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的狂喜
跌的狂喜
“每天有多少上海人都在這樣東奔西走。”她這樣安慰自己。搬了家,她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學生時代一樣,需要每天7點鐘就起床,否則就會遲到,上海最忙的地鐵1號線她每天都要擠上擠下,每天熨好的衣服一出了地鐵就被擠得慘不忍睹。
meimei159
暱稱: mimi
性別: 女
國家: 台灣
地區: 其他地區
« September 2019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最新文章
木言木語黃菠蘿木特點
教您炸烏魚子怎麼做,...
烏魚子怎麼做好吃
鋼琴搬運注意事項
鋼琴維修-外觀和裝配的...
文章分類
全部 (781)
醫療保健 (31)
工業機械 (2)
工業機械與家電 (134)
生活資訊 (322)
投資理財 (29)
汽車 (10)
花店資訊 (12)
服飾批發 (49)
空壓機 (2)
美食與餐飲 (19)
美容整形 (11)
家政服務 (30)
旅行住宿 (16)
婚慶文化 (22)
教育學習 (28)
塑身减肥 (3)
買房與租房 (6)
搜尋行銷 (15)
經濟金融 (15)
徵信與徵信社 (9)
未分類 (16)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尚無任何連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781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2
累積人氣: 2640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推薦
監視器 隱形鐵窗 破碎機 無線電對講機 學英文
2009 年 8 月 29 日  星期六   晴天


誰解他的孤獨 分類: 教育學習
誰解他的孤獨

力辭“國學大師”、“學界泰斗”、“國寶”的季羨林先生走了,各色人等的紀念和隆重的葬禮充斥於所有媒體。這種極度關注而引發的喧嘩,一如他生前數十甚至上百個社會職務和各種頭銜,對於季羨林本人來講,既空洞,又蒼白。季羨林先生一生,受啟蒙於五四餘波,青壯年時期又恰逢國難,學術生命旺盛之際又遇動亂,可謂一生動盪。而他晚年遭遇的喧囂,或許是對過於孤獨的生命的一次叛逆。

出生於1911年的季羨林,作為季氏家族中唯一的男孩,承擔著為季家延續香火、光大門楣的指望。不滿6歲時,就寄居在濟南叔叔家讀書。 18歲的時候,叔父提出讓季羨林與長他4歲、只念過小學的彭德華結婚,他無法拒絕。其後,他考入清華大學西洋文學系,1935年留學德國,10年之後才回來。

    在他就讀於清華時所記的《清華園日記》中,他多次披露了對於自己之前寄身的那個家的厭惡,對於這樁勉強維持的婚姻的無奈。及至2002年回憶起當年他從清華畢業,回濟南省立一中短暫任教的情景時,91歲的他仍然記得,“雖然同在一個城內,我卻搬到學校來住,只在星期日回家一次。我並不覺得,家庭是我的安身立命之所。” 1962年,彭德華到了北京,和季羨林一起住在北大朗潤園。在他們的兒子季承的回憶中,“他睡一個屋,媽媽睡另一個屋,他們的夫妻關係等於是分居到死。”
     正如卞毓方先生在《天意從來高難問》中揭示的那樣,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他擔任了北大副校長,社科院南亞所所長;成為了許多學科的帶頭人。然而,媒體的稱讚,眾多的索序,無窮的題字,這些都不一定是他真正的心之所願。而季承所披露的另一個不為人知的季羨林則顯示,他對於老伴、兒子和女兒,季羨林缺少親人之間應有的關切。一個很少獲得過愛的人,也不知道怎樣去愛別人,更不必說,他所面對的是他並無愛情只有義務的妻子。
由於深受傳統禮教的影響,季羨林一直沒有勇氣放棄這一婚姻。早年在德國留學期間,季羨林與德國姑娘伊姆加德小姐墮入愛河。這段愛情本來鮮為人知,耐人尋味的是,季羨林在1991年出版的《留德十年》中自己披露了出來。而他之所以這樣做,更大的可能是:這段愛情是他並不幸福的一生中的少有的亮色和最美好的回憶。

未能衝破舊道德的藩籬,使得季羨林的一生悲多於喜,苦多於樂,鮮有幸福的時刻。在鮮花、榮譽和掌聲下所包圍的,是一份過於喧囂的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