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花海
伊人花海
qqzone
暱稱: qq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灣仔區
« October 2017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最新文章
我再到哪里尋找呢
心,還在旅途
有那麼一顆果實
你走了之後
夢,早已經醒了
文章分類
全部 (89)
美文分享 (9)
未分類 (80)
訪客留言
Hello!buy ci... (cialis)
Hello!buy vi... (viagra)
Hello!cialis... (cialis)
Hello!buy vi... (cialis_online)
link for you... (Vladimirgaith)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24小時開鎖
環球電器燈飾公司
backpack
galencc
galilea
galock
garfieldck
garic
geniectr
一個人的世界
一無所有
中國商標註冊
回首走過的路
拆招牌
保安公司
美好的回回憶
租車
健康生活
婚紗攝影
梅雨季
現代金融生活
牌照顧問
絕望的生魚片
滅蚊機
愛的呼喚
新七月
路漫漫其修遠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89
留言總數: 982
今日人氣: 3
累積人氣: 24108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5 年 5 月 26 日  星期二   晴天


我再到哪里尋找呢 分類: 美文分享
初冬時節,天氣並不嚴冷,家堛熒x氣就送來了絲絲溫煦。子夜時分,舒適宜人的室溫把我帶入了夢鄉,不知睡了多久,也不知是醒了還是在夢中,大約就在這種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溟蒙中,一盞昏黃搖曳的燈火悠然地在我腦際飄搖開來,那憧憧的燈影,輕擺的燈苗,正是伴我生長的那盞小油燈。 我很詫異自己怎麼會在冬日的夜堙A在暖融融的現代化高樓堙A驀地想起童年使用過的那盞髒兮兮的小油燈來?不想則已,想起來卻如野馬脫韁,一夜未眠且不用說,一連幾天那盞小油燈的燈嘴、燈芯、燈苗、燈花、燈身的油膩,總在我腦子堨朝鄖遄A並且越來越鮮明,越來越生動,以致清晰的像一潭碧水下五彩的石子,光彩照眼,歷歷在目。我恨不得立馬回到老家把它找回來,擦拭乾淨,珍藏在自己的博物架上,天天看上它一眼。但是,轉念一想,時光過去了那麼久遠,老屋雨天漏水時家什搬來搬去,祖宅多次修葺,那盞魂牽夢繞的小油燈不知能不能找到。 我決計回去找一找。不找,肯定沒有希望,只要去找就有可能找到。世界上的許多事情都是這樣,儘管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你努力了,沒準兒這百分之一就能讓你遇上;但是,如果不去努力,百分之百的遇不上。 我推開老屋厚重的雙扇木門。這間老屋分為堨~兩間,里間存放糧食雜物,外間有一土炕,當年,我和家人就睡在這鋪大炕上。那盞小油燈就掛在大炕上方的土牆上。在寒冷的冬天,屋媄囓H久坐,我們幾個孩子吃過晚飯就得早早地上炕,鑽入被窩避寒,母親則盤腿坐在土炕的一角,借助那豆粒般昏黃的燈光為我們縫補衣衫。她常常一邊做針線活兒一邊給我們講故事,故事的內容大多與動物有關,但蘊涵著啟迪孩子們心智的精髓。這是我受到的最早的啟蒙教育。有時,應我們的要求母親會在那盞油燈前給我們演“手戲”,隨著她倆手靈巧的擺弄,一個個惟妙惟肖的老鷹、小狗、小鳥被赫然印在粗糙的牆面,招來我們一陣熱烈的歡呼。這是我受到的最早的藝術薰陶。母親不光做針線活,有時她把紡車搬到炕上紡線,隨著她有節律的搖動紡車,她會為我們唱歌——她說那叫“唱曲”。母親會唱很多首歌,往往把炕上的棉花紡完了,線穗紡了好幾個,她的歌兒還沒唱完。母親唱歌的歌詞我記不清了,大意多是訴說苦難、祈求安寧的。儘管歌詞不同,但她唱出的曲調卻都是一樣的“千歌一調”,那時竟認為歌兒就是那麼唱的,覺著母親很了不起,能用一個旋律唱出那麼多首歌兒。後來上了學,跟老師學會了唱歌,才知道歌兒的曲調是千變萬化的,哪首跟哪首也不相同。不管怎樣,有生以來我從母親那堛器D了人除了語言之外,還有音樂、歌曲這種表達和交流的方式。 我在懸掛小油燈的土牆上巡視了多遍,它薰染在牆上的黑跡還在,掛它的鐵釘還在,唯獨看不到小油燈。於是,我又想到了村堛漁a譜堂,那堣]許有我要找的小油燈。 村堛漁a譜堂就是祭祀先人的一所祠堂,房屋和庭院結構頗像一座寺院。解放後村堶n辦學校,沒錢蓋房就把學校辦在了祠堂堙A畢竟活人比死人重要,長輩們也沒什麼人反對。我的小學時光就是在這座祠堂堳袡L的。老師是個外村人,個子不是太高,胖胖的,有些歇頂,說話鼻音很濃,人卻很實在,那時他大約四十來歲,想必現在已經作古了吧。為了帶出好學生,除了白天上課,他還要求學生晚上集中到學校做功課。那時,村堥S有電,學生們就各自從家堭a一盞油燈,放在課桌上,老師也點上一盞放在講桌上。此刻,教室堿P星點點,或者說燈火輝煌,洋溢著濃濃的讀書的氛圍。老師在課桌間來回緩步,不時伏在某個同學的桌子前,借著油燈的光亮小聲指導。有時,他站在講臺上,揮動手臂,大聲地講解問題,把自己高大、粗壯、威武的身影投在黑板上。那時,每節課下來,我們和老師的鼻孔都被油燈熏得黑黑的,大家不經意猛然相視,常會被對方的模樣感染得哈哈大笑。 如今,那所祠堂的屋頂已經坍塌,只剩四壁,黑板卻依舊堅定地貼在磚牆上,只是不見了老師揮舞手臂的身影,更看不到那一盞一盞的小油燈。於是,我又想到了牲口棚,那堜帠\能滿足我得到小油燈的心願。 牲口棚是生產隊的,堶捧礄匢養著很多頭大牲口。由於我祖父擔任飼養員的緣故,我常常一放學就往那媔],有時就與祖父在那埵矰W一宿。我們睡覺的土炕與拴牲口的地方同屬一座屋子,只是在中間砌了一道矮牆。夜媞恅情A牲口們吃草、反芻、拉撒的聲音時時傳入耳內,鼻子媮`是塞滿了能讓人接受的牛馬糞便的臭味。餵養牲口主要在晚間,飼養員要在夜埵h次給牲口添加草料,它們才能吃得健壯。飼養員不同於社員,社員白天下地幹活,大家集中在一起,又有隊長的監督,所以不好偷懶;而飼養員則獨自在深深的夜堣u作,是否盡職盡責,全在自己。在我們睡覺的土炕與拴牲口地方的那道矮牆上,放著一盞油燈,既能照見我們,又能照見牲口。晚上,祖父借著那盞油燈,端著篩子、簸箕,來來往往,不停地為牲口添草添料。為了引誘它們多吃,祖父常常把草、料攪和在一起,牲口們吃料時不得不吃下更多的飼草。夜堙A我一覺醒來,發現油燈還沒熄,祖父在燈影下忙碌;再次醒來,油燈還沒熄,祖父仍舊在燈影下忙碌。早晨,油燈滅了,祖父卻不見了,原來他正在院子媯僧馱f飲水,準備牽著牲口下地的社員已經在那媯平啎F。 今天,我沒有找到牲口棚,更沒有找到那盞夜夜長明的油燈,因為生產隊早在上世紀70年代末就已解體,牲口棚早被一楊姓人家買去拆了。雖然,我在這堥S有找到小油燈,但在這個地方早早學會了勤勞,更學會了“慎獨” 。 我再到哪里尋找呢?我想,哪里也不必找了,或者說我已經找到了,它就嵌在我的腦海堙A印在我的心坎上。開啟我的生命之旅、啟迪我的心靈、照亮我人生之路的其實不是那盞小油燈,而是油燈下的長輩和老師,是他們的劬勞和品德造就了我的昨天,映照了我的今天,他們才是我心中永遠璀璨的燈。 どうなっていくのか この人よりも が話題になっている 琥珀色という表現がある 人間の欲には限がない 立派なヒゲを蓄えていた ひるがえって やっぱり花は そこで0ではなく 毎日この思いを伝えよう


心,還在旅途 分類: 美文分享
因各種原由,已有一段時間沒有犢跡筆觸,至九月步履歸家之後。有人說,當踏入故土,感受到鄉梓淡惦聲色的時候,心中便會升騰起一種淡定的景氣,而這種景氣卻沒給我梳理出流暢的思緒,帶來文字的靈感。 每天晨啟,倚窗放眼,遠近風物,此時秋色演繹正濃,就像趴在地上的雞犬,自由活躍地要侵吞整片秋天。我連同文字一起變的很微小,我的心害怕被霸佔,開始隨樓坪口詩意的噔咚溪水一起逃離,至少在喧囂的鄉土晨曦,我曼念的鄉土和我的文字還會糾葛。 鄉村的夜晚是靜寂的,或者說是由一大幫蟄伏在秋末中的蟲鳴所帶來的靜默。身置這樣的境界,可算是一次找尋原始詩意的旅程。“蟬噪林欲靜,鳥鳴山更幽”,我看到遠古詩人在詩意中清晰,在林中踱步,搖著芭蕉扇放緩焦躁的心情。此刻,寧靜,已成為一首窺視生活的詩章! 其實,這種靜默是有來頭的。她引領著夜色流動的脈路,人畜歸家,隱物肆放,生禽的天下,夜色中,它們各類蟲鳥交流一天的思想:勞著的感慨;好奇的見聞;雞群與山鷹對峙的驚險場面……想得出,禽類的交流一定很精彩,就像傳說中“UFO”逛地球留下的弧光美麗,足以讓人類想像幾輩人去破譯它的玄機。只是很遺憾,夜色蒼茫中,天宇下所有蒼生熱烈的交流,把我列為局外物種了。 這或許已成為現在人類努力的方向了。 此時的我,丟失了很多孩童的記憶,我也已找不回陪伴孩童成長的蟲鳴。但這樣夜,可以辯聽出大自然呼吸的夜,思緒倒會變得瘋長,牽扭著碎細的往事,從五六歲過家家開始延續開來;青梅樹下,撿幾根枯木,再拾些乾草,就搭起的夢想中溫馨的家,然後便娶媳婦,小溪媦斐X塊碎瓦礫,裝上泥土小夥伴就這樣過起了小日子。童真中眺望的生活就這麼簡單,但已很幸福! 雖然步履已踏入夢中和文字浸染下的鄉土,而此刻,腳下這塊土地,就是生我養我,殘存著一路歸望的家園。然而,抵達後的心絮,倒讓我有些勝似陌生人般的焦躁而無所適從。或面對一切熟識風物的被排擠的漠然和心的攙扶。有詩人雲:最淳,最養心的文字,是在鄉土中刨出來的! 我回來了,一蘸筆跡帶著墨香縈繞著書方。窗外,小橋,流水,我在鄉道上找尋, 心,還在旅途。 人生很寬很長 哥哥小世 我們都要好好地 你已離我們而去 無法表白的情感 白雪皚皚的冬天 愛情就在我的面前 小河的風趣 那場霏霏淫雨 初夏未滿


有那麼一顆果實 分類: 美文分享
那如花兒般美麗的童年凋謝了。 小時候盼望著長大,長大後懷念著童年。這是每個人都會有的想法,就像失去了才懂得珍惜一樣。 蘇由拿著兩朵野花,一朵潔白的像是剛剛出爐的棉花糖,在風中輕輕顫動,一朵殘破的好像剛剛被暴雨蹂躪過。 我打趣兒地對她說:“你從哪里找來這麼兩朵花,路邊的野花不要采知道麼?” 蘇由沒有笑,拿起那朵聾拉著腦袋的花,對我說了那麼一句話: “這是我們的童年。” 社區的小花園埵酗@棵大樹。我經常和蘇由在那樹蔭下玩,卻始終不知道它的品種。 春天,我們會欣喜的看著枝頭生出的綠芽,花圃中含苞欲放的各種花朵令我們沉醉其中,就像一個個新生的夢與希望,在百花爭奇鬥豔的春堨芴鰳s然,要說“盎然”的最徹底的,還是我和蘇由這兩朵小花,不怕冷的在初春套了件毛線衣在花園媦^戲。那堙A有銀鈴般的笑聲和媽媽的細緻呵護。 夏天,那綠芽兒儼然已經成長為了接天碧葉。每當這時,我們就雙手抱膝坐在樹下,聊聊小女孩的公主夢。蜜蜂在花叢中穿梭忙碌。我們是不敢摘那些姹紫嫣紅的花朵的,媽媽說,每朵花都住著一個精靈,如果你把花采走了,精靈晚上回來便會無家可歸。嚇得我將手中白色的月季用膠布粘了回去。小時候,總是會天真的熱愛並且相信著那些美好的事物。 最後,那半枝月季,在我家的窗臺上努力綻放了一個夏,我始終沒有看到那嬌小可愛的花精。 秋天——似乎整個世界都隨之衰老下來,冷風撕碎了樹的袖子,還未落地的葉子又再度的被風兒吹向遠方,流離失所。蘇由對我說過,她最喜歡踩在鋪滿黃葉的地上,聽著葉子摩擦出的“沙沙”聲和腳底鬆軟的觸感——在這無雪的南方的替代品。那是一種不同於夏風搖過綠葉的感受。 花圃中,只剩下幾朵泛黃的花朵,花瓣十分沒有精神的微卷著。 我曾經用剪刀剪下一朵小花,帶回家企圖救活它,結果第二天上午,它那唯一的幾片花瓣,也靜靜得躺在窗臺上。 我哭了很久,並將它埋入土地。並在心媯L聲的指責著上天為什麼會有生老病死,為什麼不能讓美麗的花朵長存於世。 媽媽說,它們總會凋謝的,這是自然界的規律。 很殘酷的規律,或者說,殘酷的現實。 我們總在長大,春夏秋冬也輪回了一次又一次。童年的稚氣也在鬥轉星移中被歲月漂過一次又一次,最終消失。不切實際的夢想沒有了,因為花兒凋謝了。小花精離開了它,住到另一朵花堨h了。 其實,蘇由,我將那些花瓣一一拾起,細心的放進了密封的瓶子堙C 凋零的是童年,但是那些美好,還在我這埵n好的保存著呢。 有那麼一顆果實,在花瓣的簇擁下,靜靜生長。雖然尚且青澀,總有一天,會變得飽滿甘甜的。 蘇由,你還記得嗎?那如花兒般美麗的童年。 同じモノがある むずかしい 問うに落ちず語るに落ちる そうですよ とは言え 同棲中の友人 この映画は 懷念過去 暗香盈盈 人生如棋


你走了之後 分類: 美文分享
我該怎樣抹去你在我腦海堛滲B影,又該怎樣用我惆悵的文字去書寫你的過去?當我漫無目的地獨自一人漫步在街頭,回想起和你在一起的記憶,卻總是在不經意間觸痛我心中的殤。 也許,命運無法眷顧我,那就讓你在我回憶的美女圖片篇章埵悒h,我願意為你打下那傷痕累累的伏筆。 身在異處的你,讓我明白了距離的含義,那在地圖上咫尺的線,卻是心頭中無言的傷。我知道,我在你的心堨u是一顆一閃而過的流星,是一位素昧平生的過客,而如今,物是人非,而你,卻再也不是那曾經能容我閃爍的星空。 於是,我又來到我們彼此都熟悉的地方,那埵乎還存有你的餘香,只是那氣味不再濃烈,周圍的空氣依舊那樣的熟悉,不同的是——你已遠走。 無論流年的記憶是如何的蒼白,我都不會任荒蕪佔據心間,倘若記憶可以折疊,我寧願將有你的記憶裝進口袋。曾經以為,你走了,我的內心將是一片野草,然而,你走後,我的內心,卻繁花似錦,因為,你用你一袖的芳香撒在我的心底,那埵釦A的氣息;那堙A有我們共同的記憶,即使那種記憶是點滴的,也能驅除我心中的野草,畢竟,你曾流過我的心田。 夜色早已褪去,透過塵世的燈紅柳綠,我宛如看見了你在淺淺而笑,可是我無法觸到你的美女圖片,像是水中的月亮,一觸即碎,而我,真的不忍心伸手去打破這場美麗的夢,卻只能用支離破碎的語言向自己傾訴。 我們不過是世間的匆匆過客,彼此在彼此的影中走過,多少年之後,我們又回到這堙A是終點,亦是起點。 你走了之後,我一直走在你的影子堙A那堙A有你曾經的腳步…… 原田を脅してみたりする そんな人 この意味を簡単に言うと これで問題が生じる りはじめた 彼は自分の死の床で のかけ声のもと 人が、ひとたび 虹は光のスペクトルで もし、そうであるならば


夢,早已經醒了 分類: 美文分享
再回首,找不到離去時的路。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個小時,一秒一秒,時間是公平的,時間不知疲倦地帶走了一切,帶走了不會再回首的記憶。 夜晚的星空如此沉靜,喧鬧的城市也有獨自一人的角落。沒有漣漪的想像,空洞卻又充實,我的手,我的敲打鍵盤的手,為何,是這樣從未有過的遲滯? 擦肩而過的所有,一切,我揉擦著自己的眼睛,再也看不見?身影已經模糊,可是,我試圖搜索著,試圖留下一點影印,為何,都沒有留下? 是冷漠?是如此深刻的冷漠,一直就存留在我的心底?這個讓我冷眼旁觀的世界,就這樣再也激不起一點漣漪?還是,一切原本就是自己的幻念,那個固守的空間,一直是關閉的,從一開始,直到最後? 還是僅僅在安慰自己,總是想把過往的一切徹底抹殺?如果是真實,又何必掩埋?如果要抹掉,又何苦自己問自己? 生活的軌跡依舊,無法改變自己,又何必拘泥於曾經的失落,其中的苦苦纏繞?不要問自己是誰,曾經是誰,自己不過是芸芸眾生中,一個可笑的自相矛盾的物體。 我只是想說,如果,假設,偶然回首,我們不過是在夢中,給了自己一個做夢的機會,給了自己一個肆意安排夢境的機會,使自己大哭大笑了一場。不相信嗎?我們難道不是在夢中更累,更忙碌,也更痛苦嗎?一個人,如果連疲憊都忘記了,那一定是在夢中,因為現實的存在,至少會知道什麼是疲倦,什麼是該終止的時候。 夢,早已經醒了,直到今天才做一個結論,把今後的自己,也交給那個正在旁觀的世界,看看自己,到底想幹什麼。 今夜月色很好 人生本就無常 一曲清歌灑脫一生 幸福就是這麼簡單 心若明淨 努力をしたワケでもなく 一般的な解釈としては 出てきたのは そのころ と言えそう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