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小說翻譯室
翻譯已過版權有效期的日文小說,並上載與大家分享。
如果喜歡看的話,請留個 CM 。多謝!

2017 年 6 月 6 日  星期二   晴天

我是貓 : 第二章 (4) – 夏目漱石 分類: 我是貓 - 夏目漱石

(如果這是你首次進入這網誌,請從故事的第一章第一部分看起。)

我是貓:第一章(1)

這回我們會看到主角貓在偷吃年糕時所領悟到的四個大道理。故事中出現了「你說甚麼,兔先生?」這句童歌詞。我在網上搜,發現這童謠原來是「龜兔賽跑」這篇大家耳熟能詳的寓言故事。假若有興趣聽聽這童謠,可以按以下的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gBUzQxaOVU 

以下是故事第二章第四部分的翻譯,請大家多多指教。


 作品                    我是貓 : 第二章(4

作者                    夏目漱石

日文原文           青空文庫

http://www.aozora.gr.jp/cards/000148/files/789_14547.html

 

雖然我是貓,但幾乎甚麼都吃。我既不像車伕家的阿黑有遠橫街魚檔的氣力,更不如窄巷裡二絃琴師傅的三毛那樣擁有奢華飲的地位,因此很少食物是特別討厭的。孩子們吃麵包掉下的碎屑也吃,吃糕掉下的餡料也舔。漬物這東西雖然頗為難吃,但為了嚐試新事物,也曾經嚐過兩片醃蘿蔔。說來真奇怪,吃過以後,幾沒有東西吃不下。「討厭這,討厭那」這種奢侈任性的說話壓根兒就不是教師家的貓所應該說的。據主人講,法國有一位名叫巴爾扎克的小說家。這男人很奢侈――這裡所指的不是飲食上的奢侈,而是小說家獨有,文章上的奢侈。有一天,巴爾扎克為他寫中的小說人物起名字,雖然想了很多個,卻沒有一個是他所滿意的。這時,一位友人來探訪,於是他們就一起出外散步。友人不明所以的被帶出去,巴爾扎克卻為了找苦思不果的名字,在路上沒做別的,只是盯著一個又一個的招牌。不過還是找不到喜歡的名字。他帶著友人在路上東走走西走走,而友人卻不知就裡的跟著他,由早到晚在巴黎各處探險。回程時,巴爾扎克看見一間裁縫店的招牌,上面寫上了Marcus這個名字。巴爾扎克雙掌互擊。「是它,是它,就是它了。Marcus不就是很好的名字嗎?在前面再加上Z,就更是無可挑剔。除了Z以外,不可用別的。Z.Marcus 實在棒。無論我多努力起名字,始終顯得有些造作,難以稱心滿。現在總算起了個令人滿意的名字。」他完全忘掉友人的疑惑,獨自一人在高興。這就是他為小說人物起名字而大費周章整天在巴黎各處探險的故事。奢侈能有這結果也蠻不錯,但對於擁有蠔主人的我而言,就絕不會這樣。「只要是可以吃的,其實甚麼也沒所謂」我有這想法其實都是際遇所使然。我這時想吃年糕湯也絕對跟奢侈無關。我已餓得見到甚麼都想吃。心想主人剩下的年糕是否還在廚房……於是繞到廚房去看。

 

     今天早上的年糕仍然以相同顏色黏在碗底。老實說,之前一直也沒吃過年糕。看它樣子很美味,但也有點噁心。我用前腳把上面覆蓋的菜葉撥開。看看爪子,發覺黏上了黏糊黏糊的年糕外皮。試著嗅嗅它,嗅到好像把飯鍋裡的白飯裝到飯桶時的香味。左顧右盼,想著是吃還是不吃。也不知是幸是不幸,這時剛巧沒有人。年末年初都一個表情的廚房女佣正在玩板羽球,孩子們正在內廳唱「你說甚麼,兔先生?」。假若要吃,現在就是時候。要是錯失這次機會,明年以前也不會知道年糕的味道。雖然我是貓,卻在這刻領悟到一個道理。「所有動物都一樣,只要遇上千載難逢的機會,就算是不太喜歡的事也會照做。」真心說,其實我並不是特別想吃年糕湯。愈看碗底就愈覺噁心,不想吃。假如這時廚房女佣打開廚房門,又或者傳來小孩走近的腳步聲,我會二話不說就放棄,明年以前也不會再想年糕的事情。我一邊緊緊盯著碗底,一邊祈望有誰能快點進來。但始終還是沒有人進來。最終,我在別無選下不得不吃那碗年糕湯。我把全身重量壓向碗底,深深咬了一口。用如此強勁的力度,一般的東西都會被咬斷,但怎竟然會這樣!想把牙鬆開的時竟然鬆不開,想再咬又咬不斷。認清年糕這妖魔時已經為時已晚。就如掉進泥沼的人把腿拔出時愈焦急就陷得愈深,我愈咬它嘴巴就黏得愈緊,牙齒就愈動不了。咬是咬了,就是無法干脆解決它。美學家迷亭老師曾說過我家主人是個不爽快的人,這話說得好。這年糕跟主人同樣是拖泥帶水。怎咬也好,就像十除三一樣永遠沒完沒了。在這困惱的時刻我不知不覺領悟到第二個道理。「一切動物都可以憑藉直覺推算出某事物是否適合自己。」雖然已經發現了兩個道理,但是因為此刻正被年糕所黏著,所以感不到絲毫的愉快。牙齒深陷在年糕當中,痛得如掉了牙一樣。如果再不盡早咬斷逃走,廚房女佣就要進來。孩子的歌聲好像己經停下,他們也必定會跑到廚房來。困惱至極的我試著不停搖擺尾巴,卻沒有甚麼用處,把耳朵豎起來或放下去的結果還是一樣。再想一想,耳朵和尾巴跟年糕根本沒有丁點關係。意識到搖也好,豎起也好,放下也好,其實都是徒然以後,我決定停下來。心想唯有借前腳才有望擺那年糕。我首先舉起右前腳,在嘴巴的周圍來回揩抺,但單單揩抺卻不能把它弄斷。我把左前腳伸前,試著以嘴巴為中心猛地畫圓圈。儘管如此施咒,惡魔還是沒有掉下來。心想最重要的還是堅持,於是左右輪交替地弄。不過牙齒和年糕卻依然黏在一起。由於覺得麻煩費事,於是索性兩條前腳一併使用。這時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我竟然單靠兩條後腿就站了起來。感覺自己好像不再是貓。其實,這個時候是不是貓又有啥關係。我懷著誓要拿下年糕惡魔的意志在臉上亂抓。由於前腳激烈擺動,所以失去重心險些倒下。當快要倒下時,我就用後腿作平衡。由於沒法停在一處,於是在廚房中到處亂撞。原來我是可以如此靈巧地站起來的。這時第三個道理突出現在眼前。「在危急時,平常做不來的事也可以做得到。這就是所的上天庇。」有幸被上天庇佑的我拚命跟惡魔作戰。這時我聽到了腳步聲,感覺有人從入面走出來。這時被人看見就出大事了,於是我愈發焦急地在廚亂竄。腳步聲愈走愈近。遺憾的是上天的庇佑似乎不太夠,終於被孩子們發現。「貓兒吃了年糕湯在跳舞!」他們高聲大叫。第一個聽到的是廚房女佣。她放下板羽球和球拍從門口跑進來說︰「啊!怎麼會這樣!」身穿紋付的夫人說︰「這貓真討厭!」就連主人也從書房走出來說︰「你這混蛋!」孩子們就只是不停地說︰「有趣!有趣!」然後大家好預先約定般一起哈哈大笑。我既憤怒又痛苦,舞又停不下來,真要命。當笑聲快停下時,那五歲的女孩又說道︰「媽媽,貓兒真夠慘了。大家再以力挽狂瀾之勢響起爆笑聲。雖以往已經聽過很多人類缺乏同情心的事,但卻從沒有跟這次一樣叫人感到如此憤恨。終於上天的庇佑也消失了,我再像以往一樣變回四腳走。在還沒露出翻白眼的醜態以前其實我已經受不了。主人不忍見死不救,命令廚房女佣︰「給牠拿走那年糕。廚房女佣以要不要再讓牠多跳一會的眼神望向夫人。夫人雖然也想看,但也不至想把我殺掉,於是默不作聲。主人回望女佣再次說︰「再不給牠拿掉,牠就要死了。快給牠拿下來。廚房女佣猶如正在夢中享受盛宴,吃到一半時被喚醒一樣,沒精打采地抓住年糕用力一拉。雖然我不是寒月,但也擔心前面的牙齒會不會全部被拔下來。是不是很痛?把深陷年糕的牙齒毫不留情地拉出來實在讓人難受。我這時體驗到第四個道理︰「一切的安逸都必經歷困苦才能獲得。當我若無其事地望向四方時,家人早已回到內廳去。

 


 第四部分

 

日本小說翻譯室 Facebook 專頁

 

快速連結

我是貓:第一章

 

我是貓:第二章(1)

我是貓:第二章(2)

我是貓:第二章(3)

我是貓:第二章(4)

 






 
shosetsu
暱稱: 倒豎熊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西貢區
MORE...  

« October 2017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最新日誌 ::
我是貓 : 第二章 (4) ...
我是貓 : 第二章 (3) ...
我是貓 : 第二章 (2) ...
魔術 (下) 完 - 芥川龍...
魔術 (上) - 芥川龍之...

:: 日誌分類 ::
全部 (45)
日本小說翻譯室目錄 (1)
日本音樂 (1)
日本遊記系列 (1)
我是貓 - 夏目漱石 (11)
短篇小說翻譯 (31)

:: 訪客留言 ::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 最近訪客 ::
最近沒有訪客

:: 每月文章 ::

:: 日誌訂閱 ::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 我的好友 ::

:: 我的連結 ::
JapanMoonlight

:: 日誌統計 ::
文章總數: 45
留言總數: 59
今日人氣: 6
累積人氣: 22316

:: 站內搜尋 ::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