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香花兒
春天來來去去,燕子的歸期折在書縫裡,剪開一個季節的尾巴,草,忽然就綠了
threelink
暱稱: linjinfeng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荃灣區
« December 2014 »
SMTWTF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新文章
希望轉身後我不是一無...
江南的雨不經意的打濕...
不再提起
花開的時節
加油!給生活一點正能...
文章分類
全部 (58)
嘀嘀嗒嗒 (20)
未分類 (38)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Ancient Well
Exhibition Productio...
god is thinking
Hot black tea
Production House
simple and easy
simpleamy
日本食品
防火玻璃
室內設計
香港公司註冊
迷你倉
商務中心
婚禮統籌
菊花與刀
新娘化妝-新娘夢
補習
聖匠中學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58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19
累積人氣: 15410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09 年 4 月 8 日  星期三   晴天


春之約定 愉快 分類: 嘀嘀嗒嗒

在一個冰雪初融的時節,在那條滿目枯黃的林道上,在一個人際寥落的清晨,在陌生的你的面前,得意得哼著歌的我一腳踩在冰上,然後狠狠滑倒在你面前。

我記得那時,自己摔得很痛,但卻忍著沒哭,只是賴在地上不起來,還好心情地仰頭看著天空輕笑著。

然後還是年輕男孩的你穿著一身米色風衣走到我面前,用你特有的清清冷冷的聲音問我:“你不起來嗎?地上很涼的。”

在你走近我的時候,我便已把目光轉向了你。

其實在摔倒之前,我就知道身後有人在跟我一起向前走,就知道身後的人有著幾乎跟我相同的步調。那輕輕的腳步聲,合著我的步伐,甚至合著我的心跳,可我卻一直忍著沒有回頭看你。

我望著你,只覺得自己的笑意慢慢溢出眼角。

我一手撫住胸口我越來越快的心跳,一手伸向你,樣子可憐兮兮地說:“腳好像崴到了。”

“沒關係嗎?”你彎下身子,清透的眼只專注地放在我一個身上,然後把我小心地扶起。

我記得我晃了下身子,然後你立即接住我差點倒下的身子。當時我的右手和你的左手緊緊相握在一起。

你的手心冰涼,我的手卻火熱。

然後你呆呆看著我足有兩分鐘。

你當時大概以為我是因為腳傷才沒有站穩,其實我是因為靠你靠得太近,我因此暈眩了。後來我告訴了你。你說你當時根本沒有想那麼多,只知道看著我的眼睛竟再也不能移開。於是我紅了臉,笑容卻甜蜜無比。

你終於醒過來,卻只是淡淡別開眼,說了聲抱歉。

我說沒關係啊,只有你把我背回家。我可憐巴巴地望著你。

你被我的樣子逗笑了,臉部的線條一下子變得非常柔和。於是我知道了外表冷淡的你在笑著的時候會是多麼多麼的溫柔好看。

這次,換我呆望著你。

你說,你很少笑,天性就是如此,可你卻在第一次見到我,便露出了絕少露出的笑容。你還說,你從沒見過這麼愛笑的女孩,似乎從見到第一眼起,便一直笑到了尾。

我醒過來時,你已彎下微顯清瘦的背,就等著我伏上去。

你背起我後,我伏在你背上輕輕說道:“我叫秦子凡,你呢?”你說:“嚴凌。”

後來在回我家的路上,我們幾乎沒有怎麼說話,只有我偶爾響起的指點回我家路的聲音。伏在你背上時,我的心跳變漸漸緩和了下來。我待在你的背上舒服極了,甚至差點睡著。

難以忘記你背著我敲我家門,父母來迎接時那詫異至極的表情。

你面上自如無比,禮貌地向我父母打招呼,卻直到把我扶著坐進了客廳的沙發,才肯鬆手。

你說,在見到你老婆的第一天,便見到了自己未來的丈人和丈母娘。你還說你實際上,在那時不知為什麼就是緊張的要死,緊張到動作僵硬,僵硬到松不開我的手。我說,在你走後,我的父母當晚就嘀咕了一夜。我看著你說,我的父母當時就有直覺你可能搶走他們最愛的寶貝女兒。你溫柔地看著我,把我擁入了懷中。

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們同住一個小區,離得極近。只是你的學校在城東,我的學校在城西。不過,同上高一。

我便經常到小區附近散步,總是能遇見你,然後我主動給你打招呼。你就說,一起散步嗎?我們漸漸地熟了起來,我經常去你家找你玩,名義上是向學習成績總是出類拔萃的你討教。我們的成績也的確一直很好,即使後來和你陷入熱戀,成績也從未耽誤而保持優良。我們的父母都很開明,從沒有限製過我們的交往。

那一天我永遠記得,因為那天是我生命中最美麗的一刻。

小區迎春花開遍,你在花海中向我微笑。

我深深看著你,眼一眨不眨。

你的臉漸漸紅了。

你說,早在最開始認識我,就明白我抵抗不了你的笑容。因此你那天努力笑著,用生命去開出一朵最迷人的笑容。

我喜歡你,你,可不可以,也喜歡我?

我聽見你的聲音低低地說。你即使告白,語調也依然保持著你一貫的清清冷冷,只是你的臉紅了,身體也因為緊張而輕微的顫抖。

你說當時其實篤定我也喜歡你,不會拒絕你,只是就是忍不住地渾身顫抖。但你堅決否認是因為緊張,而是因為一種莫名的期待而渾身戰栗。

我們正式成為戀人後,每天美好得都如做夢一般。我們更加親密,更加快樂,更加幸福,更加心有靈犀。只是因為在不同的學校上學,相處時間只有在上學前和放學後,總覺得思念,總覺得相處時間太少,恨不得能時時刻刻都能和對方在一起。因此自己當時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一考你所在的東區學校。做你們學校的插班生,還要考進你們學校最好的班,當然要應付極其難的考試。我有一陣總是天天帶著黑眼圈,就是因為那時每天都溫書到很晚很晚。

當然,最後,我成功地考進了你所在的東區學校。可你呀,卻在同時考進了我原來所在的西區學校。

我們在各自學校無論如何也遍尋不著對方,後來知道真相後,各自是多麼的既失落而又甜蜜啊。

你拉著我的手輕輕地說,真是巧。

我笑著說,我想起了一個故事哦。

我們異口同聲,是“麥琪的禮物”。

我們深深地望著對方,一時靜謐極了,覺得我們的心靈從沒如此靠的這麼近。

然後你便輕輕親了我。

我說當時你真大膽,那時我們周圍可都是人啊!你說當時哪裡註意到這些,當時你只能看得到我。

後來我們安心地在對方學校上學,都覺得對方與自己已難以分離。

可後來又面臨了大學填志願的問題。我不想離家太遠。你卻對南方的一所名牌高校志在必得。

商議、討論、爭論、一直到最後的爭吵。

無奈,在高考即將來臨的春天,我們定下了一個約定:上完大學後,如果我們依然深深地喜歡著對方,那麼就立即結婚。在此之前,我們決定,暫時分開緊握住對方的手,讓時間與空間來考驗我們之間的愛。

約定成立的當晚,我躲在屋裡哭了一夜。

你說,你沒哭,只是整夜失眠。你還說,你捨不得離不開我,非常非常捨不得,只是不得不。

於是,高考完,我們暫時分開,向對方說拜拜,都各自表面瀟灑地各奔前程。

我說,待在大學後才一個月,我就後悔了。南方怎麼了?只要有你在,怎麼樣都可以。你也說,你來到南方學校報到的第一天,你就後悔了,一想到以後四年都再難以見到我,胸口就窒息的難受。

永遠都忘不了報到後當晚給對方立即打的那通電話。我們各自抱著電話躲在宿舍的被窩裡,一面互訴相思之情,一面淚流滿面。

我說,我在大學四年裡,簡直就是個修女,沒參加過一次聯誼,沒談過一次戀愛,即使有個念頭,也會立即被一直電話聯繫警覺的你察覺到,怎樣也要立即從南方飛過來盯著我,最好我只好不斷討饒。我雖想見你,但怎麼捨得你留下那邊的課業。學校是那麼的欣賞你,我怎麼捨得你給學校留下一點點不好的印象。你說,你更委屈,你被無數個女生追過,但都一一拒絕了,甚至後來有傳言說你喜歡的其實是男生。

大學畢業後,春天的約定到了兌現的時候。因為知道這時,我們依然深深喜歡著對方,並且只喜歡對方。我們的父母也樂觀其成。

你說,你等這天等了好久,甚至做夢都經常夢見。

這天,你把整個餐廳包下,桌上擺著鮮豔的玫瑰,桌邊有悠揚的小提琴伴奏。你一身白色的西裝,手中拿著鑽戒跪在我面前,看著我的眼神是那麼美麗,你用著我最愛的清清冷冷的嗓音輕聲說:“凡凡,我愛你,嫁給我好嗎?”

我說,你不知道,你當時簡直帥得毫無天理。不但我的臉紅了,周圍的女侍者也都紅著臉偷偷看著你,然後偷偷瞪我。

你說,你也不知道,包下那個昂貴的餐廳,花了你整整三個月的薪水。你並不是為了擺譜,而是想告訴我對你有多重要。

後來結婚,生下我們的孩子,那是世上最可愛的女孩子,她一天天長大,直到現在,她已經可以背著書包,蹦蹦跳跳地自己去上學。

我們的女兒經常纏著我,要我講我和你之間的故事。我就一點點地慢慢地細細地輕聲給她講,她總會瞪大她清澈的大眼,喊著好浪漫啊!你就躺在旁邊的搖椅上,輕輕地微笑。

我刮著咱們女兒的小鼻子,說,小乖乖,你才是我們浪漫的及至啊。女兒歪著頭一臉茫然。我但笑不語,你睜開眼,和我溫柔對視。

某天,你突然問,我們相遇的那一天,你啊,是不是故意摔倒的?

我又笑了,說,親愛的,這是個秘密。

婚紗攝影行業的旅程. 婚紗攝影也隨氣溫回升






訪客留言 (返回 threelink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