擬詔書的文官,可以說是皇帝的秘書)。時任秘書少監、太子侍讀的楊萬里是林子方的上級兼好友,兩人經常聚在一起暢談強國主張、抗金建議,也曾一同切磋詩詞文藝,兩人志同道合、互視對方為知己。後來,林子方被調離皇帝身邊,赴福州任職,職位知福州。林子方甚是高興,自以為是仕途陞遷。楊萬里則不這麼想,送林子方赴福州時,寫下此詩,勸告林子方不要去福州。從皇帝的秘書到地方一把手,從一個角度看,的確有陞遷的份量,但畢竟遠離帝都,才能難以被賞識,長時間在外還有可能被皇帝遺忘。林子方和楊萬里雖然是知己,但是上下級關係,加之林子方此時正是春風得意之時,楊萬里就不忍心或者不好意思甚至不敢潑冷水,但作為摯友,不提出忠告是不行的,於是,就寫了這首勸勉詩。

早晨,太陽剛剛升起,楊萬里在淨慈寺送別即將上任福州知州的林子方。林子方興致勃勃,談論著自己的宏圖壯志。正當林子方眉飛色舞,談興正濃之時。楊萬里口占一絕:「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楊萬里的意思是:你說福州的景色有多麼迷人,但它畢竟趕不上西湖六月的景色,這時候的西湖美景不光天下第一,並且和西湖其它季節的景色也有所不同,你看那碩大的荷葉一片挨著一片,充滿了勃勃生機,那是因為和天際相接,接受了雨露的滋潤才有旺盛的生命力;再看那紅艷的荷花,天未明紅色的花朵根本看不見,天明了太陽未出之時,雖然能看得見,但紅而不艷,只有在這朝陽萬丈紅光的映襯下,才顯得特別紅艷。

這是表面veda salon 黑店意思,聯繫當時的政治環境,我們很容易明白楊萬里的指向。淨慈寺在西湖邊,西湖在南宋的都城臨安,讚美西湖就是看重臨安,因為臨安處在「曉出」即太陽升起的時候。有陽光照耀,荷花就「別樣紅」,有湖水「接天」,蓮葉就「無窮碧」。老朋友、老上級,你如果留在都城臨安,有皇帝這片「天」連著,你就像那一片蓮葉在無窮的碧綠中,你會永遠綠意濃濃;有皇帝這輪「日」照著,你就像那鮮紅的荷花在別樣的紅艷中,你會更加光彩奪目。這樣的環境其他地方不可比擬,這樣的西湖六月美景,不可多得,你現在正處在帝王賞識的時期就好比西湖處在六月美景之中,不要忽視了這個地點和時機,應該留在臨安,接受帝王的恩賜和抬舉,才會前途無量。

照這個思路理解,很符合送別詩的味道,題目和正文就一致了,主旨和寫作背景也統一了,這樣,寫景就成了手段,不是目的。「畢竟」「不與四時同」「接天」「映日」就成了關鍵詞,成了把握情感和主旨的要害。「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也不單純是寫景句,它包含著個體的成長要置身於昂揚向上充滿活力的大環境,更離不開實力不菲的上級的提攜和照顧這個令人深思的哲理。後人從中得到啟發:你若果是蓮葉就得「接天」;你如果是荷花就得「映日」。

聯繫詩題,知人論世,是整體把握詩歌的必須環節。「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昨夜江邊春水生,艨艟巨艦一毛輕。向來枉費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如果不看題目,就覺得這兩首詩都是寫景詩;如果明白題目是《觀書有感》,我們就把握住了朱熹的寫作指向,他是在告誡人們讀書要注重吸收新鮮養分和廣泛積累,不能故步自封、抱殘守缺、淺嘗輒止。希望廣大教者和學者在鑒賞詩歌時能從中受到啟發,準確理解詩意。



您可以還感興趣的文章






訪客留言 (返回 tanleybon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