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カラのドS成長觀察日志
V系同人作品發佈區
不認識或對V系無感者請按右上方小叉離開
謝謝合作:)
fly_8216
暱稱: 福山タカラシン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九龍城區
« January 2015 »
SMTWTFS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最新文章
春雨(TS)
與你步入純白的教堂(雅...
無條件幸福論(CS)
草莓奶油公主(Shinpei...
你的明眸,我的聲音(鈴...
文章分類
全部 (13)
雜文 (5)
幸福是有條件的 (8)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3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8
累積人氣: 1461
2012 年 5 月 26 日  星期六   晴天


無條件幸福論(CS) 分類: 雜文

 

“あなた以上の人が居たとしても あたしはあなたを愛すのでしょう
 “即使有比你更棒的人在 我也還是會愛上你的吧
だからこそ わがままはもう言わないから
因此 我不會再任性了
それじゃあ 今で バイバイ、、、。”
那麼 到此為止吧、、、。”
 
 就只有這麼一小段文字,沒有更多的說話。
 我呆呆地攥緊了手中的信紙,這就是你所有的話?
  
 今天回到家後,我像往常一樣大聲說了一聲"我回來了",可是卻得不到任何回應。奇怪,平常     Shinpei應該會高興地回應我才對啊。
 我有不祥的預感,立刻衝進我們的睡房中翻箱倒櫃,可是結果卻讓我差點崩潰了。Shinpei呢?Shinpei的所有物呢?為什麼完全不見了?!
  我無目的地踱到客廳去,這才發現茶几上有一張信紙。信紙是溫暖的橙色,就有如Shinpei帶給我的感覺一樣,紙上有秀麗的筆跡,清楚寫著"Chiyu君"。
  突然好懷念以前你坐在我大腿上,一起看信件的情景。
  現在就只有我自己一個,看著你遺留下來的,殘酷的字句。
  沒有了你的房子,感覺好冷清。
  我蹲了下來,讓人不知所措的無力感向我襲來。
  不是說了我會等你嗎?Shinpei......
  
君が最後に残した言葉を こうして音にのせ歌うんだ
妳最後留下的話語我如此的譜曲吟唱著
去っていく背中も見れなかった あの日の切なさをしぼるように
連離去時的背影都無法直視彷彿要將那天的悲傷都秏盡
 
 "Chiyu竟然會唱歌?"武瑠有點訝異地抬了抬眼簾,可是隨即毒舌地道:"可惜五音不全,要是Shinpei聽到了一定會嚇哭。"
 "你不要損我了好嗎...”我無奈地說道.
 Shinpei人間蒸發了已差不多半個月,我仍然是沒辦法找到他。我現在才發現,不管是他的老家還是家人,我其實都完全不知道,實在是求助無援。雖然已經拜託了武瑠他們歇力尋找,可是還是沒有丁點兒的消息。
 你是因為在意那件事才離開的嗎?不是已經跟你說了沒關係嗎?我們會等你,不管要花多久我們都會等的啊!若果因為這麼一點點挫折就捨棄隊員不顧的話,這還算什麼SuG?你到現在還不明白我們嗎?
 就這麼無聲無息的就悄然遠去了,我連告別的話都不能親耳聽到,你知道這樣對我來說是多麼痛苦嗎?
 
 ただ会いたくて 胸が張り裂くそうで
 只是想見妳胸口就像被撕裂般的
 でも会いなくて 壊れそうだった
 但卻無法相見就快要毀壞
 幾度も千切れ その度結び合った 絆さえ ああ 脆くて
 無數次分離卻要再次結合就連羈絆啊啊都如此脆弱
 
  記得曾經有一次我們吵得很厲害,你甚至哭著跑到Masato家去借住了好幾天。我冷靜下來後發現好像是我錯了,所以主動到Masato那兒去接你回家。本來還以為要花好一番唇舌才能夠勸服你的,誰料在按下門鈴的那一刻屋內便已經有一個人飛撲了出來抱著我。
  當然不可能是Masato,是我最愛的你。
  不須要隻言片語,就可以化解2人之間的所有紛爭。
  直至現在我仍然覺得很神奇,每當我笑著這麼對你說的時候,你總會很自豪地說:"我知道Chiyu一定會來接我的!我和Chiyu有很深的羈絆,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將我們分開的!"
  那傻乎乎的樣子總能把我逗笑。
  過去的你,湧現於腦海中。
  那感覺,如此熟稔...
 
  現在,卻只剩下我一人看著天花板,思索著"羈絆"這個詞語到底有著什麼樣的含義。
 
“あなた以上の人が居たとしても あたしはあなたを愛すのでしょう
 “即使有比你更棒的人在 我也還是會愛上你的吧
だからこそ わがままはもう言わないから
因此 我不會再任性了
それじゃあ 今で バイバイ、、、。”
那麼 到此為止吧、、、。”
 
 Shinpei就這麼離開了我們。
 "我們要不要找一個新的鼓手?"有一天,我無意中聽到Yuji這麼對另外2人說道。
 這個話題,我知道他們一直避而不談,也許是怕我會傷心吧。不過,我知道是時候要面對現實了。沒有了鼓手的SuG,根本就不能好好演出。
 可是,沒有了Shinpei的SuG,還算是原來的SuG嗎?
 我答應過會等他回來,不管要多久我也會等。但是,這只是自私的想法,我想和Shinpei一直在一起,所以我請求武瑠讓一個不能再手握鼓棍的鼓手留在SuG裡。武瑠雖然是答應了,但我知道他是很為難的。
 即使是知道,私心仍然是左右了我的抉擇。
 每次看到Shinpei勉強自己,歇力想重拾以前的水準,卻因事與願違而滿面淚痕的樣子,我的心就會不能抑制地抽痛起來。
 看著這麼努力的Shinpei,我怎麼可能在這時候拋下他不管呢?
 我希望能當他的精神支柱,陪著他直至雙手復原的那一天。
 可是...他卻提前離開了.
 沒有遵守諾言,跟我走到那一刻的來臨。
 
君のあたたかな胸で眠った 過去の僕にさえ嫉妬するんだ
在妳溫柔的胸懷中沉睡 就連過去的自己都感到嫉妒
もう一度だけでいい抱きしめて 忘れ方だけでも教えておくれ
就算只有一次再讓我擁緊你 就算只能教導我忘卻的方法
 
 好懷念瘦小的你縮在我懷裡蹭的感覺,我最喜歡拿你當抱枕的了。彼此依偎著的身體,互相交換著自身的溫度,真的好暖和。
 要是能再一次讓我擁緊你,即使要我付出整個生命也願意。
 躺在一個人的床上,冰冷的感覺讓我快要窒息了。
 此時,我看見凌亂不堪的床鋪上擱著一個巨型的熊公仔,那是Shinpei一直最喜歡的玩偶。它孤獨地坐在一角,像是在懷緬它的主人,讓人心頭一痛。是忘了帶走嗎?還是刻意留下來給我的呢?
 我將熊公仔抱了起來,才發覺是它厚厚的毛讓我產生了一種它胖嘟嘟的錯覺,原來真正的它比我想像中要瘦小多了,就跟它主人一樣。
 它的眼角垂著,黑亮的眼珠子好像隨時會掉下淚來。
 Shinpei,你知道我們都很寂寞嗎?
 你說"不會再任性了",所以就這麼離開了我們,你知道這才是真正的任性嗎?
 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既然不會愛上我以外的人,那為何不待在我身邊,有一個相愛的人陪伴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嗎?
 為什麼,你要如此狠心拋下我?
 
ただ会いたくて 声も無くしそうで
只是想見妳連聲音都彷彿失去了
でも会いなくて 夢さえ恨んだ
但卻無法相見連夢境都變的令人憎恨
日々薄れてく 記憶手探りで 感触をただ愛した
找尋著日漸淡忘的記憶僅愛戀著那份觸感
 
 沒有你的夜總讓我如此飽受煎熬。
 從夢境中掙扎醒過來,我的全身都被汗水浸濕了。夢裡的你失去了雙手,一身血污,哭著向我求救。我好想對你伸出手,可是卻有一道透明的障壁阻隔著我們,我看到,但卻無法觸碰到你,只能眼白白的看著你的氣息逐漸消褪。
 好可怕...
 我不要這樣。
 為什麼,Shinpei。明明不過是骨頭出現了一點毛病,不代表你以後不可以打鼓啊!況且即使不可以打了,你仍然可以留下來當我的人,為什麼要一走了之?
 你想逃避現實嗎?
 你害怕看到自己的位置被人取代嗎?
 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你在我心裡面絕不是Mitsuru的替化,而是在那遠遠之上的,更重要的存在。沒有了Shinpei,這樣的Chiyu也不可能存在,你懂不懂!!
 笨蛋...為什麼...
 
“何度何回の夜を越えても あたしはあなたに恋するでしょう
“即使跨越了多少次的夜晚我還是會愛戀著你吧
 だからこそ わがままはもう言わないから
 因此我不會再任性了
 それじゃあ 今で バイバイ、、、。”
 那麼到此為止吧、、、。”
 
    朦朧之際好像聽到你在這麼對我訴說著。
  跨越了多少次的夜晚,還是會愛戀著。一直愛戀著Shinpei。
  回來好嗎...
    我好累,也好想你...
    再這麼下去我會瘋掉。
  我會想你想瘋了。
  好想任性一回。
  也允許你任性一回。
 
  "求求你們答應我這個請求。"我對著他們鞠躬,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向同輩的人這麼做。
  "好吧...”武瑠看我意志堅定也不得不答允。
 
  接下來就是我唯一能做的表現了。哪怕只有一點點,我有希望能夠傳達到你的心裡去。
  我不會讓任何人取代伙,我們會一直等你回來,所以不用擔心。
  Shinpei,可以嗎?回到我身邊來...好嗎?
 
“あなた以上の人が居たとしても あたしはあなたを愛すのでしょう”
 “即使有比你更棒的人在 我也還是會愛上你的吧”
 この先は 僕なりに言葉紡ぐから 聞いておくれ
 接著我會用我自己的話語表現 請妳聆聽
 
  今天在活動酒吧的舞台上,我們都不是平常的我們。
  不知道已經多久沒在普通的酒吧表演了,因此台下黑壓壓的人群好像比平日的更多。而站在台上的是因缺少了Shinpei而顯得有點孤單的SuG。
  我向前踏出了一步,剛好站到麥克風前面。這本來是武瑠的專屬位置,但他今天讓給了我。台下的女生們開始尖叫起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緊張。
  Shinpei他…會來嗎?
  我雖然不知道他這3個多月來到底去了哪裡,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但我卻十分肯定他一定是在某處默默關注著我們,所以我相信他能夠看到我們的這個公告。
 
  我回過頭來看我的隊友,分別拿著鼓棍和吉他的Yuji和武瑠對我微微點頭,像是要叫我放下心來。Masato對我微笑,我也回以笑容。
  是時候要開始了。為了Shinpei,我要突破自己。我要用我的歌聲告訴他,SuG的成員只能是我們5個,我不會讓它改變的。
  
  接著,在一片歡呼聲中,樂聲開始了──
  
“ふたり以上の恋があるとしても ふたりは‘ふたり’を選ぶのでしょう"
 “即使有超越我倆的戀情 我倆還是選擇’我們’吧"
 
  Shinpei,你也是這麼想的對不對?
  你也會選擇‘我們’的,對不對?
 
  只要你也是這麼想,那即使我們將來的路是如何崎嶇不平的我也不怕了。
  只要你在我身邊,那不管等著我們的是怎麼樣的人生我也可以泰然面對。
 
 "だからこそ 瞬間を愛していこうよ 一秒でも長く"
 "因此 讓我們深愛這瞬間吧 即使多一秒也好"
 
  Shinpei,我愛你。
  不單是身為鼓手的你,亦是單純身為Shinpei的你。
  只要是你的一切,我都會一直愛戀著。
 
  所以,我希望你也能深愛著,我為你一個人歌唱的瞬間。
  
 "傷つけでしまう夜もあるだろう 分かち合えない想いもあるだろう"
 "會有互相傷害的夜晚 也會有無法互相理解的想法吧"
 
  或許這就是你傷害我的時候,或許你真的無法理解我的想法。
  但我是真心愛著你的,你能感受出來嗎?
  
  Shinpei,你在台下嗎?
  此刻,你正混著觀眾裡面聽我唱歌嗎?
  你知道我想說的話嗎?
 
 "乗り越える度また新しい恋をはじめよう もう一度。”
 "每當克服這些 就又能夠開始全新的戀情 再次地。"
 
  是不是只要克服了這一個難關,我們就可以重新在一起了?
  Shinpei你在嗎?
  你看到我們4人為你努力的樣子了嗎?
 
  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想你。
 
 
 
 
 
 
  直至演唱會結束之際,我也沒有在台下找到Shinpei的身影。
  他真的固執到這個地步嗎?
  為什麼他會如此確信自己是正確的呢?
  我明白他的煩惱,因為他暫時不可以正常地打鼓,所以SuG也可以說是因此而被雪藏了好一陣子,Shinpei一直嚷著要退出可是我卻不允許,所以我們便停止了發展。
  是不是因為不想拖累我們,所以他就選擇自己一個人離去?
  Shinpei,笨蛋…!
  
  "Chiyu,別想太多啦!一直會找得到他的。"Yuji一邊收拾著暫借給武瑠的吉他,一邊安慰我道。
  我無力地點點頭,勉強地勾起嘴角。"我知道,我不會放棄的…"
  "那就好了!"Masato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我們現在要去喝酒,你也一起來嗎?"
  "不用了,我想一個人去散散步。"我回絕了他。"你們玩得開心點吧。"
  "好,那麼掰掰囉,Chiyu!"他們3人一起走了。
 
  我一個人走在人煙稀少的街上,點燃了一根煙。
  還不想回家。我很怕回到家中會失控地想念他,我忍受不了再渡過一個人的夜。
  我特別挑了一條沒那麼多人的小路來走,這樣或許我還會沒那麼孤單。走在人堆裡又如何?我最珍視的那個人根本不在。還不如貫徹這種感覺,一個人承受孤獨總比在人群中要好。
  憋在胸腔的一口氣順著煙絲被吐了出來,我因為寒冷而縮了縮身子。
  
  此時,從窄巷的盡頭鑽出一個嬌小的身影,昏黑狹隘的視線讓我不能辨別他的性別。本以為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路人,所以我也沒有多加理會。誰知道再向前走了幾步時那個人仍然佇立在該處,一動不動地盯著我,我不禁警戒起來。
  不知道這個人有沒有惡意,我還是小心一點好。
  要是在這兒被殺的話,那我就再也見不到Shinpei了。
  可是,我看到那個人緊握著的雙手微微顫慄著,是受傷了嗎?
  
  沉默就這樣橫亙在2人之間,站了一會兒後看對方全無動靜,我漸漸放下了戒心,正打算邁步離開時,那個人突然說話了。
  我們的距離很遠,而他的聲音也很輕,所以我沒有聽得很清楚。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所說的話卻像能滲透進我體內一樣,不須要經由耳朵的接收就直接在大腦內播放。能帶給我這種感覺的,從來都只有一個人。
  那個讓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人。
  那個讓我這幾個月來痛不欲生,卻又思念得無法自拔的人。
 
  他所說的話,令我全身的情感在瞬間翻湧而上。
 
  他說的是…
 
  "あなた以上の人が居たとしても、あたしはあなたを愛すのでしょう。だからこそ、わがままはもう言わないから...”
  "即使有比你更棒的人在,我也還是會愛上你的吧。因此,我不會再任性了…”
  
  "...また新しい恋をはじめましょう、もう一度。”
  "……我們開始全始全新的戀情吧,再次地。"
 
 
 
  





訪客留言 (返回 fly_8216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