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徐來
清風徐來
wobuzhi
暱稱: wobuzhi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沙田區
« September 2022 »
SMTWTFS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最新文章
網絡存儲RAID 5 DAS N...
陸毅攜手品牌發布“新...
菊殘猶有傲霜枝
追逐汽車的女子
文章分類
全部 (4)
生活 (1)
未分類 (3)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尚無任何連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4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6
累積人氣: 187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6 年 1 月 6 日  星期三   晴天


菊殘猶有傲霜枝 分類: 未分類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徜徉在詩人的世界堙A感受菊的每分呼吸,每次心跳。那些堆疊的字句仿佛也沾染了菊的靈性,汩汩流進我的每一寸細胞,喚醒了凝固的思緒。我仿佛看見那些和菊息息相通的人一下子變得鮮活起來,正手撚一瓣菊香向我走來,一顰一笑,遙遠卻又真實。

我看見了那個辭官歸隱山林,樂得田園多逍遙的五柳先生,信步游離在南山下,專心侍奉著自己的菊花,滿眼的悠然自得。菊,儼然已是他身上的標籤,更有甚者把他稱為菊的守護神。他家道中落,生活窘迫,曾想靠做官改變現狀。只是心性淡泊,看不慣官場堛瑭耵◥勢,不願“為五鬥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於是毅然解綬還鄉,過起了與菊比鄰而居的田園生活。這樣的高風亮節,很少有人企及。若放到物欲橫流的今天,斷不會有人這樣瀟灑,或者說傻。有份穩定工作已實屬不易,更何況是個“鐵飯碗”。如若輕易捨棄,定會被人嗤笑,此人不傻,則瘋。一朝滄海,一日桑田。不知是古人把功名利祿看得太輕,還是我們把房子車子票子看得太重?是古人生活得太過隨心,還是我們在燈火酒綠中淹沒了本真?是古人將一盞茶喝到了無味,將生活過到了無心,還是我們被世俗牽絆丟失了靈魂?人生短暫數十載,又何必委曲求全做了人生的奴隸?惟願現代的你我,在紙醉金迷的人生中,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那方晴空。像陶淵明一樣,不卑不亢地活著,活得真實坦蕩,活得隨心隨性,不忘風骨與初心。


我看見了“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的沈眉莊。沈眉莊初時得寵,雍正問她為何愛菊,沈眉莊淡然一笑,只說了這句“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這句詩讚揚的是菊清高孤傲的氣節,其實,更是沈眉莊的寫照。她被華妃陷害假孕爭寵時,她沒有辯解,只問了句,皇上,你信我嗎?這句話問的著實讓人心疼,也問出了後宮女子的悲哀。最是君王無情,不過朝三暮四的薄情之人。一道聖旨降下,她被禁足關押。菊落了一地,他們之間的情分也盡了。後來,真相大白。在碎玉軒,雍正和她飲酒說話。雍正說,從前只覺你端莊,自從出了華妃的事,才知你也是有傲氣的,竟然能埋怨那麼久,再不與我親近。菊花的花語是清淨、高潔、真情,正是沈眉莊的寫照。雍正只知眉莊愛菊,卻哪里知道她就是那朵高傲的菊,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有自己的風骨和氣節。


雪小禪說,“世上的人,總有一種植物就是自己前世的化身。有人是那熱烈的花,有人是那綠幽幽的植物。”我不知道,我的前世是什麼,但我卻知道,那個不折不彎的五柳先生,那個傲氣凜凜的沈眉莊,前世堣@定是那朵絢爛的菊,將自己最美的一生,呈現給了秋天,給了大地,給了世人。


時間,像長了翅膀。還未將菊的容顏銘刻心間,一天的時間已轉瞬而過。要走了,男友說:“這麼美的花,再多看幾眼吧,留作最後的懷念。”是啊,菊花荼靡謝盡,花的盛宴落下帷幕,一年花事了。或許來年,花依舊會開,卻已不是當初的那一朵。這一眼,竟成了永遠。這一別,也許就是永遠的訣別。想來,不免令人心生微涼。

美好的東西,總是稍縱即逝,若遇不到珍惜它的人,是種遺憾。就像一個渾渾噩噩虛度了大半生的老人,青春已蕩然無存,生命即將消散殆盡,回首被蹉跎的歲月,他又怎能不扼腕,不痛惜?更像是兩個有緣無份的人,一次不經意的擦肩,也許就是永遠的錯過。






訪客留言 (返回 wobuzhi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