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ch fun and service
linkch10
暱稱: link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東區
« December 2014 »
SMTWTF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最新文章
愛在細節
心之殤
微雨落花
今宵酒醒何處,憶不盡...
成長
文章分類
全部 (8)
訪客留言
nike kobe鞋u... (YuqunWu)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尚無任何好友
網站連結
羊胎素
英語課程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8
留言總數: 10
今日人氣: 3
累積人氣: 2120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1 年 1 月 7 日  星期五   晴天


心之殤 分類: 未分類

我永遠也忘不了我初中畢業那天。


三年的初中生活結束了,我們開過畢業典禮後,就各自收拾東西準備回家了。 家長們都陸陸續續的來到學校,來給學生拿行李。 上星期六回家時,我已經告訴母親,到下星期畢業時,讓姐姐或哥哥去幫著給拿行李。 母親滿口答應了,我期盼著他們的到來。
同學們都在忙著收拾行李,有麻利的同學,已經整理好,一臉輕鬆的和家長一起回家了。 我的行李不是很多,除了一紙箱子復習資料和一大摞書外,就是一床薄薄的被子和幾件衣服。 我已經簡單的歸攏好,等待家裡來人。 可是,我等了一大會兒,也沒見家裡來人。 我已經跑到校門口看了幾遍,連個人影也沒見,已經不想再出去看了。 此時,我有些失望,心裡頗不高興。 除了焦急之外,我略微有些惱火,可就是不來人,你也沒有什麼辦法。 這時,我產生了這樣一個想法:自己先回家,等明天找個人一塊來拿東西算了。 我正準備甩手走,突然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一個同學向我指了指說:“你看,一個老頭在找你呢!”我順著這位同學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身材略矮的老人,肩上挑著一副擔子,滿臉的鬍子,頭髮凌亂,上身是一件破舊的白短袖褂子,下身是一條白色的短褲,衣服已經泛黃,皺皺巴巴,有些破碎。 這,這不是父親嗎? 我猛然之間認出了父親,可是我並沒有熱情的跑上去迎接,而是站在那裡嘀咕:怎麼會是他來了? 我冷冷的站在那裡,等待父親自己向前走。 父親的眼神不好使,在同學們的指認下,也看到了我。 只見父親挑著擔子,一晃一晃的向我走來。


父親來了,慢慢向我走近。 我定睛一看,父親滿頭塵土,汗流浹背,一副疲憊不堪的樣子。 看到父親如此,我老大不高興。 父親今天怎麼這副打扮? 哎,多丟人! 如果同學們認出這就是我的父親,我的臉往哪裡擱? 我心裡怦怦的跳,差點還喊了出來。 我不想讓父親來,不想讓同學們知道我有一個如此的父親。 此時,我多麼需要一個體面的父親,需要一個高大的父親出現在同學們的面前呀!


父親欣喜的向我走來,顯然沒有察覺出我的不高興,更想不到我對他不歡迎。 父親把擔子放下,找個地方一蹲,說先歇歇,喘口氣,並讓我去給他打點水喝。 我萬萬沒有想到父親會有這些要求,我一臉的沮喪,很難為情,真想一口拒絕。 可是,我又擔心父親發脾氣,自找難看,只好又拿出已經收拾起來的茶缸,往伙房走去。 伙房已經關門啦,我也沒有多想別的辦法,竟拿著空茶缸回來了。 父親看我空著茶缸來了,又要求道:“打點涼水也行啊!”聽父親的語氣,顯然有些命令的味道,我只好又硬著頭皮,端著缸子去打涼水。 我來到伙房附近的水管,擰開,打了滿滿一缸子涼水,遞給了父親。 顯然是渴極了,父親端起缸子,咕嘟咕嘟幾口就喝了個精光。 喝了水後,父親長長舒了一口氣,顯得輕鬆多了。 父親用手抹了抹嘴唇後,就去捆綁行李。


父親把書和資料用帶來的繩子仔細捆紮好,放進了一個竹篩子裡。 父親連一張碎紙片也不捨得扔,而是精心的撿起來,放進了篩子裡。 這個竹篩子,是我們家做豆腐時用來盛豆腐的。 我忽然明白了,父親又下鄉去賣豆腐啦,也許是還沒有來得及回家,賣完豆腐就直接來給我擔行李。 父親吩咐我去疊被子,可是我根本不會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父親只好自己動手,快速麻利的把被子衣物等疊好,放在挑子另一頭的托子上,托子這頭是用來盛賣豆腐換回來的豆子的。


東西都一一收拾好了,父親拾起擔子,自然的放在肩上,招呼我一起走。


太陽漸漸西斜,夏日傍晚的陽光已經沒有正午時那種毒辣味兒。 父親挑著擔子,一搖一晃的走在前面,陽光映著父親古銅色的臉,額頭上沁出的汗珠清晰可見。 挑子有書的一頭比較沉重,放被子的一頭則略輕,這樣的擔子很不好挑,自然要費些力氣。 父親只好邊走邊把把挑子向後挪挪,盡量使兩頭平衡一些,可是由於道路崎嶇不平,挑子有時會觸到地,父親只好用手扶著,慢慢的走。
路上走著的,都是我們這群回家的學生和來迎學生的家長。 父親挑著擔子走在前面,我在後面跟著。 我不想和父親在一起,一怕父親問我考試的情況,二怕別人議論我的父親,所以我故意離父親很遠。 可是,當父親發現我離他有些距離時,便放下擔子歇歇,等我,喊我走快點兒。 三年的初中生活,我已經練出來了,腿特別遛,步子特別快,所以平時我不愁走路。 可是今天,我不想走快,不想追上父親,只想和父親保持適當的距離,目的是不讓別人看出我們是爺倆。


父親平時對我們要求嚴格,由於生活的壓力,父親有時對待我們比較粗暴。 自從上初中後,我和父親的距離越來越遠,日久天長我竟然對父親有了一些怨恨,有時甚至是憎惡。 平時,在家吃飯,我都故意躲避著父親,自己找一個地方,父親因此而惱怒,也很傷心。 今天父親來給我挑行李,我不冷不熱,也不吭聲,不知父親看出什麼來沒有。
從我家到學校十六里,從學校到我家也是十六里。


這條彎彎的山路,曲曲折折,坎坎坷坷,三年來,我不知走了多少遍。 父親挑著擔子,儘管不是特別沉重,畢竟是高低不平的山路,所以並不輕鬆。 父親已經賣了多半天豆腐,走了一些路了,所以步子也不是特別快。 我走在後面,慢慢悠悠的,有些磨蹭的意思,目的就是和父親保持適當的距離。 一路上,就是如此。


漸漸看到我們的村莊了,其他的同學基本回家了,路上只剩下了幾個人。 太陽已經觸到遠方的山尖,父親走在前面,已經到達我們村的北嶺最高處。 只見父親慢慢放下擔子,找了地方蹲了下來。 我距離父親有近五六十米,看看父親蹲下,我就不自覺的放慢了行走的速度。 然而,過了一大會兒,父親還沒有站起來走,我感到有些異樣。 於是我緊走幾步,來到父親跟前,看到父親臉上直流虛汗,父親抱著肚子,臉有些黃。 父親看到我終於跟上來了,用頭示意我先走。 我沒有多想,也沒有問,更不有顧及父親,竟慢悠悠的往家走去。


母親看我來了,慌忙迎了上來,問父親為什麼沒一同回來,我說父親在嶺上歇歇。 母親聽後,也沒太當事。
當我吃完飯,放鬆了一大會兒後,父親才挑著擔子東倒西歪地邁進家門,顯得十分艱難的樣子。 母親看到父親這幅模樣,趕忙迎了上去接過挑子來,問怎麼了。 父親有氣無力的答道:“心口疼又犯了!挑不動了!”母親回頭向我使勁瞪了一眼。 我站在那裡,似乎沒有多少反映。


母親忙扶父親上床躺下,然後快速的給父親熬了碗紅糖薑湯,父親大口大口的喝下之後,才慢慢有了些力氣。
這事到現在已經過去近三十多年了,父親走了也二十多年啦! 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歷歷在目。 然而,我和父親的冷戰並沒有因為父親胸口疼而停止,我對父親的冷漠一直持續到我讀完高中,上了大學。


父親走後,我常常悔恨不已,痛哭不止,但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我常常後悔當初的無知、愚蠢和倔強,痛恨自己沒有起碼的良心。 我對父親特別冷淡感情冷漠竟然長達四年有餘,不知對他的傷害有多重,有多深。 寒假回家,每天夜裡,都能聽到父親常常的哀嘆聲。


慶幸的是,在父親病重的最後時刻,我們的關係漸漸好了起來,心與心的距離越來越近。 可惜的是,這段美好的時光不是很長,幾個月後,父親就永遠的告別了我們。
哎,我這個不孝之子!






訪客留言 (返回 linkch10 的日誌)

訪客名稱:
電郵地址: (不會公開)
驗證碼:  按此更新驗證碼 (如看不清楚驗證碼請點擊圖片刷新)
俏俏話: (必需 登入 後才能使用此功能)
[ 開啟多功能編輯器 ]