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Lai's 小說文集
將展示之作品清單:
《高中奏鳴曲》
《生命變奏曲》
《極光步舞曲》
《冒險迴旋曲》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愛上霧裡的遙望塔烽火》
tianyuen1994
暱稱: Tim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西貢區
« March 2015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文章分類
全部 (149)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8)
《生命變奏曲》 (1)
《冒險迴旋曲》 (29)
《高中奏嗚曲》 (89)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火》 (9)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4)
《極光步舞曲》 (6)
其他 (2)
未分類 (1)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2013 年 12 月 25 日  星期三   晴天


Chapter 4 不需理會身份的問題……進攻與防衛! 分類: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

  修積是一位體格和敏捷值爆頂的強勁伙伴,他的加入對現時孤苦伶仃的瓦達而言,不得不說是件好事。唯獨在遊戲設定下,沒有加入綁定隊伍的人,其能力值總值則只有18點……即使再多加付諸努力來完成可換來進行能力值調整的委託,他的其他數值包括力量和精準亦只有最低的1點!不過在高等級的補償下,他的攻擊力及命中率怎也有一定程度的高,無論處於海上或陸上的戰鬥,也能輕輕鬆鬆地應付於泰然。

  這一點在兩人航行的路途中恰恰展露無遺。話雖身邊有如此強力的伙伴同行,猖獗的虛疑海盜們依舊趁機進擊。往往修積的船隻射出一發爽快的炮彈,海盜艦隊就會有一艘船再起不能……這簡直就是秒殺的境界!然而敵方總會看出瓦達此等弱勢社群而頻頻對之發炮,但擁有高智慧值的他亦非省油之燈--每每面對致命一擊也能輕鬆避過。等級也因著多場戰爭勝利而升上好幾翻……但要對得起四位正在全力以赴中的組員,他還需要多加努力抑或是繼續靠攏修積吧!

  唯獨修積似乎在到達斯德哥爾摩之後就會離隊,屆時瓦達又要開始孤身走天涯了……其實他根本就不在意這種將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厄運。或許獨自一人遊走於天地之間才是他理想中的旅程。

  斯德哥爾摩的港口碼頭經已近在眼前,兩人本以為能夠順利進港,卻突然殺出個程咬金!修正一下:程咬金不止一個,而是五個……而且這五個程咬金可不是泛泛之輩--其組成的艦隊龐然得絕對要人目瞪口呆。嗯,即使修積的上半臉被面具掩蓋著,他依然是能夠擺眼神的。

  確實波羅的海海域在正常的情況下是不會出現如斯強大的虛疑海盜……沒錯,那五位是玩家,而且其中三位就是瓦達在漢堡港口裡曾經提及過的故人!至於其餘的兩位……沒錯,也是故人,但印象沒有恐怖得要他刻骨銘心至今時今日。她們站在各自的船頭上,俯視著驚駭無比的兩人。

  始終喚她們為程咬金是失儀之事,因此現在先為其報上名字:貝斐.依魯(魏秋弦)、素靈.尤希(蘇伶兒)、夜晞.挪勒(溫若嵐)、紅采.帕爾(趙彩薇)和逅幟.絲織(趙嘉魑)。等一下!先前在漢堡港口裡指示修積追上的人,不就是貝斐嗎?還以為她是協力者,殊不知現在就反咬過來……如果瓦達知道這件事的話,或許也在其意料之內--認識了她那麼多年,難道還不熟悉她的為人?

  夜晞和逅幟已不在話下,跟貝斐一起的竟然還有自己曾經傾慕過的素靈及「暗」戀過自己的紅采,這一切對他來說絕對是件百感交集之事。他明白這只是一場遊戲,絕對需要抽離於現實的遊戲,卻無法消卻這種跟屬於過去的同伴們成為敵人的片刻所帶來的傷感,而不禁爆出一句:「我不想跟你們成為敵人。」只聽對方的素靈悠悠的拒絕:「請你這傢伙先顧及好自己的立場,現在選擇權決不在你手!況且這裡不是現實,我不用再三思什麼,縱使對朋友下手確實會覺得不好意思。」聽及她還稱呼自己為朋友,瓦達頓時感到安慰。

  只是形勢不由得他繼續跟她們鬧下去--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出自夜晞的一記炮擊……還剛好擊中瓦達船隻的船頭!一記迎頭的痛擊令船隻劇烈搖晃,為數不少的船員都因而掉進海裡,生死未卜……或許是被僅有的幸運值所守護,船隻勉強捱過這一波重擊,令他不至於沉船遇難,不過還是別奢望自己的船隻能多吃一顆無情的炮彈。

  身為旁觀者的修積反應過來,瞬間對他悄悄話:「面對這種差距,我們是沒可能羸的。她們又把港口的入口封得死死的,即使成功逃脫,港口也沒有進得去的可能。看來,我只能使用『那個』……」「那個」令他的這句話變得滿是神秘,令瓦達甚為不解,直至他用「艾鋒」把一個盒子傳送至瓦達那裡後所說的一句話:「盒子裡面裝著的東西就是她們的目標,現在就送給你。不過只要你能把它打開,裡頭的東西歸你也無妨。」話一完,他毫不容許瓦達說任何話,隨手往「艾鋒」稍稍一掃,一把羽扇悠然出現在其手中。

  望及這把羽扇的出現,對方的逅幟道出它的用處:「汝拿出可令使用對象被傳送回出發港口的一次性道具是有什麼企圖?對從斯德哥爾摩港口出發的吾等其中一人使用亦於是無補,更何況汝只能對一人使用吧。」修積的嘴巴往上翹了半刻,同時道:「這不是對你們使用的,而是他!」他再度毫不容許任何說話,就往瓦達的方向一搧!只見羽扇其後散漫出無盡潔白的羽毛,隨著海風往天際傲翔,然後化為光點,結束其短暫卻耀眼的一生。

  至於瓦達跟他的船隻在被修積思無反顧的一搧之後,就像魑魅般瞬間消失無蹤……他現在已身處漢堡的港口碼頭,呆滯地仰望著滿佈污雲的天空,喃喃自語:「明明就有那種可以自救的工具,為何你還要用來拯救我?我才不值得由你來拯救……」同一句話,在不同的空間裡,由夜晞冷冷地說出:「明明就有這種可以自救的工具,為何你還要用來拯救他?他才不值得由你來拯救!」修積伴以微笑反問:「瓦達不就說了不想跟你們成為敵人嗎?我只是想他多欠我一個人情而已。而且我已把你們想要的東西送給他了,不把他送離的話,豈不是將如你們所願?」他還是沒有解釋還何要把那個珍貴的盒子拱手讓給瓦達……他的想法或許就是這麼難以被人理解。這幾句如同挑釁之話,令貝斐的半邊臉盡變為陰影,就如同她在瓦達回憶中的中四開學禮那天一樣的半邊臉。看來一場腥風血雨將要展開……

  不過她只是淡淡的發出個較不可怕的指令:「把這天殺的船上的船員殺個清光,然後搶光他的所有東西,離開時再把他的船隻擊沉。」比起把對方凌遲或者虐殺,這個命令已顯得不太可怕……然而他也絕不是省油的燈,破表的敏捷值或許可以令他在九死一生之中脫穎而出。奈何要成就幾乎不可能之事,幸運值在某程度上才是真正的主導。從他現時的數值而言,他應該是遇上厄運多於幸運之人,所以戰敗是必要的戰果,剩下的就只在乎被搶去的有多少。他得悉戰敗過後所有東西皆會被搶去,除了他的性命是受遊戲系統所保護。所以盡量把能使用的道具耗盡就能把她們的收獲最少化。

  確實對方是強勢的艦隊,在以一敵五的不利形勢下,不消一會就被包圍甚至船邊都被接上木板,任由對方的船員湧上自身的船上,肆意殺戮、掠奪和破壞……這裡絕對是一個跟修羅地獄無異的屠場。

  身在漢堡的港口碼頭中的瓦達只能夠透過聯想來想像修積的苦況,自知無力的他不敢硬闖回遙遠的事發現場,而且身上帶著那個被她們覷覦的盒子,回到那裡也只是送羊入虎口。本想以「艾鋒」撥號來獲得即時的通訊好讓自己安心,卻被系統制止--遇難中的人會被斷絕一切與外界的聯繫。這項設定的確早已印在他的腦袋之中,卻不得不作最後的嘗試,不然就必然不甘心。

  在「艾鋒」上輕輕一掃之後,盒子出現在他的手中,細心打量一下,才發現這個木製的盒子上有一個奇異無比的鎖,只有一個按鈕的鎖。他按過鎖上的按鈕,一句看似古老的文字在木盒的表面慢慢浮現:開啟條件為遊遍歐洲所有港口。望及這個對現時的他來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他反而微笑片刻,隨之自言自語:「修積,放心吧。你送予我的這個挑戰,我一定能夠徹徹底底的完成。」選擇了接受挑戰的他,儘管漫無計劃,卻決意跟眼前的無際大海邁出突破的一步。下一個目的地在哪裡?既然經歷過兩次波羅的海那裡的恐怖,當然就是往西行。至於北歐的各個港口,他早就已經闖遍了。然而他似乎忘記了跑去酒館招募船員……船隻的修理問題就使用「復修」來解決,順道鍛鍊一下這個隨時能夠用於救命的重要技能。

  被柔情的海風所吹拂的斗篷和被溫暖的陽光所照亮的面具,他怎也不會忘記,尤其是它們的那位主人……或許在未來某天能再相會,屆時卻必人事已非……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負錄(二)

  上回說到尹矢言、呂鐵琛、沈晞雁和莫依麗這四個人在天地堂的空檔時間裡,一起飄到太古城那裡探險……其實他們應該都最少到過那裡去一次,這一次根本就稱不上是探險……嗯,改為冒險就好……這個詞彙好像更糟糕,所以直接略過這場詞語選舉大賽!

  從太古站出來的四人,嘴角還留著唾液的痕跡,大概是因為小看了小睡一會的後遺症。直至莫依麗對呂鐵琛的一句嘲笑:「嘩哈哈!你今早沒洗臉就趕回來學校上課嗎?真是個勤奮的好學生呢!」這才喚起大家對嘴角的關注。所以說,無時無刻也要關懷一下身處暗角裡的人!咦?似乎離題了?不然,因為尹矢言爆出一個頗為驚為天人的消息:「不止我們的嘴角,還有後邊也要關注一下。」原來後面正好有「身處暗角裡的人」……不就是「光明磊落」地跟蹤四人已久的姜梓偉和鄭樂欣!

  他們被發現後,當然掩掉嘴巴大笑一輪,然後說俏皮話:「呵呵!其實我們一直也跟在你們旁邊,只是你們沒發覺而已。」四人這才發現難怪剛才乘搭地鐵時明明有一整排六個的空位,在坐上之後的整程卻一直感到擠迫不己!本以為是其中一人體型過大而致,原來真相是……還有跟蹤他們的兩人來坐在一起!欵?這不就應該在那時發現他們嗎?還是四人都無視了他們的存在?真是可憐了這對情侶吧。

  不過面對著殘酷的現實,怎會有人愚蠢至如實報告?當心說誠實話會被秋後算帳!所以四人只是一同對之笑而不語,縱然尹矢言對這裡一干人等的歸屬感不高。無論如何,姜梓偉和鄭樂欣也加入了。

  言歸正傳,到來太古城的目的是吃午飯,因此一行六人最先衝擊的地方當然是美食廣場。不論是料理種類還有質素,也比學校的飯堂好得多,唯獨價錢也高幾倍,五花八門的選擇也令大家煩惱甚久……

  在大家都對眼前美食大快朵頤之際,鄭樂欣不忘邀請姜梓偉一起掉閃光彈:「外邊的食物不健康,下一次不如就由我煮給你吃。」不管是紅雨黑雨還是十號風球世界末日,他必然會應邀:「你對我真好啊!欣欣豬!」後邊的那個嘔心稱呼絕對是這發閃光彈的主要成份!還令旁人幾乎盲眼……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續,呂鐵琛旋即抗議:「嘩!這顆媲美雜誌封面的閃光彈,簡直閃得我們這幾棵葡萄樹都要結果子了!」換言之就是妒嫉啊。

  然而沈晞雁在這個時候說出不合氣氛的話:「各位!對不起!」她的一句毫無先兆的道歉,令五人甚為驚愕。只聽莫依麗勉強微笑的問:「怎麼說對不起?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可以告訴我們嗎?」聞言的她頓時眼泛淚光,試圖道出那個在她的心目中是對不起大家的事情:「其實……其實我……」卻在她正要說出這件事之際……

  「啊!」身處「航海狂熱」中不同酒館裡的瓦達、森遜、詹斯、卡絲和域嘉都不約而同地驚醒過來,原來他們都宿醉了。醒覺過來的四人不禁疑惑剛剛是一段屬於過去的記憶,還只是純粹的南柯一夢?還有為何偏偏只有艾菲沒有參與在這場宿醉之中?但無論如何,他們也該繼續專注於各自的歷練之中,或許在遙不可及的破關之後,大家就能實現宿醉之中所經歷的情境,艾菲突如其來的道歉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