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veway
driveway
driveway
暱稱: driveway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灣仔區
« September 2018 »
SMTWTF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最新文章
Three coffees a day ...
just one more house
Facebook Messenger l...
No message by
Small animal fairy t...
文章分類
全部 (49)
diary (13)
DR Max (2)
health (1)
life (7)
travel (1)
未分類 (25)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2012 年 12 月 11 日  星期二   晴天


偶然的音樂 驚訝 分類: life

主人公是吉姆•納什和傑克•波齊,或失意或倒運的兩人相遇于旅途中,因面對生活的共同點使其一拍即合,欲參加一場賭局,改變自己的命運。結果,在與兩個富翁的紙牌對壘中,天平徹底傾斜了,納什和波齊喪失了一切,還欠債累累。不得已,兩人只得爲富翁做工還債,砌一堵古怪的石牆,而所有與禁锢、自由相關的故事,也自此開始了……

納什和波齊的不妙處境並非別人的主動強加,而是自己一步步走進去的,但也正因爲這種隨機性,更顯出禁锢與自由的某種日常形態,以及劍拔弩張後終至爆發的觸目驚心。納什和波齊面對的不是監獄,僅爲一片普通的草地,初始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只是自覺自願地修築起一堵石牆。這牆並無實用,似乎只是有錢人一個古怪的意願,而我們看到,事情似乎遠非這麽簡單。如兩位富翁之中的斯通,最大的興趣就是制作城市微縮模型,“它是個想像中的地方,卻也是現實的。邪惡還是存在,但統治這座城市的人懂得如何將惡變回善。智慧統領此地,但是鬥爭是永琲滿C”曠日持久地制作一個封閉的空間,且還有一套似是而非的理論,不能不讓人心生疑窦。而納什和波齊修築這樣一個無用的牆,不禁讓我們看到與其慣常思路一脈相承的所在。

牆成爲了一個危險的隱喻,納什和波齊開始時卻並無知覺,只是踏踏實實地幹活還債,渾然不覺禁锢的網存在于有形與無形間。這似乎也暗合每一個人在日常生活中所面對的,只不過有的人自覺意識到,有的人懵然無知,禁锢可以是生活的任何元素,只要有所執,皆可陷入其中。而納什和波齊漸漸覺醒,竟發現草地的邊緣真的環繞著鐵絲網,一個大的牢獄存在于四周。恐懼與憤怒突然充斥他們的心頭,因爲自由莫名其妙地被剝奪了。之後爲波齊安排的一次逃跑,終以悲慘的結局告終,說明禁锢與自由的天生敵對與不可調和。保羅•奧斯特在此後對故事的講述超越了現實的羁絆,不再規行矩步于塵埃滿地的小徑上,而是洋溢著濃烈的寓言色彩,使這段隨機的禁锢獲得最大的釋放,即使付出最大的代價,亦在所不惜。

令人詫異的是,自賭局之後,富翁弗勞爾和斯通再也沒有露過面,即使納什和波齊有再多的要求。而我們看到,他們的不見蹤影,卻絲毫沒有減少籠罩在納什和波齊頭頂的巨大陰影,以致所有的痛苦與悲劇,都是在其導演之下。這時我們漸漸理解了弗勞爾對斯通的城市微縮模型的一段評論,“你看看(城市堛滿^監獄,會看到所有的囚犯都在愉快地勞動著,而且每個人的臉上都挂著笑容。這是因爲他們很高興自己犯下的罪行受到了懲罰,現在他們正在學習如何通過艱苦的勞動恢複善良的本性。”弗勞爾和斯通外表向來友善有禮,不出惡聲,但心堳o有如此奇特詭異的想法,令人不寒而栗,使我們看到了專制者的縮影。沒有機會釋放時,專制的因子隱藏在心底深處,充其量成年累月地倒騰一個虛擬的微縮王國;一旦有飛蟲撞上網來,禁锢的本性不可遏抑地爆發,即使以友善的面孔。

保羅•奧斯特以公路小說與懸疑小說的形式切入禁锢與自由的主題,使作品的節奏明快而流暢,亦爲真相的揭示積蓄足夠的力量。他的寫實主義方法,衍伸出一個超現實的故事,在禁锢的重鎖之上銘刻鮮明的戳記:自由的真義。前路雖充滿偶然和未知,“眼前的可見之物不過是內心生發出來的映像而已”,但人性的某些普泛價值卻從未改變過,如于自由的追尋,以及對禁锢的反抗。



2012 年 12 月 8 日  星期六   晴天


淡淡的憂傷 開心 分類: life

      音箱媦蔗騊蛪s看的韓劇主題曲。常常以爲,只有經曆了故事的曲調,才會真的銘刻,因爲,有故事才叫生活!
裹著環繞的曲調,讀過悠悠的敘事,嘗不算濃烈的酒精,再用咖啡煞有介事地提神。它們,本都來自同一個地方。
那堙A儲著淡淡的憂傷,像面包房媟s出爐的甜點,飄散著悠遠卻不甜膩的香氣,延著呼吸飄進不算饑辘的肚腸,總覺得在那美好的畫面中浸著淡淡的悠遠。
生活,也許正因爲這一絲悠遠或者憂傷,才變得生動活潑。
于是再去輕啄一口濃黑的咖啡,發現原來嘗試過一次,便不會覺得那麽苦澀。
很多人向往這種小資一樣的生活,浪漫且有情調。我也喜歡,喜歡至極。可再喜歡,生活終究還是生活,這樣的日子只能偶然體味一次,隨後,又要歸入車水馬龍的塵世。
沒有人不向往甯靜的夏日陽光,坐在靠海的閣樓陽台上,沐著陽光,吹著海風,聽風聲細瑣著枝葉,和鳥鵲、浪濤共鳴。還有一杯咖啡,幾份小食,一台筆記本,播著傷感的劇集。于是,不由地也跟著啜泣。
自然,能讓人心平靜到極致,讓情感發泄到最真實的原點。
又或者,是雪後的豔陽,照得整個世界白茫茫地閃光,好象童話堙A公主和王子牽著手,在一望無際的雪海中漫步。遠遠的,一串深淺不一的腳印,印證了他們的愛情。當她將頭輕輕地靠向他的肩頭時,太陽剛剛好斜向前方,讓兩個身影定格成永久的畫面,他們周身那折射的金光,讓他們真正成爲童話!

突然間想去旅行,去很遠的地方,哪堻ㄕn,只要寂寞就好。



2012 年 11 月 12 日  星期一   晴天


我這一生呀 分類: 未分類

我一生向你問過一次路,你一生向我揮過一次手。遙遠的我爲你唱一支歌,靜靜的你露出天邊的笑容。”
讀完這些溫暖的小故事,便想起這麽一段話,然後晃啊晃,視線拉長到看不見的遠方:綿延的遠山和湛藍的天相會,天幕上白雲遊走,青草地上羊群低徊,纖塵不染的天地間,我翻越幾座山頭,終于遇見一個低頭耕作的你,僅是幾秒鍾的相視,然後便遠了、遠了……遠遠的,只有在天邊找尋你的笑容……
所有的怦然心動,想起來都是這麽一個天高雲闊的畫面,不管是在遼闊的高原,還是在摩肩繼踵的地鐵堜峈怓O人聲鼎沸的菜市場。在那一瞬間,周遭其他的一切都被虛化成了背景,模糊成風的模樣,雲的形狀,只有你和對方,是真切存在的。那一刻,我跟你之間的距離是那麽狹窄,窄得沒有過去,也容不下未來。而之後綿長無盡的想念啊,更是山高水遠,比風還飄忽,比雲還遙遠,是夢堻ㄗ鴗ㄓF的遠方。
那遠方是敦煌的鳴沙山,落晖斜照,滿目的金光潋滟,柔軟的沙子更添幾分俏皮模樣。可我一顆懸著的心卻沒有半分空閑欣賞這美景——被告知還得翻過幾座沙山才能去到我們的目的地月牙泉,頓時就泄氣了。真是進退兩難的境地,繼續走,我是再沒有力氣了,可是同伴是堅決要走的,沒有了她們,我也是萬萬不敢自己下山的呀!這時候你正好要下山,看出我的窘迫,大方地伸出手說“我饞你下去”。整一路都小心翼翼地盯著自己的步子,稍稍掌握了怎樣保持平衡後才故作輕松地跟你閑聊。偷偷看向你的側臉,像極了一位故人,于是心跳漏了一拍而後便一個踉跄,狼狽模樣讓你不禁失笑。那一刻,是腳下失衡,還是心頭失重?你跟我講鳴沙山月牙泉的傳說,此時月亮半升,余晖斂去,天邊只剩下清幽的藍。夜色中我們告別,消失在人群中,我們還是陌生人,只是多了一個定語:最想念你的,陌生人。
那遠方是廈門的家庭旅館,疲憊的旅人們紛紛回去聚在客廳,喝一杯功夫茶,一起天南地北地聊天。你在角落堙A逗著旅館主人的哈士奇,沈默無言,只有我們講到大笑時才看到你表情微變,嘴角上揚的弧度剛好戳中我內心最柔軟的那一處the best honey sugar mask
那遠方是六月的校園,畢業之際,綠蔭成海,夾雜著歡樂與憂傷起起伏伏。我們班的女生組織拍民國學生照,回來後看照片才發現路人甲的你站在我身後,一臉的新奇迷惑,似乎見到了外星人還沒搞清狀況,可是那表情多可愛呀!
然而再遙遠,也是想起便能牽動嘴角的畫面,就像讀著這一幅幅畫,不經意就笑了然後微微疼了想淚了可還是舍不得放下。這是一本讓你捧在手心堛漱p書,如你所聞,人與人之間是有這樣那樣的密語關聯的。若不是它,你幾乎也要忘了,在年輪日複一日的機械轉動中,曾也有一個齒輪咯楞了一下,那一個錯位的瞬間,即便蒙上了時間的塵埃,此番想來,那種怦然心動還是切膚的。于是你開始像一個少女般滿懷憧憬與期待,再沒有比“陌生人”三字更暧昧更溫暖的了。古人如此形容:“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聽來便讓人不覺心旌神蕩。
聽過這樣一句話:“我這一生啊,跟一個賞心悅目的人錯肩,便也足夠了。”可是,這不過是自我安慰的浪漫想象,現實生活,我多希望再次與你相遇,然後笑著說,嘿,原來你也在這堙C



2012 年 10 月 1 日  星期一   晴天


How to learn well…… 分類: 未分類

If you want  learn  English  wall ,first you must  love  it ,and focus on it ,then you can learn from basics.

You must teach BASICS. The basics of language are not vocables, nor even vocables and grammar. IT is SOUNDS. Of course, sounds must be represented in writing. That's where letters come into the picturemilk fed.
Our ROman alphabet is a sort of phonetic transcription system. It was first conceived 5000 years ago when Egypt was a multilingual society. The first alphabet was not used widely, so a new one was invented a millenium or so later by PhoeniciansNokia Lumia.

What we are using as Roman letters are variants of letters that came down to us via the ancient Greeks. "ABC', or alphabet, derives from "alpha, beta, gamma, delta", etcbaby milk.
A Greek letter "alpha" floats longer in the air before our mind identifies it as a sound 'A'. When we say "A", we are uttering an extremely short sound called "vowel". This one might be a "A' as in "art" - in which case it is a monophtong; it could be an "EI" as in "ale", in which case it would be a diphtong (one symbol standing for two sounds combined together E and I)招牌製作.

In that kindy I used to tell kids "'A' as in 'apple'", but that was not entirely correct; "apple' is not pronounced the way "A" is pronounced in the English alphabet. In fact, there are at least 4 different pronuncaition variants for the vowel 'A': Art, abolish, all, apple. The same applies to the remaining 4 vowels天然護膚 .

This is why I often wonder why English majors do not learn to say "'M' as in McDonald's" or "'N' as in 'nose'". A word as an example to drop a hint as to how to pronounce it蚊咬止癢.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尚無任何連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49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5
累積人氣: 10462
RSS 訂閱
RSS Feed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