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練成
小說為主,繪圖為腐(欸?
主打BL,也接受BG和GL
最喜歡奇幻魔幻題材,常常腦抽筋是創作元素
jijk221
暱稱: 茶葉梗(棉花喵)
國家: 台灣
地區: 其他地區
« April 2015 »
SMTWTF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最新文章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SilverCarnival】★...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笨蛋組]惡夢(微H)
文章分類
全部 (100)
BL - 【他】是我老婆(完結) (35)
BL02 - 笨蛋組 (1)
BL05 - 契約組 (1)
BL07 - 記憶組 (17)
BL07 └ 【SilverCarniva】 (2)
BL08 - 偽娘組 (8)
GL - 非人管理所 (36)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POPO
◇Parallel world
◆巴哈-腦內練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00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23
累積人氣: 1063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3 年 6 月 6 日  星期四   晴天


[笨蛋組]惡夢(微H) 滿足 分類: BL02 - 笨蛋組

   「森,我來了喔。」

  阿斯特在玄關邊說邊把鞋子脫下,突然愣了下,怎麼沒有看到人影?明明屋子就傳來香甜味,只是烤蛋糕應該不至於連聲音都沒聽到。

  脫下鞋子後直接就往廚房走去,確實是那個他所想的身影,無奈的笑了下。

  大概又在思考新甜點,才會沒有注意到他。

  他將手上的食材放到桌上,輕聲走去看,確定對方不是在使用刀子或太危險的東西後,伸手從對方腰部抱上。

  「咦……唔喔!」

  專注思考的哈里森果然被他的動作嚇到,擠出來的奶油都從杯子蛋糕本體外漏出,阿斯特調皮的笑了幾聲。

  「安,你來了阿,怎麼沒聽到聲音?」

  「我有說啊!是你太專心沒注意到。」阿斯特笑著在他背上蹭了下,「你在想什麼?新甜點嗎?」

  哈里森安靜許久,突然放下手上的擠花袋,轉身抱住背後的人,阿斯特有些嚇到。

  「森……?怎麼了?森……唔!」

  對方沒有回答他的困惑,只是一股勁的往他嘴唇貼上,掠奪他嘴裡的空氣。阿斯特完全不明白對方的動作,哈里森很少會這樣,一旦出現這種狀況,那就表示出了什麼嚴重的事情,讓他動搖。伸手攬住對方的脖子,回應對方的吻。

  既然暫時問不出來,那就先配合哈里森,讓他鎮定下來再說也不遲。他這麼想著時,卻感到自己的衣服被往上撩,一隻手探入他的褲裡。

  「不行!等、等一下……森……不要…!!」

  他往後退想逃開,對方卻直壓著他到牆邊,不斷強在他的頸根留下痕跡,探入褲底的手直觸他的分身。

  「阿……不要,森……你是怎麼了?為什麼……唔、嗯……啊!」

  對方早就摸清他的敏感點,熟稔的動作不斷刺激他,甚至撩高他的衣服,朝他胸口的敏感舔舐,阿斯特的身體一陣顫抖,忍不住將興奮的體液洩在對方手上。

  阿斯特滑坐在地喘氣,自己的神智還在沉浸在快感中,就感到自己的腳被抬起。他嚇得立刻用手撐起身體,另一手揮向對方。

  啪!

  「你給我清醒一點!」他大罵,哈里森的臉不偏不倚被打中,「為什麼要這樣?這一點都不像平常的你阿!」

  「平常的……?」哈里森淡淡的開口,像是不安一樣的眼神,看向阿斯特,「你覺得怎麼樣才算是平常的我?」

  沒有想到會被反問的阿斯特愣了愣。

  「……這種事你幹嘛問我阿!!」他大吼著推開對方,站起身穿好褲子,「我還想說今天要幫你煮晚餐的,結果一來不但不理我,突襲完後還問我這種話,莫名其妙,要玩失憶也別在今天……」

  猛然一驚,他緊張蹲到還坐在地上的森面前,雙手扣住對方低下的臉,對上哈里森的視線,「森?你該不會……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哈里森看著他好一會兒,伸手覆蓋在對方手背,露出淡淡的笑容。

  「當然,要不然我怎麼會想抱你?」

  一聽,阿斯特鬆口氣笑了下,隨即又嚴肅起來。

  「那你是怎麼了?想起以前的事情嗎?」這話讓哈里森的笑容垮下,皺起眉心,「想起來了?」

  「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意思?」

  「前幾天,我做了一個夢。」他邊說邊拿下對方的手,輕握住,「夢裡的我跟以前一樣留著長髮,穿著有些破爛的衣服,站在一個人面前。」

  「人?誰?」

  「我不知道…但是意識裡卻有熟悉的感覺。然後他對我笑著,我似乎也笑了,對他伸出手。突然間,對方燒了起來,而我只是靜靜看著對方倒在地上,後來……」說到這裡,哈里森的手微微顫抖,「火熄滅了,倒下的人卻換了……」

  「該不會……是我?」對方的手突然一緊,他就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他輕輕笑了幾聲,抽回手抱住對方,「不用擔心啦!那只是夢而已,你看我不就還在這裡嗎?而且怎麼可能只是伸手,就能把人燒死?」

  「我也知道這只是一個莫名其妙夢而已,但是……」哈里森也伸手抱住對方,「我卻在那瞬間,確實感受到失去你的感覺……我不會再對你做出那種事了,拜託你不要離開我好嗎?我已經不能沒有你了……」

  他的語氣虛弱不安,阿斯特卻像聽到不得了的告白似的,心裡高興不已。

  原來如此,這就是讓哈里森感到恐懼的原因。

  「我是想答應你,但是…我會有點困擾……」

  哈里森一驚,他緩緩放開擁抱,難過的看著對方。阿斯特不好意思的搔臉。

  「平常的你很溫柔、很替人著想,大部分的話也都會跟我說。可是像剛剛那樣什麼話都不說就硬是要抱我,其實我很害怕,因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對不起,我只是……」哈里森愧疚的低下頭。的確,不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該這樣強迫別人,更何況還是他心愛的人……

  「但是之後都不做的話,我會很困擾的……」阿斯特親了下對方的額頭,紅著臉笑道,「因為我喜歡那種感覺,尤其跟森一起的時候,我最喜歡了。」

  哈里森愣了,眼淚不自覺的潰堤,兩人都嚇了一跳。

  「阿……不對,不是這樣,我應該是很開心的才對……」哈里森不斷用袖子擦去眼淚邊道歉。

  阿斯特笑了,拿下對方的手後,吻上對方的嘴唇。這次哈里森沒有強勢的主導,只是順著他的動作配合,然後溫柔的取回主導權。這讓阿斯特放下心,哈里森似乎又恢復平常了。


  「啊!唔……森、阿阿……」

  隨著身下一陣陣的衝擊,阿斯特緊抓身旁的被單,不斷從嘴裡透漏出明顯的快感。

  「安,你好棒,到現在還是緊貼住。」哈里森趴在他背上,親吻身下人的後頸。

  「那是因為…你又變大了……阿……」

  哈里森笑了下,他停下動作,甚至抽離他的體內。阿斯特一瞬間感到困惑,卻又馬上了解對方所想的,他伸手抓住哈里森的手臂,反壓下對方。

  「安?」哈里森有些嚇到,看著跨到他身上的人。

  「這次我想要用這種姿勢,可以嗎?」雖然嘴裡是這麼問,自己卻自顧自的行動,將對方挺立的分身對準自己身後,坐了下去,「唔嗯……」因為自身體重的關係,他感到對方似乎直頂到更深處的地方,他覺得有點不太舒服。

  「安?」哈里森雙手在對方背上安撫,想稍微減輕對方的不舒適。

  「嗯……沒問題……這點程度沒什麼。」阿斯特重新調好姿勢,笑著,「偶爾我也要拿點主導權!」

  哈里森愣了愣,無奈又開心的笑了。


  「還好嗎?」

  看著虛脫無力趴在旁邊的阿斯特,哈里森雙手撐在他上方擔心的問。阿斯特趴在枕頭上,眼角看著他嘆氣。

  「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太擔心了啦!」

  「咦?我們第一次用這姿勢不是嗎?」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唔!」阿斯特慌張的想轉身解釋,卻因為下半身酸痛的關係,讓他不自主的皺眉。

  「阿阿,你別動……」哈里森想勸他好好休息,阿斯特依然面對他躺下。

  「我的意思是,跟你做又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我平常也有在打球運動,才不會這麼虛弱。我、我只是沒想到這種姿勢居然會這麼……」他不好意思繼續說下去。

  哈里森一聽,開心笑著,俯下身給對方一個冗長且溫柔的吻後,躺在旁邊靠著。

  「可能是太開心的關係,我現在有點飄飄然。」他閉上眼笑,「其實每次跟你做的時候,看著你在我身下對我伸手,感覺那一瞬間,你的世界只有我這點,讓我很開心。」

  阿斯特不好意思的聽著,難怪對方總不讓他坐在他身上做。這次也是自己先射了,結果還是被對方壓下繼續做。

  「你獨占慾也太強了!」

  「哈哈,我不否認曾有想過要把你綁在家裡,都不要給別人看到的妄想。」哈里森笑著輕鬆說出,「不過,我更想看到你開心的樣子,只有我能抱你這點就夠了。」

  「笨蛋,這點誰都一樣的吧。」

  「呵呵,說的也是。」哈里森笑了幾聲,伸手與對方的手交扣著,「對不起,剛剛在廚房對你做了那種事……今後不會在那樣讓你不安了……」

  他越說越小聲,最後逐漸沉睡。阿斯特這才注意到對方眼袋似乎有點黑。

  自從做了那個惡夢後,大概就一直沒有睡好吧?他這麼猜想著,輕輕在對方眼皮上落下一吻。

 






訪客留言 (返回 jijk221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