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小說翻譯室
翻譯已過版權有效期的日文小說,並上載與大家分享。
如果喜歡看的話,請留個 CM 。多謝!

2018 年 5 月 26 日  星期六   晴天

殺人之涯 - 海野十三 分類: 短篇小說翻譯

 

 

海野十三(1897 - 1949)是昭和時期的作家,曾經寫過多篇科幻及推理小說。其中科幻小說的創作更是尤其特出,所以也被稱為日本科幻小說的始祖。

今天為大家翻譯的是他在193310月發表的短篇。雖然不是他最為人熟悉的科幻小說,但個人認為是一篇很精彩的作品,希望大家也會喜歡。  

 


 

作品 : 殺人之涯

作者 : 海野十三

日文原文 : 青空文庫

https://www.aozora.gr.jp/cards/000160/files/1239_18848.html

  

「最後還是把妻子殺了。」

我攪拌著眼前的液體,自言自語地說。

在眼前巨大的金屬桶之中,盛載著白色的液體。我正以電熱的方式在桶下加熱。我雙手沒有閒遐停下來,我必須不停地攪拌。雖然液體變得比剛才白,但卻還需遠遠比現在更白才可以。肯定是還沒攪拌得足夠,我再次捲起白色實驗袍的衣袖。

事實上,妻子的屍體正在白色的液體當中溶解。把特定三種化學品以某比例混合,然後稀釋至某濃度,再維持在某溫度,混合物就最能把人體溶解。這是我多年來苦心鑚硏的成果。

雖然屍體已經放進液體中,但也不就是說它會像砂糖放入熱水般迅速溶解。整個過程還是需要相當時間,而且還要非常小心和充分的耐性。舉例說,當屍體在液體當中溶解,某範圍內液體的濃度將會升高。假若濃度過高,有些部分會因為變質而產生不能溶解的化合物。於是,費事地攪拌就變得不可缺少。

「其實是沒有必要把妻子殺死的──」

從剛才開始,後悔之情就一直身不由己地像泉水般不斷湧出。在未殺死妻子以前,覺得無論怎樣也得把妻子殺死。但當真殺死她以後,卻又覺得其實也不是非得把她殺死不可。不僅如此,處理屍體也相當棘手。在警方調查到這裡以前,我必須把屍體完全溶解,連一根指頭也不能剩下。不知是否錯覺,液體好像變得愈來愈白,似乎屍體已經溶解得七七八八。

這時,有人咚咚聲地敲著大門。

「麻煩請開門。」

我咂了咂嘴。

(是警察。──)

就只差那一點點。假若現在開門就出大事。我沉默著沒有發聲。

我趕緊攪拌著液體,額頭不斷滲出的汗水掉落在桶內,自己的面容也開始扭曲起來。

「為什麼還不開門?快把門打開。」

警察那傢伙已經失去了耐性。但現在又怎能把門打開呢?在這段短短的時間內,屍體必須盡快溶解。「假若當初沒有殺掉她就好了。」我再次萌生後悔的念頭。

「就因為殺了她,所以不得不費勁用這東西處理屍體,現在還要應付麻煩的警察。我真是幹了一件大錯事!」

這時候,大門嘣的一聲往左右敞開。不出所料,一名警察出現在門後,然後他走進屋內。他應該是利用了後備門匙來開門的。

警察走到我身旁,一言不發,凝視桶內的液體。

我發出一聲呻吟,繼續拚命地攪拌白色的液體。

警察沒說甚麼。不過,我的心臟卻像被他握在手中般難受。不知是否錯覺,攪拌液體的雙手好像變得不聽使喚。

警察把面龐貼近到差點觸碰到液體的位置,然後低聲哼了一聲。我被嚇得心驚膽跳。液體中好像在剎那間閃現紅色的物體。不過再仔細端詳時,卻又只有白色液體所做成的旋渦。於是,我假裝若無其事。

不過,一切的努力卻在瞬間內化為烏有。剛才那紅色的塊狀物竟然再次浮上液體的表面。我慌忙加緊用力攪拌,但我愈是用力攪拌,浮出液體表明的紅色塊狀物就愈多。我嚇得一臉蒼白地繼續攪拌。這回,我的雙臂真的不能動了。警察緊緊抓著我的手臂。完蛋了!

「我不是全心殺死妻子的。我沒有說謊。這是千真萬確的。這點我很清楚明白。」

我涙流滿面向警察求情。桶中的液體就如擁有生命般繼續旋轉。大塊紅色的塊狀物 ── 那是妻子的肉塊 ── 清清楚楚地浮現在液體之上。那是塊懷著相當執念的肉塊。我驚恐之餘,眼冒金星,雙腳無力,當場跌在地上。然而,我仍然不停地叫喊。

*   *   *

「我不是想把妻子殺死的。」

「雖然不想把她殺掉,但最終還是殺了她。」我仍然在叫喊。

「呵、呵、呵、呵」

我聽到女人的笑聲。啊!那肯定是我死去妻子的笑聲! 

我望向發出聲音的方向,發覺妻子不知何時已經與我並肩而行。

「呵、呵、呵、呵」

妻子仍然繼續笑。 

我一下子變得非常尷尬。妻子明明還活著,我卻大聲叫嚷:「我把妻子殺了。」這說話被周邊的人和妻子聽得清清楚楚。

「那就好了。」我沒理會尷尬,也沒理會有沒有外人聽到,向妻子說。「我還以為自己把妳殺了。妳沒死就好了,真的沒有比這更讓人高興的事情。」

「你在說甚麼──」妻子嘻嘻地笑。「你確實是殺了我喔。」

「不要說這嚇人的話了。妳不是好好的在我身邊一起走路嗎?」 

我雖然這樣說,但想起感情深厚的妻子又再次跟我黏在一起並肩而行時,我一時間感到四肢無力。

「你真是個大傻瓜。」妻子很奇怪地笑。

「甚麼?」我感到不高興。

「沒錯,你確實是個大傻瓜。好好想一想,究竟為什麼你會在我身邊吧。我確實被你殺了。我已經是個死人。也就是說,你現在正和死人一起並肩而行。那為什麼你會跟死人一起並肩而行?能夠這樣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因為 —— 你已經死了。即是說,你以為自己還活著,其實在很久以前,你已經死了。你不就是因為殺死妻子而被判死刑的嗎?呵、呵、呵、呵」

就在妻子笑聲完結的一刻,我察覺到一直走著的原野已經逐漸褪色,不知不覺間,我已經身處白雲當中。確實,那就是冥界的景象。

我驚慌得呆呆地站著。

──這是某個晚上的夢境── 


 全篇完

 

我喜歡這篇作品是因為雖然篇幅極短,卻能深刻描寫夫妻間複雜的感情。

愛對方,卻傷害對方。傷害了對方,卻又後悔傷害對方。受了對方的傷害,卻原諒對方。原諒了對方,卻還是暗地堳隢赬鴾銵C

循環不息,輪迴不斷。

當讀者以為一切都已經终結時,原來悲劇可能仍未發生。     

 





 
shosetsu
暱稱: 倒豎熊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西貢區
MORE...  

« June 2018 »
SMTWTF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最新日誌 ::
殺人之涯 - 海野十三
紅蠟燭與人魚 (五)完...
紅蠟燭與人魚 (四) ...
紅蠟燭與人魚 (三) ...
紅蠟燭與人魚 (二) ...

:: 日誌分類 ::
全部 (55)
日本小說翻譯室目錄 (1)
日本音樂 (1)
日本遊記系列 (1)
我是貓 - 夏目漱石 (11)
短篇小說翻譯 (41)

:: 訪客留言 ::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 最近訪客 ::
最近沒有訪客

:: 每月文章 ::

:: 日誌訂閱 ::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 我的好友 ::

:: 我的連結 ::
JapanMoonlight

:: 日誌統計 ::
文章總數: 55
留言總數: 59
今日人氣: 12
累積人氣: 30266

:: 站內搜尋 ::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