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格外明亮
月光格外明亮
sgsdfg
暱稱: liguodongzhongguo@outlook.com
性別: 男
國家: 澳門
地區: 花地瑪堂區
« January 2019 »
SMTWTF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最新文章
為什么完美化妝這么...
螞蟻金融服務集團增加...
防曬霜要不要補塗?
安全健康的白!
人生確實是一本書
文章分類
全部 (7)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尚無任何連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7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1
累積人氣: 948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6 年 5 月 18 日  星期三   晴天


深巷賣花聲 分類: 未分類

這個冬天對我是殘酷的,指關節又開始疼。伏案獨坐,忽然懷念起賣花聲。在巷子盡頭,隔著細水長流的日子,一長一短輕遞著,平淡,悠遠,空靈。
腳步是輕的,踩著雲朵和露水,走過一戶戶低瞼的人家。舊環深漆,風動門移,偶爾閃出一株老綠,或一抹水紅,那是整理煙火女人的衣襟。
巷子是極深的,在心靈的廊簷下迂回;聲音是極遠的,在晨風的耳畔輕落。
賣花的人不急於賣,買花的人不急於買,這是一種默契。賣花的人傳遞著河開杏綻的訊息,買花的人尋找著生命的另一種姿態,安靜抑或憂傷,怒放抑或圖騰,都如黎明前的小提琴一寸寸漫過黑夜的眼睛。
花是買給自己的, 無需人送或送人,那是光陰角落婸曾簹漱@部分。“雲鬢斜簪,徒要教郎比並看。”做件丹士林旗袍,純美清寧,從古老的杏花深處走來,越發顯得素。或施於案 頭,供於瓶中,配以簡淨暗花的桌布,綠菜白粥的碗筷,就是一幅絕好的簡筆。也可簇在一只白底藍花的大碗堙A風乾焦脆,任體香凝固在每一絲的空氣中。外邊是 錦衣烈帛,鋪天繁花,窗內卻是深雲老松,滿室靜氣。或夾於書間,做成標本,若干年後,人、花、書俱老,生命在此一一複位。
這樣的光陰,如繡花針落地,沒有一絲聲響
花是赤腳的,不帶任何負累,綻放著最原始的氣息,尚需賣給尋常人家。油鹽醬醋的日子被珍珠滾過,圓潤,跳躍,又無聲安息。品種也是極普通的,煙粉的杏花,乾淨的梔子,潔白的玉蘭,但不會是玫瑰。太熱烈的東西,燒得快,只能送人。所以玫瑰要在最熱鬧的位置,最香豔的時間段去賣。
地鐵口、十字路。情人節、聖誕日。她是黑夜的精靈,一路披靡,溫馨淩厲。“先生買束花吧!”車門口,搖窗旁,還有手挽手的戀人背後,冷不防會冒出這樣的聲音,買還是不買,都帶點心靈的綁架。
麗江的酒吧是曖昧的,多年前去過。一條長桌,十幾人圍坐。燈光昏暗,舞池低矮,櫥窗內有豔妝紅唇的女子扭擺著。點了許多好聽的飲品,調酒師的手靈如鍵,活如鴿。相熟的人下去跳舞,腰肢軟得像蛇,頭髮解開的瞬間瀑布垂下,再揚起,已甩成車輪。後來她得了癌症,愛人告訴我時 ,我正在劈堸埶掍揭r。是腎癌,已漫及小腿,行動不便。一瞬間世界好靜,我手指停住、回頭、起身,抬手想召回點什麼又無奈地放下,是真的嗎?一遍遍問,滿腦子都是她當年的舞姿。
健康有多好!
那天有人賣花,十七八的樣子,挎著籃子,“先生買束花吧!”女孩挨桌兜售著。有男士上前摟住了她,她並不躲閃,他們耳語,聽不清,太亂。後來就這個摟一下,那個摟一下。這些平日在辦公室正兒八經衣冠楚楚的男士,開始發酵。女孩粗糙,並不好看,亦不見多大委屈。實際想想,人也就是一個習慣。
終於有人掏出皮夾,抽出四張十塊,丟在桌上,說這桌的女士一人一枝。那天我和她的玫瑰都是不相干的人送的,買花人的愛人並不在。
十元一枝, 用錫紙包裹,打著蝴蝶結,已不大新鮮。
花,但畢竟是花!
最盛大的賣花場景在昆明,多到傾城 ,便宜,幾毛錢一枝。有人一箱子一箱子托運,送給友人女兒結婚,是百合,滿屋的百合,可以淹沒一切。
但深巷堛漯嶈O清淡的,沾了露氣,白宣浸過,只賣有緣人。也不見得要買,聽就好,隔著霧,坐在老舊的書桌旁,聲音流入耳畔,滑進書堙C紙微黃,字埵瘨▲}始溫潤,是別人的故事,也是自己的故事;是你的世界,亦是外面的世界,而這聲音恰恰是最美的絲線。她年年來,你歲歲等,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小樓一夜聽春雨,明朝深巷賣杏花,”不記得是誰的詩,只覺得好。
亦不見得知曉賣花人的樣子,或許穿烤白衣衫,碎蘭花褲,青底月牙布鞋,還有一條烏油油的大辮子。她普通,但乾淨,眉眼間臥著一團露水。不需要太多的文化,她不是深閨堛漱p姐,也不是那個被人們嚼爛了的撐著油紙傘搖過雨巷的紫衣女子。她就是她,不需要烏雲壓境更無需媚眼行世,她是自然的,年年和風和雨和雲朵一起來,這就夠了。
至少我喜歡這樣的賣花人和買花人,還有那一長一短的賣花聲。
 



2015 年 9 月 16 日  星期三   晴天


月光格外明亮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都市讓我嚮往,但少不了乏味。泛白的水泥、旋轉的輪胎、閃爍的霓虹……這些麻木了我的神經,越發地讓人空虛。在蒼茫的暮色中,沒有看見嫋嫋的炊煙, 沒有聽見黃牛哞哞走過門前。玻璃幕牆反射的陽光逼仄得你喘不過氣來,彌漫著汽油和酒精的浮塵讓人覺得焦渴難忍。遠離了自然,遠離了泥土,整個人一點活氣都 沒有,像是被拔起的青草慢慢地風乾了。
晚飯過後,太陽的餘熱絲毫沒有褪盡,路邊黃楊上落滿了灰塵。七角紅楓枯死了,葉子輕輕一撚就碎了。路燈開始泛黃,幾只飛蛾到處撲騰著,門前走路健身的人越來越多。不知是心血來潮,還是想尋找一片淨土,我們一家也跟隨著人流向音樂廣場走去。
噴泉如柱,燈光璀璨。窩在家堛漱H們好像一起被趕到這堣F,在熱風和嘈雜中尋找那純樸的精神家園。沉悶的音樂在低空懸浮,和熱氣裹挾在一起讓人有些 喘不過氣來。小孩們在噴泉邊或伸手或抬腳,透濕的衣服貼在身上如滑溜溜的泥鰍。木板舞臺上堆滿了人,或端坐望月,或赤腳漫步。透過癡情的眼神,我仿佛看見 他們正沉靜在和泥土對話,和靈泉握手的夢境堙C也許只有在這堹鉥M覓到一份快樂,一份自然,悠悠中我感覺到他們遠離泥土的那種惶恐。
女兒一個人去蕩秋千了,我和妻沿著大理石鋪成的小道隨風漫步,不知不覺來到了河邊。周圍少有行人,月光格外明亮,柳樹影影綽綽,遠處河面上不停有魚兒歡跳。清風徐徐,河水潺潺,草蟲低吟……我完全沉靜在其中了,像慢慢品嘗一杯醇香的陳年花雕。
醉了,我不想醒!
“怎麼沒有路了?”妻望著前面一片草叢茫然了。如在兒時,走到哪里,路就在那堙C荊棘的叢林,陡峭的岩壁,湍急的河流,什麼能攔不住我們呢?我一腳邁入了草叢,瞬間整個人被青草味包裹著了,一股原始的情愫在心田緩緩湧動。
我喜歡腳上帶泥的徒步行走,喜歡扒開腐爛的樹葉看蟲兒爬行,喜歡躺在草地上看雲卷雲散,喜歡坐在樹端擁抱山風……“曖曖遠人樹,依依墟媟洁C狗吠深 巷中,雞鳴桑樹顛。”我恍惚遇到了古代的熟人,看見了陶淵明“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想到陶公育菊釀酒,補他的破籬笆了。孟浩然的“開軒面場圃,把酒 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也在我的腦海娷膘蚋苭h,我又似乎看見了陸龜蒙怎麼扶犁擔箕,赤腳在稻田媗X鼠……想起這些,並非古人的才華和成就, 而是那縷人生的逍遙感,那股恬靜的閒氣和活法。
走出草叢,感覺從腳到發梢都有了泥土的腥味,好像剛從樹林媃p出來,頭上還落了幾根松針。整個人又似在泥漿堨握F幾個滾,身上有摳不完的泥巴。
“爸爸!要回家看《我的美麗人生》了。”女兒從秋千架上跳下來。我們在喧囂的馬路上穿行著,像幾條被追趕到淺灘上的魚兒一樣驚慌失措。到了家門口,抬腳一看,怎麼連一點泥土都沒有?
告別了鄉村,就遠離了泥土,遠離了性靈。夢靨中時常聞到泥土的清香,春花夏雨,泥巴裹滿褲腿,熱鬧著綠油油的鄉野。秋收冬殘,犁鏵翻開新土,溫暖著寧靜的鄉村。晨曦堙A撥弄露珠,和泥土融化在一起。夕陽下,荷鋤而立,和晚霞輝映成景……
“一束陽光靠在我的窗上/靜靜填補昨夜的空白……”鄰家飄來了電視劇的片尾曲。我慢慢安靜下來了,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泥土的香甜。
清晨披衣而起,推窗,一陣冷雨灑在我的額頭,昏沉的情緒全被驚醒。才知又是一場秋去冬來時的淒雨。窗外寒氣襲人,漣漣的細雨掛在黃紅的楓葉上,讓浮 雲般的氤滃一陣陣飄起,遠處的輕紗描畫著一縷落紅,看千紅無數,分明吟唱著前塵堣@段荒涼如煙的往事。那些過往的曾經片段,在支離破碎的時光中,隨風搖 曳、零落。
自古清秋多怨愁。晚秋清冷的寒雨,讓我不禁心如遊絲。一季殘紅輕褪時,誰憐黃花瘦滿枝。人的一生究竟能有幾次轟轟烈烈的巔峰事業?又能以怎樣的時機步入你理想的職場、情場或官場的門檻?晚秋的煙雨一直沉默,像此時的雨霧,讓你無法清晰自己前行的荊棘之路。
不禁伸出頭,讓秋雨冷風徹底清醒自己的心緒,吟唱一曲心中的悲歌, 千樹為之搖紅,細雨為之抖落流痕,回首往昔堥漱@幕幕繾綣相依的畫面,幾許蒼涼、幾許落寂,又有幾人知?
古人曾有詩曰:寂寞恰似樓臺月,西風卷簾魅影重。 此刻薄雲飄渺,卻掩不住廣寒宮深寂寞無數。自己走過的道路曲曲折折,經過的是與非紛紛擾擾,有誰知,煙水遠隔、獨對天涯望月,歎自生的凝重;有誰知,自己洶湧澎湃半平生,卻穿過了多少險灘溝壑,留下多少溵溜不忘的孤寂?
若時光退還我二十載,我依然想做一散淡之人,前三十歲,戀山戀水睡簾人,雲遊四方暗香陪伴,同夢琵琶春宵,情愫入夢左右;後四十歲,淺草孤芳,登高 寫詩,孤燈醉酒,做一虛幻道人,又有如何?每在如月的夜空,挽起你的手 ,同上一舟渡,共賞巫山煙雲。即使這晚秋的雨霧,我仍寫不盡的一春往事俱如煙;謝庭憑欄處,倚西風煙寒水;看落紅遍地,聽水流琴聲;燭影搖紅,西窗外,一 庭月痕,舉杯邀月醉了你我,別了離愁。此時一生不枉荒廢了青春,了卻那些煞費苦心的仕途曲徑。
風此刻吹散了雲,雨退了,讓人一身都乾淨。我久久的佇立在塵世的邊緣,聽風招手,輕歌如訴,思念太古老了些,樓臺一曲淺淺吟,獨倚西樓醉秋風。歌不盡,一曲菊花前塵夢如煙,歎不完,清秋冷月更漏伴無眠。我怎樣才能化開自己的心結,拋開自我的糾纏?
時光挽留不住倒影,卻讓人不得不面對今日的現實的蒼涼。如水的落寞,在輪回中滄桑,這艱難的人生路,讓我幾番流水失意,幾度春去秋涼。看殘紅碾盡,聽落葉入水聲,怎奈煙霏燭搖,依然化不開的是深深淺淺的雲波潺潺,再也返不回煙柳別敘的舊年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