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朵浮雲
只是一朵浮雲
最新文章
小縣城天天都是好日子
錢也只是附屬品
「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
女人不煩惱之五:怎樣...
夜裡關燈玩手機眼睛會...
文章分類
全部 (22)
每月文章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一石浪花起
白天不懂夜的黑
印刷公司
淚無痕傷無情
RSS 訂閱
RSS Feed
2011 年 7 月 6 日  星期三   晴天


心靈需要一種生命的承諾 分類: 未分類
當年家裡買回電腦,是堂弟給我申請了一個qq號碼,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知道騰訊還有這麼一個好玩意兒。記得的當時堂弟問我叫個什麼網名,我順口就說叫“心靈苦渡”吧。當時我沒有感覺到堂弟有什麼變化。不過後來用了這個網名之後,我才發現,許多朋友對我用這樣的網名不理解。覺得我有點無病呻吟的味道。

當時起這個網名雖說是隨口而出,不過說心裡話,不能說我是無意間獲得的。在人生的路上走了這麼久,該感受的也感受過了,該經歷的也經歷過了。不論是酸甜苦辣,還是喜怒哀樂,我總是覺得生命的意義其實就是一種苦渡。

幾年前,我和一位新聞界的朋友喝茶閒聊,他心直口快,說他就是不明白,人生對我很優惠,我不該還有這樣的思維,不該用這樣的網名來戲弄上帝。如果用當今社會的價值觀來看,我似乎算是很幸福的人了。好像什麼也不缺,好像什麼在我這裡都顯得令人羨慕。其實人生的意義不在於這個層面,有時候我覺得,人生的意義既不是付出,更不是索取,而是一種感受,一種發自內心的感受。

社會的世俗也許我經歷的太多,社會的形形色色已經讓我多少對自己的生命本質開始產生懷疑。不過後來我坦然了,大概是經歷了生命和人生的大起大落,才讓我覺得,上帝還真的就是這個社會的主宰,只有上帝才知道生命的未來是無窮無盡的。

記得當年我在部隊服役,一直很棒的身體突然間出了問題。嚴格說起來,出問題的時候竟然是一種巧合。那是我到部隊的第二年,有天早晨我突然想偷懶,沒有按時起床出操。為了逃避首長的斥責,我謊稱自己病了。是什麼病,我也說不上來,他們問我我只說難受。可怎麼個難受法,就是在今天我也沒有辦法說明白。

首長用現在的話說,是位很人文的領導。一聽說我病了,趕緊通知醫療隊把我轉到大醫院去。就這樣,我莫名其妙的就住進了大醫院。大醫院不同於我們的衛生隊,人家不由我分說,先是一陣子各種檢查。其實我心裡也覺得可笑,我本來是裝病的,沒想到這麼一裝,竟然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來。

住院的第四天,我正躺在病床上看小人書。說到小人書還有點說法。也不知道我這人天生沒有文化,還是不喜歡讀那麼多的漢字,就是喜歡看小人書。就是到了今天,我還是沒事喜歡手裡拿一本小人書。有些人不理解,覺得我也算是出過幾本書的人了,怎麼會手不離小人書呢。我也不知道,就是喜歡。看來這世界有許多事情還就是說不清楚,為什麼喜歡,沒有原因,更沒有道理。

好像當時我看的是一《雞毛信》的小人書,正好看到小日本舉起屠刀砍向送信的孩子的時候,一家伙走進來六七位穿白大褂的大夫,其中一位戴著厚厚鏡片的眼鏡。看來他是這回的領導。他首先走到我跟前,仔細打量了我半天,然後問我有什麼不舒服?

我當時想,已經住院三天了,也該出院了。老是這樣住下去,是不是有點對不住單位的首長。我說沒有什麼不舒服。我說的是真話。可是大夫們一聽似乎都皺起了眉頭。他們在一起嘰嘰咕咕也不知道都說了些什麼。這時我發現有兩位護士推著一輛轉移病人的推車走了進來。就在我正納悶的時候,其中一位女護士說,要把我轉移到重症病房。我當時還想解釋,可沒人聽,就這樣,我被轉到了重症病房。

進了這個病房就像是進到了渣滓洞。先是給我掛上兩路液體,然後開始弄那些我也說不清楚的檢查。當時我還真的有些害怕了。我知道當時世界上有對付間諜的測謊儀,難道說他們想知道我是真病了,還是假病了。

不過第二天護士讓我拿著病歷去門診大樓去做檢查,我照辦了。走在門診大樓的樓道裡,因為這裡是軍隊醫院,當時病人不是很多。出於好奇,我順手翻開病歷,當時我只是想看看,他們想讓我做什麼檢查。可就在這時,一行可怕的文字映入我的眼簾,初步診斷是再生障礙性貧血。雖說我不是學醫的,可我畢竟是出自醫學世家。這病不就是血癌嗎?

當時我還不到二十歲,當時我就蒙了,眼前幾乎是蒼白一片。關於是眼前一黑,還是眼前一白,這麼多年我一直都在思考。不過當時真的是蒼白一片。頓時我連路都不能走了。就勢坐在樓梯上。可能是臉色不好,也可能是表情異樣。從我身邊走過的醫生看到我這模樣,就問我是那個病床的。我說了床號,結果有是一陣子興師動眾。在重症病房我們狠狠的折騰的一圈。

我沒有想到,裝病竟然會裝出這麼大動靜,會裝出個血癌來。誰說不怕死,那是他自己真的沒有真實的經歷過。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才知道,生命原來是來不得半點虛假的。不過說來也怪誕,就從我看了那段文字之後,我的精神馬上不行了,而且所有的症狀都是朝著血癌的方向發展。

飯也吃不進去了,晚上總做噩夢。最後醫院還給我下了病危通知書。後來父母也來部隊了,看來醫院也是無能為力了。不過當時父母卻有自己的觀點,說他們的兒子他們知道,不會患這樣的病。不過嚴查的血液三項指標底的嚇人。在醫院治療了一段時間,沒有多少效果,最後也就出院了。當時父親一直在部隊陪著我。記得一天下午我們吃完飯,在營房邊上的一個小湖泊邊上散步。突然父親看到路邊的桐樹葉子怎麼長的奇形怪狀。就問我不遠地方的一棟房子是什麼?

我哪裡知道呢。不過我知道是軍事要地,因為一般人是不能靠近的。當時父親就說,那裡邊一定有放射性物質。我的病說不定就是因為這個東西。當時我還不懂,覺得父親是不是太愛兒子了,心智有些亂呢。不過後來的實踐證明,父親的判斷是正確的。離開了這個地方,在後來的幾年裡,我似乎就再出現過什麼問題。

看來生命真的有時候需要淨化。它的存在真的在很多時候是無法用物質來評判的。不過說心裡話,經歷了這麼一場面對死亡的過程,就是到了今天,我也再也沒有和別人說起過關於死亡的經歷。看來這生與死有時候真的就是一念之差,真的就是人生的一次刻骨銘心的體驗。

第二次體驗那就是純粹的社會體驗了。年紀輕輕地走在社會裡,也許是遇到了好領導,也許是自己真的還算優秀。回想起來,那時候走仕途和今天大相徑庭,想的很少,所謂的不可測因素也很少。每年年功夫我就做縣委宣傳部長了。春風得意,覺得這世界雖說玩笑過一回我的生命。可對於生來說,似乎又給了我許多偏愛。

就在我規劃人生藍圖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麼啦,一夜之間我就沒有了工作。組織就是組織,說是工作需要。可是我沒有想到,在家一待就是整整四年。我知道,對於要千秋萬代的社會來說,四年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可是對於我個體的生命來說,四年也許就是一次生命體驗的輪回。

四年裡我經歷了心靈上的無數次的沖擊。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我終於知道了,心靈的感受才是生命最值錢的東西。四年裡,我沒有頹廢,因為我不想讓自己的生命無法給上帝交代。畢竟上帝造我來這個世界不是讓什麼來戲弄的。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買了電腦,有了自己的網名,叫心靈苦渡。

其實我覺得人這一生無需對社會承諾什麼。因為對社會的承諾給生命帶來的在很多時候是一種致命的傷害,也是一種無奈的彷徨。不過我們必須對自己生命負責,畢竟生命的存在不是社會所賦予的權利。我覺得每個人應該給自己心靈一種承諾,而這種承諾就應該是永恆的。說句不客氣的話說,不知道給自己心靈作出承諾的人,毫無疑問,他的生命層次也就是最低檔的。不要說他有錢有勢,有美女有地位。

來了新單位,一切似乎都在變化。前段時間是國家大考,因為自己是平生第一次組織,自然也就是第一次體驗,個中滋味我就不多說了。最近又遇特崗老師的招聘。本來這就是一項活動,可我沒有想到,就是這麼一件事情竟然給我帶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心靈沖擊。其實我理解家長,理解莘莘學子,在當今社會,不管你是什麼,要找分工作,要有個飯碗,是多麼的不容易。

對了,就在昨天下午,兒子突然從大學裡打回電話,說他們就要分專業了,元說沒有多少問題,可他想讀的專業竟然爆滿,學校說,國防生不牽扯分配,不牽扯飯碗,所以把好專業就留給普通生吧。可兒子不死心,他說讓我給輔導員打個電話,說明一下情況,最後還特意告訴我,一定要加上隨後回去學校看望他,會重謝他。

兒子在我的心裡是很單純的。可我萬萬沒有想到,離家才兩年多,竟然也知道這個社會裡許多事情是需要運作的。我當時告訴兒子,我不會打電話給他們的輔導員。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兒子當然也不失望,他說我既然不願意,他就自己去做。結果晚上他給他媽媽打電話,說事情辦妥了。當時我看到他媽媽很激動。問這怎麼可能呢?可兒子說了,讓我們不要懷疑兒子的能力。

我原想接過電話說些什麼的。可是後來我打消了念頭。說什麼呢?看看眼前的一切,我還有什麼可說了。就在前幾天,有位朋友的孩子報考我們的特崗教師,他來找我,讓我關照。我說讓孩子考試吧。今年我們錄取的比較多,只要考的好,有真才實學,就會沒有問題的。朋友似乎並不願意聽我說這些,臨走的時候從背包裡拿出個黑袋子,說讓我關照。當時我下意識的意識到,這大概就是兒子所說的運作吧。

我趕忙拒絕,可朋友堅決不肯。我告訴他,不管社會怎麼樣,我們總不能對不起生命,對不起自己吧。朋友似乎覺得這個世界上怎麼會又不喜歡鈔票這玩意兒呢。現在在社會裡行走,什麼不需要鈔票呢。他還在重復一個動作,我有些生氣了,我說,難道你想用這點鈔票買走我的尊嚴嗎?!

朋友一愣,大概覺得當今社會怎麼可能會出現我這樣不識時務的人呢。我不想傷害朋友,我更不想傷害自己。我想,一個人如果給自己的心靈都無法作出承諾,那他和行屍走肉還有什麼區別呢。我送朋友出門,朋友嘴裡還在喃喃的說,不收下這個,怎麼讓人放心呢?我說,收下了這個,心靈就對我不放心了。

朋友苦笑,我卻沒有笑出來……性傷害陰影 職場風流夢 禿廢的楓葉凋謝一個秋季 女人什麼樣 珍惜身邊人 成功誘惑 女人太完美 希望在金黃迎春花的心尖裡





訪客留言 (返回 tanleybon 的日誌)


Volodgaith 於 2017-10-07 01:20 AM 發表:
cialis for sale usa canadian cialis buy cialis online buy cialis 20mg
[ 回覆 ] [ 封鎖 ] [ 刪除 ]



Voldemgaith 於 2017-10-01 12:26 AM 發表:
cialis en ligne au canada. buy cialis online cialis cialis 5mg pills
[ 回覆 ] [ 封鎖 ] [ 刪除 ]



Revebagaith 於 2017-09-27 07:30 PM 發表:
viagra shops in nairobi viagra generic viagra coupon vente viagra net
[ 回覆 ] [ 封鎖 ] [ 刪除 ]



Bailogaith 於 2017-09-27 07:09 PM 發表:
cialis 5 mg effetti cheap cialis online cialis cheap cialis by check
[ 回覆 ] [ 封鎖 ] [ 刪除 ]



Gelesgaith 於 2017-09-26 02:07 AM 發表:
comprar cialis en peru generic cialis cialis coupon needed cialis non
[ 回覆 ] [ 封鎖 ] [ 刪除 ]



Alenagaith 於 2017-09-25 03:50 AM 發表:
cialis black sin receta medica cialis coupon generic cialis we choice cialis mail order
[ 回覆 ] [ 封鎖 ] [ 刪除 ]



Moisesgaith 於 2017-09-23 02:15 AM 發表:
viagra x donne viagra generic viagra precio del viagra en parana
[ 回覆 ] [ 封鎖 ] [ 刪除 ]



Alenagaith 於 2017-09-21 09:36 PM 發表:
cialis hemorragie cialis coupon generic cialis online offerta cialis online.
[ 回覆 ] [ 封鎖 ] [ 刪除 ]



Jkosgaith 於 2017-09-21 08:49 PM 發表:
muestras cialis baratas cialis price cialis canada cialis generic in usa
[ 回覆 ] [ 封鎖 ] [ 刪除 ]



Fedyagaith 於 2017-09-20 10:31 PM 發表:
commande viagra ciali http://viagralpo.com/ - viagra viagra canada viagra for kvinnor online
[ 回覆 ] [ 封鎖 ] [ 刪除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22 | »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