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lung : 個人主頁 - 相簿 - 訂閱  [ QOOZA - 論壇 - 登入 ]
人氣:74520 
水仙淩波
我的空間我做主
我 的 資 料

暱稱: jade
性別: 女
國家: 香港
地區: 東區
MORE...
« September 2015 »
SMTWTF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最 新 日 誌
< DR-Max小朋友英語...
讓這份情永遠彌漫在天...
鍾情於海風的婀娜舞動...
也只能在回憶中安暖
誰把年華守成寂寞
日 誌 分 類
全部 (97)
生活智慧 (26)
投資理財 (1)
未分類 (70)
訪 客 留 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最 近 訪 客
最近沒有訪客
每 月 文 章
日 誌 訂 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我 的 好 友
我 的 連 結
環保袋
Backdrop Production
nu skin hong kong
Stage Production
牙醫
文昌小筑
不織布環保袋
可可冰淇淋
如新香港
改名
制服
室內設計
幽雅家居
英皇金融
英國留學
香港如新集團
家務助理
海南椰子
茶言茶語
迷你倉
帳篷
婚紗攝影
婚紗攝影
荷香荷色
黃金買賣
搬屋
搬屋
搬屋搬運
會計
葡萄美酒
夢幻水療
學習小苑
激光脫墨
激情創業
日 誌 統 計
文章總數: 97
留言總數: 0
今日人氣: 0
累積人氣: 74520
RSS Feed
2011 年 5 月 18 日  星期三   晴天
演奏最樸實的樂章

心弦的震動,彷若是愛的召喚,是兩個人靈魂的共舞,我們欣賞樂音,實際上是靈魂的享受。我們追求的,是能夠撥動心弦的人,我們愛的,是能夠流淌至靈魂的人,最平凡的愛情,也是最玄妙的音樂,讓我們在愛情海洋中,演奏最樸實的樂章。
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再愛了,或許,只能說,那根弦也斷了吧。
他可以不帥,也可以很窮,他可以是平民,也或許,他沒有太多耀眼的優點,他不完美,也沒有特別之處,但你就是喜歡他,為什麼?你或許會說,那是種感覺。
當那種感覺,觸碰著我們的心弦,是不是就會引起共鳴呢?就像琴弦被波動時,會引起其他琴弦的共振,即使,我們的耳朵聽不見這些微弱的次音和泛音。 ,但是,心可以,我們彷彿感受著愛的呼喚。
感情,本身就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我們常常在想,為什麼我會喜歡他,或者是喜歡他?
或許,有些優秀的人,你反而沒有那種感覺,他或者是富豪,或者是官爺,很有地位,很有錢,可是,你就是不喜歡,沒有心動的感覺。他或者極富內涵,極具品位,又恨幽默,他有潛力去掙名車,名表,他或者追逐時尚,攀附流行,或者,他很有威望,可以是有名的教授,著名的設計師等等,你會欣賞,但就是不能吸引到你。
撥動你心弦的人,可能只是個不起眼的郵遞員,或者,只是個普通的工人,但你就是喜歡,就是難捨難分。你的心裡可以有很多根琴弦,但是只有一定的人才能觸動其中的一根,可以是高音,也可以是低音。
 


分類: 未分類
 [ 訪客留言(0) ]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2011 年 5 月 17 日  星期二   晴天
最值得珍藏的愛和幸福

古都留下的太多太多,四天的時間留給我的空間太小,但也可以讓我驚顏。興慶宮只留下重建後的影子,但依然可以窺到當時的宏偉。滿園芬芳,到處的散發這迷人花香的花。黃紅的鬱金香更是迷醉了我的雙眸,真的好美!穿行在樹的陰涼裡心也靜了;在電視上見過美麗的櫻花在西交大的校園我見到了,滿枝的花朵開的那樣艷麗,沿路走向深處,沒有看到一幢高大的樓宇,全是紅色的磚瓦砌築的房屋。也許這才是讀書的地方,因為可以有顆安靜的心;她是美麗的薄姬是漢朝的皇后是文帝的母親但現在卻冷淒的葬在這留下高大孤單的土堆;雁飛九天,但大雁塔卻不是真的很高,也許在那時它真的很高了,因為它是心裡最高的地方,是眺望華夏鞭斥天下的地方,現在是柳絮飄飛,綠柳清泉洗滌蒙塵心靈的地方。說不全它的美麗它的好,可能是太好的東西很難用文字書寫吧!
西安好美!除去現實的繁華,留下心的安寧。留下我最美麗的記憶和最值得珍藏的愛和幸福,我也把我的影子留在那裡。 
一路上看見了岑參筆下的“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是碭山的萬畝梨田;看到了黃土被劃破的傷口,是那麼深。不知黃土是否還在哭泣?看到黃土的垂直節理結構,但卻沒有看到頭帶白巾滿口黃牙吸著旱煙的記憶力裡的人們;看到了高低不一,新舊差別的房屋,看到了古樸和許多現代,火車像是在歷史的巷道穿行。
近了,近了,近了!看到華山的無人可攀的壁。是誰用到把它劈開?金庸筆下的群俠每年還在華上之顛比劍話天下嗎?每年還有隱士來華山找尋他們的對手嗎?不知道也許我也在找尋。
期許在隧道的短暫的黑暗只明亮,十三朝古都依然雄偉,看不到現代都市的浮華。厚大的城牆也許把它與現實割斷,留下的是古樸。也許千百年來守城的戰士的亡靈依然在城牆上瞭望遠方。保護自己的家園。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但在大學的第一個清明沒有這個感覺。沒有帶雨的的淒寒,沒有流淚的行人。有的是如秋的朗空,萬花齊開的美麗,新綠的希望。在這個有點帶淚的節日,我踏上了魂牽夢縈的旅途,去往那個早就在心間的城市。
也許愛因斯坦是正確的,時間的相對的等待的時間就是比開心的時間過的慢。在等車的那段時間時間彷彿停滯了。在行駛的綠色長龍里也是一樣,過的好慢。但沒有絲毫的疲憊,有的只是期待的激情,望著窗外的景物快速向後退去心也在加速。
 


分類: 未分類
 [ 訪客留言(0) ]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2011 年 5 月 16 日  星期一   晴天
又香又甜又鮮的美味佳餚

還記得這棵樹最初的那次被人砍,那天看到公公手持斧頭來到開滿花的樹下時,我明白了他的目的。趕忙說不要砍吧,公公驚奇地問為什麼,我說樹太小了不堪折的,就像小孩一樣還沒長大呢。這話傳出後被當做了笑柄,每逢槐樹花開時,總會有人在我面前提起,而我,也就不再說那麼幼稚的話,叮囑幾句後就無可奈何的任由他們為之了。

而今,槐花已開,當年來砍樹擼花的第一個被我阻攔的人--我的公公,現在已經不在了。他因病去世已經五年有餘了,此刻樹下駐足,彷若又看到他正揮動斧頭費力的去砍動那些樹枝,隨著他的每一次用力被震盪下來的一些花葉如雪花一樣飄落而下,揚揚灑灑……

不知道以後經年,會不會有人還記著這棵樹,還記著這些潔白清麗的花……

我們這裡是槐樹之鄉,山野裡最多的樹木就是槐樹。家家戶戶的房前屋後也都會栽上幾棵。每年的五月中旬,是槐樹開花的時節。當漫山遍野的槐樹低垂著隨風搖曳的雪一樣白的花穗時,那沁人心脾的清香就會撲面而來無孔不入的侵入人們的感官,久久地讓人迷醉且沉醉……

其實,別看我說的熱鬧,我卻從沒做過這種食品。不是嫌麻煩,而是我不忍心去折枝擼花。槐樹的枝幹長的都是很高的,人們為了吃到它的花,不惜用斧頭用刀鋸去砍斷它。往往每年的這個季節,這些美麗的槐樹就會慘遭荼毒,有槐樹的地方就會留下一地的殘花敗枝,而樹上那一段段被折斷後的枝椏,就那麼可憐無助的暴露著慘不忍睹的斷痕擎向蒼穹,彷若在向蒼天吶喊求救。我從不忍心去從眾殘害這些美好,在別人歡天喜地的去收穫的時候,無力阻攔的我只能沉默。

今天,久宅在家的我出去溜了一圈。遠遠地,就看到我家菜園裡的那棵槐樹掛滿了白色的花穗。欣喜的感覺促使我疾步走到樹下,抬頭仰望,只見樹底下的花穗已經怒放了,就像一串串白色的風鈴。槐花特有的甜香味道讓我陶醉的深呼吸再深呼吸。樹頂上的花還未開,一個個細密的花苞如同一個個攥緊的小拳頭,嚴絲合縫的讓人看不到一丁點的縫隙。勤勞的小蜜蜂也聞到了槐花的香味,嗡嗡嗡地不停地飛來飛去,在盛開的花間忙忙碌碌。

槐花不光是可以欣賞的,槐花做成的食品也是一道美味。花朵咋開未開的時候,把花苞擼下來,用開水焯一下,以期去掉槐花的青澀。然後擠乾水分,跟五花肉一起剁碎後再配上豆麵,加上花生油啊鹽啊蔥花啊等等,像拌餡一樣拌勻了,再用雙手把這些東西握成一個個獅子頭一樣大小的團團,最後放鍋裡蒸。差不多跟蒸包子相同的時間吧,就熟透了。揭開鍋,槐花團特有的香味就會傳遍整個廚間。吃上一個,那真是又香又甜又鮮的美味佳餚啊……

其實,這棵樹歷年來已經被人砍得傷痕累累面目全非了,至今還有一段樹枝如同斷臂一般不協調的突兀地伸展著,孤零零的就像是失去了依靠。樹雖然是我的,但是當我的親朋要求來折枝擼花時,我只可以叮囑不要砍得太重,盡量讓它不要太難看。叮囑是我的事,砍樹是他們的事,一年年的,這棵樹終究是無法免去皮肉之苦,劫難難逃。

 


分類: 未分類
 [ 訪客留言(0) ]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2011 年 5 月 14 日  星期六   晴天
舒適而愉悅的震撼

枝頭上,桃花密密匝匝,朵朵桃花,風華正茂。數只蜜蜂在花枝間嗡嗡旋舞,吸取花粉。桃花似在與蜜蜂嬉戲,或仰,或俯,或背對,或正視,或回首,或側目,眉目含情,粉面含媚,顧盼生輝,儀態萬千,風情萬種。樹枝下,花瓣密密麻麻,片片花瓣,風韻不減。一句晏幾道的“東風又作無情計,艷粉嬌紅吹滿地”浮上我心頭,我卻不為此哀怨嘆惜,更不會如林黛玉那樣淒然落淚。
徜徉桃花間,輕拈一椏桃花枝,鼻翼湊近,閉上眼,品聞幽幽淡淡的桃花香。春的氣息融合桃花的香味,一鑽進肺腑就不肯出來。一放手,花枝微顫若舞,姿態婀娜嫵媚。 “人面桃花相映紅”,我們期待著,早日迎來滿枝的碩果。
近處,桃林如海,花朵如波似浪。桃林之外,樹木參天,綠葉成蔭。眺望山腰處,稀疏的幾戶人家沿山路坐落,並有樹木掩映。遠處,薄靄如紗,青山隱隱,朦朦朧朧。此地,遠離囂塵,遠離了鋼筋水泥的局囿,清靜而祥和,儼然是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
陽光明媚,和風習習,樹茂花妍,春深似海,正是郊遊好時節。
青青龍泉山,碧碧沱江水。在隸屬金堂地界沱江岸邊的公路上,放眼金堂郊外的風光,只見碧水粼粼,一波接一波,綿綿不斷;沱江兩岸,青山鬱鬱,一座又一座,逶迤不絕。青山之上,天空明淨如洗。以山清水秀的自然風光,洗滌久溺於俗事的塵心,浮躁悄然遁去,心曠神怡之感油然而起。
隨車輪流轉的眼波中,一對白鶴比翼翱翔在碧水上空,雙飛的羽翼在春風中悠然拍動,契合著漫漫春光的悠閒。想必,它們正是為著這片清寧而來,否則,它們怎會如此怡然自得,如魚得水一般自在。青山綠水,更因兩隻白鶴的點染,靈氣倍增,形象舒展。山,在白鶴的身影之後,巍峨了;水,在白鶴的身影之下,浩淼了。
一片片,一道道色彩斑斕的桃花,嵌在一座座高低錯落的青山上。粉紅似霞,深紅似火,新綠似翡翠,舊綠如碧玉。紅綠交相輝映,給視覺強力的衝擊,再穿透眸子,直抵心房,給心靈舒適而愉悅的震撼。環視周圍的山嶺,絢爛奪目的桃花,在低谷裡,山腰上,或全部展露,或若隱若現。盤繞山嶺的水泥道路,宛如一條白色的披帛。爛漫多彩的山嶺,似幻卻真,既華又實。
有春風徐徐盪來,山嶺衣袂飄飄,風姿綽約。
旖旎的風景,美不勝收,如一首意韻悠長的詩,如一幅渾然天成的錦繡畫卷。我陶醉在桃花林裡,久久不捨離去,奢望著被浸染成粉面美人。
聯想著,若是一位妙齡女子,穿著以綠為底色,渲染上大手筆的紅色的衣衫,在大街上步態搖曳,不知被她吸引來的,是讚美還是嘲笑的目光。而眼前的山嶺,著上紅綠相間的衣衫,繞上白色的披帛,艷而不俗,媚而不妖。相信每一位觀賞者無一例外的會由衷讚歎:美!這就是不經刻意雕琢,自然的魅力。
走近桃林,那粗實張開的桃枝,如長了千萬隻手,每隻手舉起一束桃花,獻給天,獻給地,獻給辛勤培育它們的勞動人民。我,只是趁機賞景的人,不貪戀、不驚擾任何。只珍藏桃花的靚顏倩影,唯恐錯過就不再。
山巍巍,水依依。空中鳥兒滑翔,地上車輪疾馳。行至山岔路口,只見《桃花谷》的掛牌赫然佇立一旁,依照提示,轉彎,跟隨蜿蜒的山路,進山去。
曲折起伏的山路,一邊是零星野花,灼然奪目,茂密樹木,聳入半空,一邊是懸崖深淵,叫人心生恐懼。目光鎖定前方,向著未知的風光,迤邐而行。翻數座山,越數道嶺,忽見春光乍泄,一派振奮人心的風光流瀉入眼。
 


分類: 未分類
 [ 訪客留言(0) ]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2011 年 5 月 13 日  星期五   晴天
那些文字充滿的懦弱

改變,沒有絕對的不變,只有相對的保持。再次開始喜歡胡寫八寫是再一次跟女朋友去公園的路上,喧鬧的街角一個人安靜的在那畫著油畫,我們過去的時候他只是在大概的打著輪廓,然後漸漸地出現了建築,彷彿那支筆描著描著,那建築,那樹木,那紅綠燈就出來了,然後他用深灰打了底色,我不知道怎樣是正確的油畫順序,但是當時看的是津津有味的,直到那副畫完成,大概兩個小時,畫畫的人沒有停,我也沒有停。是啊,那美好的高樓大廈,被抽象的更加富有韻味,可是當大背景打下灰色基調的時候,你發現,這對比讓人看得更加心酸。也許那灰暗,就是那畫畫人的心情吧。為什麼寫文字不能讓自己的心情流漏出來呢,如今的如今,沒有文字獄,沒有反革命,頂多被和諧,被刪掉,所以為什麼不寫一些真實的感受,為什麼只想停留在那種,刻意刻畫出的情景之中呢,就好比,最悲傷的故事,或著讓讀者死去活來的文字往往都是沒有經歷過悲傷的人捏造出來的,而真正經歷過傷痛的人寫出來的文章,我們當然會感動,會難過,但是我們看到的是那背後牢固的希望。於是看是重新寫一些自己的想法,沒有那麼美妙的語言,但是樸實的或許更容易引起共鳴。
先到這裡,希望在這裡可以交到很多喜歡文學創作的朋友,我們可以在浮華之後在淡出這個浮華,在這裡尋覓一塊淨土,我們單純的討論文字,單純的快樂。謝謝。
如果說幸運,那便是有機會上學,如果說不幸,那就是慘死在頑固的教育制度之下,上學的時候語文可以說是不及格的,只是喜歡看一些古文,這裡的一些不過是那幾篇讀起來順嘴的罷了。考試時候的默寫即使感覺很熟悉,可也填不出來,也許就是不上心吧,但是喜歡犀利糊塗的寫一些東西,有人看了說傷感,有人看了說做作,有人看了說有才,有人看了說扯淡,但是自己就是那麼簡單的寫著,寫寫春花,談談夏草​​。年少輕狂,不管別人怎麼說,自己就是胡亂的寫著,直到我把'藍藍的天空,飄著朵朵的白雲'這句話寫成'藍藍的天空,飄著朵朵白雲,是無法團聚的心,是無法相知的人,是支離破碎的片片慘白。 '我才知道,我走向了一條悲傷的路,後來往往寫出來的東西都讓大家覺得看起來有些難受,高中年代,有幾個沒有夢想的,又有幾個不是眼睜睜的看著夢想破碎的,所以寫的一些文字總能引起大家的共鳴。那時候,最喜歡陰著天,聽著歌曲,胡亂的寫東西,字跡狂草,隨心所向。
青春,就好像人生中註定的朋友,而你跟這個朋友在相識的那天便注定離別。漸漸地發現已與那青春時光漸漸地撒手,其實不想,可是不能,這就是那個叫做'無奈'的詞語吧。然後看過一些小說,看過一些報紙,但是從小就不是一個愛看書得孩子,直到漸漸地走出幼稚,才發現當年寫下的那些文字是多麼的天真,記得那時候一股腦的刪去了很多,因為自己都覺得自己寫的那些文字充滿的懦弱,充滿的嬌柔做作,或者實在點,那就是充滿了女人勁。覺得不像一個小伙子寫出來的東西。居然,沒有叛逆,一切都是在現實中苟延殘喘的嘆息,一切都是無病呻吟的哀號。那時候開始討厭寫東西,於是很久沒有寫出來什麼東西。一些朋友不斷地跟新日誌,我或許根本就沒心看完,因為那些發表日誌的人,基本上歸為兩類,一類是回憶曾經,回憶多麼美好,多麼想回到過去,另一類,則是記錄當下,在以曾經為大背景的前提下,感嘆現在的生活好或不好。
與這個網站邂逅,源於朋友提起的一句話,當然那句話很有文采,是我所無法談吐拿捏的,我用百度搜了一下“我拿流年,亂了浮生”也許是緣分讓我點開了這個頁面,然後註冊了這個號,但是現在我還是沒有明白上面那句話的含義。也許很多東西你喜歡它就是因為她的朦朧。
 

 


分類: 未分類
 [ 訪客留言(0) ]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 | 2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