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Lai's 小說文集
將展示之作品清單:
《高中奏鳴曲》
《生命變奏曲》
《極光步舞曲》
《冒險迴旋曲》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愛上霧裡的遙望塔烽火》
tianyuen1994
暱稱: Tim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西貢區
« April 2015 »
SMTWTF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文章分類
全部 (149)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8)
《生命變奏曲》 (1)
《冒險迴旋曲》 (29)
《高中奏嗚曲》 (89)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火》 (9)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4)
《極光步舞曲》 (6)
其他 (2)
未分類 (1)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2013 年 12 月 23 日  星期一   晴天


Chapter 6 「情」「迷」法蘭西 分類: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

  上回以艾菲與卡絲合流為終,所以此回暫且不理會她們怎樣從倫敦飄到加萊了;瓦達的船還未修好,大概亦可將之無視;森遜的方面,始終是滿為血腥場面的砍殺片段……假若談及他在羅馬競技場裡如何以木劍砍殺虛疑敵人的話,還是不太能令人接受;修積的更不用說--他還在等待對他施以援手的馬爾啊!到最後似乎只有當下看起來是穩重度略勝一籌的詹斯是值得一提吧。更何況,他的故事裡剛好包含一些驚喜……

  身為一位滿有威嚴的軍官,從國家那裡應該能接到不少討伐海盜的委託,也能從中獲得豐碩的金錢和經驗值。不過隨著等級提升,能於塞維爾港口外邊的直布羅陀海峽完成的委託亦風光不再……虛疑海盜確實能被他發射一波炮彈所擊殺,完成後所得到的金錢也是不變的,所得之經驗值卻低得可憐!因此他決定全把那些比雞肋更沒用的雞毛蒜皮委託推掉,轉而更高一層的接受跨海域任務。

  儘管幸運值有多低,還是會看到機遇,只是數量比較少而已。現正身在航海公會的他,只望及一個適合他的委託:先到法蘭西的首都港口馬賽,向官員詢問某海盜的出沒地點後,到之將諸破滅。這個任務的報酬只是稍多於現時到港口外轟炸海盜的,預期經驗值卻多得足以提升等級!既然只有這個選擇加上冀望早日飛黃騰達……應該是完成破關任務,因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接受了。

  由於委託難度不低,航海公會會為接受這種任務的玩家送上津貼金,也可以說是訂金,也就是放棄的話,可要賠償的說!似乎剛剛沒看到這項規條就急於接受的他,毅然拋開吊兒郎當的心態,直接跑到造船廠那兒換一艘戰鬥力更高強的船隻,再經過一輪補給之後,就開船邁進東面的地中海海域!

  基於整個歐洲沿岸都滿佈著起始城市,新手數量亦隨之如同繁星般多得數不清,所以地中海的北部也大致上屬於安全地帶,海盜也弱得離奇,甚至比直布羅陀海峽那裡還差好幾倍!所以詹斯在是次橫渡一行中,也可謂風平浪靜。當然他在委託中面對的敵人,強度仍然是不容忽視的。

  至於地中海南部嘛……始終北洲北部有一部分是鄂圖曼帝國的領地,沿海也總會有幾艦好戰好勝的鄂圖曼軍船在徘徊著啊……儘管對詹斯來說是不難應付的對手,但既然沒有進行委託的需要,強行換來勝利還是要付上不菲的代價,包括船員、糧水、炮彈還有資材等等的消耗……煩死人!

  總之先抵達馬賽港口就暫且一勞永逸,這絕對是包含詹斯在內的所有人的想法。在數不盡的不知第幾個晝夜過去之後,馬賽港口的碼頭也總算映視在他的視野當中--畢竟戰鬥用船隻上滿載著重型的物資,航行速度自然較慢,甚至比純粹戴滿了商品的運輸用船隻更慢!最快的船種當然是探險用船隻,不然瓦達環遊歐洲的目標就需時好幾個世紀了……嗯,他仍然在靠自己的力量修理船隻中。

  在踏入港口之後,一陣濃厚的文化氣息襲來……始終法蘭西現時是鄰近於義大利的一個國度,似乎深受文藝復興的影響,整個港口城市的建築也充滿著藝術的質感。無疑地,那怕是對視覺藝術無轍的詹斯,也能夠從這種以「視覺」作為媒介而到處飄渺的「藝術」產生反應……只是在美學上的反應而已,別誤會。

  別管什麼藝術不藝術上的問題,法蘭西的語言始終跟西班牙的有別,要跟當地的虛疑角色好好溝通,依然是一個艱辛的課題……還好他智慧值尚算偏高,理解鄰國的語言也不算是個大問題。不過他應該很快就可以脫離這種一知半解地接收訊息的困境--他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甜蜜卻帶點清新的氣味。

  香味的誘惑令他的本能逼使他轉頭一瞥,一個熟悉的可人身影展現在他的目光之中。她,在他的眼中,是無比重要的角色;她,在這個世界中,是一個廚藝精湛的廚師;她,在現實世界中,是他的戀人,名字是鄭樂欣。這一瞬間,他只覺得自己正身處在經已習慣的酒醉以後的夢境當中,一絲絲的迷人香味卻要他全盤否定。

  那一陣甜蜜而帶點清新的香味,由她懷中的一籃新鮮出爐的蘋果派所散發出來的。他不禁放開束緊已久的眉頭,附上良久未出的微笑問:「怎麼……怎麼你會在這裡?」縱使平常他以冷靜見稱,與相戀已久的戀人在別的世界裡重遇,仍然也掩蓋不住心底下那微乎其微的緊張。

  只見她擺出天真無邪的甜美笑容說:「我在這裡叫域嘉.巴薩,你以為別叫錯現實裡的名字啊。」既然對方都把自己的名字告之,他自然有所相應的回答:「嗯……我叫詹斯.迦南。雖然這裡跟現實有異,但我還是希望跟你在這裡延續那段早就已經開始的關係……你願意嗎?」聽及此話,她似乎想要一笑置之……

  然而她隨後沒有作出任何直接或間接的拒絕,反而問出滿有接受意味的問題:「你能告訴我選擇不願意的理由嗎?」於是兩人的重遇,就成了他們在日後形影不離的契機……怎麼聽起來有點像言情小說裡常見的狗血劇情?

  域嘉本身沒有任何委託在身,加上在「烹飪」技能上的訓練也滿具自主性,因此在無所顧慮的前提下,她能夠直接與詹斯同行。兩人的下一步,自然是與眼前的碼頭官員對話。在域嘉的言語協助下,總算得悉完成任務的線索:待被討伐的海盜處於薩丁尼亞島與西西里島的中間……聽起來那裡好像是義大利的領海,理論上情報也應該從義大利的其中一個港口那裡獲得才對。

  但如此不太合理的情報搜集點,不就造就了這對戀人的結伴同行?要是設定在義大利那裡,恐怕重遇的人就是森遜……屆時一定演變成絕無半點浪漫可言的搞笑事件。只是討伐地點既然算是接近義大利的話,不如到那裡跟森遜合流,新增一名戰鬥伙伴也好。想到這點的詹斯,自然跟域嘉一同向拿坡里港口出發!順帶一提:拿坡里正是義大利的首都港口。

  兩人的決定似乎操之過急--即使已經把所需航海物資都補給好,出航時間依然過早……因為艾菲和卡絲正好在踏出馬車的一刻,就目送了對她們到來馬賽這個消息毫不知情的兩人!眼見預算以外的趕不及,艾菲只好慨嘆一句:「我們之後就用『艾鋒』跟他們好好聯絡一下吧。」卡絲唯有點頭呼應。

  在原本預設的基礎上,再加上突如其來的因素……或許在遙遙的未來當中,確實會發生一些意料之外的變故?無論將來怎麼樣,也影響不到現在以至過去彼此的羈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附錄(五)

  「艾鋒」除了可以不合常理地把實體物品轉化為資訊後將其收納其中,理所當然地內置一些合乎常理的功能,當中最為常用的就是通訊。縱使與「航海狂熱」的時代背景會產生無比的違和感,作為一個遊戲的前提,獲取官方資訊與通訊用的道具可謂必須的。

  書本既符合遊戲的時代背景,又能在虛疑實境的力量下發揮出如同「艾鋒」般的用途……但創造此遊戲的傢伙依舊一意孤行的探用了「艾鋒」作為這種工具的構思,是因為其歷史觀極度趨向零甚至負數,抑或是別有用心之故?這倒不得而知了,反正怎樣也阻止不了接下來曾經在瓦達的場合中發生的小故事。

  這已經是遊戲開始後的不知第多少天,總之時間點是設定在隊員們終於成功逼瓦達與其合流的遙遠未來之後……但是當下瓦達依然是孤身一人的行動著--他又假借有委託在身的藉口,擅自逃出隊員們佈下的天羅地網,在背負著拋棄隊友的罪名下,跑到現時整個隊伍裡就只有他才敢去的加勒比海域……

  話雖加勒比的四周圍都是陽光與海灘,又有不少賣到歐洲就能賺大錢的特產,不過始終是盛產海盜的地方,單純一個探險家殺到那裡的話,似乎太沒有安全意識吧。然而當地的海盜對他來說並非什麼可怕的東西,最為其所恐懼的反而是每隔幾秒就響一下的「艾鋒」,因為隊友們不斷向他傳訊息和撥號,內容全屬歸巢通諜……後面的他也懶得看了。

  事實上,朋友們的訊息也佔了一定程度的位置!嗯,不用多說,修積被馬爾救起可說是幾個世紀前的事情了,所以他們的那一隊也會偶爾傳來關注近況的訊息……但對比於隊友們,他們還是小巫見大巫啊。順帶一提:修積那一隊現時除了馬爾之外,還有名為晞歌、克倫和安娜的幾個傢伙……聰起來有種「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既視感。

  忍受不住鈴聲和撥號的瓦達,最終選擇向徐飄風撥號求救:「喂喂,你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免受有夠煩人的訊息和撥號滋擾的說?」只聽她照舊是沒好氣的解答:「你是不是太陶醉於歷史的氣氛當中而忘記了高端科技的應用?正如普通的手提電話一樣,『艾鋒』都可以設定靜音的!以後別再問我這種智障才問的問題!」這種吐槽絕對把他罵個目瞪口呆,也想不出任何用於反駁的論點……只覺得自己應該向官方投訴一下這名遊戲管理員的回應態度。

  古語有云:不管是黑貓還是白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既然對方能夠扼要精闢地解答自己的問題,抱怨也是無謂,所以投訴什麼的還是待下次再說。

  在設定「艾鋒」為靜音後,耳根也總算清靜……只是繼續無視隊友的呼召,真的沒有問題嗎?現在的隊伍可是未被綁定的,要是他們把他踢走然後以域嘉取代,後果的嚴重性可不是他能設想的……只是他的腦袋裡面本來就好像沒有存在一些像樣的危機意識。

  總之世界繼續轉動,瓦達的我行我素也一直持續,直到他完成那所謂的委託以後,隊伍就會再度恢復完整,直到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