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香花兒
春天來來去去,燕子的歸期折在書縫裡,剪開一個季節的尾巴,草,忽然就綠了
threelink
暱稱: linjinfeng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荃灣區
« December 2014 »
SMTWTF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新文章
希望轉身後我不是一無...
江南的雨不經意的打濕...
不再提起
花開的時節
加油!給生活一點正能...
文章分類
全部 (58)
嘀嘀嗒嗒 (20)
未分類 (38)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Ancient Well
Exhibition Productio...
god is thinking
Hot black tea
Production House
simple and easy
simpleamy
日本食品
防火玻璃
室內設計
香港公司註冊
迷你倉
商務中心
婚禮統籌
菊花與刀
新娘化妝-新娘夢
補習
聖匠中學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58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5
累積人氣: 13810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3 年 11 月 25 日  星期一   晴天


我們好久不見 分類: 未分類

我在想,當我們想念彼此的方式發生改變,從見面、電話、留言到你可能永遠也看不見的文字,是不是意味著我們的距離遠了,關係疏了。

 
今晚的夜空好溫柔,不知道為什麼就想起了你。七月份的時候,我告訴M我在九月之前一定把有關你的一切記憶都丟在舊時光裡。我應該是做到了,因為我終於可以心如止水地寫下這篇文,去打開我那個由來已久的心結。
 
通常來說,認識一個人,大多是由淺及深,逐步瞭解,然後界定關係,合得來就朋友,合不來就節日問候或再次陌生。而我和小林不一樣,因期刊約稿而識,第一次見面是在教室外面的長椅,晚自習下課後。聊的話題以海子為主,沒想到我們在文學上有太多的不謀而合與隔空作伴。第二次見面,我們便像闊別重逢的故友一樣,胡吹海聊,講遙遠的文學,講不著邊際的夢想,講各自的愛情觀。雖然我也很健談,但他似乎更高一籌。第三次見面,他便把最近一個月的日記複印了一份給我。我以為是他的長篇小說,接過那疊A4紙,然後道別。過了兩天,我把我的日記也拿給他。(因為吧,感覺看別人日記太不禮貌……)
 
在後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們就這樣偷窺著彼此的精神生活。
 
有時候我覺得開心,僅僅只是因為我們倆在同一天裡用了同一個詞或是同一個典故。我知道,逐漸地,我愛上了他的才華和想像中他的樣子。只是很奇怪,我們的話題琱[不變,無非文學與愛情,儘管我們也是聊得很愉悅,但是感覺上就是缺了什麼而使得對彼此的瞭解都片面化了。這是一個問題,而我們選擇忽略。
 
當我發現我眼淚開始不斷出現他的身影,感覺四下所有人的聲音都是他的聲音又都不是他的聲音,感覺每個人都是他又都不是他。我全身的細胞都渴望見面,我一次又一次逃避這樣的情緒,萬般無奈。
 
我們在精神上交往,知道他此時的孤立無援或難得快樂。
 
我們在現實中一無所知,除了他的姓與名。
 
偶爾在校園裡遇見,頂多也只是點個頭,說一聲“好久不見”。我不知道這樣面無表情的好久不見,究竟是想念還是模式,所以我總是木訥而逃。後來我努力地關注別人口中的小林,企圖拼湊一個完整的他。但我發現很難,很難接軌。這樣一個男人,上帝安排我們相遇,也許只是為了幫我再次打開心鎖,面對過去無知的自己;也許是為了讓我明白如何是天賦與努力,個性與脾氣的傳說。
 
其實很多時候我想離海近一點,這樣思念便不會那麼氾濫,我們仍可以一起看海。我也渴望離優秀近一點,這樣便能擺脫自卑的陰霾,找到更美的自己,好站在小林身邊。他說,女孩子應該都會幸福,因為永遠有被理解的可能。我想我不是一個幸運的女生,不然也犯不上寫下這些文字來可憐自己。
 
高考後,我給小林寄了一張我的背影照,像是一次正式卻拘於形式的告別,“看了你一年的背影,老實說,有些捨不得。”
 
九月,他回寄了一張他的近照,笑得像個小孩。
 
背面用飄逸的字體寫著:
 
  “好久不見”。
 
讓心靈也沾染溪水的清 私は大嫌いです いつも同じ ガスコンロを使っていた時は 母から妻へ 幸福的一刻,領悟真情的澎湃 凄い迫力ですね 這是我思戀的人 二十一個生命裡的美好年華 默默祈求平安幸福!





訪客留言 (返回 threelink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