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徐來
清風徐來
wobuzhi
暱稱: wobuzhi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沙田區
« July 2021 »
SMTWTFS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最新文章
網絡存儲RAID 5 DAS N...
陸毅攜手品牌發布“新...
菊殘猶有傲霜枝
追逐汽車的女子
文章分類
全部 (4)
生活 (1)
未分類 (3)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尚無任何連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4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1
累積人氣: 205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21 年 8 月 10 日  星期二   晴天


網絡存儲RAID 5 DAS NAS SAN 分類: 未分類


RAID5是一種儲存特性、數據安全性和儲存成本費兼具的儲存解決方法。

synology

這類計劃方案中數據信息與校檢信息的配制是N+1計劃方案,即N份數據,1份校檢信息,因此 用3塊容量為80G的電腦硬盤具體數據容量為160G。

當3盤不一樣容量的盤做RAID時,會以最少容量的盤為標准,因此 2塊80G和1塊當3塊40G的盤,因此 容量為80G。

DAS(DirectAttachedStorage,立即附加儲存)即傳送數據方式儲存。在這類方式中,存儲設備是根據電纜線(一般是SCSI插口電纜線)立即連接網絡。I/O(鍵入/鍵入)要求立即發送至存儲設備。DAS也可稱之為SAS(Server-AttachedStorage,網絡服務器附加儲存)。它取決於網絡服務器,其自身是硬件配置的層疊,不含有一切儲存電腦操作系統,DAS不可以給予混合開發共享文件作用,各系統軟件服務平台下文檔需各自儲存。

NAS是(NetworkAttachedStorage)的通稱,漢語稱之為互聯網附加儲存。在NAS存儲結構中,分布式存儲不會再根據I/O系統總線附設於某一特殊的網絡服務器或遠程服務器,只是立即根據網線端口與互聯網立即相接,由客戶根據互聯網來瀏覽。

NAS機器設備有自身的OS,其事實上是一個含有瘦服務項目的存儲設備,其功效類似一個專用型的文件服務器,但是把顯示屏,電腦鍵盤,電腦鼠標等機器設備省掉,NAS用以儲存服務項目,能夠大幅度降低了存儲設備的成本費,此外NAS中的儲存信息全是選用RAID

方式開展管理方法的,進而合理的維護了數據。

SAN是根據專用型高速網將一個或好幾個互聯網存儲設備和服務器連接起來的專用型分布式存儲,將來的信息儲存將以SAN儲存方式為主導。SAN關鍵采用數據塊的方式開展數據和信息的儲存,現階段關鍵應用於以太網接口(IPSAN)和光纖線安全通道(FCSAN)兩大類自然環境中。



2017 年 11 月 17 日  星期五   晴天


陸毅攜手品牌發布“新紳仕主義”宣言 愉快 分類: 生活

陸毅空降南京助陣九牧王男裝 為新紳仕打Call

  中國江蘇網訊:11月5日,實力派演員陸毅現身南京,作為九牧王男裝首任代言人,出席品牌的“新紳士主義”主題展。

  作為品牌代言人和“新紳仕主義”的推廣大使,活動現場陸毅與南京中央商場、集團執行總裁胡偉先生、南京中央商場新街口店總經理段崇喜先生,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林滄捷先生,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總經理畢晏女士,共同為“新紳仕主義”主題展南京站活動剪彩,宣告首站新紳仕主題展盛大啟航!

  繼今天6月,,本次活動則從新紳仕主義的深度踐行為核心,號召廣大精英男士在新時代“活出品位、樂於擔當”。現場帥氣男模帶來九牧王17秋冬產品的走秀表演,以精致的搭配,精心設計和品位格調贏得青睞。

 

  與此同時,陸毅攜手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林滄捷先生,共同開啟“為大涼山留守兒童點亮心願”揭幕儀式儀式,以實際行動號召新紳仕踐行社會擔當,幫助留守兒童。

  展區內側的“留守兒童愛心”記錄了工作人員遠赴大涼山,攝錄的留守兒童生活現狀視頻令在場的大家深受觸動。陸毅說:非常感動九牧王男裝作為民族企業所體現地社會責任感,積極捐助留守兒童的擔當和愛心,特別符合“新紳仕主義”所倡導的核心內涵,同時也希望大家樂於擔當,多多支持公益!”

 

  與此同時,現場也集聚了非常多的陸毅真愛粉,high翻全場。一位支持陸毅十年的粉絲代表表示:陸毅作為正能量的男神代表,給予她太多的鼓勵。

 

  新紳仕主題展,意味著九牧王男裝對當代精英男士“新紳仕”形象的塑造和精神世界的豐富。活出品位”引導精英男士塑造更時尚、樂活的正能量生活方式。“樂於擔當”,讓人生有態度,更有溫度。新紳仕,不僅僅隻會自我褒獎,更樂於為他人的幸福而奉獻。

 



2016 年 1 月 6 日  星期三   晴天


菊殘猶有傲霜枝 分類: 未分類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徜徉在詩人的世界堙A感受菊的每分呼吸,每次心跳。那些堆疊的字句仿佛也沾染了菊的靈性,汩汩流進我的每一寸細胞,喚醒了凝固的思緒。我仿佛看見那些和菊息息相通的人一下子變得鮮活起來,正手撚一瓣菊香向我走來,一顰一笑,遙遠卻又真實。

我看見了那個辭官歸隱山林,樂得田園多逍遙的五柳先生,信步游離在南山下,專心侍奉著自己的菊花,滿眼的悠然自得。菊,儼然已是他身上的標籤,更有甚者把他稱為菊的守護神。他家道中落,生活窘迫,曾想靠做官改變現狀。只是心性淡泊,看不慣官場堛瑭耵◥勢,不願“為五鬥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於是毅然解綬還鄉,過起了與菊比鄰而居的田園生活。這樣的高風亮節,很少有人企及。若放到物欲橫流的今天,斷不會有人這樣瀟灑,或者說傻。有份穩定工作已實屬不易,更何況是個“鐵飯碗”。如若輕易捨棄,定會被人嗤笑,此人不傻,則瘋。一朝滄海,一日桑田。不知是古人把功名利祿看得太輕,還是我們把房子車子票子看得太重?是古人生活得太過隨心,還是我們在燈火酒綠中淹沒了本真?是古人將一盞茶喝到了無味,將生活過到了無心,還是我們被世俗牽絆丟失了靈魂?人生短暫數十載,又何必委曲求全做了人生的奴隸?惟願現代的你我,在紙醉金迷的人生中,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那方晴空。像陶淵明一樣,不卑不亢地活著,活得真實坦蕩,活得隨心隨性,不忘風骨與初心。


我看見了“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的沈眉莊。沈眉莊初時得寵,雍正問她為何愛菊,沈眉莊淡然一笑,只說了這句“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這句詩讚揚的是菊清高孤傲的氣節,其實,更是沈眉莊的寫照。她被華妃陷害假孕爭寵時,她沒有辯解,只問了句,皇上,你信我嗎?這句話問的著實讓人心疼,也問出了後宮女子的悲哀。最是君王無情,不過朝三暮四的薄情之人。一道聖旨降下,她被禁足關押。菊落了一地,他們之間的情分也盡了。後來,真相大白。在碎玉軒,雍正和她飲酒說話。雍正說,從前只覺你端莊,自從出了華妃的事,才知你也是有傲氣的,竟然能埋怨那麼久,再不與我親近。菊花的花語是清淨、高潔、真情,正是沈眉莊的寫照。雍正只知眉莊愛菊,卻哪里知道她就是那朵高傲的菊,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有自己的風骨和氣節。


雪小禪說,“世上的人,總有一種植物就是自己前世的化身。有人是那熱烈的花,有人是那綠幽幽的植物。”我不知道,我的前世是什麼,但我卻知道,那個不折不彎的五柳先生,那個傲氣凜凜的沈眉莊,前世堣@定是那朵絢爛的菊,將自己最美的一生,呈現給了秋天,給了大地,給了世人。


時間,像長了翅膀。還未將菊的容顏銘刻心間,一天的時間已轉瞬而過。要走了,男友說:“這麼美的花,再多看幾眼吧,留作最後的懷念。”是啊,菊花荼靡謝盡,花的盛宴落下帷幕,一年花事了。或許來年,花依舊會開,卻已不是當初的那一朵。這一眼,竟成了永遠。這一別,也許就是永遠的訣別。想來,不免令人心生微涼。

美好的東西,總是稍縱即逝,若遇不到珍惜它的人,是種遺憾。就像一個渾渾噩噩虛度了大半生的老人,青春已蕩然無存,生命即將消散殆盡,回首被蹉跎的歲月,他又怎能不扼腕,不痛惜?更像是兩個有緣無份的人,一次不經意的擦肩,也許就是永遠的錯過。



2015 年 9 月 23 日  星期三   晴天


追逐汽車的女子 分類: 未分類

 沒有人能忽略這樣一張臉孔:淚眼紛紛,嗚咽聲聲,“求求,求求你們。”黑夜在顫抖,墨鏡裡,必藏著一雙紅腫、深陷、因其絕望而絕美的眼睛。

 
她叫蘇珊,她說:“這原本是一個溫良秋夜,她開車帶著3歲和14個月大的兩個孩子,行駛在靜謐的公路上,忽然一個歹徒竄上車,持槍威逼她下車,帶著她的孩子們,揚長而去。
 
而她,只能無助地站在路邊,對瞬間消失的車子揮手,喊道,“再見,寶貝們,媽媽永遠愛你們。”而黑暗冰寒無盡。
 
全美國都為她哭泣祈禱,卻有一個女子投書電視台了:蘇珊在說謊。
 
女子說,她也是母親,也曾在山崩石裂瞬間,下車問路,一轉頭,車被人開走,而車上,有她還是稚嬰的女兒。
 
她說她瘋了一般撲向大團尾氣和泥塵,手袋脫手而飛,慘號大叫,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旁人也聽不懂——她是歸華美籍,此刻卻忘盡英語,只用母語聲聲狂呼“救命”或者“放下我的孩子”。再也不可能是別的語言了。
 
高跟鞋妨礙她,一把拽脫劈手扔過去,她死命追趕。忘了人的速度不可能與車抗衡,看不見腳下的石礫、玻璃屑、柏油,唯一的念頭就是:女兒。她只是一個遷細亞裔的女子,那一刻卻如豹如鷹,勢如瘋虎,連歹徒也被嚇倒了,棄車而逃。而她裙擺全撕,腳踝扭傷,腳底流下殷紅的血。
 
   生死教會她銳利果敢。所以她說,那一刻,沒有一個母親,會如蘇珊般高貴沉著。
 
九天九夜的追捕,孩子們找到了。不在暗夜不在森林,而沉在冰冷的湖底。蘇珊,終於向警方自首,的確是她,因為一點情慾的貪念,親手殺了自己的孩子。
 
   1994年的事了。偶爾在一本書裡,讀到前因後果,和那陌生女子的信。我低一低頭,其實並沒有淚。我想我懂。
 
我尚不及為人母,也不曾遭逢死亡,我卻曾站在高處林下,看著愛人輕快遠去,彷彿有鸛雀在他鞋底翻飛,他是急著趕另一個女子的約會吧?真相淒厲地直逼眼前。不是不知道,在淚落之前應該說再見,我卻做不到。因為我愛他。
 
我開始虛偽,聽著謊言卻裝做一無所知;我學會窺探,四處打聽如蛇之祟行,而十分看輕自己;
 
我的故事越編越好,好萊塢金牌編劇也沒這般豐富多采,只為讓他多留一分鐘。
 
   最後,我打他一巴掌。乾脆痛快,出手的瞬間,像那位絕望的母親,遠遠擲出她的高跟鞋。擲中沒有?並不重要。
 
有多愛,就有多不捨;有多溫柔,就有多暴烈,愛得唇邊有血,眼中有淚,胸口有糾纏的愛與恨,愛到如連體嬰般骨肉相連。割愛,就一定不可能如拈去一片花葉般輕鬆微笑。
 
明知留不住,收不下,卻不能自控我顛倒狂亂的腳步。那一遭,我是夜深街上,追逐汽車的女子。而我無聲的哭泣,他沒有聽見。

Service apartment Hong Kong ACCESS CONTROL SYSTEM DR-M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