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練成
小說為主,繪圖為腐(欸?
主打BL,也接受BG和GL
最喜歡奇幻魔幻題材,常常腦抽筋是創作元素
jijk221
暱稱: 茶葉梗(棉花喵)
國家: 台灣
地區: 其他地區
« May 2015 »
SMTWTF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最新文章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SilverCarnival】★...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笨蛋組]惡夢(微H)
文章分類
全部 (100)
BL - 【他】是我老婆(完結) (35)
BL02 - 笨蛋組 (1)
BL05 - 契約組 (1)
BL07 - 記憶組 (17)
BL07 └ 【SilverCarniva】 (2)
BL08 - 偽娘組 (8)
GL - 非人管理所 (36)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POPO
◇Parallel world
◆巴哈-腦內練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00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0
累積人氣: 1027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5 年 4 月 16 日  星期四   晴天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稱呼.下 分類: BL07 - 記憶組

上篇:稱呼•上兒時記趣(更新)

 

  磅!

  「大功告成!」手工DIY結束後,賴爾和尚程浩把客廳收一收清空,將一個大成品放在客廳正中央。

  那是一張有咖啡色被單的和式桌,在日本被稱為暖桌的傢俱。

  「哇!這什麼?爺爺這是什麼?為什麼桌子要放棉被?」從沒看過這組合的雪花糖興高采烈的扯著尚程浩衣服問,後者將插頭插進牆上的插座。

  「這叫暖桌,糖糖坐進去看看。」雪花糖一臉困惑,在徐靜的教導下,將兩隻小腿伸進去。

  「嗯?哇……裡面熱熱的,好暖和。」

  「因為裡面有暖爐。」賴爾拉起一邊的被單邊說,「暖爐一開就會發熱,在日本冬天時都會坐在這裡取暖喔。」

  「真的嗎?」赤霜似乎也感到很有趣般,立刻就趁賴爾先起棉被時鑽了進去,然後感到暖和的趴在裡面不動。「看起來好舒服,我也要。」

  赤霜毫不吝嗇的將一半空間讓給雪花糖,看到這情形的大人們都不經意笑了,「哈哈哈,小孩真的像貓一樣。」

  「不過怎麼會有這東西?伊奴德你又亂買了?」在廚房一起幫忙的雪因肯看向旁邊的伊奴德問,後者連忙搖頭。

  「是我們想要的。」艾蒂斯邊切菜邊說,「剛剛在超商看到暖桌的廣告傳單,雖然看不懂日文,不過賴爾被上面有一家人坐在暖桌裡吃火鍋吃橘子的畫面吸引,他曾說過,這是他夢想中的畫面,所以他也想要試試看,一家人天倫之樂的感覺。」

  伊奴德看向在客廳幫忙準備小孩用椅的賴爾好一會兒,一臉複雜的神情,最終不免一抹苦笑。雪因肯則是靜靜看著火鍋湯頭,沒有開口。

  「賴爾十分喜歡家人關係,我們常常談論未來,他就說,以後小孩出生了,他絕對要親自管教,不會再讓小孩被人欺負。聽起來是不是很像蠢父親呢?」伊奴德也跟艾蒂絲一起笑著,「說起來,賴爾好像上世也有小孩,但是他一直沒跟我說清楚。你們知道是誰嗎?」

  「這個……」伊奴德突然安靜下來,「……咦?也?你……」

  他和雪因肯都一臉猜測的樣子看向對方腹部的位置,但因為毛衣關係實在看不出來,只好將視線看向對方,請求解答。

  艾蒂絲臉頰浮出更漂亮的紅暈。

 

  「嗯,好,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嗯?」

  才剛確定瓦斯罐正常運作,賴爾就覺得一股殺氣從自己背後竄,一轉頭就看到雪因肯拿著冒著熱煙的火鍋湯頭,一副準備從他頭上淋下去的樣子。

  「你做了什麼?」

  「咦?什麼?我只是點瓦斯罐……」

  碰!雪因肯一腳踏在對方肩上,把人踩壓在暖桌上。

  「我是說你對我母親做了什麼?視情況我會把湯頭淋到你頭上去。」

  「冷、冷靜點阿……」一旁的伊奴德著急的想勸和,但就怕那鍋熱湯會淋到自己頭上,便只敢口頭相勸,其他人則是一臉困惑。

  賴爾也是滿頭困惑,好一會兒才想出大概原因,「除了暴力脅迫等讓她會哭的事情從沒做過外,其他的……怎麼說我們都是已經公證在教堂結婚的夫妻了阿……」

  這話讓雪因肯找不到反駁點,伊奴德趕緊拿抹布去接過火鍋,安穩的放到小瓦斯爐上。

  「怎麼了嗎?突然生這麼大的氣。」徐靜困惑的問向伊奴德,他有些有苦難言的笑了笑。

  「怎麼說……我們剛剛知道,艾蒂絲小姐已經懷孕了……」

  「咦?!真的嗎?」兩夫妻驚訝的看向從廚房端來材料的人,後者不好意思的點頭。

  「不過還不知道性別。」

  「哇阿!」徐靜開心的抱上去,「太好了,這真是件恭喜的事。已經有多久了?」

  「謝謝,已經四個多月了。」

  「真是看不出來耶……你太瘦了。」

  「我也是在上個月才知道的。」賴爾一副無奈卻又開心的樣子笑。

  「四個多月……」雪因肯的聲音再度散發令他膽戰心驚的脅迫感,「那不就差不多是我們去英國那個月嗎?你這傢伙……」

  「等一下,我真的沒有脅迫她啦!而且我們是夫妻,做這種事有小孩很正常不是嗎?」賴爾趕緊開口澄清,以免雪因肯一火大,就直接拿刀砍,這世他可是沒權力或能力可以阻止他。

  「這樣說起來,」艾蒂絲突然雙手一拍,開心笑著,「那麼你們就是送子鳥囉?」

  「送子鳥?那是什麼?」一直靜靜坐一旁聽的雪花糖好奇開口,艾蒂絲依然開心笑著。

  「那是一種會送來小寶寶的鳥。在我們國家的家庭,只要有夫妻想要小寶寶,送子鳥就會將小寶寶的靈魂送到媽媽的肚子裡喔。」

  「咦?真的嗎?」從沒聽過這種同類的雪花糖大為驚訝,「那送子鳥長什麼樣子?住在哪裡?」

  「很抱歉,我沒有見過。傳說送子鳥是白色的,他有長長的嘴巴,才能叼起裝好小寶寶靈魂的布。」

  「這樣阿……」一聽到沒有見過,雪花糖不免失望難過了一下,隨後又開心起來,「我有見到送赤霜來的惡魔喔!他跟送子鳥不一樣,雖然也會飛,可是全身黑黑的,而且是頭上長兩隻角的狗狗,咬著竹籃放在把拔旁邊,赤霜就睡在竹籃裡面喔。」

  「嘿……原來惡魔是這樣出生的阿。」尚程浩和徐靜都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被點名的赤霜則是看了看周圍,發現沒自己的事情後,繼續趴在暖被裡取暖。

  「惡魔?」這問話讓人突然一愣,另外兩名不知情的人類正望向他們,伊奴德和雪因肯都冒出一身冷汗。

  這該怎麼跟信仰神的人類說明呢?

  今年除夕大概有些難過了。

 

  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但屋內的氣氛卻是熱鬧無比。

  「哈哈哈……」幾個人的笑聲幾乎蓋過電視的聲音。

  「沒想到赤霜這麼厲害,直接用頭槌叫醒伊奴德阿。」徐靜笑到眼淚都飆出來,伊奴德倒是有些不滿。

  「很痛耶!媽你也被撞一次看看阿!」

  「赤霜不忍心對吧。」她對努力吹涼蘿蔔想吃下去的赤霜笑,「再說我才不會像你一樣叫醒了還賴床。」

  「哼哼,是誰上次要我直接背到機場去的阿!」一旁的尚程浩輕哼著立刻給自家老婆吐槽,徐靜想起來似的,臉上一抹惱羞的紅。

  「原來我會賴床都是媽教的阿。」

  「誰叫你好的不學阿!小心以後赤霜也會學你阿!」

  「伯母放心,在他教壞赤霜前,我會改掉他的劣根性。」一旁雪因肯立刻保證,伊奴德都快欲哭無淚。

  「哈哈哈……」艾蒂絲笑了幾聲,抹去眼角笑出來的淚水,「這樣看來,惡魔也跟我們沒有什麼差別。」

  「就是阿。」他看向依然有些面攤,但卻可以自然與其他人幽默交談的雪因肯。當他聽到對方真實的身分時,一瞬間他真的自責到想讓對方殺了自己,畢竟讓雪因肯人格崩壞的主因,雖然不是間接,但也有一大半都是他造成的。

  「呀!」突然有東西打在自己手臂上,賴爾好奇看去,赤霜正對他甩著今天新拿到的鑰匙玩具。

  「阿,赤霜,怎麼了?不喜歡這個玩具嗎?」

  「唔。」赤霜聽不懂他說的,只是硬把玩具放在他手上,賴爾只好先收下。只見赤霜兩隻小腳丫啪啪啪的走開,然後又抱著新拿到的熊娃娃回來,同樣硬塞到賴爾手上。

  「咦?什麼?要我保管嗎?」他問,赤霜依然不懂,隨後又啪啪啪的走開。

  賴爾一臉困惑,與一旁好奇看來的艾蒂絲互相交換困惑的眼神,只見沒多久,赤霜直接從臥室飛出來。手上還抱著一個白色的貓頭鷹娃娃,那是上次去英國時,賴爾買給他的禮物。

  「吶!」就像夾娃娃機一樣,赤霜飛到賴爾前,然後將手上的貓頭鷹娃娃扔早呆滯的賴爾手上。

  「赤霜。」坐在另一邊的雪因肯叫喚,「過來吃蛋。」

  「呀阿。」小吃貨一看到熱騰騰的蛋,立刻飛過去撲向雪因肯,張口吃下已經吹涼的蛋白。

  「那、那是?」驚嚇的艾蒂絲也同樣訝異的看。

  「半魔化。」伊奴德笑著小心翼翼的說,「因為赤霜也是惡魔阿。」

  「不過沒有危險性,別擔心。」坐在旁邊的徐靜也勸說,艾蒂絲這才稍微放心,但依然困惑看著。

  「雖然是第二次見到,感覺好像比上次飛的還要穩重多了?」

  「是阿!因為有糖糖教他怎麼飛。」伊奴德說,被點名的雪花糖開心的跳起,變成小雪鳥後飛在赤霜周圍。

  就這樣小惡魔追著小雪鳥的遊戲開始了。

  「哇阿,看起來好有趣。」

  「他們可以這樣玩一整天,有時候還得去把他們抓下來才能洗澡吃飯。」伊奴德無奈笑著說。

  「哈哈哈,這兩個很愛玩阿。」

  不過這次,大概是因為還沒吃飽,兩個才玩沒多久就又飛回來,乖乖收回翅膀,繼續吃自己的東西。

  賴爾看了會兒,也不免露出微笑。一頓飯的時間觀察下來,對方沒有他想像中的悲傷,甚至說出赤霜是自願想要有的孩子時,那表情是他從未看過的溫和和幸福。賴爾覺得自己現在有些混亂,認為變成惡魔是不好的,但是卻能得到想要的幸福,那麼成為天使還是惡魔,又有什麼關係?不過還是天使給人的印象會比較……

  「吶,雪因肯,你也幫我夾些菜嘛!」

  「好阿。」雪因肯面帶微笑著,將青蔥紅蘿蔔等蔬菜夾入對方碗裡。「這些吃完才能夾其他的。」

  「好過份!」撒嬌撒不到,反得到一碗菜的伊奴德,只好邊哭邊吃菜了。

  看來惡魔的身分應該比較符合,賴爾邊喝啤酒邊靜靜的想。

  「阿,這是赤霜喜歡的娃娃。」穿上後的雪花糖看著賴爾旁邊的玩具說。

  「是嗎?赤霜剛剛拿給我的。」

  「赤霜一定是喜歡薯書,所以才會把玩具拿給薯書……咦?是薯書嗎?」雪花糖突然文不對題的冒出問話,賴爾有些跟不上對方思考。

  「什麼?」還沒得到回應,就看著人跑到伊奴德旁。

  「把拔,我叫薯書對嗎?還是要叫葛格?」

  伊奴德看向賴爾好一會兒,怎麼推論都應該是另一個稱呼,不過對方年紀也不過三十出頭,他老婆更是二字頭,「應該是叔叔吧……」

  「阿,都可以啦!」聽到只是稱呼這小事,賴爾隨意的招手說,「叫哥哥太年輕了,要不然叫我名字也行……」

  「叫外公。」所有人安靜看向開口的人,賴爾更是帶上驚訝,雪因肯依然低頭餵赤霜吃容易咀嚼的冬粉,「他上世是我親生父親,所以你和赤霜都要叫他外公。」

  「原來雪因肯是你兒子?!」尚程浩驚訝的開口問,徐靜也驚訝看向賴爾,後者只是呆滯,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阿,那個……可是……」他很想說他沒那個資格,但是讓雪因肯承認他們的關係,這不僅是代表以前仇恨的化解,也是允許以後他參與他生活的重要關鍵,更別說這是他最奢侈的願望……

  「你可別誤會。」雪因肯繼續開口,「我是純粹看在能遇上伊奴德和母親真心愛你的份上承認這關係,這只是回報我能出生這件事,才允許讓雪花糖和赤雙這樣叫你,要不然我連碰都不會讓你碰他們一下。」

  一聽這回應,賴爾無奈笑了幾聲,他早就明白雪因肯會這樣回應了,不過,就算這樣……

  「就算這樣,我也很開心了,真的…謝謝你……」

  「賴爾……」一旁的艾蒂絲輕聲,邊遞上一張面紙,賴爾這才發現自己落下的眼淚。

  是天使還是惡魔都無所謂了,他從沒像現在這樣,如此感謝神,讓這孩子活到現在。

  「好!」抹去眼淚一振奮,他拿起啤酒,「今天就給他喝個通宵!」

  雖然不太懂怎麼回事,不過難得過個除夕之夜,按照傳統守歲就是一家人玩到天亮,一群人也紛紛拿起一瓶酒或果汁,就連赤霜也被感染了開心,拿起他的奶瓶,打算一起喝到天亮。

 

  「真是的。」

  將已經喝到爛醉的賴爾扛到客房後,艾蒂絲無奈的嘆氣。他看向幫忙扛人的雪因肯。

  「真是不好意思,因為我實在扛不動賴爾。話說回來,你的力氣很大呢,把他們都扛回房間還可以立刻扛賴爾。」

  「沒什麼,因為惡魔之力讓我力氣變很大,這不算什麼。」雪因肯拉起棉被隨便就往賴爾身上蓋,看來他就算已經承認親生關係,還是很厭惡這個人,連碰都不想再碰,反倒是艾蒂絲讓他有些傷腦筋,「母親,你現在有身孕,要不然到書房去睡吧?書房也有一張床。」

  「可是你們的房間已經讓給徐靜他們了,我睡書房的話,你和伊奴德要睡哪呢?」

  「客廳有暖桌,所以不要緊。」

  「沒關係啦,賴爾雖然喝醉,但他睡覺動作不是很大,我還是跟他睡這間就好。」

  「可是……你等我一下。」雪因肯想了想,走出房間後又抱回一床被單組,他將一條舖在地板上,然後將已經醉到不醒人事的拉躺到地面上,然後再把被單扔上,「這樣就行了。母親別擔心,這地板有發熱保暖功能,不用擔心會冷到。」

  「好,謝謝你。」

  「那母親,你早點休息。我就在隔壁書房,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找我,我一定會幫你。」

  「阿,等一下。」眼看門快要關上,艾蒂絲趕緊走去,「那個…有件事想要問你,可以嗎?」

  雪因肯和善的笑了笑,「當然,母親有什麼問題,請儘管說。」

  艾蒂絲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隨後又仰起面孔看向他,「你…是我和賴爾前世的孩子,是嗎?」

  「……為什麼要問這個?」

  「以前賴爾在告訴我前世的事情時,我隱約猜到他有孩子,但是他從沒透露過。去年在英國,也是從他口中知道你是我前世的孩子,但是他卻一直沒有告訴我是跟誰,我以為是我做了什麼讓他不得不放棄的事情,所以一直沒有追問。但是在今天晚餐時,賴爾雖然沒有開口明確的承認,但他卻因為你的話掉淚。所以我猜想……」

  「母親猜想的沒錯,我是你和他所生的。」雪因肯嘆了口氣後說,這讓艾蒂絲臉上出現一絲欣喜。

  「那……」

  「可是名份上,我是你和另一個男人所生。這件事,我想他應該有告訴你。」

  「……是的。但是我沒有記憶,不知道前世愛的人是誰……」

  「母親真正的心意,我也不知道,因為母親從沒告訴我這些事。」雪因肯靠著門,「我在家族沒落後,一次案件時遇到伊奴德,為了報仇,我跟著伊奴德進入組織,靠能力查出一切,我也是在那時才知道他是我親生父親,我的母親是在懷有我的時候,嫁給我名份上的父親。」

  「懷有你嫁人?為什麼?賴爾說他前世還是愛我的,你也這麼說過不是嗎?」

  「因為我和環境的關係,讓你無法反抗。」看對方還想要更詳細的回應,雪因肯想了想,「既然母親沒有記憶,我和那傢伙都一樣,希望母親活在這自由的時代,過著幸福的日子,所以不想多談以往的過去讓你難過。如果母親還是想知道,那麼我建議你用這世的角度想想,或許會想到。」

  「可是我聽說和前世的我個性不太一樣……」

  「在我看來,都是一樣的。」雪因肯給她一個肯定的笑容,「不論在前世還是這世,母親的個性一直都很堅強。聽說你在這世,揍了原本要結婚的對象?如果在前世,你也會這樣做的。」

  「那為什麼……?」她緩緩停下問話,對方只是輕拍她的頭頂。

  「母親有了孩子,還請早些休息吧。」

  看著關上的門,艾蒂絲沒來得及回應。只是轉身坐回床邊,一手摸向自己有些鼓的腹部,思考剛剛的談話。雖然她不願這麼想,但……

  「艾蒂絲……」聽到一個輕聲呼喚,讓她猛然回神,轉頭看向還趴在被單裡的人。

  「賴爾?」她湊過去看,發現對方並沒有睜開眼。無奈笑了一聲,傾身趴在床邊,一手垂放在賴爾有些胡渣的臉上輕撫,「算了,反正也已經知道雪因肯的父親是賴爾,而且肚子裡也有賴爾這世的孩子,我想這樣賴爾應該比較開心。」

  她想了想,笑了一聲後,也不管賴爾身上的棉被有沒有蓋好,移了移身子也鑽進被窩裡沉睡。底下的賴爾自己拉好棉被,笑著繼續入睡。

 

下篇:15年新年文 - 愛的定義(H)






訪客留言 (返回 jijk221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