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朵浮雲
只是一朵浮雲
最新文章
小縣城天天都是好日子
錢也只是附屬品
「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
女人不煩惱之五:怎樣...
夜裡關燈玩手機眼睛會...
文章分類
全部 (22)
每月文章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一石浪花起
白天不懂夜的黑
印刷公司
淚無痕傷無情
RSS 訂閱
RSS Feed
2016 年 2 月 2 日  星期二   陰晴不定


小縣城天天都是好日子 分類: 未分類
真有點邪乎,小小縣城,天天都是花炮聲,都是趕著坐席吃酒的人。白天裡還好說,日子好了,人們找茬地聚會吃喝,搞慶祝,應該的。最難理解的是這夜晚,突然間夜總被無故撕碎,半截半截,零零散散的。一個覺都睡不完整。

白天上班,跟大伙說起心裡的煩躁,還一下鏈接了很多的同感。就是,這世道是真不太平了。那些個炮,一個比一個響,一個比一個時間長,三更半夜地響起來,實在可惡。吵醒瞌睡不說,給人感覺有點不安穩。夜,本來是供人休整療養的,各路神經也都應該處於放鬆歇息狀態。這麼一來,到處不舒服。於是反感之情油然而生。

記得那些年月也放炮。日子細細長長,誰家沒個紅白事,關鍵時刻,一串鞭炮一燃,辟里啪啦,氣氛猛然濃烈,或悲或喜,或哭或樂,大家跟著鬧喝就是了。記得那些炮也很響,湊近了我們得捂著耳朵聽。但與現在這些玩意兒比起來,可真是不一樣了。一方面那些炮都是燃放在路上,騷擾震動也僅僅都在附近,人們只聽見在放炮,並不煩心,更不會害怕。現在可好,一弄就弄上了天,一家有事,不光一處不安然,就是一個縣城,半塊天都不得清淨。一聲聲的炮,一圈圈的花,一開始看見的時候,倒也稀奇特別,見慣了聽慣了,也就煩了起來。特別是趕上某一個黃道吉日,過事情的多,一家要比一家熱烈,於是燃放的花炮,也就一家比一家要多要響。雖然都炸在空中,但空氣是大家的,於是大家都受到了影響。心情不好的,心臟不好的,統統都會覺得難受。可日子是大家的,咱管得了自己管不了別人,管得了地盤管不了天,人家要這麼搞,你有什麼法子?!

據說,有一次縣上開大會,縣長剛剛清了嗓子,要作一個十分十分重要的講話,街上的花炮響了,然後此起彼伏,經久不息。縣長等了好幾分鐘,仍然沒有停歇的意思,想發發火,擴音的效果卻遠遠壓不過那些雜聲。看著焦躁不安和幸災樂禍的聽眾,他又羞又氣又無可奈何。等到他斷斷續續念完了稿子,已是滿臉通紅。想想看,能把七層樓上領導的講話都打斷,吵你點瞌睡,影響你一點心情,又能怎麼樣?

按照習慣,紅白事一般是要放炮的,因為要迎送客人,要敬香上菜,有儀式進行。現在喜事增多,喬遷新居,金榜題名,陞官發財,接風洗塵,給老人祝壽,為孩子過滿月,買部新車,交個新朋,都屬於大事要事,都應該告知朋友,慶賀一番。再要遇一些大難不死,久病初癒之類的,喜樂之情更就溢於言表了。如此一來,天天就有理由慶祝,天天就有理由放炮。況且,一串鞭炮才幾塊錢,一組花炮也就是幾十塊,錢不多,聲音大,動靜大,放了響了,造個氣氛弄個聲勢,身家如何,身價哪般,都已經成次要的了。

恨氣的是,正因為有這樣的市場環境,部門也疏於監管,這聲響越來越不正道了。特別是晚上,吵鬧幾乎已經是經常的事了。我院子裡安裝了幾個聲控燈,原本是方便住宿的朋友夜間上廁所用的,現在可好,一個夜晚幾乎都有響聲,因而那些燈也就幾乎成了長明燈。買的時候生怕反映慢,感應效果不好,現在我倒怨其太靈敏,不會辨別。可那畢竟是顆燈,它怎麼能知道哪些聲音是控它的,哪些聲音它應該不理不睬?主人的夜早已經被攪碎,主人的這些燈泡也跟著又怨又累。

天天好日子能想通,吵就吵,大家都受著,這夜晚總應該還大家一份安靜吧?那到底是些什麼人什麼事呢?還有跟我一樣少見多怪而又十分無奈的朋友嗎?veda salon 黑店, veda salon 差, veda salon 好唔好, 黑店, veda salon 黑店, veda salon 差, veda salon 好唔好, 黑店





訪客留言 (返回 tanleybon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