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Lai's 小說文集
將展示之作品清單:
《高中奏鳴曲》
《生命變奏曲》
《極光步舞曲》
《冒險迴旋曲》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愛上霧裡的遙望塔烽火》
tianyuen1994
暱稱: Tim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西貢區
« April 2015 »
SMTWTF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文章分類
全部 (149)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8)
《生命變奏曲》 (1)
《冒險迴旋曲》 (29)
《高中奏嗚曲》 (89)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火》 (9)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4)
《極光步舞曲》 (6)
其他 (2)
未分類 (1)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2013 年 12 月 29 日  星期日   晴天


Chapter 0 話在前頭 分類: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

  一片晴空萬里、萬里無雲的晴天,在當今全球暖化影響下而變得更悠長的夏天裡頭,是多麼普遍的一回事。在這樣既炎熱又潮濕的天氣下,最適合的活動當然是去享受一下陽光與海灘!但對於剛畢業的人來說,這一種享樂的時間可是相當奢侈的--沒工作的人在忙於找工作;有工作的人在忙於拼工作。尤其是從大專畢業的那一群「專業人士」……學歷既比大學學位低一個檔次,又要跟同一個檔次的不再是同學的人們為了一個飯碗而自相殘殺!

  選擇在畢業之後就回到快餐店工作的尹矢言,可謂解決了失業這個問題,卻換來更多問題:重新適應一次工作模式、跟凌絲翠的職位不再平等和霍義安對自己的強勢回歸多番譏諷等等,全都令他再也感受不到當年今日的熱情,更令他想來個徹徹底底的離去。不過辭職這件事,還是待他找到另一份更好更合適的工作才說吧。

  六月中旬是服務業繁花盛放的時期。中學的公開試完結,釋放了大量勞動力,人手不足的問題自動解決……更重要的是暑假一開始,顧客量就會大增!而此為這個日不落行業獻身的尹矢言不得不忙至不可開交。苦戰了夜晚七至八時的一輪客潮後,總算可以坐下來,休息半小時。

  迅速吃完快餐店津貼的晚飯之後,趁還有不下於五分鐘的空閒時間,尹矢言從褲袋裡掏出手提電話,檢查一下有否短訊。縱然在平常,短訊的來源不外乎那幾個幾乎跟自己無關的群組,抑或是廣告短訊,但這依然是每日必備的行程,尤其在無聊的時候。

  其中一個訊息,令他驚愕不己--訊息來自一個久違的群組。那是在大專時期建立的「被污染的小組」,成員包括理所當然的尹矢言,還有那時的同學:呂鐵琛、姜梓偉、沈晞雁和莫依麗。

  嗯,不得不承認這個群組的名字是多麼要人無奈的,更何況改這個名字的始作俑者就是尹矢言!他當時的原因大概是因為作「污染學」這一科的團隊功課,所以才改這個名……總之這個群組直到畢業後的當下仍然存在,可是個奇蹟;現在還有成員傳來短訊,更是神蹟!不然他不會顯得這麼錯愕。

  短訊的內容大概是呂鐵琛想約大家在接著的星期日辦個聚會。望過自己的工作行程表,那天正好是休息日,閒暇得很,所以就答應了。事實上,他原本不太想出席,原因在於自己的性格跟其餘四人不合,屆時場面應該尷尬無比……但想到有空出席卻拒絕並非禮貌之舉,加上要全員出席是不太可能的事,始終大家也各有各忙,最後泡湯機會甚高,所以答應了也沒有太大的所謂。

  然而不消一分鐘後就出現辦成與否的結果:全員答應!對他來說,這絕對是比惡夢還可怕的奇蹟--平常也不見得他們這麼快就回覆!恰巧休息時間完畢,他頓時收拾好自己製造出來的垃圾,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繼續「擊殺」自稱遠道而來的客人。

  直到收鋪工作完成後,尹矢言方從群組裡得知相約的地點與時間……整理過這些重要資訊後,他不禁喃喃自語:「哦,原來他們想到石澳燒烤的說,真是有夠陽光氣色啊。」走在他身後的霍義安聽及,順勢來個冷嘲熱諷:「呵呵!我真的很想觀摩一下你這個人穿沙灘裝的窖樣!如果我穿的話……」還未說完,當下已經身為部長的凌絲翠頓時打斷其話:「警告你別多管閒事,雖然我也想看一看……」面對如斯似是勢在必行的預告,尹矢言自然嚇得快步逃離……不過三人亦以夜宵店為共同目的地,此舉未免有許多餘。

  時間終於來到星期日的上午……在石澳沙灘裡,尹矢言身穿著一套完整的沙灘裝,把整個沙灘翻了幾次,也找不著凌絲翠或霍義安。正要為此鬆一口氣之際,肩膀突然吃了一擊!他轉過頭一望,發現拖暴者原來是沒見幾個月的姜梓偉,就明白這是理所當然的回事--此人可是群組中最具力量的,拍得自己連連叫痛也不為過。

  當然打招呼的不止是姜梓偉,還有其餘的三人。全員集合後,各人也發揮其存在價值:男的負責燃點爐火,女的負責在海邊玩水……咦?怎麼後者也能算是工作?原來所謂的「存在價值」就是作為一張眾生相裡的一份子而已!

  當大家在爐邊閒話家常的時候,尹矢言擺出了一副不太投入的樣子,跟大夥兒沒幾句話……果然是性格不合!卻聽莫依麗突如其來的送上一點關注:「矢言,怎麼悶聲不響啊?」這一記突擊令他反應不及,嚇得隨手一動就把燒烤叉上的麵包掉到地上!

  接著他亦意識到自己這時不宜抱怨,故撿起這塊剛成垃圾的廚餘,丟到垃圾筒裡,然後才回應:「嗯……沒什麼……」他還想說「只是不知道怎樣回答你們的話題」這類言辭,卻為免破壞氣氛,故轉為:「始終忙了一整個星期,暫時放鬆不過來而已。」

  對此呂鐵琛隨即說出窩心的話語:「原來如此……沒關係,沒關係,我們也明白的。」然而在場的所有人怎也料想不到,陽光型的他其後竟然也會說出這種陰沈的話:「自從同學這個關係不復存在之後,事業就把彼此的距離拉遠了。」確實當一個人脫離了充斥著嘻嘻哈哈的校園之後,無論向那方向發展,也會開始變得沈實。

  死掉的空氣忽然襲來並包圍全員,必然出現的冷場,還是出場了。為著自己的回答而稍感難過的尹矢言,居然想亡羊補牢:「回想過來,大專時的生活也很有趣啊。」接著沈晞雁撥來一陣冷水:「然而今非昔比也實在太可惜吧。」她的話向來直率,但總不會造成傷害,冷水在依始仍是冷,其後卻開始暖和--姜梓偉對其呼應:「所以我們就趁現在好好回顧一下當年的快感!」眼見大家回復歡樂的臉孔,尹矢言總算釋懷,卻又為融入不到氣氛而苦惱不己。

  時光流逝,天下亦無不散之筵席……在難得一見的明亮星空底下,五人坐在軟綿綿的沙丘上,談起各自的未來。這時就連不太投入的尹矢言也選擇了全心全意參與其中,各人的心意似乎連成一線,同時祈求著這一刻別這麼快就過去……這一下相通,或許就成了他們再次合作的契機。

  解散的時候終於到臨,五人正打算站起來,悠悠離去之際,海面突然翻起一個高聳得無法估算的巨浪!反應不過來的五人,被這個來如風、去如影的驚濤駭浪捲走,並於深不見底的大海裡昏睡過去……

  當尹矢言醒過來的時候,只見自己身處一片漆黑裡頭,卻能望及自己和仍然昏迷未醒的四人。當其他人都弄醒之後,他們就開始探索當下的所在地。回想在高中時期曾經發生過幾次的類似經歷後,尹矢言不禁猜出自己可能又「出事」了。但這一次竟然也把其他四人捲進來了?

  「咦?怎麼你們會出現在這個空間的?難道是『眼鏡』壞掉了?一把尹矢言似曾相識的女聲從遠方傳來,令五人的頭頂滿是問號。此時呂鐵琛代表大家發言:「我、晞雁和矢言確實是有戴眼鏡的,但跟到來這個鬼地方何干?」女聲聞言就忍不著嗤笑:「噗!你們似乎誤解了『眼鏡』的意思,但看樣子你們是毫不知情的捲入了程式錯誤啊。無論如何,我還是先帶你們回到合適的地方吧。」話畢,五人只見漆黑的畫面中,開始漸見光明……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附錄(一)

  無論是何時何地,只要是有人類這種生物的地方,錢就必然存在!在瓦達(尹矢言)等人身處的航海遊戲裡,錢的地位更謂舉足輕重,始終商業就是航海的搖籃嘛。

  儘管在現實世界裡,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貨幣,例如港元、美金、歐羅和人民幣等等。但遊戲世界的貨幣是通行的,唯一的原因想必是匯率是最令人苦惱的學問,尤其是對於任何時候也一定存在的被稱為「數學白痴」的玩家來說,這種繁複的乘數計算,絕對比死更難受!

  所以留意到這一點的遊戲製造商,就「發明」了整個遊戲世界通用的貨幣系統。這樣各位玩家就能更輕鬆地玩遊戲了。

  就在航海之旅開展的某一天……

  卡絲(莫依麗)身在其起始地:荷蘭。她用智能手機撥號至徐飄風,問這個敬業的遊戲管理員:「請問現在荷蘭與英格蘭的貨幣匯率是怎樣?」這個問題令徐飄風大發雷霆:「我不是跟你說過這世界沒有匯率這回事嗎?」卡絲被嚇得幾乎要哭,楚楚可憐道:「哎呀!現在人家的錢那麼少,想長線投資匯率,來個錢滾錢也不行。」徐飄風聽及此話,沒好氣的說:「喂!現在可是航海時代啊,根本就還未出現金融市場這回事……」

  然而卡絲即時反擊:「那我也看過東亞的地圖,為何這時代的台灣叫台灣?不是叫蓬萊島嗎?」面對著卡絲的飄忽不定的歷史觀,徐飄風哭笑不得的解釋:「因為歷史知識薄弱大有人在……」得到充分的理據,卡絲恢復了無價的笑容,致謝並道別,心裡卻只希望能快點完成自己那部分的破關任務……

  因此在接下來的幾天,發奮圖強的卡絲善用其精明和幸運的優勢,在貿易中賺下豐厚的航海資本,與身處在「鄰近」的英格蘭的艾菲(沈晞雁)重遇可謂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