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練成
小說為主,繪圖為腐(欸?
主打BL,也接受BG和GL
最喜歡奇幻魔幻題材,常常腦抽筋是創作元素
jijk221
暱稱: 茶葉梗(棉花喵)
國家: 台灣
地區: 其他地區
« May 2015 »
SMTWTF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最新文章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SilverCarnival】★...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笨蛋組]惡夢(微H)
文章分類
全部 (100)
BL - 【他】是我老婆(完結) (35)
BL02 - 笨蛋組 (1)
BL05 - 契約組 (1)
BL07 - 記憶組 (17)
BL07 └ 【SilverCarniva】 (2)
BL08 - 偽娘組 (8)
GL - 非人管理所 (36)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POPO
◇Parallel world
◆巴哈-腦內練成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00
留言總數: 1
今日人氣: 1
累積人氣: 1028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5 年 3 月 13 日  星期五   晴天


[記憶組]15年新年文 - 稱呼.上 分類: BL07 - 記憶組

  新的一年即將到來,人類為了準備過個好年忙碌不已,買年菜、批年貨、帶個三牲禮品給親戚拜年,表示新的一年請多指教。伊奴德的養父母都在國外,照顧他的管家爺也請假回鄉跟家人一起過。家裡雖不用祭拜神佛祖先,不過配合氣氛他也照習俗準備一些過年,藝人工作也有閒有餘的完成,但卻總少一個人參與。

  從上個月開始,身為他經紀人的雪因肯就回到魔界去了。

  這可不是他們吵架吵到自家愛人回娘家,而是一些妖魔趁人界歡天喜地在準備過年、兩界氣息大波動的同時,開始到處大肆造亂,甚至在魔界搶領土稱王。基本上惡魔也不會自討苦吃去理會那些找死的同類,而且在人界還有天使們會插手管,要是遇到激進派的一看不順眼,就會把自己給滅了。當然雪因肯不會這麼腦抽沒事找事做,但在魔界好不容易搶回來的自家領土被攻佔,身為高階惡魔身分的軍師自然要回去管理一下。伊奴德原以為會跟以往一樣,只不過回去個兩三天就能回來,卻沒想到一去就是一個多月,雪因肯連通電話都沒打回來。

  他抱著剛給念完故事書的赤霜,看著自己的手機,開始想是不是魔界和人界不能通電話?就算不能回來,好歹跟他說一聲吧?明天就是除夕,至少一起吃個團圓飯也好……

  「馬麻呢?」

  突然一個小身子撲過來,雪花糖雙手和下巴靠在他腿上,一張好奇的小臉望向他問。

  「馬麻什麼時候回來?」

  「我也不清楚。」伊奴德將手機放到一旁的咖啡桌上,一手輕揉對方頭頂,「馬麻是魔界的軍師,要忙的事情很多,有空就會打電話回來的。」

  「嗯。」雪花糖順著對方的摸頭輕晃小腦袋,舒服的閉上眼。「希望馬麻可以早點回來,我好想他。」

  伊奴德愣了下,露出無奈的淡笑,「我也是。」

  坐在他盤腿間的赤霜只是看了他們一會兒,低頭繼續咬咬準備好的餅乾。


  「…呼……」

  將手上最後一份公文扔到一旁已經處理完畢的地方,身為一界領主但久沒從事這麼長時間公文工作的魔王大人累得攤坐在椅子上,他用手撥開淺褐色的短髮,想讓有些發燙的額頭散些熱。

  「辛苦您了,大人。」一雙手貼心的將一條毛巾敷在他眼上,還端上一杯茶放在桌上,天藍色的頭髮整齊的被梳理成馬尾,有些疲憊的眼依然繼續努力看向公文,「東方和北方的領土已經收回來了,西方的湖泊也在進行最後的整頓,我想地契很快就能搶回來……」

  啪!窗外飛進一個黑色的物品,原本是手掌大小的黑色鳥型一落到雪因肯手上,就立刻變成一團火焰。雪因肯有些皺眉,但他依然不疾不徐的遞到哈里森面前,對方一看,立刻伸手搶來。

  「不是說了弄成你可以接受的型態嗎?」哈里森苦笑看著對方手上的燙傷,雖不嚴重但還是出現一些紅腫。

  「這沒什麼。」他不以為然的甩甩手,彷彿剛剛接過手的只是一般灰塵,「目前領土基本上已經都收回了,接下來只需將預定的惡魔派出管理就行了。」

  「嗯。」哈里森笑著收起火焰,「說起來,人界現在應該快過新年了吧?你們有打算要去哪裡玩嗎?」

  「我不知道。」邊揮舞著魔力將公文一一分類收起邊說,「我只希望回去時不會有爛攤子要我收拾。」

  雖說自家藝人懂得什麼叫分寸,只是偶爾會有那麼一兩次會脫線,加上泠釉不在,他只能委託一個熟悉有能力卻也容易添亂的人幫忙。藝人方面的工作是不用擔心了,但就怕又搞出什麼麻煩事。

  坐在那邊休息的魔王大人笑了幾聲,「不過你們也有一個多月沒見面了,想必你一定很想見他吧?」

  雪因肯頓了下手上的動作,接著又若無其事般繼續收拾,「大人不也一樣嗎?」

  沒想到話題會被轉到自己身上,魔王大人失笑幾聲,隨後趴在桌上,重重嘆了口氣。

  「是阿,可惜安的體質特殊,否則我真想把他們都帶過來,這樣就能天天見面了。」

  他說的語重心長,雪因肯也能感同身受。

  就連自己都有過乾脆就放棄領土或延後搶回計劃的念頭想跑回去。但是他承諾過了,要為這個不介意他身分屬性就收容他的魔王大人守住魔界領土,雖然這些都不比伊奴德重要,但說到做到一直都是伊奴德教導他的生存信條,所以在不威脅他和伊奴德生死的情況下,他是非做到不可。

  雖然他是能將伊奴德和赤霜都帶過來,但考慮到人界的問題和自家魔王大人的精神壓力,他才毅然決定一個人回來。更何況要是能早點做完,也就能早點回去。想到這,雪因肯稍微加速收拾的動作。


  鈴鈴……

  等待許久的手機鈴聲大響,伊奴德連看都沒看就立刻接聽。

  「喂?雪因肯?」

  『哈囉!』話筒另一邊傳來爽朗的女音,『親愛的,有沒有很想我阿?』

  聽到這熟悉不過但不是所等待的聲音,伊奴德不免有些失望,「是你阿,媽。」

  『什麼阿!這麼冷淡的語氣。』徐靜不滿的嘟嘴,『自從上次見面之後,我們有快三個月沒見面了耶!阿,該不會你在等雪因肯的電話?怎麼了?你們吵架了嗎?』

  「我們沒有吵架啦……」他深深感覺到徐靜身為女人的第六感強到不像話,簡直在他家裝攝影機似的。「有什麼事嗎?」

  『喔,對,因為快到農曆新年啦,今年我和程浩想到你們那邊去玩,所以打電話通知你們一聲。』

  「誒?你們要來?!」伊奴德大受驚嚇,「不行不行,我這裡很忙阿!」要是被他們知道雪因肯不在家,就算知道原因,還是會數落他個沒完沒了,說不定還會被徐靜誤會他欺負雪因肯之類的。

  『我們不會妨礙你們工作,而且我們在的話也可以幫你們照顧糖糖和赤霜阿!』

  「可是……」

  『小靜!』電話另一頭吵雜的背景傳來另一個熟悉的男聲,『可以登機了喔!』

  『好,馬上來。我們要搭發機了,明天見。』

  「等……」徐靜說完也不等伊奴德還想開口,立刻就把通話切斷。

  伊奴德無奈看著顯示通話結束的手機,知道接下來對方會關機無法打通,他像洩氣的氣球般直往後躺地。

  「是馬麻嗎?」看著一臉期待開心的小臉問,他有些苦笑著,一隻手輕揉對方柔軟的白髮。

  「不是,是奶奶,她說明天會和爺爺一起過來玩。」

  「真的嗎?哇!解接和爺爺會來玩。」雪花糖開心的歡呼。

  雖然雪花糖開心的笑,但相處久了,還是能隱約感覺得出來這小雪鳥的失望。

  伊奴德想了會兒,他坐起身。

  「糖糖去拿自己和赤霜的外套過來,我們出去買東西。」他邊說邊抱起赤霜,「馬麻喜歡吃甜的,我們去買些餅乾蛋糕回來,等馬麻回來後隨時都可以吃,好不好?」

  「好。」一聽到可以幫上一些忙,雪花糖開心的立刻跳起身,很快就衝到臥室去拿外套。

  伊奴德笑了幾聲,也跟著走去準備出門。


  家門被關上不久,鎖上的門鎖喀的一聲被打開,家門再度開啟。

  「那我先回去了。」雪因肯說,有些猶豫的轉頭往後看,「大人您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嗎?」

  「你擔心太多了。」哈里森苦笑著,「剩下的東西不多,而且還有小E和小K幫忙,所以沒問題。還是你不相信我們?」

  「也不是……」

  「那就好了。」一手將擔憂過度的軍師一把推過去,然後揮揮手,「好好過年吧!再見,新年快樂。」

  「魔王大人也是,新年快樂。」

  道完別,門再度被關上,自動上鎖。家裡立刻從有些吵雜的魔界變成沉靜的空間,雪因肯看了下,立刻就猜測出伊奴德大概是帶著兩個小小孩出門去了。

  這個月的通告是委託別人幫忙,所以自己也不清楚對方是不是過年期間也要繼續工作。藝人的工作本來就跟普通工作不一樣,忙過頭時,三天都不見得能睡上三小時。

  原本以為一回來就能看到有人迎接他,不過……

  雪因肯靠著牆吐氣,緩緩滑坐在地。魔界沒有所謂晝夜之分,所以他都依靠自己的手機和手錶盡量按照人界時間作息,不過久了忙了漸漸就分不出來,到最後完全是餓了就吃、累了就睡,洗澡清理什麼的就更是無視,髒了再洗就好。

  看看牆上平靜走動的時鐘,現在也不過上午十點多,他就睏的好像晚上十點該就寢似的。一回到空氣算乾淨的人界,雪因肯這才發覺自己身上沾有污垢和魔怪的血漬,還有些臭味。他很想去清洗一下,但又睏到不行,就怕待會洗個澡都會昏睡在浴室裡。

  人家說小睡一下可以補充下午足夠的精神和體力,要不就在玄關休息一下,這裡不比床鋪柔軟,有地毯也不夠暖,而且伊奴德他們一回來有動靜,他也可以馬上清醒,到時後在去洗澡吃個飯反而有精神。

  想了一堆正當理由的腦袋逐漸空白,疲累的身軀也直往地上躺下不動。


  感覺上像才剛睡著,就又被吵醒。吵醒他的不只是聲音,還有一股香甜味。

  肚子餓到咕嚕叫,雪因肯也有些受不了的緩緩睜眼,沒休息夠的腦袋讓他看著黑暗的四周好一會兒才回神,習慣性伸手往自己旁邊摸出小鬧鐘,按下小鬧鐘上的小燈,微光無法照亮整個房間,但清楚照出時鐘目前快八點。雪因肯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臉,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小睡快十個小時。

  突然從自己手上聞到香味,那是熟悉的沐浴乳香,他才發現自己已經被移到床上躺,清爽的身軀穿上柔軟乾淨的衣服,連自己的頭髮也都是洗髮精的香味和乾爽。不用說,這一定是伊奴德做的,而他連自己被帶去清洗吹乾頭髮這動作都沒驚醒,居然累成到這種程度讓他自己都驚訝了,難怪哈里森會先把他趕回來。

  「我來拿我來拿!」臥室外傳來積極想幫忙的童音,但成熟的男人音卻阻止他。

  「不行,這麼多太重太危險了,要是翻倒燙傷怎麼辦?糖糖你去拿小桌子過來,摺疊的那個。」

  「好。」童音妥協的說,接著聽到一雙小腳落地的聲音,蹦蹦蹦的跑著。

  摺疊的小桌子通常都是放在床上的,雪因肯猜測他們大概是已經準備好晚餐,要幫他送進來吧。嘴角一笑,還是自己起身吧!要不然弄髒床鋪又要清洗了。

  雪因肯拉開棉被,一股寒冷的氣立刻從腳底竄上,讓他不由得打了個顫抖。突然有東西從棉被上滑落,靠著窗外微光摸了摸,發現是件外套,猜想這大概是伊奴德怕他醒來會冷準備的。雪因肯笑了笑,披到自己身上走向房門。

  「唔喔!」

  才剛打開房門,就看到有人準備站在門口,顯然對方也沒想到他醒來,手上端著的餐盤喀啦喀拉的響了一下。

  「阿……你醒了阿。」期待看到的臉對他笑著,伊奴德微抬起自己手上的晚餐,「我正要把晚餐端進去給你吃,因為你錯過午餐了。」

  「謝謝,我在餐廳吃就好。」雪因肯有些感動的笑著,就連語氣都格外溫柔許多。

  伊奴德看的有些愣了。


  「馬麻!」雪花糖一看人走出房間,立刻拋下折疊桌,衝過去抱住蹲下身的雪因肯脖子蹭,「馬麻,我好想你阿。」

  「我也是。」他抱著小身軀,邊一手輕拍背部邊說。過了好一會兒,雪花糖才放開他。

  「馬麻好久沒見了,變得好漂亮。」

  「什麼好漂亮?」雪因肯一臉困惑,他是去魔界搶領土回來,不是去選美的阿!

  不過也經雪花糖這麼一說,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似乎跟平常不一樣。站起身,衣服下擺長到膝蓋,還寬到不像話,所有皺摺都從他胸口上的細緞帶蝴蝶結下方,雖然是有穿短褲,但完全被【衣襬】遮住看不出來,與其說這是上衣,還不如說這是……

  漂亮的天藍色髮下抱出一堆青筋,散發出來的殺氣通通往想溜到廚房去的金髮男子身上射去。

  「伊奴德……你在我身上做了什麼?」

  「不,我什麼也沒做!」被點名的人立刻豎立站好,臉上冒汗的連連否認。

  雪因肯放下雪花糖,一步步逼向那個一步步向後退的人,「那我身上這件連身裙是怎麼回事?」

  「這這這件是泠釉留下的,想說不穿可惜……」

  「留下就給我穿嗎?!!」

  「對不起啦阿阿阿!!!」

  雪花糖爬上餐桌,拿起在兒童椅上一盤離乳食品,挖起一小匙,「赤霜,阿-」

  「阿-唔。」赤霜滿足的嚼著。

  廚房裡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與餐廳和睦相處的兄弟氣氛相差甚遠阿。


  「再一碗。」

  「好……」滿頭腫包的伊奴德接過碗,把飯鍋裡剩下的全盛裝到碗上,「沒飯了,嗯……那我煮些麵?」

  「不用了。」雪因肯吞下嘴裡的青菜後說,接過碗飯繼續掃光桌上的菜。

  修理到一半就聽到自己肚子大聲的叫,原本只是熱晚餐和加一兩道菜,沒想到雪因肯像是餓了好幾十天一樣,立刻掃光,甚至將明天預煮的料理也都吃下肚。

  一旁的雪花糖趴在桌邊,「馬麻你很餓嗎?把拔有買餅乾給我,這些都給馬麻。」

  說著就把拖來的零食袋碰的一聲都放到桌上,要不是雪因肯手快把盤子都抽開,包準那些零食都浸湯水。坐在一邊喝自己牛奶的小吃貨赤霜,也看了看自己的奶瓶後,雙手往雪因肯遞。後者看了會兒,揉揉跟他同樣髮色的小腦袋,再拍拍那頭柔軟的白髮。

  「謝謝,不過太多我吃不完,留著以後吃好嗎?赤霜,你的要喝完。」看那個小嬰兒抱著奶瓶想一起收到雪花糖的零食袋裡去,雪因肯再拿出來放到赤霜手裡叮嚀。

  「一個多月沒見,幫你清洗時,發現你好像瘦了點。」伊奴德泡了飯後茶放到旁邊,「在魔界的時候沒有吃嗎?」

  「有,不過太難吃了。甜的雖好吃,但太多也很膩。」雪因肯將整鍋的蛋花湯全裝到自己碗裡,「再說,我喜歡吃你煮的。」

  雖然說的小聲,又立刻被喝湯的動作掩蓋,但對注意聽的伊奴德卻是一字不漏,他愣了愣,一手遮著自己泛紅的臉好一會兒,突然用力抹了抹,趕緊將空盤空碗全收到廚房去清洗。

  「馬麻,你還要到魔界去嗎?」雪花糖困惑的發問,卻又不捨的往對方身上蹭。雪因肯笑了笑,將人抱起來坐到自己腿上。

  「魔界的工作已經處理好了,暫時是不會再到魔界去。」

  「聽把拔說,幾天就要過過、呃,過、過過?」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說,小嘴慌張只是過過過,半天都還說不出一句話。

  「過年?」小腦袋一聽連連點頭,雪因肯一手把另一隻也想湊過來蹭的小嬰兒抱住,一手拍拍小背催嗝,「嗯,是阿。這是糖糖和赤霜過的第一個新年,我擔心伊奴德會給你們一個錯誤的印象,所以拼命把工作完成回來了。」

  「我才不會。」聽到這話安靜洗碗的伊奴德也不禁開口反駁了,「就算家裡不用拜拜,我也不會誇張亂教的啦!」

  「誰知道?」雪因肯抱起滿足打了大飽嗝的赤霜起身,一手牽起雪花糖,「這裡給你收拾,我們要回房間去睡。」

  聽到不信任的回應,伊奴德有些不滿的嘟嘴,「剛吃飽就睡會變成豬喔。」

  「馬麻會變成豬嗎?」雪花糖好奇的扯扯牽著他的手問。

  雪因肯腦門上爆出一個青筋,「當然不會,但要是有個人再繼續亂說話,我就把那個人打成豬頭!」

  小腦袋雖困惑,不過知道自己喜歡的馬麻不會變成豬後,就毫無疑問的繼續牽著對方的手。但被嚴厲聲明的人,被一眼瞪回去洗碗盤,就怕在哼出聲腦袋上就多出一個腫包。

  「伊奴德。」

  「噫!我沒說話阿!!」他嚇的拿起盤子防禦,但只看著人站在寢室房門口,沒有靠近。

  雪因肯看著他會兒,無奈的笑嘆一聲,「少耍笨了,整理好就進來。我等你。」

  碰!

  看著關上的房門,伊奴德紅著臉不動,腦中只剩最後那句在回響。


  「等……這哪叫等我阿?」

  看著已經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的人,伊奴德只覺得滿胸口的苦悶,有苦難言阿。如果在上世,他早就把人吵醒,立刻就來個激烈運動,先這樣再那樣,完了再繼續重頭開始,讓對方直接在他身上昏睡過去。腦中不斷演練計畫,到最後也只是深呼吸幾口氣,在大大的吐出。算了,他早發誓不能跟上世一樣禽獸,也不想再讓心愛的人受到無謂的傷痛。關上電視和大燈,也默默鑽進被窩裡。

  看向一旁沉睡的人,那張臉原本就吃不圓,這次闊別一個多月,似乎瘦到快凹陷了。有些不捨的伸手輕滑,還好,還有些肉。

  今天真是嚇壞他了,出門買個菜,回來就看到雪因肯一身髒的躺在玄關不動,一瞬間還以為回到前世,嚇得他忘記今天買了蛋,整袋往地上摔了還沒回神。還好一旁雪花糖開心歡呼的聲音拉回他的注意,還好有另一個小號的雪因肯老跟在他腳邊轉,還差點淹在浴缸裡,幸好他會飛。

  輕輕移動自己的身軀往對方靠,一手握著對方的。突然覺得自己這世變得很容易滿足,只是這樣,就夠了。

  「就這樣?」

  輕聲的質問讓他愣了下,被握住的手往旁用力一扯,他壓在對方身上,一手勾勒他的脖子,迫使他與發問的雙唇貼上,交換彼此的氣息。

  「我以為你睡了。」在吻落在一個段落後,伊奴德靠在對方額頭上輕聲,「晚餐有吃飽嗎?怎麼回來也不打通電話?這樣我就能再多買些食物。」

  雪因肯笑了聲,「你之前不是不准我吃過量嗎?」

  「那是因為之前三餐正常,可是你在魔界我又看不到你,怎麼知道你有沒有準時吃?吶,臉都瘦了你知道嗎?」

  「真的?」他摸摸自己的臉,感覺還是跟以前一樣沒什麼變化……嗯,好吧,右臉有條戰鬥時的不小心被劃傷的輕傷,不過聽哈里森說已經沒有疤痕了阿。

  「你本來就吃不胖了,現在瘦下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補回來。」

  「應該可以吧?」接下來也是過年,他早打算要好好休息幾天在上工。「說起來,你的工作怎麼樣了?有好好做嗎?」

  「當然!」伊奴德點頭,極為自信的看著對方笑,「該做的事情我還是會做,你要相信老公我阿!」

  這話讓雪因肯輕笑幾聲,「這個嘛……離月底還有半個月,如果到下個月都沒問題,我就相信你。」

  「好過份!立刻相信我,立刻!要不然我就繼續。」說著就往對方肩頸上邊呼氣邊咬出一塊紅印。

  「哈哈哈…唔!輕一點……輕一點啦!笨蛋。」

  「不行,你要說你相信我沒問題才行。」

  不理會對方似笑似哭的要求,繼續在白皙的脖子上直接咬出下一個瘀青。當他滿意了想抬起頭想看清楚他的印記,卻發現對方已經抱住他不放。

  「雪因肯?怎麼了?」

  「沒什麼。」他將臉埋在對方肩頭上,聲音有些悶,抱住對方的手卻沒有鬆開,然後大大吐了口氣,「睏嗎?」

  「嗄?」

  「要是睏了就這樣睡吧,不舒服我會再推開。」

  伊奴德想了會兒,他笑著,附在對方耳邊輕開嗓音,「好,我陪你,直到你睡了,我還是會在這裡,好嗎?」

  聽著似乎有些牛頭不對馬尾的回應,但畢竟是相處最久最親密的人,這個回應卻是準確的讓他心裡躁動給好好安撫了。

  放開雙手,他扶起對方的臉,額頭、眼、鼻端、臉頰,循序直往那雙唇親吻。

  「怎麼了?突然這樣?」伊奴德笑著接受,雖然他也喜歡對方這樣,但還是有點不習慣。

  雪因肯也沒有避諱,只是停下親吻,然後笑了笑。

  「我想你阿。」

  看著人一反常態的溫和,伊奴德更是愣了。

  「雪因肯,你喝酒了嗎?」

  「沒有。我喝醉都這樣嗎?」雪因肯困惑的反問。

  「嗯,很可愛喔!」伊奴德笑著,拉過枕頭後用手撐著下巴,「一直笑咪咪的,不論我問什麼,你都會很老實很乾脆的回答,還會自己主動吻我抱我喔。」

  「怎麼可能……」

  「真的,要不然下次我錄影下來給你看。」

  「拜託不要。」聽得他都快想去撞牆了,不過一向喝酒後沒記憶的他,說實話,也有些好奇。

  「而且這世的你,喝醉後會不斷叫我的名字,除了我以外的人碰你都會被你拍開,這是我覺得最可愛最開心的一點。」雪因肯看著喜孜孜的伊奴德不語,後者知道他想什麼,「不過酒喝多對身體不好,我寧願你兇巴巴的,一副想把我剁掉的樣子叫我,也不要你常常用喝醉的方式,所以你別再認真思考了,我不贊成的。」

  他點了點對方眉心,雪因肯有些嚇到,摸摸自己的眉心後笑了聲。

  「好吧,你不喜歡我喝醉傷身,那我盡量不多喝。」他允諾後,得到對方一個笑容點頭,「不過我現在心情好,應該可以說。」

  「嗯?說什麼?」

  「喜歡你。」雪因肯將人往旁推倒在枕頭上,自己傾身靠上,「喜歡你,伊奴德,我喜歡你。」

  伊奴德臉上一紅,嘿嘿笑了兩聲,摟著對方的身子靠著自己,在雪因肯臉上落下幾吻,「我也愛你。」

  低頭仰頭又是一個深吻,雪因肯給予自己嘴裡的一切,一手解開自己胸前一顆釦子,卻被伊奴德抓住手。

  「早點睡,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忙。」他說,邊幫對方將釦子扣上。

  雪因肯倒是有些訝異了,以前只有半個月沒做,伊奴德就三番兩次找機會對他毛手毛腳的,現在一個多月沒見面沒接觸,居然就這麼拒絕他?他曾在這世的網路上看過,有種為了發洩性慾而在一起的砲友,伊奴德雖然個性有些幼稚,但怎麼說也是閃光燈下的名星,跟喜歡明星有關係的癡迷粉絲也大有人在。這種情況下,除了另尋新歡的解釋外,似乎也沒有比較理所當然的原因了。

  他知道伊奴德是喜歡女孩子的,看來得找個時間好好處理這件事,以免往後出現什麼問題影響工作。

  想到這,不免為感到麻煩而輕嘆口氣。

  「果然還是很累吧。」伊奴德輕撫他的臉,有些心疼的說,「看你累到直接睡玄關,幫你洗澡都沒有醒來,就連糖糖和赤霜互搶餅乾大吵大哭也都沒把你吵醒,晚餐還吃那麼多。處理魔界的事情除了腦力,應該還要用到魔力吧?我聽說魔力就等於消耗精神力和體力,而且魔界還沒有白天黑夜,我想依你的個性不處理完或到一個段落是不會休息睡覺的吧?」

  「……你聽誰說的?」他幾乎沒有跟伊奴德說魔界的事情。

  「誰叫你都不打電話回來?打了你也沒接,所以我只好打電話給你那位魔王大人的伴侶,向阿斯特問問你們的事情。」伊奴德笑著說,隨後嘆了口氣,「本來想請阿斯特把我送到魔界去,不過對方說太危險,普通人類的我實在幫不上什麼忙,說不定還會死在那裡反而拖累,要不然我也想去看看能不能早點完成工作回來。這樣你也可以少花點腦力和魔力,就不會這麼累了。」

  「原來如此……」

  伊奴德突然不好意思的笑了幾聲,「其實,也是因為今天我媽打電話來說,要和爸爸一起來我們這裡過年。我需要你幫忙,要不然我一定會被他們玩過整個過年的。」

  一聽,雪因肯不只有種重點錯誤的感覺,更多的是開心。他不禁也跟著笑幾聲,雙手扶上對方的臉。

  「好,既然老公這麼體貼,那我就早點休息養好精神吧!」

  伊奴德愣了愣,「……你剛剛叫我什麼?」

  「老公?」

  「唔……真好聽。」伊奴德開心的直想大笑,但礙於赤霜和雪花糖已經睡著,只能緊抱對方蹭,「再說一次?」

  「老公。」

  「再一次。」

  「你不是說明天很忙嗎?該睡了啦!」

  「因為很難得阿,再一次好不好?再一次。」伊奴德直往對方撒嬌般蹭著。

  雪因肯想了想,「好吧,耳朵過來。」

  雖然有些困惑,但期待的伊奴德完全撇開疑慮,立刻將耳朵靠去。雪因肯本想擰了,直接叫對方睡。不過看對方這麼期待的樣子,自己也難得心情這麼好。他靠近對方耳邊,說出許久未說出口的古語。

  伊奴德完全愣到不動,雪因肯帶著開心且幸福的微笑,在對方懷抱裡,漸漸陷入久違的沉睡。


下篇:兒時記趣15年新年文 - 稱呼.下15年新年文 - 愛的定義(H)

 






訪客留言 (返回 jijk221 的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